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39章 高考完

第139章 高考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仲雷在知青点被老丈儿臭撅一顿,等老丈儿拿着书走了,他又被一个知青阴阳怪气了几句。
  
      这心情能好了才怪呢。
  
      一回家就和叶雪吵起来了,“你们家怎么回事啊,借了又要,弄的我一点面子都没有。”
  
      叶雪本来也不是特别好脾气的人,对于仲雷好除了新婚的确有感情外,也是因为现在是关键时期,只要他能考上大学,她也能成为城里人了,说白了,攸关自身的利益。
  
      可是今天她挨打了,老公回来还说她,“那你自己去弄书去,到时候爱看多久看多久。”直接一摔门进屋了。
  
      仲雷被噎住了,他们其实不缺书了,先可以看抄的,有个知青家里已经给他邮书了,等到了正好接上。
  
      他生气的是不能占据主导,以前因为用的是他弄来的书,大家伙都捧着他,他的问题肯定是优先解决的。
  
      以后…估计要他自己复习了,可是初中他成绩就一般,高中的知识实在太难了。
  
      仲雷烦躁的巴拉巴拉头发。
  
      也不是所有人都高兴听到高考恢复消息的,比如马山虎,他媳妇龚艳当年为了个红卫兵大学名额就作了那么久,后来还是让堂伯(马队长)给压下去了,好不容易消停了两年,现在还怀着身子,可是自从听到高考恢复的消息后就不对劲了。
  
      他看到龚艳对着肚子发呆。
  
      他没想到她会那么狠,会故意摔倒,从山坡子滚下来…
  
      “爹娘,我嫂子是故意的,平时仗着肚子啥啥不干,更不会去爬坡了,她就是不想要孩子,她要去考试,她要回城里。”马山虎的妹子听到屋子里龚艳的喊叫声,一点不心疼,再看不到比她更狠心的娘了。
  
      马山虎的娘嘀咕着,“不能够吧。”那可是自己的娃,都说虎毒不食子呢。
  
      马山虎却觉得很有可能,因为孩子七个月了,要是两个月后考试,不说他们家同不同意,就是同意九个月也要生了,她很可能就参加不了考试了。
  
      生了一天一宿,生出来个男娃,出来就没气了,半个身子都是青紫的。
  
      村子里的接生婆抱着孩子出来了,“造孽啊,孩子摔的太重了。山虎媳妇脱力了睡了,…不过啊,以后不好生了,你们心里有个数。”
  
      马山虎蹲在那抱着头,山虎娘接过孩子就哭了,也跟着念叨,“造孽了…”
  
      马山虎把孩子埋山脚了,回来看到龚艳醒了,也没啥好脸色,“你是故意的吧,小石头看到你跌下来之前还四处看了看…”他就是在炸她。
  
      “我没有,我是滑下来的,孩子呢?”龚艳反应激烈,她也是不想的,可是高考的机会太难得了,几年了终于让她等到了。
  
      而且七活八不活,孩子早产顶多弱点。
  
      “死了,摔的太狠了,因为他有个狠心娘,应可把他摔死也不愿意要他。”马山虎想到那个浑身青紫的孩子,表情狰狞,大手控制不住的掐上了龚艳的脖子。
  
      本来龚艳还在喊,“不可能,你骗我…”很快就被掐的翻了白眼,捶打着马山虎,“放…放开!…”
  
      马山虎将人掐晕才大喘气的松了手,颤抖着伸出食指放在龚艳鼻下,还有气,他噗通一声坐到了炕边。
  
      “你说啥,你想离婚!不成,咱马家你堂姐(马翠萍)离了,被多少人念叨,你又要离,早年人可是你死活要娶的。”马山虎爹不同意。
  
      他们老马家走了啥背运了,翠萍离了婚嫁了个四十来岁老光棍,前面生了个闺女,也算苦尽甘来。
  
      他这儿子又闹吵上了,他们可是有孩子的,离婚了,孩子咋整?
  
      马山虎决定去找他爷和堂伯。
  
      “离婚?行!我要二百块钱补偿。”龚艳自从知道孩子没了,自己又差点被掐死,早有离婚的心思,可是她得要钱,她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考上大学,但是这次不行,她也不准备放弃,考第二次、第三次…所以她得有钱。
  
      马山虎的心一次比一次冷,这个女人真的是没心的,儿子没了就哭了一回,之后居然开始看书了。
  
      看来她真的是故意摔倒的,在接到家里邮递的书后就摔了,这也太巧了。
  
      马山虎气的将书本抢过来扔在地上,“那就不离,我堂伯说了,好像高考报名要队上开介绍信的,你这辈子都别想参加。”
  
      马山虎说的是参加高考的学生要进行政审的,确定身份没有问题,才允许参加高考。
  
      龚艳一个轱辘翻下炕去把书捡了起来,“我去告你们,我家里成份那么好,凭什么不让我考!”
  
      可是她知道这话有多心虚,真要是马家往绝里做,她真不一定能参加,不行!她不能冒险。
  
      “山虎,我和你好一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我只要五十块,我现在身体这么虚弱,没法上工挣工分的。”现在看来只能来软的。
  
      可是她越这样,马山虎越恨,他以前真是猪屎蒙了眼,咋看上这么个女人呢。
  
      “钱一分没有,给你半筐地瓜,明天就去办手续,不去就别想再离婚。”马山虎说完出去了。
  
      中午、晚上谁也没给龚艳送饭,孩子在太爷爷那,马山虎这晚上也没回来。
  
      没人给烧炕,十月份早晚可不暖和。
  
      龚艳缩在被子里,眼里带着怨恨,下地去翻箱子,看看还有多少私房。
  
      第二天两人就一起去了大队部,马队长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叹气,反正心情复杂。“山虎,真想好了?”
  
      “嗯。堂伯,我想明白了。让龚艳写好孩子归我。”马山虎语气坚决。
  
      大伯已经和他说过了,老人家的意思是早断早了。
  
      叹口气,将介绍信开好。
  
      两人拿着介绍信直接去了镇上办手续。
  
      下午龚艳带着她的行李、家当和粮食回到了知青点。
  
      马家谁也没出来送,就连孩子也没出现,更没有哭喊着要娘的情况。
  
      主要是孩子一直在太爷爷那,根本不知道他娘要离开了。
  
      平时龚艳对孩子也不上心,孩子和她也不亲。
  
      知青们看到龚艳还懵了下,然后知道她离婚纷纷出言安慰。
  
      龚艳给的说法是,她努力复习有些疲倦摔倒了动了胎气,孩子不好了,马山虎才和她离了婚。
  
      不管知青们信不信,反正之后她对马家就是不再谈论,一切时间都用来努力读书。
  
      她这次生孩子不顺再加上一共就做了六、七天月子,身体有些发虚,可是现在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自从高考恢复,时间就像进入了快车道,报名、复习,感觉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高考的日子也到了。
  
      叶冰他们都分到了县里,好在县城有房子,他们也方便。
  
      叶雪想让她娘找找二叔,让仲雷去他们县里房子住,因为要连续考两天呢,来回跑根本跑不起,住招待所花钱不说,也没地方了,考生真的太多了。
  
      叶大伯母倒有些心动,还没等去就被叶大伯知道了,被臭骂了一顿。
  
      最后仲雷和其他知青一起租住的民房。
  
      因为叶雪家总帮不上忙,仲雷也不像谈恋爱那会对她嘘寒问暖了,两人关系冷淡的很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