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30章 叶小叔的下场

第130章 叶小叔的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三十章
  
      刘菊花一出来,叶小叔就要离婚。
  
      “你个贱货,给我带了这么大一个绿帽子,让别人拿我看笑话,骚货!…”叶小叔揪着刘菊花的头发,就扇她几个嘴巴。
  
      刘菊花重来不是逆来顺受的,开始还击,用指甲挠用嘴咬,“你他妈的要不是我,你能当临时工,还在你们村种地呢。”
  
      两人打成了一团,门口贴了好几个人,谁也没想敲门进来拉仗。
  
      两人打的精疲力尽,脸上身上都是伤,刘菊花一骨碌起身去了厨房,把菜刀握手里了。“你踏马再碰我一下,我就砍死你,反正我名声就这样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到底想干啥?”
  
      “离婚!”他才不要这个婊·子呢。
  
      “离就离。”刘菊花能这么痛快,也是因为她知道再说啥也没用了。
  
      “你给我钱!”叶小叔就是打着狮子大开口的主意。
  
      “你放屁,你每月的钱你自己留着呢,还有脸和我要钱。”现在她的钱就是她的命,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干这个工作,她得留着钱保障以后的生活。
  
      好在她的钱还有从那个死货(革委会主任)那得的好东西她都藏起来了,要不然等她回来肯定毛都不剩。
  
      叶小叔每个月不到二十块钱,给他爹娘五块,他抽烟还爱美,偶尔买件衣服,前阵子又攒钱买了块手表,“我还给你买过衣服呢!再说你肯定从那个主任手里得过好处,你不给我,我就去告你!”
  
      刘菊花气的咬牙,“放你的狗臭屁,我是被威胁的,公安局有记录的,你去告,我才不怕,还好意思说给我买衣服,我没给你买过嘛,我还给你买过自行车呢,你把自行车还我!”
  
      两人翻了半天小肠(举个例子,曾经我给你买过xx),也没啥结果。
  
      刘菊花哼了声,“反正我没钱,你爱离不离。”她现在一点不在乎。
  
      将菜刀冲着叶小叔比划了两下,吓得他直躲,刘菊花不屑的哼了哼,“怂货,不信你自己找,找到就给你!”
  
      她把菜刀一扔,就要出去,她要去问问领导还有没有支持边疆建设抽调人的。
  
      她在武城县是待不下去了,能调走最好。
  
      往常遇到抽调的工作都是求爷爷告奶奶的避免被选上,这次她还要主动申请,可是没办法,去的地方艰苦些,但她还能保留工作,而且到了新地方她也能重新开始,她还年轻。
  
      脸上的伤她也没遮,爱看看去,她现在哪里还缺这点话题。
  
      门口的几个人推推搡搡的走了,刘菊花也当没看到。
  
      叶小叔将门一关,把菜刀泄恨的踢到一边,开始第n次翻找。
  
      在刘菊花没回来的时候,他就找过三四次了,就找到一点零钱,有三十多块,剩下的都是两人的衣服。
  
      他们家有几样值钱的,有个三五挂钟,有个燕舞手提录音机,他们俩都有手表,家里还有个自行车。
  
      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家里的电器也归他。
  
      水·性·杨花的女人有啥资格要东西。
  
      刘菊花运气还真不错,厂子里还真有去边疆地区的名额。
  
      厂子领导很痛快的批了,主要是厂子出了这么个桃色新闻,好说的不好听,虽然公安那边儿说和刘菊花没有关系,她是被逼的,但是别人的嘴不会这样说呀。
  
      如果还让她在厂里工作,他们厂子的名声就要完了,本来领导就寻思着过阵子找个由头让她辞工,没想到还挺上道,主动要求调去边疆。
  
      正好为他们厂子发挥余热了。
  
      厂领导就差拍手欢送了。
  
      刘菊花一回家,就看到箱子上光秃秃的了,也没计较,“什么时候去离婚?”
  
      他们得上厂子开介绍信,然后去县民政局。
  
      “现在就去!”叶小叔要不是想多要点钱早都离了,他可不能再腾(拖),要不然别人还会寻思他是不是稀罕带绿帽子呢。
  
      叶小叔找了个围脖把脸都遮住了,他嫌磕碜。
  
      两人也利索,厂子领导也知道咋回事,也没调节,直接给开了介绍信。
  
      “领导,那我的房子?”叶小叔最担心的是这个。
  
      领导皱着眉头,“叶同志,这房子可一直没属于过你啊。你这种情况去和你们车间的组长申请宿舍去吧。”
  
      就是那种几人的集体宿舍。
  
      叶小叔有些怏怏,虽然他知道房子和他没啥关系,但又心存侥幸。
  
      刘菊花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他忘了他是上门女婿了嘛,还想要房子,做梦!
  
      离婚手续一办完,刘菊花回了家开始往外扔叶小叔的行李。
  
      吓得叶小叔赶紧接着,录音机、钟可都不禁摔。
  
      “滚!”刘菊花把门当着叶小叔的面直接甩上了,在里面上了锁。
  
      她没计较那些东西,是想快刀斩乱麻,赶紧把关系撸清,她走的也清静。
  
      而且她的东西(电器、自行车)还真不是那么好拿的。
  
      叶小叔平时手里总有闲钱,他又不养家,所以出手挺大方的,偶尔会给同事们分支烟,现在他没地方住,只能先把东西放到同事的宿舍里。
  
      可是又有些不放心,毕竟他包裹里的东西比较贵重。
  
      最后花了六块钱和队友买了个破箱子,不过是带锁头的。
  
      他知道不值这个价,这个破箱子一块钱不值,可是锁头还是值两三块的。
  
      这么一算的话,也没亏太多。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毕竟他抽不开身去买。
  
      刘菊花临走的时候和领导汇报,说叶国忠那个工作就是已经死了的革委会主任通过关系给找的,就是找个挡箭牌,所以他们一直是假夫妻,她也一直没有孩子。
  
      她如实汇报,至于组织怎么处理就不管了。
  
      厂领导很重视,立马喊来叶国忠询问,叶小叔怎么会承认,他可是知道最近红卫兵都有好几个被抓的,现在谁和那个主任沾上关系都要倒霉的。
  
      “我们是经过媒人介绍的,是耿小队长给我们做的媒。”他是有证人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