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26章 红卫兵大学

第126章 红卫兵大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罗老三要带老太太去市里的大医院看病,可是罗老大罗老二都不吭声,后来才知道家里没钱。
  
      罗老三豁出去脸和罗家亲戚借了个遍,才知道不过两三个月家里就出了这么多事,头前收到的信还说家里都好好的呢,后来收到电报说娘生病,他害怕是娘得了重病,再看不到最后一面,所以即使现在是他提干的关键时候,也请假赶了回来。
  
      没想到回来堂姐她们和他说了好多事,才知道她娘娇惯大胖,现在却被大胖给气瘫痪了,他二哥和二嫂也离婚了。
  
      为了他娘,他除了借钱还得去求马队长,得开介绍信啊,要不然他带娘都出不了县城。
  
      还有得用用牛车,得给他们送到火车站,他们坐火车才能去市里。
  
      马队长虽然对罗老二心有不满,但对罗老三还是很敬重的,毕竟他是保家卫国的军人,这个年代百姓对军人都有浓厚的感情。
  
      “婶子也是我长辈,明天一早就让车把式送一趟,不过得早点,五点就出发,牛车早点回来还能拉两趟地瓜。”说实话如果不是生命攸关的事,都不可能让用牛车的。
  
      秋收就是抢时间,要是赶上下雪,那就麻烦了。
  
      罗老三只能真诚的感谢。
  
      罗老三带着老太太走了,罗家老大老二都没跟着,现在还是农忙不好请假,还有个原因,路费、生活费都是钱,他们手里钱有限,现在老三回来了,他是家里的主心骨,所以心安理得的把老娘交给了他。
  
      不过这哥俩现在关系越来越差了,都有些互相埋怨,罗老大怨老二离婚把家里钱都给花了,就是给娘看病的钱都没有。
  
      罗老二气的是罗大胖把他娘给气病了,要不然也没现在的事儿。本来他们就在老三面前矮半头,现在更立不起来了。
  
      罗老三带着老太太一走就是半个月,等他们回来,秋收已经完事了。
  
      不过老太太病情没有太大的改善,只是能呜啦啦的说几句了,不过还是听不大清楚。
  
      罗老三在临走之前和罗老大谈了次,然后武城县招兵,罗大胖居然被选上了。
  
      罗老三走了,罗大胖也送去当兵了,罗家终于消停了。
  
      不,还没有,还有到处找媳妇的罗老二。
  
      听说罗家姑奶奶正四处给罗老二寻摸媳妇呢,人家还要黄花大闺女呢。
  
      都三十多岁了,要是生孩子早,孩子都快二十了,还要找个黄花大闺女,这不是嚯嚯人嘛。
  
      村里人都在看笑话,还有人念叨,不说他家钱都给了马翠萍了嘛,看来这还是有家底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结果还真让给寻摸着了,这年头家里重男轻女的多的是,嫁闺女狮子大开口跟卖闺女一样也不少。
  
      罗老二找到的就是这个情况,人家开口就二百,最后磨了几回,还价到一百五十,这钱一部分是他偷偷攒下来的私房钱,一部分是和老太太借的。
  
      罗老三临走时,在老太太点头下给家里分家了,以后老太太归罗老大,罗老三每个月给老太太二十块钱。
  
      罗老二每年给老太太三十斤细粮,或是四十块钱。
  
      他们只是内部分家没往外露,所以即使罗家亲戚也是不知道的。
  
      罗老二这边娶了新媳妇,最高兴的是老洪,他以为媳妇这回该死心了,不会再惦记了。
  
      其实是他误会了,他媳妇惦记的是曾经的养子。
  
      叶爹现在经常被老洪拉住倒苦水,这回老洪又要拉着他开聊,吓得直接躲县城来了。
  
      “老洪这家伙自从结婚了,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简直要变成话唠了,惹不起,只能躲了。
  
      要说点儿有意思的事儿也行,总和他说马翠萍,他对那个中年妇女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
  
      楚喆闷笑,老洪是把老丈儿当成男闺蜜了。
  
      “你们最近学习累不累?”叶爹也很关心孩子们的学习的。
  
      他觉得读书是一件非常累的事儿,看孩子们的那些书就够头大的了,还要把它们读懂、学懂,真是太难了,比种地、养兔子难一百倍!
  
      “还好。”作为学霸的叶伟东,觉得学习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挑战性。
  
      他甚至在和楚喆学英语,已经能够做普通的日常交流了。
  
      叶冰觉得化学太难了,很多不理解,只能死记硬背。
  
      楚喆的难点在俄语。
  
      大山小山:都特么的太难了,他们想回家!
  
      他们是挂车尾考上的高中,本来基础就差,高中课程增多内容加深,课上他们能理解一半就不错了,全靠课下伟东哥给补课。
  
      这就是学霸与学渣渣的区别。
  
      “我和你娘商量了,明年不准备养猪和兔子了,养几只鸡得了。”这阵子好几个老娘们要去他家,都被挡回去了。
  
      他真怕她们摸上去啊。
  
      到时候万一有耳朵尖的听到动静就不好了,兔子还好说,很安静,不会有太大的响声。
  
      可是猪不是啊,他家有四头猪呢,要是赶上叫唤的时候,即使在屋里都能听得到。
  
      “不养也好,我和你娘能好好歇歇,时不时的请假就过来看看你们,给这住两天,要不然像现在家里一摊子事等着,都撩不开手。”叶爹心里也是可惜,这可是钱哪,一年千把块钱的利润呢,可是一旦被发现了还真麻烦,现在孩子们都成了城里人,不能拖他们后腿。
  
      前阵子还听说镇上有红卫兵大学的推荐名额呢,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分到他们三大队。
  
      这次还真让叶爹说着了,三大队终于分到一个红卫兵大学名额。
  
      马队长拿着文件,“镇长,这要求咋这么多啊。”不但要求成分好,必须是贫农中农,还要求高中学历,就这一条,他们大队现在符合条件的就叶保东。
  
      不是说红卫兵大学是推荐上大学嘛,和传说的不一样啊。
  
      “那是大学,你送去一个文盲,你让他干啥呀。”镇长没好气的撅了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