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22章 心口不一

第122章 心口不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叶家最近喜事连连,叶老二家的三个娃都考上高中了,以后就像叶保东一样念完高中然后就留在城里当工人。
  
      这绝对是三大队最火的两个消息,叶大伯、叶大伯母和叶爹娘再次成了人们追捧的对象,孩子咋教育的?学习咋那好呢!是不是有啥门道,都是亲戚里道的,可不能藏私啊。
  
      人们这么热情和叶保东成功当上工人有关,前半个月他们还在说念书没用呢,因为叶保东上了高中仍然回农村种地了,说这不是白费钱嘛。
  
      现在才知道人家等着去厂子考试呢(叶大伯母对外说法)。
  
      所以之前叶保东的沉默寡言成了沉稳,下地干活成了懂事孝顺。
  
      之后三大队的家长们对孩子的学习突然上心了,再不好好写作业,打!考试垫底,往死里打!敢逃课去玩,不打折棍子不算完!
  
      在如此棍棒教育下,后来三大队涌现了一大批大学生。
  
      感谢那些被打折的烧火棍!
  
      叶保东成为工人这事也算是一波三折,供销社那边最先来的消息,已经录取别人了,让他下次再等机会。
  
      然后是机械厂,这次居然是研究,主要是厂里领导分为两波,一波认为应该录取,择优考试就该凭成绩说话,另一群呢认为应该优先工厂子弟,因为人家父母都已经为厂子辛苦几十年了,是有功劳的,不能寒了这些老工人的心。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说白了这也是厂里的领导之争。
  
      叶保东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叶保东接连接到两个坏消息,差点直接倒了,主要是他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所以这时得了临县纺织厂的好消息,对于他来说不亚于绝处逢生。
  
      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至于更好的机械厂他也不等了,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厂子不在武城县是在临县其实无所谓的,因为都不可能回家,都得住厂宿舍,一两个月回家一次。
  
      能够这么顺利,除了他成绩不错之外,也是因为这个纺织厂是个新厂,在大面积招工,需要的人多。
  
      叶保东不是进车间一线的,是做管理的,工资待遇还是不错的,试用期六个月,每个月工资22.5块,转正以后每个月能拿到三十多块呢。
  
      工厂还提供集体宿舍,虽然不是单人宿舍,但是四到六人一个屋,比高中时候的大通铺可好太多了。
  
      儿子的工作终于落实了,叶大伯大伯母都高兴坏了,他们也终于松口气,能好好睡个觉了。
  
      叶大伯要请叶爹、大姐夫(林大舅)吃饭,被叶爹推了,他最近忙着县城房子的事情呢,真没时间,九月份孩子们就要住了。
  
      房子大体都完成了,剩的都是细碎的活了,这活越细碎越快不了。
  
      叶爹和楚喆就差住县城了。
  
      楚喆正在帮冰冰收拾书房,这次直接让老洪打了立式书架,樟木的。
  
      樟木最适合放书了,它自带香味防虫。
  
      还有个多宝阁,是让冰冰摆放摆件或是自己雕刻的作品的。
  
      “叔叔,再这放个摇椅怎么样?旁边来个小木桌,这处墙角来了花架子,摆一盆花,绿萝、滴水观音、文竹都不错。”楚喆知道这几种还是他曾经的公司摆放过,好像门口还有两盆大的发财树。
  
      叶爹知道摇椅,老洪那就有一个,平常宝贝的不得了,藏藏掖掖的,一坐上晃来晃去的,还吱嘎嘎的响,他都怕散架了,老洪说他从回收站掏的废品,五毛钱买回来又自己修的。
  
      至于后头那些萝什么的,他完全没听过,“我回头问问老洪能做不。其他的你看着办吧,我觉得够好的了。”
  
      他闺女真是享福啊,谁让她托生他们家了呢,命好!
  
      楚喆还在看,以现在的条件只能这样了,他还想在卧室铺块毛毯呢,关键是有钱没地买啊。
  
      这事他没说出来,要是让叶冰知道了,该说买什么毛毯,直接铺真皮,狼皮、熊皮、鹿皮、兔子皮…应有尽有。
  
      楚喆最近还在做一件事,就是分班,高中三个年级,他们五个人分到一个班级得可能性太小了。
  
      所以不能看运气,只能找人运作,这事在正管的人眼里就是一句话的事。
  
      举报信那次他不是带他婶子去县教委闹了场么,因为太英姿飒爽被人家记住了,前阵子他老来县城就被人认出来了,一来二去熟悉了,这人就是教委办公室的一个办事员,姓童,住的离他家特别近,就在前面那趟街。
  
      他把调动班级的事交给他了,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他那也该有消息了。
  
      也是愁人,前头装穷·逼太深入人心,说好办成了请吃饭,可童办事员死活不接受,还把他教育一顿,什么父母赚钱不容易,高中花费大,要学会节俭…
  
      楚喆抹汗,诶呀!差点崩人设!
  
      不过空手就让人办事,这很不地道啊。
  
      楚喆准备后个去拿条鱼去找他,到时候少不得再编个善意的谎言。
  
      “叔,快三点了,咱们赶紧回去吧。”到家也得七点多了。
  
      好在现在天长,七点多也就刚黑天。
  
      他们俩换着骑,比牛车快不少呢。
  
      两人推车出了大门,楚喆转身将大门锁好。
  
      正好女邻居出来倒水,看到叶爹和楚喆很是热情,就想上来攀谈。
  
      叶爹转身喊道,“小喆快点,家里该等急了。”
  
      楚喆一回来看到那个女的也有些腻歪,这女的脸皮也是无敌的,无数次暗示就是装傻。
  
      要说多过分也没有,所以想撕破脸皮都没机会,所以现在只能是躲着。
  
      其实主要是他叶婶婶不在,要不然…她估计要被踹。
  
      “来啦来啦!”楚喆小跑助推了两下车子,然后再一个跳跃直接上去了。
  
      两人飞快的骑远了。
  
      这女的跺跺脚回了屋,她先头没少垫着砖头把着墙往隔壁看,隔壁真有钱,房子盖的老大,听说是三家亲戚合盖的,还打了井,她们这一条街就街口有一个井。
  
      她想着和他们套套近乎,以后就能去打水了,少费多少功夫。
  
      还种了不少果树,等成熟了让自家孩子讨个嘴,她也能吃上几口。
  
      其实这女的总往叶爹身边凑,就是想混个脸熟,然后占些便宜。
  
      回了家,晚饭叶冰娘都做好了,久违的大锅乱炖,吃的也是香喷喷。
  
      第二天一早,楚喆和叶冰一去了桥头,好久没看到严骁了,和金大腿怎么能生疏呢。
  
      严骁给叶冰的画做了指导,又拿着《旅行图》的雕刻在观察。
  
      叶冰雕刻的是他们全家大包小包去上海的情景。
  
      刻画的相当逼真,“这个是我,我当时拿水壶。”楚喆越看越像,原来在冰冰心目中,他是这样的。
  
      严骁笑的手抖了,“你们家男的也是厉害,大包都在我徒弟和嫂子手里,男的手里的都是小东西。”
  
      楚喆被噎住,可是当时袋子真的不轻,他们带了一百多斤熏野猪肉呢,他逞逞能,倒是能抱两个小时,然后手就费了。
  
      他还记得当时很多人都对他和叶叔叔、叶伟东露出不赞成的表情,还以为他们是那种欺压家里女人的渣渣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