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10章 回来了

第110章 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章
  
      楚喆回去又和女房东买了三斤苞米面和一斤白面。
  
      他现在相信青年司机的话了,家里连白面都有不像是个穷的。
  
      将面和上又借了点老面将面发上,明早蒸两合面馒头,粥有些吃腻了。
  
      现在天气冷放在一边不冻上就是好了,怎么可能发面,所以只有放灶台上,还得是挨着墙的那处,因为它的温度最高。
  
      东北这边冬天天气寒冷,家家都会堵灶坑,这样温度就跑不出去,火炕也能暖和的时间长点,这个时间足够面发了。
  
      当然也可以直接放炕头,用被蒙上也能发。只是今天他们人多,都要睡一个炕上,所以只能放灶台了。
  
      老师傅又过来问了两句学车的事,对着叶爹一直夸三个孩子,还问他想不想给孩子找个工作,说三个孩子都是聪明的。
  
      他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几分钟就把车学会了,开的比他徒弟还好,但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话他徒弟也没必要骗他,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吧。
  
      叶爹推说都在上学,以后再说。
  
      老师傅才干巴巴的和楚喆说了,想让他帮着蒸一锅馒头。
  
      楚喆开玩笑说再让他弟学两回车,老师傅也同意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冰娘在炕头,依次是叶爹、楚喆、叶小哥哥和叶冰。
  
      炕头热炕稍冷,楚喆就提议和叶冰换。
  
      叶冰不愿意睡两人中间,再说家里她最抗冻的。
  
      隔着小哥哥将楚喆压倒睡下,“睡觉!”不许墨迹。
  
      因为有叶冰的关系,根本不用人看守汽车上的箱子。
  
      因为她做了几个小机关,只要有人对碰汽车就会弄出声响来,别人听不到这声,叶冰却能,所以并不用睡在车上。
  
      一夜无事,楚喆起来的格外早,他要做两锅馒头,不早点不行。
  
      轻手轻脚的起身,屋里还是黑乎乎一片呢,他往冰冰睡的那处看看,有些可惜看不清她的脸,好不容易睡一个屋呢。
  
      随着他年纪越大,开明的叶叔叔总用眼睛盯着他,愁人哦。
  
      突然叶冰坐了起来,迅速的套衣服。
  
      “再睡…”楚喆刚想说让冰冰再睡会,蒸馒头他自己可以的。
  
      “外头有人,碰车了,喊司机!”叶冰语速很快,动作更快,已经跑出去了。
  
      直接从围墙跃了过去,看到有个人在往车上爬,边爬边骂,“这就是白萍贱人那个相好的车,看我都给他们砸了!让她给我堂哥带绿帽,她活着是我丁家人,死了是我丁家的鬼…”
  
      “啊!”一声尖叫,“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叶冰挡在车斗前,“这车上的箱子是我们林家的,和司机无关,你们离远点。”
  
      算上还在地上“哎呦”的那个一共八个人,这些人都有着傻眼,他们是来捉奸的,咋跑出来一个女孩。
  
      而且这女娃子厉害啊,直接动手啊!
  
      有人开始撸胳膊了,也有两个赶紧去扶地上的人。
  
      这时候屋里也有了动静。
  
      “小崽子,谁你都敢动!”边说话大巴掌就上来了。
  
      叶冰眼神冷了冷,敢扇她嘴巴子的人还没出生呢,直接出脚踹了两下只是动作太快外加外头黑(月亮快落了),他们没看清,可是却是看到了刚刚叫嚣的兄弟跪下了…
  
      “啪啪啪!”被连扇了好几个嘴巴子。
  
      又有几个急眼了,一起往前冲。
  
      楚喆最先出来的,随后叶爹娘他们还有司机、白萍都出来了。
  
      看到的是一个跪着的剩下都躺在地上诶呦呢。
  
      楚喆拉着冰冰,“没事吧?”
  
      地上的男人们:是他们有事!这时候再傻也知道遇到硬茬子了。
  
      “你们等着,白萍你这个贱人也等着…”留了两句狠话,几个人互相搀扶着跄跄踉踉的跑了。
  
      叶冰没说什么回了屋,其他人也跟着回了屋。
  
      叶小哥哥没心没肺的还想睡个回笼觉呢,这点人给他妹妹塞牙缝都不够,根本不用他们帮忙。
  
      那边司机师徒也有些傻眼,原来他们一直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高手一直在身边。
  
      叶冰帮着烧火,叶爹娘帮着团馒头。
  
      另一边,白萍拉着老司机哭呢,“他们根本不想让我好过,我才好一点,他们就来欺负我,呜呜呜…”
  
      这回青年司机没走,不管这女的眼神多幽怨他也扛着没走,他就怕他走了他俩再抱上。
  
      老司机也觉得白萍很可怜,“现在女人能顶半边天,你可以去镇上妇联告他们。”
  
      白萍可怜兮兮的摇头,“我不敢,我们队长都是姓丁的,他不会帮我的。”
  
      青年司机到底没忍住,“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又不是这的,和我们哭有啥用。”
  
      “会不会说话!滚滚滚!”老师傅骂人了。
  
      青年司机这回硬气了,梗着脖子,“就不滚!我怕你昏头了把这个祸害带家去,把我师娘气死!”
  
      老师傅气的直斗,脱下鞋要打,这回青年司机呲溜一下跑了,老师傅气的直接追了出去。
  
      白萍有些傻眼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在他们做晚饭的时候特意拐进了村里和个大嘴媳妇说了她的朋友过来了,可豪气了请她吃肉还带了好几箱子好东西。
  
      她本身有姿色,自从老公没了好几个人打她主意,也是寡妇门前是非多。
  
      她刚开始谁也没应,都吊着,后来要不是副队长用强,她也不会跟他。
  
      可是副队长的媳妇太厉害了,逼的她在村里呆不下去,她只得在村子大外头盖了房子,这盖房子的钱她出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是别的男的给的,她偶尔也给他们点甜头,这日子过得也挺滋润。
  
      可是有一次下雨,她接待了老齐(老司机师傅),才发现和他一比,村里那些男人都不能看。
  
      人家一年能赚上千块呢(算上外捞,老师傅说露嘴了),她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
  
      所以她就刻意讨好,知道他四十八岁,有媳妇还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
  
      这都不是问题,只要给她时间,她对付男人很有一手的。
  
      就是实在不行,她也想跟着他,到时候让他给她介绍个对象,如果也是开车的最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