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09章 学车

第109章 学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零九章
  
      叶冰和叶爹靠在叶冰娘肩头,叶冰娘搂着闺女特别和谐有爱,叶爹就像硬靠上去的。
  
      楚喆盖着军大衣枕着叶小哥哥的腿上,叶小哥哥也是同样不过枕的人是他爹。
  
      他们也不怕司机发现,因为车后窗被木箱挡住了。
  
      昨晚很顺利开车取了箱子,可是等打开之后就傻眼了,五个大箱子,两大箱子书画、两个箱子玉摆件还有一箱子瓷器。
  
      书画他们看不太懂,瓷器就知道精美,也看不出到底是到底是哪个朝代的,可是每个玉器都精美绝伦,让人移不开眼睛,绝对当得起国粹珍品。
  
      在微亮的月光下发出柔和的莹莹玉光。
  
      因为是土路,楚喆虽然开的稳还是要颠簸的,玉器、瓷器都好危险啊。
  
      本来十几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磨成了近一个小时,到了山脚还没完,怎么弄才能把它们都安置好。
  
      是还剩一些黄豆,可是远远不够的,现在买实在来不及了,而且突然多了五口大箱子也太惹眼了。
  
      一家人开始集思广益,远水救不了近火,这边是山只有草了,赶紧割草搓草绳子,先用草把箱子垫宣乎了,然后把用草还有草绳子包扎过的瓷器、玉器放进去,可是这样箱子肯定不够了。
  
      这并不要紧,他们有很多破旧箱子,将里面的木材条扔掉,这时候也顾不得可惜了,然后一个箱子里塞两三件瓷器、玉器,中间用草捆子(一大把草用草绳子扎紧)隔开。
  
      多出来的箱子只能用些障眼法,两个小箱子塞一个大箱子里(装瓷器、玉器可小箱子来),这样就少了些箱子,还能减震,也算一举两得。
  
      因为工程量太大,加上昨晚回来的已经太晚了,所以叶冰不得不给司机师傅们再一人补一下让他们多睡一会,这回因为两人都在外头,不用内力了,直接上手掐吧。
  
      等两人醒的时候快七点了,虽然也不算晚,但比平时还是多睡了一个来小时,看到林(化姓)家人都起来了,还煮好了兔子肉粥,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师傅认为是昨天背徒弟下山累到了,年轻的想的是他受伤了需要修养才多睡了,所以没怎么怀疑跟着吃了早餐。
  
      两人也不是爱占便宜的,把两人的粮食拿出来一些打算路上合伙,因为肉粥太特么的香了。
  
      关系可以再亲密一些,叶家自然不会反对,人家又不吃白食,再者说器具有限,也不过熬熬粥,加两个人就多往里抓把米多添水的事。
  
      不过吃人嘴短,老师傅看到要搬箱子就想搭把手,然后被林(叶)爹拦住了,说箱子不沉很多是空的,然后老司机看到小姑娘还有她娘动作噌噌的开始搬箱子,那轻松的劲头就像随手拿个饽饽一样,看来是真轻。
  
      老师傅一上车就看到公里数了,好像有些不对,不过除非出了鬼,要不然车也不会自己走啊,心里有些嘀咕,就问徒弟有没有看公里数。
  
      年轻的司机正看脚踝呢,没有昨天疼了,好多了,心里正美呢,听到师傅的话,很不走心的回了两句,对,就这数。然后又和师傅说起了他的脚大概什么时候能好,之前都要师傅辛苦一些了,免不了又被一顿骂,公里数的事就算过去了。
  
      刚开始因为是土路,路上还有石子不是很平整,所以有些颠簸,到了后面上了大道车速也起来了,坐车的也舒服了很多。
  
      然后叶家众人都睡着了…
  
      “我们都没坐过这样的汽车,都把我们晃悠着了。”楚喆一句话都把他们睡着的原因找到了。
  
      长途汽车也要赶时间的,兵团会按照路程远近给司机规定时间,但不会可丁可卯,毕竟谁也不知道这车会不会有问题,在路上会不会遇到啥难事…
  
      但是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工作是有奖励的,这时候人们对于精神要求还是很高的,一个优秀员工的奖状就能让大家争破头的。
  
      所以老师傅也和林家众人讲好啦,中午没时间做饭的,只能对付,比如生把火烤烤馒头之类的,让大家克服一下。
  
      虽然叶家这几年生活好了,但是以前也是苦过来的,这点事完全不是问题,就是中午不吃一天两顿都没事。
  
      这个时候还没有高速路呢,最早的高速路也要八几年,所以经常要绕路,这样一来就浪费时间了。
  
      不过七天他们也过了天津,马上进入东北地区。
  
      青年徒弟就休息了两天脚就彻底好了,开始和老师傅换着开了。
  
      主要是叶冰打他筋上了,他当时疼的厉害,实际上并没有大事。
  
      楚喆也松口气,要不然他都要开口说自己会开车了,他可怕老师傅疲劳驾驶啊,车上还有这么多人呢。
  
      与往北走越冷了,叶家众人和老师傅关系越来越好,主要是楚喆厨艺太好,叶爹也会说话来事,不两天就把帐篷睡垫借来了,不愧是军工产品,质量杠杠的。
  
      他们白天用,这样挡了不少风雪。
  
      离家越来越近,众人心里也是高兴,叶爹还很高兴的说,外头的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草窝。
  
      他们离家的时候不但把爱东扔大哥家了,还有家也交给林大舅了。
  
      好在走之前把兔子和猪都处理了,就剩几只鸡了,要不然还不得把林大舅累坏了。
  
      “咱们这边冷,要是再睡外头可不好受,我认识个朋友,家里有空屋子,一晚上给一块钱就成,还给烧热水。”老师傅和叶爹说话。
  
      这一路他们睡过一次个人家睡过一次县城招待所,之后都是野宿的。
  
      对于老师傅的谨慎靠谱叶家众人还是印象很深的,这里应该也是老师傅认为安全的可以放心休息的地方了。
  
      叶爹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他们也累啊,下次没事可不想再出这么远的门了,还是消停在家待着吧,上海是好,东西多还全,吃的也好,可是路上太受罪了,这么一折算这好也打了几回折扣了。
  
      楚喆却看到青年司机暗暗撇嘴了,这里恐怕有内情啊。
  
      等把车停在墙外,众人下车才发现迎出来的是个三四十岁的风韵犹存的女人,楚喆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之后老司机给大家介绍更是进一步证实了大家的猜测。
  
      “这是白萍同志,家里就她一个人,村子里的房基地也被叔伯抢了,所以在大道边这边弄了个小房子,自己过日子很不容易。这些都是我朋友,姓林。”老师傅给两边介绍了下。
  
      双方问了好,之后商量怎么住,主要是这个土坯房东西两间还有个靠墙的小仓房,最后女主人住那,两司机住东屋、叶家众人住西屋。
  
      然后多给二毛钱,不过这也包括用锅和用柴。
  
      楚喆拉着青年司机走到院子外头,递过去一颗烟,“我看你表情不对,别有啥事吧,要是不靠谱,咱就赶紧走。”
  
      青年司机烦躁的抓头发,又把楚喆拉的远点,“我觉得这女的忒假,总和我师傅装可怜,我…我还看到她趴我师傅身上哭呢,我师娘对我老好了,把我当儿子一样,可我…不敢告诉她。我和师傅说这女的坏话,我师傅还拍我。”
  
      原来只是寡妇的风流韵事啊,那和他们没有太大关系。
  
      楚喆安慰他两句,“我们那还有两只兔子呢,一会和这女的换点土豆,咱们炖一锅,好好吃一顿。”
  
      小年轻爱吃啊,肚子就好像无底洞似的吃再多下次还是会馋的厉害。
  
      这次拉这家人真是对了,人家会打猎还会做饭,他和师傅可沾了不少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