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03章 去上海

第103章 去上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零三章
  
      “以前是那几个老头占我便宜,现在是我们占老程头便宜,看来还得有一技之长啊。”严骁将用树叶子裹好的兔子肉块塞进背篓里。
  
      楚喆可是知道严骁很是多才多艺的,想当年他的一副墨宝可是一幅难求,虽然有捧臭脚的嫌疑,但也真的难得。
  
      曾经有书协主席评价过他的字迹,说他的字迹带有他的人生哲理。
  
      不过这时候是有些用不上啊。
  
      “有肉就吃呗,还管是谁的。”楚喆相信他的厚脸皮。
  
      他现在每个月送一次兔子肉,除了程老医生教学认真负责之外,还有他治好了林二舅妈的病。
  
      林二舅妈生康康的时候难产,之后身体总是小毛病不断,其实就是妇科病,想再要一个女宝,一直没有。
  
      叶冰认可程老医生的医术,就和二舅说了,林二舅对于有没有孩子倒是看得开,但是媳妇总腰酸腹痛他是知道的,他也信任外甥女,对于黑五类更是没抵触,大晚上的带着媳妇偷么去了牛棚,喝了三个月汤药病好了,现在已经怀上了。
  
      叶冰都想让他给爹娘也看看,可是叶爹娘都有些讳疾忌医。
  
      还是楚喆劝她,现在叔叔婶婶年纪不大身体很好,让她努力学习,以后她亲自给看,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就不会拒绝了。
  
      叶冰学的更认真了,进度快了不少。
  
      楚喆往外送兔子也不心疼了,因为人超肉值(程老医生超过了兔肉的价值,典型商人思维)。
  
      抢肉吃的时候不不存在绅士!严骁觉得还是不要讨论吃肉的问题了,反而开口调侃楚喆,“你的小媳妇还没弄到银针?不行就用缝线针得了。”
  
      他是知道叶冰在学医术的。
  
      “那怎么行!”楚喆想象不出来病人满身都是绣花针的样子。
  
      能看嘛!
  
      叶冰现在在学案例和成品药方,针灸只能算学了一半,理论知道扎实,实践没有。
  
      原因就出在弄不到银针。
  
      现在物资匮乏,医疗器械更是管制产品,没有渠道根本弄不到。
  
      就像他们大队的赤脚大夫就没有,疗养院那个老中医倒是有,但看的像传家宝似的,给多少钱也不卖。
  
      至于自己做,更难!
  
      银针的原材料是银子,错了!
  
      银子硬度不够,很容易断的,想一下针扎肉里了然后一拔特么的断了…后果多蛋疼。
  
      最好是不锈钢。
  
      可是现在全国能生产不锈钢的炼钢厂也就一两家,好的不锈钢根本弄不到。
  
      那就退而求其次用铁,虽然铁容易生锈,大不了多擦擦嘛。
  
      铁不难弄,废品站就有,然后让谁做,是能找到以前的铁匠,可是他没工具啊,他总不能靠双手就能炼铁。
  
      他们县城倒是有一个机械厂,人家是生产机器零件的,和针搭不上边。
  
      没办法,针灸只能学一半,等待日后弄到银针再补上。
  
      不过楚喆觉得冰冰对针灸很有兴趣,不但会拿着丑丑的大脚木头人比划,有时候还会用真人。
  
      模特是叶小弟弟。
  
      一般的场面是这样的…
  
      叶小弟弟伸出三个手指。
  
      叶冰摇头…
  
      叶小弟弟思考了下,忍痛弯下去一个手指。
  
      叶冰还摇头,“只有一块,爱干不干!”
  
      楚喆每次都想呐喊,他可以干,不要糖!
  
      叶小弟弟最终还是会臣服于糖块的魅力之下,然后七手八脚的将自己扒干净,小手捂着小鸡鸡站他姐面前,“姐,快点哦。”
  
      叶冰点头,嘴巴里开始念叨,“针灸八法,发散风寒取大椎、风池、合谷,用平补平泻手法,后溪用烧山火手法,使其产生热感发汗,主治风寒感冒,发热恶寒,头痛无汗…”
  
      “嘻嘻嘻…痒痒,姐姐!”叶小弟弟扭着小身子,小鸡鸡暴露出来也顾不上了。
  
      楚喆:他不痒,换他来!
  
      五岁的叶爱东还是个胖娃娃,虽然不像小时候胖出了藕断,但小肚子上仍是圆滚滚的。
  
      叶冰往上一摸,小家伙直接捂着肚子笑倒在炕上。
  
      为什么痒痒肉长在肚子上,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上了初中课程增多,内容也有些深了,叶冰有时候会转不过思维来。
  
      楚喆这时候会帮着补课,叶小哥哥很有眼色的不跟着抢。
  
      不过两人关系亲密,也有人看不顺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孽缘,辛大东和他那个朋友也和他们一班。
  
      镇初中一年级有两个班,二年级就会合并成一个班。
  
      “叶冰,问你道题!”辛大东当没看见楚喆正在给叶冰讲题,把书本往桌子上一扔。
  
      叶小哥哥将书拿了过来,“我妹妹还在听楚喆讲题呢,你别耽误她,我给你讲。”
  
      辛大东压压气,将书又扯了回来,要不是叶伟东是叶冰哥哥,非得教教他怎么做人。
  
      大山小山在边上做鬼脸。
  
      楚喆坐在最后一排,自己单独一个座。
  
      他前边是叶冰和叶小哥哥。
  
      在前面是大山小山。
  
      为了让他们坐一起,叶爹特意找了老师,为了不让老师难办,就说可以让孩子们坐最后面,不过楚喆愿意自己坐。
  
      老师是知道这几个孩子成绩的,很痛快的答应了。
  
      不过还是侧面问了问楚喆得身份,叶爹直接说了和亲儿子一样。
  
      一个女婿半个儿,没毛病!
  
      叶冰在课堂学到的知识尽量在白天吸收到,作业她只是看一遍,如果那些题不能一下子想出解题方法,才会认真做,其他的都是楚喆帮忙。
  
      她也待不着,她得背医学笔记。
  
      将自己不懂的写在信纸上,二三天楚喆会把这些信纸给严骁。
  
      再两三天后,更详细的解释会再送回来。
  
      楚喆和严骁因为经常见面,聊的东西越来越多。
  
      有一次楚喆就问严骁,“想要弄到珠宝、古董怎么做?”
  
      严骁靠在一棵树下,嘴巴里叼颗草,难得的悠闲,“你喜欢那个,我在上海永嘉路151号有个公馆,现在也不知道姓什么了,如果你能进去,它的房顶有隔层,我放了两口箱子,里边有几条大黄鱼(金条),还有些银元珠宝,具体的也记不清楚了,不过里面有个瓶子,是个好的,明洪武釉里红玉壶春瓶,你要是能耐,拿到就归你。”
  
      严骁想说他什么也不要,想了想变成了,“要是真能拿到,多给我送几回肉。”
  
      “咦,你不是京都人嘛?”楚喆倒没有被财宝迷住眼,还能理智思考,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哈市到上海有多远,这个可以问田母,老人家花了半个多月才到了这,身心俱疲。
  
      再加上他是知道的,资本家的房子基本上都被分了,而且分给了很多贫下中农住,一个房子里都是人,他又不会隐身怎么拿。
  
      “狡兔三窟知道不,你是京都人啊,我在王府井有套四合院,还有那么点意思,里面我弄了个暗室…”严骁还想继续说就被楚喆打断了。
  
      楚喆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可别说了,一会把你家底全抖落出来了,你是想诱惑我犯罪怎么滴。”
  
      “咱不是朋友嘛,如果你能得了,我还能顺点气,要是让他们红卫兵翻着,我能气死,也不知道把我的房子嚯嚯什么样了。”严骁现在想起来那些被砸被撕的瓷器、书画还心疼呢。
  
      因为他喜欢书法,所以收藏了几副名家的作品,最有名的是赵孟頫楷书长篇巨制《洞玄灵宝自然九天生神章经》,可惜也被撕了。
  
      诶呦喂!他的小心肝疼啊,不能想了。
  
      “以后政策会变的,说不定东西还会还回来的。”楚喆知道那样的日子不远了。
  
      “哪年是个头,我都不想了,说实话,我们几个还算是幸运的,能在这落户,这边的队长也不乐搞那些虚的。”严骁感叹了句,“你要是真得意那些东西,还真得去上海、京都一趟,这个小地方能有啥好东西。不说别的,就上海永嘉路和乌鲁木齐路那,大以前是法租界来着,后来住的全是有钱人,谁家没个暗门,你要是找到两个不就发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一些底线还是要守的。
  
      他觉得冰冰也是这样,所以他们愿意拿出万元来买传家宝,不会想着把人弄死白得财宝。
  
      不过对于张伟那样的人来说,能坑就坑,他是一点不带良心不安的。
  
      严骁哼了声,“这年头好人不长命,祸害才能活的滋润。”
  
      楚喆虽然不会动别人的珠宝,但是对于去一趟上海或是京都很是动心,还有四年多文化大·革命就结束了,到时候想要弄珠宝可是难上加难了。
  
      要把握时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