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100章 十元一件

第100章 十元一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章
  
      楚喆连着下水和熊肉炖了满满一锅,肉真没多少,十几斤的样子,主要是下水占地方。
  
      因为放了白酒,不但去了腥膻之气,还炖的酥烂,入口即化。
  
      连田母都没少吃,一直夸楚喆手艺好。
  
      皮子林大舅留下来要帮着熟好,这可不是兔皮可以随便嚯嚯。
  
      叶爹将熊肉、熊掌都放在院子里用雪埋住,准备过了十五去临县。
  
      楚喆和叶叔叔婶婶打了招呼,拿了两根肉肠、一条鲤鱼(林大舅给了好几条,在黑水洼打的)和半斤鹿血酒给严骁,让他们也过个好年。
  
      本来是没想给鹿血酒的,可是他听严骁说程老医生在帮着他们调理身体,效果并不理想。
  
      他才想起来鹿血酒来,很对症啊。他当然想让金大腿身体好,然后多活几年给他靠。
  
      因为没有事先约定好,现在天冷严骁他们也不去捡柴了,都够了,他们可不会窜门,所以都在屋子里猫冬呢。
  
      楚喆和严骁有约定过信号,就是口号声,一长一短的口哨声。
  
      楚喆吹口哨不用工具,树叶、哨子,直接来,好像当兵的都挺多才多艺的啊。
  
      严骁出来四周看看,打手势让楚喆走远点。
  
      屋里杨教授去了西屋,看到程老医生还在写呢,“你还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刚才那明显是暗号啊,你说严骁到底认识谁啊?”
  
      他们窗户可不是玻璃而是报纸,还是楚喆从废品站帮着买回来的,往外头看不捅破了可看不见。
  
      程老医生放下笔,挤挤睛明穴,即使是白天,屋子里还是有些暗,长时间写字,眼睛有些不好受,“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是好事,严骁这人还是不错的,从来没吃过独食。”
  
      “陶罐里有热水么?”程老医生问了句。
  
      “有呢。”他们没有暖壶,只能用陶罐烧,然后还得放在里面保温。
  
      拿着罐头瓶子(曾经装萝卜条咸菜那个)抓了一小撮枸杞放进去,往里倒水。
  
      他们卖药材的同时,自己也留下一部分,主要是怕再生病。
  
      同时也想让程老医生帮着调理下身体,这两年大家身子都亏的厉害,特别他们老的老小的小。
  
      可是食物还是太差了,程老医生有些下不去手,就是想炖个补血补气的汤,一没鸡二没鱼的,总不能拿地瓜、土豆炖吧。
  
      严骁一回来将门顶上,他们的房子是没有插销的,只是拿木棍顶上。
  
      然后回了西屋,开始往外掏东西。
  
      杨老头也跟着进来了,看到严骁胸前鼓溜溜的,心里也有丝期待。
  
      “这是给咱们过年的。”掏出两个报纸包来,然后是一个小陶罐。
  
      “都是什么?”程老医生问道。
  
      严骁扬扬下巴,“自己打开看。”
  
      “什么好东西这么神秘。”杨教授和程老医生一人打开一个,都忍不住惊呼了声。
  
      杨教授一点也顾不得形象了,拿在鼻子下使劲闻闻,“好香的肉肠。”
  
      “这鲤鱼得有一斤多吧,正好煮汤喝。”程老医生笑的眼睛都眯上了。
  
      “你们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这才是最好的呢。”严骁将木头塞子拔下,酒香直接涌了出来。
  
      “酒!”
  
      “酒!”
  
      杨教授和程老医生几乎异口同声喊出了“酒”字。
  
      “不对,不对,让我看看。”程老医生拿过小陶罐晃悠两下,再仔细闻,“这是药酒,鹿血酒对不对,真舍得啊,鹿血快赶上酒了,严骁说对了,这可是好东西。”又仔细的将木塞塞好,酒挥发很快的。
  
      “老程,别拿走啊,明天过年,咱们喝点。”杨教授着急了。
  
      程老医生头也没回,“这可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不过以后每天抿一点还是可以的。鹿血酒补虚弱、理血脉、散寒邪、止疼痛、抗疲劳、补肾壮阳…好处多着呢。”
  
      杨教授一副受教的样子,“那孩子可以喝么?”显然也想让他孙子补补。
  
      “鹿血性热,阴虚火旺或者有实火的人都要忌服,还有…”程老医生还想说就被杨教授打断了。
  
      “别拽那个了,我们又不懂,直接给答案吧。”那么费事干嘛。
  
      “还是慎重,子期太小了,每天嚼两粒枸杞吧,酒就算了。”程老医生想想还是给了否定答案。
  
      程老医生将鹿血酒放好,拍拍老杨肩膀,“孩子生机蓬勃比我们恢复的快。子期这孩子身体没太大问题,可是性格…你多注意注意。”
  
      孩子太沉闷了,一天也不说句话,倒是乖巧,让捡柴就捡柴,让烧火就烧火,关键是有些太乖了。
  
      杨教授虽然没学过心理学,但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哪能看不出孩子的不正常。
  
      父母离婚,父亲在他面前跳楼自杀,这些对孩子来说打击太大了。
  
      明天就过年了,还是想点高兴事,严骁截了话,“晚上切四分之一肉肠炖土豆蘑菇怎么样,明个中午炖鱼汤,肉肠炖野菜。”
  
      他们现在食物要丰富很多了,有在雨后采的蘑菇、木耳,大部分都晒干留下来了。
  
      他们没有菜园子,就拼命挖野菜,除了平日吃的也都晒成了菜干。
  
      因为只有一个陶罐,一般都是早上煮上好一些地瓜,这就是一天的主食了,然后再弄个蔬菜汤、蘑菇汤。
  
      或者直接熬苞米面粥,往粥里撒点盐,用手撕吧点野菜进去。
  
      他们还是没刀,但有个一块大木板和两块尖锐的石头,平时切个土豆、地瓜都没什么问题。
  
      杨老头咽咽口水,大过年的是得好好吃一顿,“要是有口铁锅就好了,我夫人手艺还是不错的。”虽然以前家里有佣人,他夫人就是煲煲汤。
  
      程老医生有些收藏癖,弄点好东西就想收起来以备以后,不过也是因为他这性子,他们才有这么多吃食,不过想到过年,这次也没反对。
  
      过了十五就出年,叶爹迫不及待的去了临县找他孙老弟去了,孙老弟也没让他失望,连着熊皮和二百来斤的熊肉都要了,给了一千块钱。
  
      这也是交情到了,给了个他能直接做主的最大数。
  
      虽说熊肉稀罕,但三块一斤也是高价了,熊皮更是直接给了三百,要知道以前一张狼皮才给一百,这是九百多点,一对熊掌给了五十,熊血、熊胆给了二十。
  
      反正凑巴凑巴给了个整数。
  
      而且孙老弟还定了五斤鹿血酒让尽快送来。
  
      主要是他们疗养院的首长们喝了之后疗效不错,有关系好的就给邮一瓶尝尝,一来二去的要的自然越来越多了。
  
      虽然这钱是闺女和楚小子的,没他啥事,可叶爹也高兴,开门红绝对是好兆头啊。
  
      今年他和媳妇商量了下,兔子控制在五百只以内,猪多养两头,其实算算最后的钱差不多的,但是兔子就是没有猪肉好卖,家里孩子们也明显更喜欢猪肉。
  
      还有个原因是黑牛屯养了两只老母猪,再也不用偷偷么么买猪仔了,直接在黑牛屯抓就可以了。
  
      这年头连猪仔都是管制商品,县城有屠宰场,各个大队的官猪都要送过去屠杀的,然后从屠宰场预定小猪苗,都会被记录在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