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97章 上门女婿

第97章 上门女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九十七章
  
      二哥分家出去,他没啥感觉,把大哥也分出去,刚开始他还觉得解气来着…
  
      今天他娘和他说,以后家里都是他的,他才知道怕。
  
      他怕养不起家,爹娘年岁越来越大,以后都归他了,这是多大的负担。
  
      他娘还让他尽快把工作落实,他落实个屁,他拿着东西去找老师,老师媳妇倒是挺乐呵把东西收了,后来说他能力不够,给他介绍了一个造纸厂的车间队长,说他很有门路。
  
      他带着东西上门,人家就笑脸相迎,说工作,就说现在如何如何的难,让他等着机会。
  
      他不愿意下地,所以只能和爹娘瞎说,每天拿点钱去镇上溜达。
  
      回来爹娘问,他就说有进展,人家如何应承的,好在他们没见识,也不知道他在撒谎。
  
      可是他怕谎话被搓破的那天,不行,他还得去找耿哥(那个造纸厂队长),他收了他不少东西呢。
  
      “娘,再给我点钱,还有票么?”叶小叔拉着他娘小声问道。
  
      叶老太捶捶肩膀,没了老大和老大媳妇的工分,还不知道能分多少粮食呢,好在也不用养活老大那三个孩子,这么一想,他们家现在三个人挣工分,四个人吃,要比以前好多了。
  
      “票就那么点,还是攒了快一年的了,真没有了,你不说工作差不多了嘛,咋还得给钱啊。”每次拿钱她心疼的都哆嗦。
  
      不过儿子说了即使是临时工,一个月小二十块呢,送出去的钱几个月就赚回来了,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娘,九十九步都走了,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我得把工作赶紧弄好,可不能让大哥二哥看我笑话。”叶小叔对于他娘琢磨得透透的。
  
      叶老太不墨迹了,转身就进东屋了,“等着娘给你拿钱。”
  
      叶红在另一边烧火,听到她小哥变着法儿的和她娘拿钱,老太太每次都会给。
  
      也不知道想到了啥,嘴角挂起讽刺的笑容。
  
      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她不管的,大哥分出去之后,她也有了单独的房子,比以前好多了。
  
      叶国忠拿着在黑市买的野鸡进了耿家。
  
      “大哥,你上次还说厂子招临时工呢?”叶小叔脸都青了,现在又说没办法,不是耍他玩么。
  
      “别生气啊弟弟,你听我说,是有来着,内部招聘,其实说白了就是安排家属,狼多肉少啊,大家都盯着呢,你是外人啊,先天条件就不好啊…”一副真没办法的样子。
  
      叶国忠眼睛通红,这是彻底没希望了嘛,他只能回家种地,每天累死累活的赚那么叼工分,他不甘心。
  
      “其实还有个机会…哎,你年纪还小…算了算了…”耿哥一脸为难。
  
      这叫临到山崖又有路啊,叶国忠急吼吼的,“耿哥,你就帮帮小弟,日后小弟肯定不会忘了大哥的。”
  
      现在这些场面话,他也会说了,在学校的时候他对那些捧老师马屁的学生可看不上眼。
  
      这就叫现实教他做人。
  
      “我和你说了,你自己掂量掂量,是我们厂子一个女工,今年二十三,人长得漂亮是有名的厂花,和丈夫离婚了,她老公是富农,人家思想觉悟高啊就和老公划清界限了,这不是主要的,听说她和革委会领导挂着亲呢,她想找个上门女婿,人家长的好赚的多还有房子靠山还硬,要不是挑,多少人上赶着,她要是能看上你,临时工算啥,早晚能成正式的,你琢磨琢磨,要不是哥哥结婚有孩子了,我是一百个愿意啊!”耿队长看到叶国忠皱起的眉头,也怕他立马拒绝,“要不哥哥带你去看一眼。”
  
      “耿哥,这事太大了,让我想想,想想…”叶国忠晕头涨脑的回了家。
  
      看着叶国忠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耿队长撇撇嘴,心里暗骂刘菊花那个骚·货搭上了齐主任(革委会主任)还不够,居然还想咬个嫩的。
  
      也不知道给齐主任灌了啥迷汤,居然同意了,还让他帮着找个好的。
  
      谁家好男儿能当上门女婿啊。
  
      没想到叶国忠自己撞上来了,虽然岁数小点,可人要个头有个头,还长的白白净净有些书卷气,很能拿得出手。
  
      他和刘菊花说了,她也挺心热,不过他可没把话说死,万一不成他还得落埋怨。
  
      他怕刘菊花的“枕头风”啊。
  
      叶国忠一回家就躺炕了,叶老太太担心的不行,这脸色不对劲啊,“老幺,咋滴啦?”可别是工作除了啥意外吧。
  
      “诶呀,别和我说话,烦着呢,晚上我不吃了,别喊我。”一把将头蒙上了。
  
      叶老太有些忧心和老头子说了,“这工作的事弄了这么久还定不下来,别是出岔子了吧,咱可花了不少钱啊,不行,我得和老幺问清楚。”
  
      叶老头将烟袋锅子扔下,“别去,过两天我和他说。”心里也有了些狐疑。
  
      晚上两个人都有着没睡好。
  
      早上吃饭的时候,居然看到老幺也醒了,要知道他们抢秋收上工早,他不和他们一起吃早饭的。
  
      “老幺,你咋起来了?”叶老太越发觉得儿子反常了。
  
      “我的工作还得等几天信儿,我也不能一直待着,和你们一起出工挣点工分。”叶国忠说完就低头喝粥了,谁也看不清他的脸色。
  
      叶老太很是欣慰,脸上挂着笑,“还是老儿子懂事,到时候挑轻松活随便干点。”
  
      倒没提不让去的话。
  
      叶老头问了句,“工作还有多少天能确定?”
  
      叶国忠很诧异,他爹很少问一般都是他娘问他听着,他爹虽然话少,可是他不敢随意糊弄,所以不能含糊,“最多五天。”
  
      叶老头点点头,表示满意。
  
      叶国忠低头割稻子,一上午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不但身体累,心里也烦,那些老娘们叽叽喳喳的,当他的面就明目张胆的讲究他。
  
      还管他叫“大学生”,明摆着讽刺他么。
  
      他一点也不想在村里待着了。
  
      可是上门女婿不但没面子,连孩子都不和他姓,又有什么意思。
  
      一边干活一边死命的纠结,叶国忠不到三天就把自己闹病了。
  
      叶老太又心疼了,“还好没听老大的,让你一出院就干活,这都三个月了,干了几天就把自己闹病了,老幺,你也太实诚了…”
  
      叶老太有些埋怨,不能干就偷奸耍滑啊,也比把自己累病了强,还好(赤脚)大夫说不用吃药,休息两天吃点好的补补就成。
  
      叶老头最近更沉默了,抽烟抽的更凶了。
  
      叶老太在帮儿子蒸鸡蛋羹,嘴巴不停和老头子念叨,“得让老幺赶紧好啊,别耽误工作。”
  
      叶老头抬眼看了她一眼,又开始大口大口抽烟了。
  
      叶国忠咬着牙抹着泪做了决定,不就是做上门女婿么,他同意了,反正到时候要去县城住,谁认识他啊。
  
      可是在村里里,他能被讲究死。
  
      身体还有些酸软,可也顾不得了,“娘,我去问工作的事,不能耽误。”
  
      叶老太很自觉的掏出五毛钱,想了想又多拿了两毛,都塞给了老幺,“人家要给办成了,多说点好话,谁都爱听好话。”
  
      叶国忠将钱揣进衣兜,语气有些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
  
      耿队长扬扬下巴,“过来了,中间那个,白白的眼睛大大的那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