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96章 又是净身出户

第96章 又是净身出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九十六章
  
      叶爹到了医院,找到他哥还有爹娘,都蹲在墙角呢,忙过去了,“咋样了?”
  
      叶老太太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扑到叶爹面前,举着巴掌就要打,“打死你个王八犊子,要不是你不肯给老小拿肉,他会食物中毒嘛…”
  
      叶爹直觉反应歪了下脑袋,叶老太太打在叶爹肩膀上了,啪的一声,声音还挺大。
  
      “娘!…”叶爹都有些无语了,他娘这胡搅蛮缠的劲儿是每年都见长啊。
  
      他小弟中毒和他给不给肉有啥关系。
  
      叶大伯也站了起来,想要拉一下。
  
      正好一个护士经过,“干嘛呢,要打出去打,这是医院,要保持肃静懂不懂!”
  
      叶老头瞪了眼老太太,低声呵斥了句,“少丢人现眼!”
  
      叶爹和叶大伯走到了一边,“医生说是食物中毒,被推进去洗胃了。”
  
      “这么严重?”叶爹原以为就是吃啥没吃好犯冲了呢,“咋不注意点啊?家里别人都没事吧?”
  
      叶大伯摇头,“小弟不是要考高中嘛,所以一直吃小灶。”心里也在暗暗庆幸。
  
      叶爹更闹不懂了,每天开小灶这么精心还能食物中毒?难道是专门有人害他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我去买几个包子。”都中午了,大家伙忙着赶过来都没顾得上吃饭呢。
  
      叶大伯想给钱,可他没带,更别说粮票,索性就不张嘴了。
  
      叶爹一人给买了一个大肉包子,还冒热气呢,刚蒸出来的。
  
      叶老太不客气的一把抢了过去,她抢了三个,“你亲弟还晕着呢,你就有心吃肉包子,真是个白眼狼。”
  
      叶爹只能把手里剩的唯一一个给他大哥,自己饿着,“娘,我不是来受气的,因为晕倒的是兄弟我过来了,因为你是我娘你骂两句我受着了,可也得有时有晌吧。”
  
      叶爹觉得自己就不该来,受这窝囊气呢。
  
      叶大伯赶紧把他娘拉一边了,叶老头抬抬眼又不吱声了。
  
      叶爹还能听到那边的小声的咒骂呢。
  
      “谁是叶国忠家属?”一个护士喊了声。
  
      叶老太叶老头都上前,“我是!我是他娘。”
  
      “病人醒了,需要住院观察一天,补交下费用。”护士交代完又进去了。
  
      叶老太嘟囔了句,“又要钱。”
  
      叶老头拧着眉头,“赶紧交去。”废啥话。
  
      先头因为手术已经交了十块了,这回到没有多少,只需要八毛五。
  
      等到护士再次通知病人已经在病房里,可以去看了,已经下午三点十五了。
  
      这是叶爹看到一医生带着表问的。
  
      随后,也跟着进了病房。
  
      看到他娘趴那正哭呢,“老小,你吃啥了啊,都中毒了…今天可是你考试的日子啊,都白瞎了…”
  
      叶爹想上去劝劝,这还想不想让病人好了。
  
      结果医生过来告诫注意事项,听这话就劝了两句,“事情都发生了,就别想了,往前看,洗胃很成功,不会有后遗症的,最近吃清淡点,还有小点声,还有别的病人呢。”
  
      叶爹一听没事了,就和大哥商量谁留下来。
  
      叶老太死活不回去,最后让叶大伯先回去,明天过来赶着牛车接他们。
  
      叶爹临走给他们留下半斤粮票,让他们晚上买点饭吃。
  
      一路上,兄弟俩也没怎么说话,叶大伯还想着病房里,他娘承诺还让国忠继续上学的事。
  
      国忠今年十七,队上结婚早的都有媳妇了,明年就十八了,就是农忙学校放假下过几次地,平时就是读书。
  
      可都复习两年了,还不死心。
  
      叶爹回家都半夜九点多了,叶冰娘他们都躺下了,“没事吧?”
  
      叶爹摇头,“没事,明天就出院了。”
  
      “赶紧吃饭吧,都放碗架子里了。”现在天热还有苍蝇,不能放外面。
  
      “你接着睡,我吃口也睡了。”叶爹拍拍媳妇。
  
      另一边,叶大伯回了家,是他妹子开的门。
  
      “小哥他没事吧?”叶红怕的一直没睡着。
  
      “洗胃了,没事了,明个就回来,家里有啥吃的没有。”他晚上连口水都没喝着。
  
      “娘把钥匙带走了,我们就去地窖拿了几个土豆乎了,还剩点婆婆丁(野菜)。”叶红放了心,也觉得饿了,她晚上就吃了口野菜。
  
      兄妹俩就着点大酱把一大碗野菜给吃了,可这也不管饱啊,只得又喝了半肚子水。
  
      转眼过了六天,叶小叔从医院回来也休息了五天了。
  
      叶老太一边照顾儿子一边在琢磨到底是吃啥了,有一次还问叶红,“看没看到你哥吃啥东西,除了家里的。”
  
      叶红紧张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你不说不让打扰我哥嘛,我都好久没去他那屋了。”
  
      “娘,国忠老大不小了,咋能像个大闺女似的不出屋,连饭都不出来吃了,没事就上工吧,赚点工分好分粮食。”叶大伯终于忍不住了。
  
      他临出院问过大夫,大夫说身体没事,养个三四天该干啥干啥。
  
      这都五天了,而且让他下地又不会一下子让他干重活,肯定得慢慢来,也累不着他。
  
      叶老太直接炸了,“没看出来,你也是个白眼狼,你弟弟遭了多大罪,才从医院回来几天就让他下地,你想把他累垮了啊!…”
  
      叶大伯母推着大儿子他们,让他们赶紧回屋,等得一会死老太婆看到还得骂他们。
  
      “娘,孩他爹是国忠亲大哥咋能那么想呢…”叶大伯母刚想替老公说两句。
  
      叶老太拽着扫炕条梳冲她撇过来了,直接砸胸口上了,“肯定是你串噔的(类似背地说小话),你个搅家精…”
  
      叶大伯母脸彻底黑了,转身走了。
  
      “我们叶家呆不下你是吧,总上串下跳的,呆不住就滚!…”
  
      “娘你有完没完!”叶大伯捡起条梳直接往墙上一摔,“他不下地,我们都不下,都是儿子,你还分一二三等咋滴。”
  
      叶老太还想说啥被叶老头骂了句闭嘴了,“明天都下地。”
  
      叶老头做了决定。
  
      晚上,叶老太还想和老头子商量下,“老小就是个读书料子,让他下地也挣不到几个工分,还把身体糟蹋了。”
  
      叶老头也有些不甘心,都供到这一步了,再让老小下地他也不愿意,可是这次老大是真不愿意了,他可以把老二分出去,可是老大不行。
  
      老小还看不出来啥,要是老大也和他们离心了,他们老了靠谁。
  
      第二天叶老头就让老伴去喊小儿子过来吃饭,然后一起出工,“你要不愿意去就让老大去!”
  
      叶老太也能抿着嘴去了,吭哧半天说完了。
  
      叶小叔根本没起来,听到他娘这话直接将单被踹下去了,“我不去,我一去那些人就要嘲笑我了。娘,再等两天,你给我点钱和票,我准备去拜访一下老师,看镇上、县里有没有招工的。”
  
      “能当工人?”叶老太眼睛顿时亮了,“好好,娘给你钱。”
  
      “还有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