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92章 初抱

第92章 初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九十二章
  
      作为三个臭皮匠中的一员,叶爹也被叫了过去。
  
      “赶紧帮忙想想择,你是没看到四个老家伙走路都颤巍巍的,能干啥,那个小的也就六七岁,我就是再狠心,也不能让小孩子上工啊。”马队长抽了口烟,“而且镇上的干事还给我暗示了,不能弄死了。”
  
      “这不是抓个刺猬在手里嘛,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的。”多烦!
  
      “他们什么来头啊?”叶爹有些好奇。
  
      马队长嘿嘿笑了两声,“我还真打听了,都是从京都来的,其中一家子带小孩那个男的是大学的教授,那个孩子是他们孙子,另一个是个医生,最后那个是大资本家。”
  
      “嚯!以前可都是大人物啊!”宋会计也没想到那几个落魄脏的和灾民似的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叶爹感慨了句,“虎落平阳啊,队长,咱多少年交情了,还有老宋,我有几句心里话,说完我就不承认啊,你们听听。”
  
      “别废话!”
  
      “你说!”
  
      “虎落平阳下一句是啥,是被犬欺,我可不想做狗,你说这些人要是没遭难,咱们连边都碰不到,现在到了咱们一亩三分地,咱们尽量别糟蹋人家,也算卖个好,万一…我说万一人家有起来那天,咱们就发了,又不用你费钱费粮…”这是楚喆和他说了队上会来一些接受改造的黑五类,然后提了句“雪中送炭”的话。
  
      他后来琢磨了好一会,觉得很有道理。
  
      可他能力有限,还得看队长接不接受。
  
      宋会计是上过学的,对于教授、医生有天然的好感,对于叶爹这话接受度很高。
  
      马队长还有点转不过来弯,那些可是黑五类,被打倒得对象,他们还能起来?…
  
      不过叶老二说的也有道理,这就好比赌博,赢了他们就赢大发了,输了也没啥,他们没下赌本啊。
  
      “那咱们到底怎么安排他们,而且大队没粮食啊,他们更是啥也没有。”去年粮食减产,都分了。
  
      “县里没啥说法?”宋会计拧着眉头。
  
      “说个屁,就会打官腔,让咱们有困难克服一下,这是克服的事嘛,我去哪给他们变粮食去。”马队长也只有在这敢说点真话。
  
      在领导面前也有点头应是的份。
  
      “这样吧,我借半筐土豆半筐地瓜,再过不到一个月,野菜也该冒头了。我就救救急。”叶爹开了口。
  
      马队长解决了一件大事,高兴的拍了叶老二两下。
  
      叶爹再次强调,“借的,借的!”
  
      就是他想给那些人卖好,也不会白给粮食,老百姓讲究的是救急不救穷。
  
      之后三人又商量了工作,暂时就是起牛粪、喂牛、做土坯,等春播了,再另行安排。
  
      至于做土坯,是要给他们起房,牛棚四处漏风的,冬天住在里面只会被冻死。
  
      至于楚喆会和叶叔叔这么说,一是想到了爷爷,也不知道老爷子是不是也被下放了。
  
      最主要的原因也是知道这场运动终将会过去,这些人肯定会被平反,现在交好那就是抱住了粗大腿。
  
      他听说都给安排到牛棚了,还准备去那边遛遛弯,看看到底都什么人。
  
      不过也许等叶叔叔回来,他就能知道了。
  
      楚喆听到几个人的身份啧啧两声,这些人可能都是行业站在金字塔尖端的人物,估计他们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答应借粮了,晚上送过去。”到时候队长也会过去,告诉他们这是借给他们的,到秋天分粮再扣。
  
      之所以选择晚上过去,也是怕队员看到,现在家家缺粮,还给黑五类送粮,不是等着闹事嘛。
  
      “叶叔叔,我也跟着去。”楚喆表示很有兴趣。
  
      “行啊!”叶爹把木筐放在自行车上,因为天黑也没骑车,两人慢慢往牛棚那走。
  
      “马上就要开学了,还有啥要准备的不?”虽然还有个考试,叶爹可没想过楚喆会考不过。
  
      在他眼中楚喆再聪明不过了。
  
      “都买了,什么都不缺。”看来他得抓紧时间进城了,看李旭辉那到底能不能弄到东西。
  
      两人很快就到了牛棚,马队长已经到了,正给那些人训话呢,“你们都消停点,别出啥歪道道,你们的粮食供应县里没给,大队也没有,是我们队上人借给你们的,到秋上得还的,我给你们拿了个罐子,烧了水煮个地瓜啥的都能用。”
  
      “队长!我送来了!”叶爹推着自行车过来了。
  
      楚喆站在叶叔叔后面打量几个人,因为有个小火堆,还算能看得清。
  
      这些人都是有些脏,衣服上都有土扑扑的,站在那佝偻着腰,感觉很没精神气。
  
      就连小孩子也很乖,一声不吭的被唯一的婆婆搂在怀里,低垂着头。
  
      大人都是垂着头的,看不清他们的神色。
  
      不过听到有粮食,其中有两个抬起了头。
  
      叶爹把筐抬了过去,他们走出一个灰白头发的男人接过了木筐,“这筐?…”
  
      楚喆差点叫出声来,这个人他认识啊,这个灰白头发的看上去像老头的人其实年纪根本不大,最多三十来岁,因为在后来他可是商界令人闻风丧胆的“白发阎王”严骁。
  
      他因为也是混商圈的,对于他的大名也是听过的,还在特殊场合见过他几次,虽然和他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好像听说他这是一种病,现在是这个样子,二十多年后也和现在差不多,当然那时候他是意气风发的。
  
      没想到啊,他居然被下放到武城县了,这不是粗大腿是金大腿啊。
  
      也许楚喆的眼睛太亮了,加上严骁比较敏感,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眼。
  
      楚喆还点了点头,严骁很快低下了头皱了下眉头。
  
      “筐你们用着吧。”总不能让他们把土豆、地瓜扔地上,遭来老鼠不就浪费了。
  
      楚喆已经在考虑怎么接近严骁了,那种敏感的人太刻意了可不行,他得想想有没有什么“桥梁”,降低他的防备。
  
      还真让他想到了,这个严骁一生无子,所以对朋友家的孩子都不错,他就认识一个,他们大院那片叫做冯东平的,上辈子这个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家伙借了严骁的势,生意做的比他顺利多了。
  
      不过楚喆也没着急,太上赶着也不是买卖。
  
      他还是先去县城找李旭辉。
  
      “旭辉,我找你帮忙买些古董珠宝,我家老爷子就爱这个,我知道你们被抄家了肯定没有,可你们认识的朋友也许有呢,我不让你们白干,每弄到一件,我会按照价值给你发工资,你要钱或是要粮食都可以,你也别急着答复我,回去好好想想,我三天后再来。”楚喆有把握即使他选择拒绝,也不会出卖他。
  
      再说即使他拿出珠宝古董也和他们李家无关,是他们朋友的,他已经在替他们规避风险了。
  
      回到家,他打开账本,年前他要酿酒,共投入成本六十二元五毛,第一次没有产生效益。
  
      第二次苞米价格是十三块五毛,叶叔叔没要,预定了两斤的鹿血酒。
  
      不到十斤的苞米酒掺进鹿血足有十七斤半。
  
      每斤鹿血酒十块钱,刨去给叶叔叔和李旭辉的,卖掉了十二斤,得钱一百二十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