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40章 迫不及待

第40章 迫不及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十章
  
      第二天睡到太阳照屁股,林二舅才起炕,洗了脸吃了嫂子妹子留在锅里温着的饭菜。
  
      “二舅,叔爷爷(大军)过来了,让你中午去大院一趟。”叶冰将消息传递完,就低头擦拭她的小弓箭了。
  
      现在家里就她和二舅两个人。
  
      她娘和大舅妈去大院取豆腐了,昨天乱哄哄的都没顾得上。
  
      这人也奇怪,昨天这些人没回来的时候,那些老人孩子妇女们怕的要死,就回来十来个人好像主心骨又回来了,现在基本恢复正常生活了。
  
      没看她娘和大舅妈都不用她陪着,就去大院儿了,小哥哥他们也跟着去了。
  
      她之所以没去就害怕遇到屯里人,想到昨天她被花式夸赞,她就不想照面儿,避避风头再说。
  
      “听说你又出了一回大大的风头,弄了七头还是八头?行啊,这次你算是发了狼财了,回头你家盖两处房子都用不了。”二舅逗着外甥女。
  
      不过心里却是很自豪,冰丫头可是他们家的。
  
      叶冰也有些小得意,挑挑眉毛,“五个大的,两个小的。狼肉还挺好吃的,二舅你多吃点,算我的。”
  
      她们小孩子她娘不让多吃,说这个补多了会流鼻血的。
  
      所以让二舅这个大人可劲吃。
  
      “狼肉可霸道了,还真不能多吃。”他现在还是个光棍,又没地方败火去,可不找罪受。
  
      “二舅,叔祖爷爷咋不找人修桥呢?”修个石拱桥应该不是难事儿,“到时候可以在黑牛屯养个牛什么的,想要卖野物去县城就容易多了,省得每次都要靠走路,虽然能赚钱,但真的又耽误时间还累。”
  
      林二舅喝了口水,蹲在灶坑口,往里填两块木头,“这事儿我还真知道,我小的时候问过叔爷爷,当时我没听太懂,现在差不多明白了,他说的是人心难测。”
  
      叶冰恍然,原来不是不能修是不愿意修桥。
  
      “这次出门我可长见识了,自行车都比牛车快,那四个轮子的吉普车更快,就是没坐上去试一试。”语气颇为遗憾,“我想肯定很舒服,冰丫头啊,咱还得使劲赚钱啊,要是有生之年能买一台那四个轮子的车,我就满足了。”林二舅咂着嘴脑子里还想那车呢,不过把开车人换成自己。
  
      “四个轮子…的车。”叶冰脑子里想象出的形象是马车。
  
      至于自行车,她虽然没见过,但因为叶爹总念叨,说的比较详细,她脑子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印象。
  
      有两个轮子,框架是铁的,人一蹬就会走。
  
      “二舅,你忘了,有了四轮子车你也开不进来。”她也不想泼冷水的。
  
      林二舅一拍脑门,从四轮车子的热度中退了下来,“有时候我觉得黑牛屯特好,远离是非,饿不着冻不着的,山里野物也多,但有时候…又觉得不太方便。”
  
      对于自己的家,林二舅考虑了又考虑,仍然没用什么贬义词来形容它,只是说了一句不太方便。
  
      “没事儿二舅,你就使劲赚钱吧,等买了四轮车放我家,我家院子那么大,肯定放得下,到时候多让我坐两趟就成。”叶冰看到二舅被打击了,开玩笑逗他。
  
      “哈哈…对对,我咋把你家给忘了呢。不开玩笑了,人家那个吉普车都是军队的车,再不就是当官到一定级别给配的车,咱这普通老百姓就是有钱也没地儿去买,想想得了。不过自行车还有可能。”特别是他们发了这笔狼财之后。
  
      都说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四轮车他是奢望不上了,可以先搞一辆自行车嘛,越想越有道理。
  
      “自行车好买吗?”叶冰也非常有兴趣,要是好买的话,她想给他爹买一台。
  
      她爹对自行车一直念念不忘的,她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林二舅摇头,“不好弄,自行车分好多品牌的,有永久、凤凰、飞鸽、大金鹿…这些都是名牌,首先你得有自行车票,然后不同的自行车还要对等的工业券,一辆自行车便宜的也要一百多,贵的得小二百。”
  
      叶冰皱皱小眉头,钱她不在乎,但怎么又是票又是工业券的,真的好烦人啊,买个东西这么麻烦,在宁朝只要有银子什么不能买。
  
      她现在的感觉就是有钱花不出去,憋屈!
  
      “有的人家已经有自行车了,再得的票就没什么用了,也许对咱们来说千难万好的票在人家手里就废纸一张,得看运气。”林二舅还有话没说,如果能像叔爷爷一样认识级别高的人,自行车票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他们家已经麻烦叔爷爷很多回了,真不太好开口。
  
      不过这次卖狼肉,他发现大哥也有了自己的门路,回头他好好问问,看能不能弄到票。
  
      叶冰支着小脑袋,突然吐出一句,“二舅,我想去县城。”
  
      她想去开开眼界,这四年她的生活就在三大队和黑牛屯,太窄了。
  
      “去啊,这不马上过年了,到时候家家都要办年货的,估计很多人会选择去县城,毕竟比镇上东西全,到时候你跟你娘坐队上牛车去。不过这时候供销社人多,你可别乱逛,省得被拍花子的拍去。”林二舅知道外甥女艺高人胆大,害怕她一出去就撒欢儿,以她那腿脚,估计他妹子都追不上她。
  
      所以虽然支持她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但又害怕她出危险,就吓唬她,“拍花子的老厉害了,一扬手绢儿,小孩子就傻掉了,让干啥就干啥,人家有密药的。”
  
      叶冰眼含鄙视看了她二舅一眼,她可是混过江湖的,那些拐子手上顶多是蒙汗药,还让干啥干啥,有那神药,拐子直接称王称霸了。
  
      迷惑个王侯,再通过王侯把皇上迷了,这国家不就他的了。
  
      “二舅,快中午了,你去大院吧,人家等着你呢,去太晚不好。”叶冰撵他。
  
      把她当三岁小孩子骗,她不想和他说话了。
  
      林二舅嘴里念叨着,“昨天下半夜才回,今天都起不了早…”嘴上这么说,人还是起身走了。
  
      林二舅走不一会,她娘大部队回来了。
  
      她娘和大舅妈抬着二板冻豆腐。
  
      叶冰看她大舅妈拿了个木筐,里面放了些草,然后就把豆腐往筐里一倒。
  
      满满一筐。
  
      土黄色巴掌大的冻豆腐上面都是晶莹的冰层。
  
      “这都是咱家的,一大筐你们爷三使劲吃。”叶冰娘将木筐放到屋外的破缸附近,又拿了些草在上面草草一盖,“我一会和你大舅妈再去一趟,把她们的也拿回来。”
  
      这边叶小哥哥喊妹妹给他们当裁判。
  
      总打树桩有什么意思,叶冰想了想按照距离长短做了三排目标,就是在雪地上松松的竖立一块小木板,用弹弓打到就会倒。
  
      距离越远分数越高,三轮过后看谁得分多,这样一来就有意思多了,瞬间就把三个小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他家小哥哥不愧是刻苦练过的,每次必中目标,分别得分为一分、两分、两分。
  
      大山中两次,分别是一分,两分。
  
      小山只射中一次,但射中的是最远的,得了三分,叶冰觉得他是瞎猫遇到了死耗子。
  
      然后三个人围着她问,他们多少分?
  
      “自己算啊!”正好趁这机会让他们知道如何算数。
  
      “哥哥,这是一。”叶冰拿着哥哥的手,掰出个大拇指,然后是食指中指,“这是二。”
  
      想数三,他一手不够了,叶冰又把他另一个手借了一个手指过来,“数数吧,多少,这就是你的这次得分。”
  
      自从上次数钱发现小哥哥就会数一二三之后,她就和爹抱怨过,然后叶爹教过他从一数到十,她也顺便学会了。
  
      “妹妹,是六对不对?”看到妹妹点头,叶小哥哥高兴的大喊,“我得了六分。”
  
      患均不患寡,叶冰又帮着大山数手指头,不过他连一二三都数不明白,所以最后是叶小哥哥帮忙的。
  
      小山这就简单了,直接摆出三个手指头就行了。
  
      本来叶冰说六比三多,可大山和小山他们完全没有概念。
  
      她让他们把掰好的手指头都摆好,然后告诉他们,谁竖起的手指头多,谁就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