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奋斗在六零 > 第24章 搬家打狍子

第24章 搬家打狍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十四章
  
      当晚叶爹将这个好消息一告诉叶冰娘,这就又有了急事了。
  
      分到自留地得赶紧种白菜了,可比别人家晚了一个来月了,这地方冷的快十月中旬就降霜了,到时候菜可不长了。
  
      这时候得问谁家有没种完的白菜苗,(将白菜种子种下一片,长出来苗再挖陇一坑栽一个,叶家明显没时间从种子那开始)之前还得把自留地收拾出来,为此搬家的事就压缩到晚上了。
  
      队长真是个大好人,和叶爹说了只要队上没人用牛,就把牛借给他们用一天,其实这就相当于给准话了。
  
      所以他们两口子商量之后决定白天收拾坡地用牛翻地,晚上用牛车搬家,牛尽其用!
  
      一家子除了叶小哥哥都有了早起的理由。
  
      顾不得还睡的四仰八叉的儿子,看到闺女自己收拾好了,小弓箭都套上身了,叶冰娘心里叹了口气,闺女这是下定决心去打猎了。
  
      昨晚她把鸡和兔子都收拾出来了,准备今天吃半只鸡,剩下的风干。
  
      时间紧啊,要不然应该去卖了,能换不少粮食呢,风干的可没有新鲜的受欢迎。
  
      “闺女啊,大舅二舅靠打猎养家呢,要不这样,等搬完家自留地种完,我带着你去打猎。”叶冰娘心眼活,一天十个工分也抵不上闺女打到的一只野鸡啊。
  
      在大人们眼里,他们已经接受叶冰力气大、射箭准天生猎人苗子这个事实。
  
      可是一下子快走两个来小时(去林大舅猎场),他们谁也没和叶冰挂钩,所以叶冰娘考虑的是她抱着闺女去猎场,然后跟着闺女打猎,再给她抱回来,顺便抗猎物。
  
      这样不耽误大哥二哥的事。
  
      现在还没到农忙,假好请,到时候就说娘家有事,队长应该不至于为难。
  
      叶冰很想说她自己可以的,可是有时候真话也不是那么让人信服的,“我试试,不行就再也不闹着去了,等和娘一起。”到时候她用事实说话。
  
      她觉得家人接受度挺高的,她力气大,他们接受,她射箭厉害,他们接受,这回她要表现腿力耐力,叶冰摸摸下巴,他们肯定也会接受哒。
  
      早上吃的是昨晚剩下的粥,又放了点鸡胸肉煮了个开,顿时好吃了几个档次。
  
      “我把闺女送她大舅那,你一会把儿子摇醒让他吃饭。”叶冰娘交代完抱着闺女走了。
  
      叶冰娘家里有活,把闺女交给大哥他们,和他们说了下自己的想法(陪打猎)就要回去了。
  
      刚才那块坡地她看了一眼(外头还有月亮,到是能看见),地方真不小,就是都是杂草,估计先得烧烧。
  
      正好小灰(草木灰)还肥田,今年是太晚了,要是早点种些地瓜、土豆得多少粮食。
  
      叶冰娘已经想到明年她家就不会缺粮食了,而且已经分家出来了,婆婆也管不着她做饭放多少粮食,肯定能把闺女儿子喂白胖胖的。
  
      先说叶·猎人·冰这头,“大舅二舅,先让我试试,我累了你们在抱我,我平时在家跑一天也不累呢。”先铺垫一下。
  
      林大舅看着抱着大树不撒手的外甥女,只能妥协,“我们走的可快,跟不上半路有狼把你叼走!”
  
      叶冰:当她小孩吓唬啊!有狼正好,来一个杀一个!狼皮还能做褥子!
  
      林大舅二舅为了让叶冰知难而退,走的真不慢,为了安全两人把叶冰夹中间。
  
      林大舅和小弟说了,看到冰丫头露出疲态就把她抱起来。
  
      一顿饭功夫过去了,叶冰小跑着跟上了…
  
      林大舅往后瞅瞅,看了二弟一眼,得了个手势,两人又继续了。
  
      太阳升起来了,得有七点了,叶冰跑了一个多小时了,她稍微有些喘气,不过感觉毛孔都开了,真是舒服,今天是运动量最大的一回了。
  
      “我们歇歇,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冰丫头喝口水。”林大舅拿出水壶。
  
      是个掉了漆的草绿色水壶,叶冰知道这是大舅的心爱之物,大山小山要,大舅都不给的,还宝贝兮兮的给她讲过此物的来历。
  
      是他还小的时候,在县城火车站用两条菜花蛇和一个军官换的。
  
      叶冰拧开盖喝了口凉凉的水,甜滋滋的很好喝。
  
      这个地方虽然穷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很厉害的,他们宁朝的水囊都是皮子的,就没人想到铁也可以。
  
      这会子林大舅二舅倒要看看小丫头到底能坚持多久了,所以也没提抱着的事,歇了能有五六分钟,又开始走了。
  
      等到了他们家猎场,林大舅要去看一圈陷阱,林二舅就责无旁贷的陪着外甥女打猎。
  
      叶冰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大舅二舅怎么也不会让她一个人的,即使她现在武力比他们都强。
  
      “冰丫头,二舅带你去个好地方,要是运气好能遇到梅花鹿呢。”他们这片还真有个不大的鹿群。
  
      可是这鹿都太精了,还没到旁边,都跑干净了。
  
      林二舅带叶冰去的地方是一处山泉,其实就是一处往外涌的地下水。
  
      水流不大,附近都是石头,水很快就再次渗入地下了,所以也没形成小溪之类的。
  
      不过附近土地湿润,还是能看到杂乱的动物脚印,所以来这处喝山泉水的动物挺多的。
  
      叶冰在泉边转了圈心里有了主意,又抬头看了看,挑了个附近的大树三两下爬了上去,找了个粗大的枝丫靠着,“二舅,我就在这埋伏了。”
  
      看着比小猴子爬树都熟练的外甥女,林二舅嘴上啧啧出声,这丫头还有啥不会的。
  
      想当年,呸!就是现在他爬树也有好几手呢。
  
      林二舅不甘示弱的也挑了个树爬了上去,而且运气不错看到了一个猴头菇。
  
      这猴头菇一长就是一双,对着长,在一个树上发现了,在它对面的另一个树上准保还有另一个。
  
      林二舅像小孩似的拿着猴头菇向外甥女那晃了晃。
  
      叶冰翻了个白眼,很想说,他们到底谁是孩子!他二舅今年二十多了吧,这年纪可不小了,咋还不娶媳妇。
  
      看大舅二舅家,现在过得可不错,比她们队上好多家过得好呢。
  
      叶冰不知道她二舅打光棍是因为挑,人家心里有主意,想找个出挑有文化的媳妇。
  
      这么一等就是小半天,这中间来了个兔子,叶冰没有动手,她想看看能不能打个大的。
  
      要是弄个大家伙,她家铁锅不就有了么。
  
      林二舅靠着树都要睡着了,他知道要当好猎人就得有耐心,可他就是改不了。
  
      一阵响动…
  
      林二舅眼睛直接瞪大了,做为猎人的警醒他还是有的,然后看到外甥女和他比划轻声的动作,这是…来东西了。
  
      舔了舔嘴唇,他慢慢趴下歪着脑袋观察,都没敢转身,就害怕闹出动静,当了这么多年猎人他知道动物比人的感觉灵敏多了。
  
      叶冰将弓箭提起,为了怕这只狍子感应到什么,都没有将箭头对准它。
  
      底下来的是一个傻狍子,个头不小,得有六七十斤,绝对是个大家伙了。
  
      狍子是这边林区最常见的野生动物之一,当地人叫它“傻狍子”。
  
      其实,狍子并不是真的傻,而是它天生好奇,给人造成了傻乎乎的感觉罢了。
  
      人家也是靠本事吃饭的,灵敏的听觉、视觉和嗅觉,再加上快速的奔跑能力,靠着这些本领才能在弱肉强食的森林里生活下去。
  
      所以想要抓到狍子也不容易。
  
      但是猎人们还是有办法的,针对它的弱点下手。
  
      如果没有叶冰这样的箭术,那么只能用“阴招”了。
  
      狍子因为好奇心重,所以不会像其它动物那样直接跑没影了,脱离危险地方。
  
      它是跑一会儿还要停下来看一看的,就是猎人突然大喊一声,它也会停下来往后看…所以傻狍子的名就是这么来的。
  
      傻狍子除了傻的出名之外,它的屁股也很有名,它全身灰突突的,就屁股蛋子上两大块白毛,很是显眼。
  
      叶冰害怕夜长梦多,所以速战速决,等这头狍子一进入射程,她直接抬箭就射。
  
      狍子真的很机敏,中箭了跑了几步才踉跄倒地。
  
      这只箭射在了它的腹下,因为力气大,只有小半截箭留在外头。
  
      林二舅激动的滑下一半直接跳下去了,狍子流了很多血,他呲呲牙有些可惜,好在不是鹿,鹿血才是好东西呢。
  
      这出血了就得赶快处理,要是能堵住就赶紧堵住,拿泥巴草木之类的,毕竟回家这些血也能好好吃一顿。
  
      口子太大堵不住,那就赶紧拿刀子再开一个大口子,流光了事,然后拿土掩盖味道,赶紧换地方。
  
      要不然血腥气最容易引来大家伙,熊啊狼的。
  
      林二舅抓了将把泥巴直接一糊,抬起狍子冲着也爬下树的外甥女说道,“今天值了,咱赶紧找你大舅去。”
  
      到了陷阱那边,看到林大舅正在修整陷阱呢。
  
      “大哥,快来!快来!”林二舅直接咋呼上了。
  
      林大舅一个助跑跳跃从陷阱里跳上来,就看到他弟肩膀上的狍子了。
  
      “冰丫头打的!”林二舅将狍子放下,又看到一边有个歪头(脖子被扭断了)野鸡,看来今天陷阱得的了。
  
      “好!冰丫头这回你家的锅有了。”林大舅都想好了,回去就拿着狍子找叔爷爷去。
  
      他可是知道叔爷爷有个熟客是县城供销社的领导,换个锅肯定没问题。
  
      “嗯,能换个大锅!”这狍子净重也得三四十斤。
  
      “锅小点也行,再给个菜刀才好呢。”她家早上切鸡肉都是她娘出去借的,等到住到木屋都没有邻居,还去哪借,不能去大舅家借吧。
  
      林大舅欣慰的看着外甥女。
  
      这边叶爹牵着牛背上坐着小儿子上了山,先把牛栓到树边让它吃点草。
  
      吃饱了才好干活。
  
      叶小哥哥跟着过来了,实际他想跟着妹妹打猎的,他觉得妹妹太厉害了,而且她还答应教他。
  
      可是他醒来妹妹已经走了!
  
      虽然对于分家什么的,他不是懂得太多,但也知道以后要住别的地方了,也不会和爷奶大伯他们一起吃饭了。
  
      他跟着他爹拉了牛,等出了村子没人了,他爹就把他放牛背上了。
  
      他虽然有些害怕,可想着妹妹都那么厉害了,他可是哥哥,而且二树(花湖脸)他们估计都没坐过牛背呢,他也算头一份。
  
      他们刚到,叶冰娘也来了,两人拿着镰刀(农具也归集体,这也是和队长借的)开始割草聚堆,方便一会点火。
  
      因为旁边有林子,所以点火可得注意。
  
      好在都是山里人,都是懂如何防火的。
  
      撩了荒(烧完草)之后,叶爹带着媳妇和儿子开始捡大块的石头。
  
      “媳妇,我拿步子量了量,这得有七八分地,这回便宜咱们占大了。”就是地还是薄了点。
  
      这点估计队长也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方。
  
      “没事!我过几天去黑牛屯林子里弄点叶子泥(树叶落泥里沤烂发酵),那玩意可是好东西。”这以后可是自家的,怎么精心都不过分。
  
      “咱还得修个厕所才行!”叶冰娘这么说不是为了上厕所方便,而是为了那些尿粪,可都是好肥料啊。
  
      俗话说庄家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现在家家都把粪便看的重要。
  
      毫不夸张,去别人家窜门想拉屎了,赶紧往家跑,充分体现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
  
      “是啊,得挖个坑,弄两块草甸子。”叶爹想到他闺女爱干净的不行,冬天拉个粑粑都不愿意在屋里,这会子大了,更不会愿意了,为了不冻着闺女小嫩屁股,最好能弄个盖。
  
      如果叶冰知道她爹对她这么好,估计又要恼羞了,她们家冬天外面冷,不让孩子出去如厕,就把灶坑里的灰扒出来,让往上面拉,叶冰差点便秘…
  
      上午把地犁完,他们又捡了一阵小石头,叶爹娘顺便把垄沟打好,叶冰娘本来就是干活好手,叶爹在外上工可能会保存体力,可是这回可是自家的,当然也不稀力。
  
      中午的时候,叶冰娘去大舅妈拿的几块地瓜对付了下。
  
      又问了下那舅三还没回来呢,不过说是带干粮了,饿不着孩子。
  
      等到下午两人把活都干了七七八八了,就差种菜浇水了,可这附近没水源啊,这真是个愁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