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76

7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往眉寿堂去问安的时候,二夫人的脸色很难看。琳琅故作不知,散了的时候见二夫人颇含怨气的瞧着她,不由笑道:“前儿二婶说的事我跟二爷商量过了,锦绣那里走不开,便让二爷选了两个人送到二叔那里去赔罪,听说二叔也挺满意,二婶不会怪我吧?”
  
      二夫人阴阳怪气的道:“你们二叔一直夸孝心可嘉呢,哪里能怪你。不过那个锦绣还真是贵重,我亲自要她都不肯来。”
  
      哪里是锦绣贵重,分明是说琳琅护短了,二夫人虽不是婆母,到底也是长辈,这么几句话上琳琅也不好顶嘴。后头楚寒衣赶上来,笑道:“这是我的主意,锦绣虽只是个丫头,毕竟是琳琅和明之身边贴身伺候的人,若是给了二弟做妾,说出去叫人笑话。明之送的那俩姑娘我也看过了,比锦绣还强呢。”
  
      她这话说得毫不留情,二夫人脸色登时不太好看,冷笑道:“不过是讨个丫鬟罢了,有什么不好看。长辈跟前,有什么舍不得的。”
  
      楚寒衣面上笑容不变,随口道:“向来只有长辈给晚辈赐人的,哪有叔叔讨侄儿媳妇身边丫鬟的事,更何况锦绣是贴身伺候,不比旁人。前儿听说林家的公公讨儿媳妇身边的人,人人都传作笑话,二弟妹竟然觉得此事没什么?”
  
      “大嫂管家事就罢了,竟还管到这上头来了?再说二老爷想做什么,我能拦着?”二夫人恼羞成怒,竟把原因全都推到了徐奉良头上。
  
      楚寒衣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冷淡道:“这些事我自然不敢管,不过是为府里的名声着想,劝弟妹一句罢了。”
  
      二老爷自己不上进,教得儿子徐胜也成了个纨绔,虽然这是二房自己的事,但现如今府里还没分家,便是荣辱与共,二房的名声不好,楚寒衣的脸上也不好看。以前她不好插手,如今二房把主意打到自己儿子身边,楚寒衣自然不高兴。
  
      二夫人脸上挂不住,扭身走了,楚寒衣见多了这种情形,也不在意,亦回清心堂去了。到得那里,楚寒衣便唤来了冯妈妈,“那边怎样?”
  
      “二夫人很生气,不过还是将那俩姑娘留下了。”冯妈妈躬身回答,“据老奴看,二夫人定不是真心想给二老爷纳妾,我瞧着这回二爷出手,把她给气坏了。”
  
      “她自然不是真心纳妾,否则以前那几个也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了。”楚寒衣冷笑,“消息打听出来了?”
  
      冯妈妈道:“打听出来了。说是二夫人身边的双雁出的主意。”
  
      “双雁?”楚寒衣皱眉想了想,“就是以前老爷从漠北带过来,后来被二夫人看上要过去的那个?”冯妈妈点头称是,楚寒衣微微皱眉。
  
      那个双雁的父亲以前是北边一家镖局的副镖头,后来镖局解散,他就跟了徐奉先,因为功夫不错又勇猛,一两年里就当了个小头领。原本双雁也是正经的姑娘,不过他爹为了让她“见见世面”,竟是送她进了徐府伺候老夫人,后来二夫人瞧双雁机灵,便要到她那儿过去了。虽然一样是伺候人的丫鬟,却也不是奴籍。
  
      冯妈妈道:“就是那个丫头,是她在二夫人跟前极力怂恿的。”
  
      “二夫人居然也答应了?”
  
      “您也知道二夫人那个人,要是能把锦绣要过去,将来她那里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尽可推到锦绣那里去。恐怕是欺负二少夫人刚嫁进来,想趁早儿下手呢。”
  
      楚寒衣冷笑了一声。二夫人的手段换来换去也就那么多,相处多年,她早已了如指掌。不过这个双雁……按说琳琅才嫁进来没多久,双雁应当是没见过锦绣的,她却极力怂恿二夫人,莫非这两人早就相识?
  
      她当家管事,心里存了疑影儿的时候更是不敢放过,当下就道:“去查一查锦绣的身世。”
  
      这里主仆俩正商议,双泉馆那头琳琅和锦绣也正蹙眉。显然那天二夫人所说的“二老爷看上了锦绣”只是个借口,照目下来看,徐奉良连锦绣是谁都未必知道,那么二夫人为何要讨锦绣过去?
  
      锦绣是琳琅四岁那年由秦氏找来的,当时锦绣已经九岁了,身手很不错。这几年她始终陪在琳琅左右,往徐家也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都只是琳琅拜见长辈,她在后面跟随,跟二夫人的来往仅止于取散寒丸的那次。
  
      要说二夫人是真心瞧上了锦绣,琳琅是打死都不肯信的。难道这背后另有原因?
  
      努力回想,上辈子她去了江南后就几乎和徐家断了往来,后来锦绣被朱夫人设计打发走,在琳琅的记忆里,锦绣和二夫人可是半点恩怨都没有。若说是二夫人身边的人……琳琅对此可是半点了解都没有。
  
      晚间跟徐朗说起此事,徐朗也是不解,不过好在二夫人没翻起什么风浪,徐朗最近为着朱家的事焦头烂额,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道:“回头我叫人查查。”
  
      琳琅当然也关心朱家的事情,问进展如何,徐朗便简略说了。魏家的案子里牵扯出了不少人,皇帝虽然明面上不敢发落,暗里应当也派人去查了朱家,那边竟是意外的平静。不过这也只是徐朗的猜测,因他的人也发现了另一拨人在查朱家,只是更隐蔽罢了。
  
      而在徐朗这厢,去年琳琅半路被劫道,徐朗的暗卫发现那窝山匪后徐朗并没放过,潜伏安排了许久,如今有新的消息传来距那座山寨中五里处有一座十分隐蔽的矿山,那山寨竟是和矿山连着的
  
      琳琅虽对矿山没多少了解,徐朗的解释却叫她吃惊,“那矿山一年的产出,足够漠北军三年的军资。奇怪的是,上至朝堂,下至当地的府衙,竟无人知晓此事”
  
      “所以……朱家是在密谋造反?”琳琅终于“合理地推测”出了这个结论。
  
      徐朗的脸上是熟悉的肃然,“这件事我已无力深查,既然皇上那边派了人,正好把消息透露过去。能挖出什么东西来,就全看他们的本事了。”
  
      琳琅颇为欣慰的笑了笑,皇上对朱家起疑徐家这里也有了消息,离朱家造反还有三年,时间应当足够了吧?
  
      旁边徐朗不无遗憾,“可惜我这里鞭长莫及……”
  
      “你这还算鞭长莫及?徐家的势力在漠北,你却能在朱家的地盘上查出他们的事情,不是已经很厉害了?”琳琅伏在他的肩膀,不吝夸赞。徐朗笑了笑,没说话。琳琅贴在他的胸前,其实想问问徐家是不是在江南还安插了不少人,不过毕竟涉得太深,徐朗虽信任宠着她,未必愿意吐露,贸然问出来毕竟不好,只得掩下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