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第73章 晋江

第73章 晋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8
  
  徐湘带着琳琅一路走街串巷,竟是直往皇城脚下的丹棱街去了。不过到得街口,徐湘却拨马左转,进了一处深巷。这里是皇城脚下,寸土寸金,虽是个不起眼的逼仄小巷,内里住着的却非富即贵。
  小巷幽深狭窄,两侧都是两三层的阁楼耸立,青石板的缝隙间偶尔有绿意探出,最中间的部分已被踩得光滑顺溜,可见年头之深。到得一处小小的朱门前,徐湘将马拴在旁边,轻轻叩门。
  来开门的是个垂髫小童,却一眼就认出了徐湘,招呼道:“徐姑娘来啦!”看了后面的琳琅一眼,微微笑道:“这位就是贺姑娘了?”
  乍然被人猜出身份,倒叫琳琅意外,便偏头问徐湘,“这是什么地方?”徐湘笑着不答,拉着琳琅的手走进去,小小的一方影壁之后是个六丈见方的院落,迎面一座小小的阁楼,楼前种着两棵老槐树,院子北边的角落里留了一扇小门,其他地方摆满了石头。
  琳琅虽然不玩石头,但爱砚之人,对这些石料多少也会有点了解。粗略看过去,这院子里堆着的可都不普通,多是名砚所用的材料,有些石料经过打磨,有些则是天然长成的奇姿异态,或大或小,摆了满院。
  那小童招呼两人进来后就去摆弄那些石头了,徐湘拉着琳琅进了北边的小门。角门后面是个小院儿,一跨近门去,迎面就是一方高架,上面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砚台,不过大多取其姿态,材质平平。毕竟这里风吹雨淋,没人会将名砚这样丢着。
  架旁边是一树老梅,目光转过去,就见徐朗坐在一方石凳上,正跟一位老者摆弄石头。
  那老者聚精会神,只有徐朗听到她们的脚步声时转过身来,招手叫琳琅走上前去。他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个古朴无华的木盒,没上漆也没任何雕饰,但琳琅已能猜得里面是什么东西——果然,一方水滴形状的砚台就端端正正的摆在里面!
  “这……是涛石做的吗?”琳琅喜出望外,自徐朗手中接过那方砚台来。其外形如同水滴,浑圆流畅,纤秀可爱,果然跟传闻一样,细密晶莹、石纹如丝,如同云涛滚滚。微微透着古绿的砚身朴如青铜,以指扣之,有金玉之声。
  琳琅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的看了会儿,脸上不由微红——砚台的地上有一道天然的裂痕,经过打磨之后已变得细腻温润,古绿之内,依稀可见一抹鸽子红,看起来倒像是藏着玉。那道裂缝如同细水流过,不显突兀,反增意趣,裂缝左侧刻了连理枝的花纹,右侧则是比翼鸟。
  连理枝和比翼鸟并不少见,往卖绣活铺子里去一趟,能找见不少,但出现在砚台上,琳琅却还是头一次看见。流畅细腻的线条在砚底流过,鹣鲽比翼齐飞,少了绣活里的缠绵秀致和栩栩如生,却多了几分古朴隽永的味道,一眼瞧过去,便能叫人想起古老歌谣里朴实隽永的爱情故事。
  偷偷瞧了徐朗一眼,那头也正看着她,四目相处,他微微一笑,眼中情意毫不掩藏。
  心里砰然一动,不知怎么的就挪不开眼。他的眼睛像是深潭、像是湖泊,不像朱成钰那样张扬热烈,却别有幽深执迷的味道,引人深陷。
  他俩旁若无人的对视,倒叫徐湘头一次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尴尬的情绪。
  她清了清喉咙,不好意思去打搅这对即将成婚的人,只好跟那老者攀谈,“洪师傅的手艺当真高超,什么时候也帮我做一方砚台罢?”
  “徐姑娘要是喜欢,老夫明天就选好石头给你做。”洪师傅扶着旁边的树枝站起来,“这里头放着不少,徐姑娘来瞧瞧有没有中意的?”徐湘见他比自己识趣多了,当即跟着走进了藏着好石头的小屋。
  这边琳琅也为方才那一瞬的忘情觉得尴尬,砚台依旧捧在手里舍不得放下,却是由衷的道:“多谢徐二哥费心。”
  “你喜欢就好。”徐朗身下的石凳不低,他坐着的时候,目光正对着琳琅的嘴唇。春光里已经有了明媚温柔的味道,明艳的小姑娘就站在跟前,眼底里都投着笑意,明亮的阳光铺在她的脸上,她细腻的脸蛋不见半点瑕疵,倒是睫毛投了点暗影下来,随着她眨眼跃动。
  心里一阵颤巍巍的酥麻,他伸手揽着她的腰靠过来,忍不住抬头亲她的眼睛。
  他的小姑娘,他将来的小娇妻,总是这样轻易的闯进心里。哪怕受尽了塞北苦寒风沙的磨砺,坚韧强悍早已渗透进心性脾气,瞧见她的时候却总会有个角落瞬时融化、变暖,仿佛置身在山温水软的江南,有悦耳的鸟雀啼鸣、温柔的柳枝婆娑、柔润的春水摇曳,带得那沙漠荒月都有了几分温柔缱绻的味道。
  “琳琅。”他喃喃,带着薄茧的手掌碰着她的脸蛋,低声道:“这是我送给你的聘礼,好吗?”
  他的声音是少有的柔和,男子的气息却扑面而来将她卷在其中,温热坚实的胸膛俯身压过来,他的面容背着光,轮廓却格外分明,叫她瞬时沉溺。
  以前看话本,故事里的男女定情时会有山盟海誓、甜言蜜语,或是指着空中明月为媒,或是指着满山烂漫的桃花为媒,或是立于秀丽的山巅,以江山为聘。那时她也曾想过,最美好的表白莫过于此吧,月光、桃花,甚或江山,那是怎样旖旎动人的场景。
  而在此时,再普通不过的小院子,初生的春光、横斜的老梅,他说以一方砚台为聘,却轻易触动她的心底。
  比起月光、桃花,这算不上曼妙,比起江山、天下,这算不上贵重,可这是他特意从漠北寻来的,从陡峭的山崖、深险的河床,在两军恶战的间隙里,细心搜寻,以兑承诺。琳琅只觉得心头温热,隐隐有澎湃的情绪在跃动,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笑着看他,而后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亲一触。
  她第一次亲他,如蜻蜓点水、蝴蝶掠花。
  走出那条小巷的时候,琳琅和徐朗都没有说话,隐隐的却有某种温柔的情愫在浮动。徐湘有点后悔跟着他俩一起走了,想要开口说句话,那俩人脸上的温柔笑意藏都藏不住,倒像是她破坏了气氛似的。所幸她在军中待得久了,脸皮渐渐变厚,若无其事的走在琳琅身边,不时的偷看徐朗几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