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71

7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锦绣将那幅《富贵神仙》寻来后夫妻俩难免看了半天,锦绣和黄莺就在旁边伺候着。琳琅昨儿也只是从管事妈妈那里听了几个丫鬟的名字,现下还对不上号,便向徐朗道:“这屋里的丫鬟我都还不认识呢,都不知该怎么称呼。”

    徐朗便将双泉馆里原先管事的洪妈妈叫过来,让大家都来拜见少夫人。

    没多会儿洪妈妈近来禀报说人已经到齐了,锦绣搬了个锦褥交椅摆在廊下,琳琅走出门去,院里黑压压的站了不少人,加上小厨房里做杂役的婆子们,不下二三十人。洪妈妈领头站着,旁边是黄莺和杜鹃,后面则是杂使的婆子丫鬟,与之并列的,杨妈妈和韩妈妈带着木、水、书、玉四香站着。

    锦绣和锦屏扶着琳琅在椅中坐了,十二岁的姑娘梳上头,宝石珠玉的首饰往头上一戴,颇有主母风范。

    琳琅出门前理了理妆容,特意将楚寒衣所赐的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戴着。旁人未必认得这个,洪妈妈却是在楚寒衣身边伺候过的,见了不由微惊。

    楚寒衣不恋红妆,手头上除了见客时必用的首饰外,极少单独打首饰来装扮,洪妈妈在她身边跟了多年,对这支楚寒衣十分珍视的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自是印象极深。那还是当年楚寒衣立下战功时太后亲自赏的,当时胡氏嫁进来的时候夫人都没舍得拿出手,如今竟送到了这位新少夫人的手上?

    毕竟也晓得徐贺两家的关系,洪妈妈对这位小姑娘重视了不少。

    见徐朗示意,洪妈妈便走到前面训了几句话,逐个的给琳琅介绍了这里的丫鬟,而后带众人拜见。她是带着徐朗长大的,在楚寒衣跟前十分得脸,双泉馆里的丫鬟一应听她调度,见她毕恭毕敬,当下也不敢敷衍。

    琳琅扫了一圈儿,便叫杨妈妈出来,将锦绣等人介绍给她们认识,而后缓缓道:“往后双泉馆里的人,由杨妈妈和洪妈妈管着,大家要和睦相处。我不喜人多,内间除了锦绣和锦屏,旁人无事不得入内。”

    内间就是她和徐朗下榻之处,以前那里都是黄莺做主打理,这会儿没听见名字,不由诧异,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徐朗。

    徐朗眼光何等锐利,黄莺这举动落在眼里,不由皱了皱眉。

    他十岁前是由楚寒衣带着,后面就往塞北去历练,这位黄莺虽说是他身边的大丫鬟,两人相处的时间却不多,自然没多少所谓的主仆情分。当下沉声道:“以后双泉馆凡事由少夫人做主,你们都要尽心侍奉,谁敢造次,严惩不饶。”

    徐朗极少过问内宅之事,偶尔提一次,众人自然要认真以待,且他有沙场上令行禁止的名声在,徐府里人人晓得他的果断严厉,都乖乖的垂着头不敢出声。

    夫君这般撑腰,琳琅心情很不错,起身进了屋,只将洪妈妈叫到了跟前。

    洪妈妈是看着徐朗长大的,自然不是黄莺等丫鬟可比。琳琅请她坐了,道:“洪妈妈一向管着双泉馆里的事,以后恐怕还得多费心了。”

    洪妈妈眼见得黄莺被轻而易举的被人替代,徐朗和楚寒衣对这位新少夫人都颇重视,当下也不敢倚老卖老,笑道:“少夫人初来乍到,夫人和老夫人也都有吩咐,老仆一定尽心尽力。”

    “这位是杨妈妈,”琳琅招手叫杨妈妈过来,“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这里的事情就她最清楚,往后还得请洪妈妈帮衬,一起将这双泉馆打理好。”

    新主人进门,人事上自然会有变化,洪妈妈虽有点不甘心,但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当下答应了。

    这些人的月银府里都有旧例,琳琅当然不能随便改,免得惹人口实,便让锦绣取了两件首饰和一包银子相送,算是主人家的赏赐。洪妈妈客气了几句,欢欢喜喜的收了,而后带着杨妈妈去熟悉这里的人物事例。

    徐朗一直在旁瞧兵书,不时的看着琳琅的举动,这会儿见她闲下来,便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当起家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是吗?那我再接再厉。”琳琅拿起蜜饯碟子走过去。前世的教训她始终铭记,这一次,绝不会重蹈覆辙。

    徐朗伸手将琳琅揽进怀里,就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尝了一颗蜜饯,疑惑道:“以前似乎没吃过这个味道。”

    “这是我从家里带过来的,你当然不知道。”琳琅顺手抄起他看着的兵书,“你近来都留在府里么?”

    “漠北那边暂时无事,我新婚燕尔,难道还要丢下娇妻去做旁的?”顺手将她的青丝放在掌中,慢慢的绕着玩。难得有这样闲散的时候,且还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不好好腻味腻味,简直就是浪费。

    琳琅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亲密,乖乖的靠在他的臂弯,“我还以为你会去漠北,丢下我一人在此呢。再说,你这样天天闷在屋里,不怕人说你……”一时口快,待发现徐朗眼神变得晶亮时才恍然惊觉,徐朗已问道:“说我什么?”

    无非是为色所迷荒芜正事,琳琅不好说出口,只得道:“说你……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本来就没打算过你这一关。”徐朗抬起柔软的细指在唇边亲了亲,原想着吮一吮,毕竟屋门开着怕人瞧见了不好,忍了下来。他晓得她的担心,从贺府嫁进徐家,可谓人生地不熟,这府里的某些人又不省心,若没有夫君撑腰,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该如何面对?便低声道:“这半年我都不会离开,你放心。”

    琳琅果然放心了,这一通折腾倒是错过了午饭的时间,连忙叫人摆饭。

    三月里春光正好,饭后琳琅也不午歇,带着琳琅在后院散步。

    徐家的那一片莲湖一直让琳琅心心念念,这时候荷叶已然绽开,俩人沿湖散步,瞧见徐湘百无聊赖的撑着小船在湖里漂着,便一起坐了坐。

    到第二天后晌,琳琅便带着那幅《富贵神仙》图去了眉寿堂。

    午后天气暖和,楚寒衣那里有家务缠身,二夫人窦氏和三夫人姚氏也都各自歇着午觉,眉寿堂里倒是颇清净。徐老夫人上了年纪,虽然照例要午歇,却不可能真的睡着,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让小丫鬟捶腿。

    琳琅走进院里去,后面跟着的锦绣手里捧着狭长的锦缎盒子,老夫人身边的银凤猜得里面装的是什么,便让玉楼过来招呼,她先进里屋去回话。若是平常,徐老夫人定然是要推睡,让琳琅扑个空的,不过人家是捧着字画来的……老夫人眯眼坐起身来,“叫她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