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70

7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清早简单梳洗之后,琳琅便跟着徐朗去了上房。新媳妇儿嫁进来,头一天自然要拜见家里的长辈们,眉寿堂里这会儿聚得齐全,徐老夫人坐在上首,一侧坐着大夫人楚寒衣和三夫人姚氏、琳琅的大嫂胡氏、徐湘,另一侧是二老爷徐奉良和二夫人窦氏、二房的儿媳沈氏和大姐徐浣。

    除了徐胜今儿一早就出去游玩之外,徐府里在京城的主子算是聚齐全了。

    徐朗陪着琳琅走进去,便有小丫鬟摆好蒲团,夫妻俩给徐老夫人磕了头,便该敬茶。在座的人琳琅虽然未必有深交,却都见过,便捧了茶盘先给徐老夫人敬茶。

    徐老夫人和琳琅的祖母是堂姐妹,俩人出身差不多,所以从小就爱攀比,小的时候比衣裳首饰和长辈的宠爱,长大了比嫁的人家,到老了虽然都不像以前那样好胜,却还是要比一比在家里的地位威严。

    贺老夫人自打贺瑾瑜的事之后,零零碎碎的出了不少杂事,因为有贺老太爷压着,不敢再任性作福,这一年里蛰居在庆院堂,虽然一样的好吃好喝供养,到底失了以前作为当家主母的威信。

    徐老夫人这里可就不同了,老国公爷早逝,徐奉先袭着国公之位,因不能时常在老人家跟前尽孝,对老夫人极为恭敬礼待。徐家里虽然同样是大夫人楚寒衣当家,但老夫人的地位却还是很高,虽然偶尔会闹点不着调的事情,但没有丈夫压着,儿子又不敢管她,所以骄矜得意了不少。

    这回琳琅出嫁时贺老夫人露个面便走了,倒是徐老夫人被一众相交的贵妇们围着,听了不少恭维的话。

    不过毕竟姐妹之情还在,贺老夫人在家里地位降下去,徐老夫人虽然暗暗得意,却也觉得姐妹吃了亏,贺家这几个儿媳孙女们忒不孝顺。如今琳琅嫁进来,徐老夫人自然要敲打一番,是以琳琅恭恭敬敬的举着茶盘时,徐老夫人并不立时接,反而偏过头去,跟二夫人说话。

    琳琅觉得有点尴尬,偷偷看了徐朗一眼,便见他也颇意外。

    眼瞧着老夫人是要给下马威的意思,徐朗当即接过茶盘自己捧着,恭敬道:“请老夫人用茶。”

    徐老夫人的眼神儿可留意着这里呢。昨天琳琅的嫁妆铺满长街,秦氏那里陪嫁得十分丰厚,这桩婚事又是皇帝亲口赐的,老夫人生怕孙媳妇儿骄矜,正想着立威,哪里料到徐朗会来这出?当即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似笑非笑的道:“不是新妇敬茶吗?”

    徐朗面不改色,睁着眼睛说瞎话,“都怪孙儿鲁莽,昨儿不小心伤了琳琅的手臂,怕她端得太久了撑不住,在您跟前失礼,就代她端着,茶当然还是她敬的。”

    这事儿当然没人能查证,但徐朗护着妻子的姿态已是显而易见。徐老夫人干笑了两声,端过茶杯抿了一口,教身旁的银凤取了个螺钿小匣子过来,拿出其中一支金镶玉蜻蜓簪戴在琳琅头上,道:“嫁进我徐家的门里,就是我徐家的媳妇,许多规矩还是该学的。”

    徐老夫人慢吞吞的抿着茶,意欲再说几句话,琳琅已卖乖道:“多谢老夫人教诲,我记着了。”抢在老夫人再度开口之前,徐朗已然拉着她起身,往楚寒衣那里去了。

    琳琅心里暗暗诧异。她对徐家的了解不算太深,寻常和徐朗兄妹往来得多,跟这位老夫人的交道除了年节和宴席上的拜见之外没多少,瞧眼前这情形,徐朗对这位老夫人似乎颇有芥蒂?

    再看徐老夫人,正欲开口时孙子孙媳妇已然离开,她竟然也不恼,只是瞧了徐朗一眼,依旧神色自如的坐着了。

    因徐奉先在漠北,公婆里缺了一个,琳琅也就只能给楚寒衣一个人敬茶。

    这位婆母到底是将门出身、上过沙场的人,加上当时是徐朗执意求取琳琅,倒没有为难琳琅的意思,取下一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给琳琅,笑道:“这是先先前太后赏的东西,明之小时候喜欢这个。”又仿佛开解一样,道:“你年纪比湘儿还小,正是该天真烂漫的时候,学规矩的事情慢慢来吧,有不懂的只管来我那里。”

    琳琅自然也应着,而后给二房的叔叔婶婶敬茶。这两位倒是乖觉,侄媳妇儿入门,这次也不过是改口混个脸熟,送了样东西,也没多说什么。

    而后便是琳琅的大嫂胡氏。胡氏的父亲原是镇西将军,后来为国捐躯,皇帝怜她是忠臣之后,便做主将她嫁给了徐朔。不过胡氏自幼体弱,后来父亲战死更是令她伤心,身子一直都柔柔弱弱的。

    琳琅叫一声“大嫂”,胡氏便也细声细气的唤“弟妹”。到了沈氏那里,徐胜比徐朗小一个月,虽然沈氏早入门,年纪也比琳琅大,却还是得叫琳琅一声“嫂嫂”,两人见礼完了,各自归座。

    徐朗和琳琅的座位就在楚寒衣、姚氏和胡氏的下首,紧贴着琳琅的是徐湘。她今儿显然也颇高兴,挤了挤眼睛,打趣一样低声叫道:“二嫂?”琳琅抿唇微笑,瞅着没人见时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以前她来徐家的时候都是以客人的身份,加上年纪小,倒是十分自由,自然不曾留意过徐家的内事。而今成了人家的媳妇,那身份可就不同了,琳琅坐在那里时暗暗打量众人,徐老夫人的目光十有七八都是投到二老爷徐奉良那里去,连带着二夫人都沾光,说话说得热络。

    楚寒衣则稳如山岳,偶尔凑趣说两句,二夫人便也应和几句。三房是庶出,姚氏那里话也少,不过毕竟丈夫的军功和官位放在那里,她靠着丈夫得了诰命,比二夫人可风光多了。不过府里毕竟是老夫人为上,她老人家宠着老二,姚氏自然不敢造次,便始终含笑坐在那里,静静的听她们谈天。

    胡氏身子弱,性格也沉静,嫁进来后跟丈夫相聚的时间数的过来,难免失意冷落,坐在那里跟个木头人一样,仿佛陪衬。

    心里大概有了数,琳琅便也坐着听她们说笑,脸上挂起得体的微笑。

    这里散了之后楚寒衣便将徐朗和琳琅教导了她住的清心堂,徐湘自然也乐呵呵的跟了过去。

    清心堂是大房的天下,楚寒衣一到那里不自觉的就露出了主母的威严。她夫妇俩都是好武之人,院里的陈设布置比别处格外不同,五间正屋和北侧的客厅修得威严庄重,院里没见多少花花草草,倒是有个不小的习武场。

    对着自己的母亲,徐朗比刚才显然也随意了不少,牵着琳琅的手走进去,琳琅这个新妇又拜了婆母一次。

    楚寒衣对琳琅倒是和颜悦色,瞧着徐朗时就板起了脸,嗔怪道:“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徐朗站在那里微笑着反问道:“依母亲看我该如何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