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69

6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府已经许久没办喜事儿了,这回琳琅出嫁又是皇帝赐的婚,大夫人和秦氏一起操办着格外热闹。

    琳琅已然盛装打扮了起来,艳丽的嫁衣是早早就裁制好了的,金线银丝绣出细密繁复的花纹,华丽贵重。凤冠是秦氏亲自过问做出来的,请了京城几位有名的匠人,金凤玉翠点缀其间,薄如蝉翼的金翅颤颤巍巍,大小匀称的一百零八颗珍珠晕出淡淡光华。

    琳琅端坐在镜前,有种恍如梦中的错觉。

    秦氏就在她的旁边坐着,唇边噙笑,目光只在女儿脸上流连。

    曾是何时,琳琅也曾披过一袭鲜妍嫁衣,那时舅母帮她通发理妆,琳琅曾默默噙泪,无比盼望娘亲能陪在身边,而今这愿望得以实现,对比之下生出的喜悦冲淡了分别的伤感,她扭头瞧着秦氏,微微一笑。

    秦氏心里满是不舍,对着女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生怕嫁衣或者凤冠有什么疏漏。然而再不舍,女儿终究是要出嫁的,吉时一到,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是要接新娘子了。

    出了兰陵院拜别父母和两位老人家,徐朗就在府外等她。今日他迎娶心爱的小姑娘,自是春风得意,一袭大红的喜袍穿在身上,精神振奋。心里是按捺不住的期待,终于看见了那一角嫁衣,心爱的小姑娘被人背了出来,这两年里她的身条儿窜得快,这会儿已显苗条玲珑。

    他的目光落在琳琅身上,因周围有不少亲朋好友,倒是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只得强按下心中激动。好不容易等她上了花轿,锣鼓乐曲奏起来,队伍迎着新娘子往徐家去了。

    从贺府到徐家的路琳琅走过无数便,如今坐在喜轿当中,听着街边的叫卖嬉笑,甚至能分辨出自己身在何处。渐渐靠近徐府,那里的热闹动静远处可闻,落轿后由喜娘扶着走出来,徐朗就在后面相陪。

    徐府里早就聚满了前来道贺的宾客,除了寻常往来的人家和亲戚,因这是皇帝赐婚,虽然国公爷不在,也有不少同僚前来道贺,纵是徐府里宽敞,这会儿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大红的绸缎连着新郎新娘,两人隔着两步的距离,一起往喜堂里走。周围是贺客们的说笑声、孩童的玩闹声,厨房里早就备好了席面,这会儿甚至能隐约闻到饭菜的香气。很煞风景的,琳琅觉得有点饿,不过还是得忍着。

    拜过天地、高堂,夫妻二人对拜时,一个是高壮健朗的猛将,一个是娇美玲珑的少女,倒极有美人配名将的味道。喜娘高高兴兴的喊了一声“送入洞房”,琳琅便被人扶着往两人的洞房里走。

    贺客们大多在前面,出了喜堂一拐,周围就清净了许多。徐朗就在她旁边走着,向随行的丫鬟仆妇开口道:“我扶着她,你们在后面跟着。”

    新姑爷发话,这些人哪敢不从,连忙将琳琅交在徐朗手中,撤身退后。

    徐朗本就身姿颀长,琳琅虽然近来长高了不少,也只到他的下颚处,他伸开手臂将琳琅拦在怀里,喜袍展开,几乎将她裹在其中。后面仆妇们的视线被挡住,徐朗变戏法一样拿出个小荷包,里面藏着几枚蜜饯。

    从喜堂到洞房有一段路要走,有了这几个蜜饯充饥,琳琅总算能不挨饿了。她这会儿头上还蒙着盖头,凤冠虽华美,到底也沉重,压着脖子酸痛不说,走路都费劲,大清早的用饭后至今水米未进,要没这点蜜饯撑着,真是得累瘫了。

    不能抬头跟徐朗说话,琳琅半靠在他的身上,右手藏在他的披风里,往他腰上环过去。

    徐朗喜出望外,不由低头看她,入目的却只有红色的盖头。

    好不容易到得洞房之中,行了几道礼,徐朗便被拉出去陪宾客了。这会儿琳琅倒是得空,叫人都退出去,只留锦绣在旁伺候。屋里备着不少果点,倒是能垫一垫肚子。这一日虽不必琳琅太费神,但那沉重的凤冠压在头上,哪能不累?

    吃了点东西,那凤冠霞帔却还不能卸下,锦绣取了个迎枕给她靠着,琳琅靠在那里歇了歇,不知不觉便昏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近入夜,前院里的喧闹声这里是听不见的,许是锦绣叮嘱过喜娘,洞房里伺候的丫鬟婆子也都悄悄的侍候在外面,没半点动静。

    琳琅眯了眯眼,小憩后精神头好了许多,便让锦绣叫人进来伺候。她这趟嫁过来,秦氏怕徐府的丫鬟用着不习惯,将日常用惯的锦绣、锦屏、水香、木香、书香、玉香六个丫鬟都陪了过来,另有杨妈妈帮着管事,韩妈妈帮着打理嫁妆。这会儿只有锦屏和水香、木香在身边,徐府在这里亦有几个丫鬟伺候,几个人鱼贯而入,在桌上摆了简单而精致的饭菜。

    那头的宴席还没结束,新娘子这里没挑盖头,能否先用饭,还得看婆家的规矩。显然徐夫人颇为照料,这几个丫鬟面上倒是恭敬,摆饭时半点儿声息都无。

    琳琅嫁过一次,晓得做媳妇和姑娘的不同,这时候也不发话,待摆好后就叫她们退出去,只留锦绣和水香在旁伺候。

    饭菜倒是精致可口,渐渐的外面天色暗了下去,屋里的龙凤烛慢慢燃烧,琳琅估摸着徐朗该回来了,便依旧整理好了凤冠盖头,端坐在床内。

    屋外响起深深浅浅的脚步声,寻常徐朗走路时都是悄无声息,这会儿听这声音,显然是喝了不少。喜娘一脸笑容的陪着进来,手里拖着金盘玉如意,徐朗倒还勉强算清醒,拿玉如意挑开盖头,目光落在琳琅脸上。

    喜娘招了个手儿,锦绣这会儿已经将东西都打理好了,屋内的闲人便都退了出去。

    屋门关上,烛火闪了一闪,琳琅垂着眼眸坐在那里,鼻尖是徐朗身上的酒气,却让人想要亲近。半晌都没有动静,她微微抬头看了看,就见徐朗脸上带着醉红,眼睛却格外明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