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64

6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淑嘉公主此次邀请的人多是皇室的郡主、县主等人,要么就跟皇家沾亲带故,像琳琅这样无亲无故的官员之女,少之又少。二三十个人里头,琳琅认识的也就三个——广安郡主庄嫣、韩贵妃的妹妹韩萱儿、贺璇玑的表妹同安县主。

    庄嫣这头是结了梁子的,先前庄嫣还在皇后跟前美言,自打贺璇玑和庄元晋和离,她觉得贺家人胡搅蛮缠,这会儿瞧见琳琅时没好气儿,哼了一声擦肩而过。琳琅瞧着她那骄矜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笑。

    庄家除了是皇后母家之外,并没过人之处,哪怕庄元晋那御前侍卫之职,也是靠着家世进去的,论起才干本事,韩贵妃的弟弟韩荀可比他强多了。因为是外戚的关系,庄家在朝里其实没有太强的势力,若是没了庄皇后……将来天下一旦易主,其他勋候之家也许能凭自身根基站住脚,庄家么,哼。

    她自顾自的一笑,旁边韩萱儿却过来招呼她,“贺妹妹笑什么呢?”

    “韩姐姐。”琳琅笑着相迎。贺璇玑跟韩萱儿交情不错,这位姑娘虽然有位当贵妃的姐姐,待人却颇和善,琳琅跟她差了三四岁,平时交往不多,这会儿她主动来招呼,恐怕还是为了贺璇玑的事情。

    “璇姑娘那里可好?”韩萱儿拉着琳琅在花架下坐着,脸含担忧。兴许是有韩贵妃的口谕在,韩大学士治家甚严,膝下长子韩荀是侍卫统领,次子韩策如今在翰林院任职,人品才学颇受夸赞,韩萱儿排行第三,感情要好的姐妹不少,但平日除了受邀赴宴,极少主动往别人家去拜望,大概是避瓜田李下之嫌。

    是以韩萱儿虽跟贺璇玑交好,这些年的往来大多都是在外面的宴会上,只在年节里各自设宴时才会去对方家中。这回贺璇玑落胎、和离,韩萱儿虽担忧,却也未上门拜访过,只在最初派人送了些补品过来,外加一封书信。

    琳琅便道:“大姐姐现在身子渐渐好起来了,再将养一个月应该就能如常往来啦。”

    “这样就好,我原想约她出来一会,但又怕她身子不好。”似乎有些犹豫,她瞧了正在和淑嘉公主说话的庄嫣一眼,低声道:“那头没找麻烦吧?”

    琳琅摇了摇头,那边同安县主走过来,也挨着她们坐下。县主是贺璇玑的表妹,不过因为家世圈子的缘故,她跟琳琅也只相识而已,跟韩萱儿却是颇熟悉的,当下问道:“是在问璇姐姐的事吧?”

    韩萱儿抿唇一笑,同安县主道:“前儿我还跟母妃去看过,璇姐姐已经好了许多,这还得感谢琳姑娘每天陪着说话儿。”同安县主两次去探望表姐,每回琳琅都在那里陪着,心里也喜欢这个小姑娘。

    “璇姑娘身底子好,这回别落下病根就好。”韩萱儿低声,同安县主便打趣道:“就你顾虑多,实在担心,过去看一看不就好了?”

    韩萱儿笑着不答。韩大学士是皇帝近臣,韩贵妃又是宫里仅次于皇后的尊贵女人,若是跟贺文瀚这位右相来往得勤了,难免惹人闲话,韩萱儿可不敢任性。

    这头正说着呢,那头淑嘉公主带着庄嫣和另外两位公主过来,琳琅等人连忙行礼。淑嘉郡主打量着琳琅,“你就是贺六姑娘?”琳琅一愣,点头称是,姿态恭谨又局促。

    她今日得了秦氏的吩咐,并未刻意装扮,不过宫宴又不能失礼,打扮时格外掌握分寸,衣裳虽是崭新的,花色样式却无甚出奇,首饰华美却又俗气,脂粉让脸色显得苍白,加上她应对得局促,叫淑嘉公主颇为失望——

    虽然五官长得好看,却不像庄嫣说得那样明艳照人,更别说那俗气的衣裳首饰、局促的举动神情,瞧着有点呆滞木讷,简直就是个读书傻了的呆子!虽然论长相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却跟自己的期待相差太远。

    淑嘉公主审视着琳琅,期待着琳琅能察言观色说些什么,哪知琳琅只管呆呆的站在那里,周围静了半天都不发一语,仿佛不知如何应对这场面。

    “也不过如此。”淑嘉公主嘀咕了一句,扭身走了。

    琳琅暗暗舒了口气,如常的跟韩萱儿说起话来,不一会儿公主下令开宴,便跟从宫女的安排入席,举止言谈平淡无奇。

    在宫里参宴其实闷得很,虽说是赏花,可皇宫就那么大点地方,哪比得上城外满山坳的秋菊?琳琅带着锦绣枯坐在那里,等待宴会赶紧结束,却见眼前一角红裙飘过来,庄嫣站在她的跟前,眼里藏着钉子。

    “贺姑娘,今儿的打扮不像平常啊,我记得你以前挺会打扮。”

    “郡主觉得这打扮不好看吗?”琳琅站起身低头瞧一瞧自己的衣裙,“这可是我精心挑出来的,贵得很。还有这金簪子,是纯金打造的,这个珍珠也不小吧?可全都是上品。”她微微一笑,“今日是公主设宴相请,哪能不用心呢。”

    “材料都好,可惜你衬不起。”背后忽然响起淑嘉公主的声音,斜睨着琳琅淡淡道:“东西跟人相衬才好看,这套东西韩姐姐那年纪用着还好,你么……”笑了一声,挽起庄嫣径自走了。

    琳琅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依稀听见公主对庄嫣道:“表妹眼光也忒低,这样庸俗的人如何配得上太子?”

    庸俗的人当然配不上太子,琳琅微笑,我本就没想配太子。

    这头淑嘉公主在打量琳琅,那头皇后也在探口风。

    这场重阳赏花宴也只是例行之事,皇后这次设宴坐了会儿就推头,就近去歇着,叫赴宴的众人自便,却派人先将楚寒衣请到了她的宫中。

    客套话当然是要有的,徐家男丁大多都在漠北为国征战,皇后自然要夸奖关怀一番,末了笑问道:“我记得徐小将军也十七了,却还没娶亲,他年纪轻轻就征战沙场,徐家又精忠报国,婚事不能马虎。眼下年龄相近的郡主县主不少,夫人可有属意的?”

    “多谢皇后娘娘挂怀。”楚寒衣欠身,也是微笑,“犬子是个粗人,恐怕委屈了金枝玉叶,不敢高攀。”一听口风便知不好,她也听徐湘说起广安郡主似乎有意于徐朗,怕皇后挑明后再拒绝会尴尬,当下就道:“臣妇已经为他定了亲事,就等着择日成亲呢。”

    皇后未料徐家已经订了亲,诧异问道:“定的是谁家的姑娘?”

    “是昭文馆学士贺文湛的千金。”楚寒衣欠身笑着,“两个孩子打小就相识,性子也合得来,两家一商量就定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