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63

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庄家父子俩并没急着去清秋院找贺璇玑,而是派随行的婆子去看望贺璇玑,他父子二人直接去了贺老太爷的书房。

    贺老太爷正憋着一肚子的火呢,见了庄元晋哪里还有好气。大夫人提出和离是跟贺老太爷、贺文瀚商议后定下的,老爷子在官场打滚一辈子,图的还不是个子孙平安和乐,拼着得罪庄家,也绝不会再叫孙女跳进火坑里,任是庄家父子说了半天,半点也不松口。

    等贺文瀚忙完公务回来时,书房里的气氛已十分僵峙了。

    贺文瀚的意思也十分明确,贺璇玑跟庄元晋感情不睦,绝不会再回庄家去。若是庄家还想留点体面,那就趁早的写放妻书,若是庄家还拖泥带水的不肯放,就算拼上这张老脸告上官府,贺文瀚也在所不惜。

    庄元晋父子未料贺家和离的决心竟如此坚决,从贺老太爷到大夫人,每一个人肯松口,大为意外。

    庄大爷还不知道儿子在外面的混账事,觉着贺家为着这点子事闹和离简直是无理取闹,仗着是国舅爷,放狠话道:“闹到官府就闹到官府,我庄家难道还怕你不成?”

    庄元晋却是心里有鬼的。他那点子事虽然做得隐蔽,多少是留了蛛丝马迹的。平常无事倒也罢了,若是闹上官府,贺家势必要找和离的理由,到时候查起来,以贺文瀚的手段,难保不会查到他养娈童的事情。到时候非但会和离,庄家的名声和他的前途可就毁了!

    他可不敢拿着个冒险,见贺老太爷态度坚决,当下一咬牙,就着书房的笔墨,当场写下了放妻书,把庄大爷气得倒仰。

    不说庄元晋回去后如何将家里闹得人仰马翻,这里贺文瀚将放妻书拿给贺璇玑,倒叫贺璇玑伤神了好一阵子。

    她并不知道庄元晋在外面养娈童的事,态度倒不像大夫人那么坚决。不过自打嫁进庄家后渐渐心灰意冷,这回痛失腹中之子,更是对庄元晋不再抱半点幻想,将那放妻书看了几遍,倒也没说什么。

    琳琅听了这结果倒也放心。若贺璇玑还在庄家,贺家行事总还有几分忌惮,如今可就没太多束缚了。怕贺璇玑在屋里养着闷,琳琅每天都要去清秋院里转一圈,姐妹俩或是说话或是瞧书,再或者趁着午后暖热在院里散散心,也是安然。

    庄贺两家和离的事情虽未张扬,到底纸里包不住火,庄家往来应酬又多,有人问起贺璇玑来,庄夫人总不能撒谎,这事儿到底是传了出去。

    重阳那天本来该登高雅宴,因贺璇玑身子还没恢复,大夫人为了女儿的事情也没什么去游玩的心情,众人便准备在府里的后花园自己设个宴,赏一赏菊花。

    而在九月初八那天,出乎意料的,琳琅收到了淑嘉公主的请帖。与之同时来的,还有皇后身边的女官,说重阳之日皇后设宴赏花,邀请皇亲国戚和重臣女眷们入宫赏玩,因贺文湛此次征书有功,还特地请了秦氏。

    淑嘉公主生在皇后膝下,比太子年长,如今正是十五岁,据说已经选定了驸马,只待择吉期完婚。琳琅跟这位公主素无来往,猛然收到这请柬,还疑心是送错了。不过上头确实写着她的名字,送请柬的女史还说,公主特地交代,要琳琅一定前去。

    到了这等琳琅年纪,参加宴会早就不是单纯为了赏花游玩了,加上皇后又特意邀请,秦氏一语道破,“太子那头正筹备着选妃,淑嘉公主相邀,别是为了这事吧?”

    “可我已经……”琳琅颇为抗拒,“能推了吗?”

    “女史亲手将帖子送到咱们手上,难道我还要说你今晚着凉了或者摔伤了?”秦氏忍不住一笑,“皇后也许只是兴起这么个念头,宫宴上那么多人,随手加一两个不算什么。你明儿别张扬,不叫她注意就是了。放心吧,有娘在。”

    到得重阳那日,秦氏和琳琅按女史所言,晌午时就到宫门外等候。琳琅这是头一次进宫,秦氏免不了一番叮嘱,叫她入宫后规矩行事,切莫张扬,躲过了这一次,往后就安生了云云,琳琅自是答应。

    巍峨宫阙就在跟前,侧门的侍卫们检查着马车软轿,琳琅掀起侧帘看过去,朱红色宫门嵌在深深宫墙之内,城墙上斑驳的痕迹映入眼中,心里不由针刺一般。

    上一世朱家入主皇宫,她也是这样坐在马车之内,带着对贺家的满腹担忧进了这个牢笼。那些记忆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遥远,她却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纵马入城的战将、城墙上残留的未洗净的血迹。仿佛噩梦醒来,她握紧了秦氏的手,紧紧贴在秦氏身边。

    “铃铛儿怎么了?可是害怕?”秦氏只当她是畏惧皇家势力,为前路担忧,安慰道:“皇家也要讲道理,咱们跟徐家早有约定,她也要顾忌朝臣说法的。”

    “嗯。”琳琅几乎是倾靠在秦氏身上,“娘,我再也不想进这座皇宫了。”

    这里曾是一切噩梦的终点,承载着最痛苦的回忆。熟悉的红墙宫灯、金砖黄瓦,时刻提醒着前一世的支离破碎,还有临死时的绝望悔恨。那样的场景,绝对不能重现!

    内监和宫女们在前引路,贵妇们三三两两的往里走,到皇后设宴的花园等候。琳琅紧跟在秦氏身边,蓦然瞧见熟悉的身影,不由道:“娘,徐夫人也在那里。”

    那头楚寒衣也瞧见了她们,显然是十分意外,几步走过来低声问道:“妹妹怎么来了?”

    秦氏正愁孤掌难鸣,见到楚寒衣时不由微喜,道:“皇后邀我入宫赏花,还有琳琅,淑嘉公主也邀了她。”眼中的担忧不言而喻。楚寒衣早就晓得皇后要为太子选妃之事,这回琳琅突兀的被邀请,自然也想到了那一层。她心里不大确定,问道:“妹妹……如何打算?”

    “贺家绝不会背弃婚约。”秦氏说得肯定,问询一样看着楚寒衣,那头楚寒衣微微一笑,“徐家也是。”

    “哪怕……皇后会为二公子指一门更好的婚事?”秦氏犹不确定。她听琳琅提过庄嫣的事情,知道那位郡主心悦徐朗,还是想确认徐家的态度。楚寒衣便道:“明之想娶的是琳琅,我绝不会擅做主张。徐家千金一诺,也不是背信弃义之人。”

    两家里心意坚定,秦氏再无疑虑,瞧着宫女们张罗着安排起来,知道皇后就快来了,便由人引着入席。琳琅则被小宫女带到了后头公主设宴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