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63

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今距离贺璇玑出嫁也不过满满一年的时间,当时贺璇玑风光出嫁时阖府欢庆、惹人注目的热闹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时贺璇玑身披嫁衣美若仙人,带着铺满长街的十里嫁妆嫁入庄家,琳琅还暗暗祝祷贺璇玑万事遂心、夫妻恩爱、天长地久,谁知如今会变成这样?

    好在大夫人和贺文瀚都是靠得住的人,哪怕贺璇玑受了委屈,也能帮她讨回来。

    庄元晋既非良配,那么和离未尝不是好事。如今可就该看庄贺两家谁更强硬了。

    儿媳妇回娘家调养,庄家的脸上毕竟挂不住,第二天庄夫人就来了,带着满满一车的东西,想让贺文瀚夫妇让贺璇玑回庄家。大夫人并没带她去清秋院,而是在客厅见了庄夫人。

    两个人客套了半天,庄夫人才切入正题,“璇玑的身子不好,家里老夫人和元晋都挂念着,我想着她才没了孩子,心里毕竟不好受,还是回府里养着好一些,有元晋在,夫妻俩说说话儿,才能叫失子之痛早点淡去。夫人是她的娘亲,想必也不忍看她受苦吧?”

    “我当然不愿看璇儿受苦。”大夫人啜一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庄夫人,“咱们姑爷如今在哪呢?璇儿没了孩子那天他只露个影儿,如今也不来瞧瞧?”

    “您也知道他御前事忙,宫里事儿繁杂,皇上那里是轻易离不开的。他白天瞧不得,晚上想安慰璇玑,可惜他又不好深夜到府上来叨扰。”庄夫人脸上堆笑。

    大夫人却是连笑容都懒得堆了。当初庄家上门提亲的时候那般热情周到,庄元晋也进退有礼,对贺璇玑并未有太多的亲近态度。那时大夫人深信郎才女貌的传言,只当庄元晋那是恭敬守礼,而今想来,当时恐怕是庄夫人剃头挑子一头热,庄元晋那里,未必真有婚娶的意思吧?

    如今贺璇玑落胎,没了的是庄元晋的孩子,可那天见着他,脸上虽有哀戚之色,却也只是淡淡的。孩子和妻子对他而言,似乎并不甚重要。当时大夫人心里就凉了,把贺璇玑接回府里,也有探探庄元晋态度的意思,谁知道他连表面功夫就不肯做?

    他这是吃定了贺家会顾忌脸面不提和离,最终还是会让贺璇玑回去么?

    大夫人心里冷笑。身为右相的贺文瀚固然注重颜面,但至亲骨肉,哪是表面风光可比的?

    她将茶杯放在桌上,端端正正的道:“既是姑爷没空,这件事恐怕也只能跟您说了。我们贺府虽比不得府上有公爵之位,璇儿这孩子却也是金尊玉贵养大的,做父母的,含辛茹苦十几年,总盼着孩子有个好的归宿。”她瞧着庄夫人,“您膝下也有郡主,应该明白这心思吧?”

    “当然当然。”庄夫人附和。

    大夫人话锋一转,“可是璇儿自嫁进了庄家,姑爷三天两头的不着家,如今又糊里糊涂的没了孩子,这孩子没受过什么挫折,这一次伤身又伤心,险些搭上性命。咱们老太爷和老爷的意思,既然夫妻俩感情不睦,耗着没什么意思,与其将来相看两厌,不如两家都留个脸面,和离了吧?”

    庄夫人原本以为大夫人只是要自己表个态度,好教贺璇玑回庄家后不再受委屈,哪里能料到后面等她的是这番话?

    虽说和离这事儿朝廷是准的,但不管搁在谁家里,这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衍国公府是皇后母家,虽然势力未必浑厚,门面上却极着重,格外珍惜在外的名声,但凡有损颜面的事情都是捂着的,何曾出过和离这样的事情?

    庄夫人当即断然道:“这恐怕不行。”

    “不行?”大夫人不慌不忙,“这是夫人的意思,还是元晋的意思?”

    “是庄家的意思。”庄夫人渐渐敛了笑容,“璇玑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不对,孩子没了,我们都知道她委屈。可小夫妻俩成婚才一年,感情向来和睦,从没红过脸,孩子没了两个人本来都伤心,这要和离,岂不是更难受?”

    “再说了,贺家和庄家都是高门大户,去年成亲的时候京城里多少艳羡的人,夫人不是不知道。如今才一年就和离,您让两家的颜面往哪儿搁?”

    “夫妻感情和睦?”大夫人哂笑,“妻子有孕,夫君却成日不着家,我从没见过这样和睦的感情。”至于所谓的颜面,不过是外人嘴里的几句话罢了,又如何比得上女儿重要?

    庄夫人的脸色有点难看,“夫人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是有人嚼舌根?她小夫妻俩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成婚至今相敬如宾,元晋公务忙,要常在宫里值夜班,极少回家也是有的。”她直直的瞧着大夫人,“和离这话,璇玑知道么?”

    “我是问了她的意思,才说的这番话。”大夫人打定了和离的主意,也懒得费口舌了,“夫妻不相安谐则和离,璇儿身子弱需要调养,近来去不得府上,还请元晋费个神,写封放妻书吧。”

    眼见得庄夫人是绝不肯答应和离的,多说无益,大夫人也不再敷衍,“烦请夫人将这话带给元晋,璇儿在家里等着他的放妻书,若是有话,请他忙里抽空,亲自过来说吧。”说着站起身来,是送客的意思。

    饶是庄夫人多经风雨,这会儿脸上也有些涨红了。

    大夫人这番话、这举动,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侮辱!除了宫里那几位,放眼整个京城,敢这样对她下逐客令的可没几个!

    可显见得贺家是不顾脸面了,她如今有求于人,再受辱也得忍着。当即强压怒气,笑容也堆不出来,干巴巴的道:“今儿元晋当值回来,我就叫他过来赔罪。”顿了顿又道:“这桩婚事实在皇上跟前挂上了号儿的,若闹到和离的地步,咱们都不好看,还请您和亲家公三思。”

    再也没脸多待一刻,庄夫人带了人气冲冲的走了。

    这里大夫人望着那背影,忍不住就冷笑——拿皇帝来吓唬人,当贺家是泥捏的老虎吗?这又不是皇帝亲口赐的婚,他堂堂一国之君连木工都顾不过来,难道还要管这个?

    何况这事是他庄元晋理亏在先,而且还养了娈童,如今没抖露出来不过是顾忌贺璇玑的名声,若真个逼得紧了,贺家难道还怕他不成?

    权臣与外戚相比,贺家本就未必落下风,更不必说是他庄家理亏,哼!

    锋锐的目光随着庄夫人一路远去,大夫人收回目光时神色冷厉。跟着贺知秋这位相爷学了那么多年,如今夫君也入相封了太子太师,她的心性和手段,未必比普通的朝臣差!

    这一次会面不欢而散,庄夫人连贺璇玑的面都没见着就铩羽而归,到了第二天早上,庄元晋亲自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父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