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59

5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家居于兵部尚书之位,在京城也有自家的宅子,不过要办这品香会,魏家的宅子就显得小了些,因此安排在了京城中有名的沁园。

    沁园地处城西,毗邻前朝长公主所居的道观,环境十分清幽。这一带都是大大小小的园林,或是讲求雄浑开阔,或是讲求婉约别致,贵家子弟的文会,姑娘们的小宴,政客们的清谈,或是品香会、赏花会、煮茶会,无所不宜,一年四季里都不闲着。

    这一次魏夫人开品香会,请来的大多都是京官的夫人们,少有侯爵家的人。姑娘中以广安郡主身份最高,因她跟皇家沾亲带故,常会参加皇室贵戚的品香赏花之会,是以姑娘们对她的眼光颇为追捧,一到园里就被众星捧月般围着。

    琳琅这次赴会,并未精心准备,只是从秦氏那里讨了个过得去的香牌,不会太突出,也不会掉了贺家的颜面。

    不出意外的,琳琅瞧见了裴明岚。自打她回京后跟裴明岚见面统共就那么几次,每回还都以口角告终,实在算不上愉快。所幸今日来的姑娘有十几位之多,除了广安郡主身份高之外,其他人都差不多,是以叽叽喳喳的笑闹在一起,倒也融洽。

    这里都是十四五岁的待嫁姑娘,琳琅相熟的并不多,因魏嫆是执意请她过来,是以颇照顾,将她安排在庄嫣身边,颇显优待。

    等人到得差不多了,小丫鬟边碰着朱漆百花盘过来,将各自香物收齐,带进了隔壁品香用的隔厅。

    这头姑娘们跃跃欲试,那头夫人们也开始了。年轻的姑娘们爱出风头争强好胜,品香会渐渐的成了斗香会,夫人们却又不同。交往得久了,哪家什么底子,其实大多都清楚,何况都是朝中同僚,官阶地位有别,出风头未必是好事。所以这边魏夫人请出了年中时得的几样好香,大家评点赏玩,是另一种氛围。

    因琳琅受邀来会,魏夫人便特地将秦氏也请了过来。

    年中的时候官员述职完,贺文瀚便成了右相,因左相之位虚空,事实上就他一位相爷,地位今非昔比。昭文馆落成后开始编书,贺文湛那里也升任昭文馆大学士,两头加下来,贺家在朝中的地位又高了一层,因此魏夫人待秦氏愈发客气。

    跟前赏的是香,夫人们瞧着不远处莺莺燕燕的姑娘们时,终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东扯西扯的,自然又说到了姑娘们身上,说今年哪些人定了亲事,哪些姑娘出嫁了云云。魏夫人瞧一眼坐在广安郡主身边的琳琅,虽然身份地位和年龄迥异,美貌的小姑娘坐在郡主身边,竟也丝毫不显逊色。

    “妹妹当真好福气。”魏夫人看着琳琅,忍不住夸赞,“六姑娘小小年纪就这样漂亮,过两年怕是求亲的人该踏破门槛儿了。”

    秦氏微微笑了笑,抿一口茶,只是道:“姐姐过誉了。”

    魏夫人今日举办品香会,可不单是为了给别人提供方便,自己也是有打算的,顺势就探秦氏的口风,“六姑娘这样好的人才,可定下人家了?”

    秦氏颇为意外的瞧过去,魏夫人便道:“我瞧着这六姑娘呀,是越看越喜欢……”她顿了顿作势去喝茶,秦氏便即了然。魏夫人膝下两子,次子魏宗辉如今正是十二三岁的年纪,亲事还未定过。

    等人家说破了再拒绝那实在扫颜面,秦氏实在没想到八竿子打不着的魏家会有这个念头,心里实在讶异。她瞧着琳琅,语含宠溺:“这姑娘就是长不大,都已经定亲的人了,还是贪玩爱闹,要像嫆姑娘那样懂事就好了。”

    “六姑娘定亲了?”魏夫人一口茶喝罢,实在是意外。十一岁就定亲的并不少见,只是一向看着贺家并无动静,过年的时候还听说没人家呢,怎么悄没声息就定了?忍不住就问道:“是什么时候定下的?”

    “就三四月里,卫国公府上来说亲,两家一商量就定下了。”

    魏夫人颇为遗憾,想了想卫国公家的年轻儿郎,至今未娶的是大房的徐朗、二房的徐朋和三房的徐胜。徐朋那里听说已经定了沈家的姑娘,据说年底就要成亲,三爷徐奉英是庶出,贺家肯定不会把女儿嫁给徐胜,剩下的就只有徐朗。

    那个勇猛之名在外的悍将?魏夫人心里诧异到了极致。她虽不曾见过徐朗,因丈夫是兵部尚书,对这位沙场新秀也是如雷贯耳,听说他悍武刚强,在沙场上以一敌百,又是漠北风沙里打滚的人,怎么想都该是个粗粝的汉子,琳琅这样一个娇美的姑娘嫁给他?

    魏夫人怎么都不信,问道:“是那位徐朗小将军吗?”

    秦氏点头道:“正是他。”

    人家都亲口承认了,魏夫人哪里还能再怀疑,徐贺两家的交情她也有耳闻,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贺家居然会把琳琅许给大她六岁的悍将。心里的失落在所难免,却还得违心的夸赞,“真是门好亲事。”

    瞧一眼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想想贺家的势力跑到了别人手里,魏夫人心里失落之极,连带着对品香会的热情都降了不少。不过她是东道,还是得打起精神应付,待得会罢人散,才长叹口了气瘫坐在圈椅里。

    魏嫆见得母亲如此神态,便知事情不顺利,凑过去问道:“贺家那边不肯吗?”

    “不是不肯,贺琳琅已经许了人家。”魏夫人颇为沮丧,“是卫国公家的徐朗,咱们辉儿如何能跟人家比去?”

    “徐朗不是比贺琳琅大六岁吗!”魏嫆惊异,却迅速开始想对策,“他们也只是定亲而已,咱们能想办法拆了吧。”

    魏夫人抬起头,今儿精神耗费得厉害,面色都不大好,她瞧着魏嫆,示意她说下去。

    “爹爹说过,拉拢了贺家,咱们的事更能顺利不少,这贺琳琅咱们得想尽办法娶进来。我是这样想的,广安郡主不是看上徐朗了吗,既然贺琳琅是跟徐朗定的亲,咱们就从徐朗那里下手,徐家一退亲,他贺家难道还要死缠着人家?到时候咱们择机而上,还是有胜算的。”

    “广安郡主看上了徐朗?这我怎么不知道。”魏夫人瞬时来了精神——魏宗辉跟徐朗抢贺琳琅,魏宗辉必败无疑,但是贺琳琅想跟广安郡主抢徐朗,那就是贺琳琅必败无疑!

    魏嫆神秘兮兮的笑着,“这原本不关我们的事,就没跟娘说,我明儿就去衍国公府一趟。”

    魏夫人自然答应,还叮嘱道:“说话时注意分寸,别惹得郡主生气。”魏嫆自然答应。

    这头琳琅回去后便将此事抛在脑后,得了贺文湛修书的便宜,琳琅那里最近可寻了不好好书。因贺卫玠那里也忙碌起来,琳琅得空时过去逗一逗小侄子,回来陪着贺卫琛玩耍会儿,余下的时间都拿来瞧书了。

    这一闭门,时间就嗖嗖的往前窜。琳琅觉得还是七月时节,转眼却又是八月初十,该去天麟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