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后养成史 > 第55章 晋江

第55章 晋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江氏的则是江南时兴的一套胭脂水粉,都是有名的脂粉铺所出,那些铺子虽然在京城也有名气鼎盛的分号,到底还是在原处买的好些。琳琅买之前特地请教过梅氏,这一趟给江氏用最适宜。给小侄子准备的则是一个纯金打造的小老虎,她小姑娘家不好送项圈金锁之类的东西,也就只好选这些玩意儿了。
  
      喜滋滋的去了望春院里,小侄子竟然醒着,叫琳琅喜出望外。这孩子比琳琅的弟弟贺卫琛还要小大半个月,看那眉眼,倒是颇像贺卫玠。琳琅瞧他长得可爱,轻轻的碰了碰小鼻尖儿,小家伙张了张嘴,竟然是要来唆她手指头的意思
  
      琳琅被逗得直笑,拿着那又小又软的手,短短的小手指头,叫人生出无限怜爱。小家伙这会儿还不懂得抓她,小小的手掌张着,却是朝琳琅笑了笑。
  
      “他笑啦!他笑啦!”琳琅高兴得什么似的,江氏也笑道:“知道你是姑姑,孩子喜欢着呢。这么久了,他可没笑过几回。”
  
      见过了小侄子,琳琅心满意足,就又缠着大夫人问:“大姐姐好吗?她一出阁我就走了,这半年可都没见着了。”
  
      “你大姐姐也记挂着你呢,前些天还派人来问你回来没,若是回来了,她想见见你。”大夫人算一算日子,“她如今嫁了人不好轻易出门,初十那天庄家设宴,到时候我带你过去好不好?”
  
      “那就多谢大伯母!”衍国公府是皇后母家,府里规矩大是琳琅早有耳闻的。以前她年纪小极少参加姑娘们的宴会雅游,加上衍国公府来往的都是皇亲勋贵之家,琳琅倒是还没跟他们接触过。
  
      辞了大夫人回到兰陵院里时已是后晌了,门口的婆子回道:“秦家大公子来了,老爷正在书房跟他说话呢,让老奴回明夫人,待会秦家大公子要来看您。”
  
      秦氏时秦怀玉的姑母,出阁前还带过他一阵子,秦怀玉难得上京,自然要来拜望。秦氏也是许久未见娘家的人了,当即笑道:“那就收拾好客厅,好好招待怀玉。”瞧着琳琅脸上有点倦色,便道:“铃铛儿要去歇歇么?”
  
      琳琅这会儿确实累了,前晌车马劳顿,回来后陪着老夫人说话挺费神,大夫人那里闹腾着虽然高兴,到底耗费精神,加上春来天气和暖,就有些犯困。
  
      想了想,秦氏或许还不知道贺瑾瑜的事情,待会儿若秦怀玉贸然提出来,恐怕她一时间接受不来,便扯着秦氏的衣角,“我再说几句话就走。”
  
      秦氏便道:“说了一天的话,还不累么?”
  
      琳琅却很执拗,牵着她的手进了里间,这才道:“娘知道这回大表哥来京城做什么吗?”见秦氏摇头,便道:“一是外祖母不放心,叫他告了休沐后亲自护送我上京,这第二么,是为了二姐姐的婚事。”
  
      “你二姐姐的婚事?”秦氏显然意外得很,她对二房没有半点好感,对贺瑾瑜的行径更是看不上眼,听了秦家跟她牵扯,自然想不通,“怎么又是她?”上回琳琅被水浇了之后贺文湛彻查,发现是秦钟书主谋,那时她只知道秦钟书是跟裴明岚交好而已,可是——
  
      裴明岚跟贺瑾瑜私交甚笃,如今秦家找贺瑾瑜,不会是因为秦钟书吧!
  
      这个破天荒的念头在脑海里闪过,秦氏只觉得不可思议,悬起了心听琳琅的下文。琳琅自然也不会卖关子,将事情和盘托出:“来之前我听外祖母和舅母商议,要把二姐姐娶给三表哥,我听说是二伯给舅舅写了什么信,外祖母很不高兴。这回大表哥来,就是为了去二房那里。”
  
      秦氏啊哟了一声,觉得脑仁儿都疼起来了。这还不明摆着么,二房胆敢将贺瑾瑜推向秦家,自然是秦家理亏,又牵扯出了秦钟书,难道贺瑾瑜肚子里那个孩子是秦钟书的?
  
      一想到这个,秦氏胸口都闷起来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琳琅帮着她顺气儿,又劝道:“外祖母和舅母都知道二姐姐的事情,母亲不要担心。”
  
      秦氏嗯了一声,握着琳琅的手,不免一声叹息。低头想了一回,她这里气闷头疼也没什么用,只得道:“这些娘都知道了,铃铛儿先回去歇着。”
  
      琳琅站起身来,秦氏想起件事情,又道:“晚饭恐怕你爹爹要和你大表哥去外面,说起来这一趟去江南,你徐二哥功不可没,赶明儿让你爹爹邀请设宴,咱们该好好谢谢人家。”
  
      这道理琳琅当然明白,她也想着谢谢徐朗呢。只是想起徐朗先前说过的话,忽然心里又升起些窘迫——按照徐朗那个性子,万一到时候他说起提亲的事来,可怎么办?
  
      不由想起他的几番低语,想起观景台上的那次偷吻,想起他两次出现救她于险境……心里原本是冬日般萧索苍凉,原本以为这辈子会一直如此,可现下却仿佛有一缕日光渗漏进来,渐渐照亮幽暗
  
      春日里万物复苏,徐朗护送着她一路从江南回到京城,赏尽了沿途□□。那些春日艳艳碧波纹、鸟语花红香成阵,那些山峦连绵新嫩青、陌上杨柳燕含情,还有,那个挺拔的、似乎渐渐刻进了心里的身影。
  
      琳琅忽然发现,他如同一道春阳照进来,渐渐将那冬日寒冰化作柔软春水,干枯的心底里渐渐有了碧波、有了草芽、有了花苞……那感觉像是,春天要来了。
  
      这样的想法令琳琅感到诧异,却又瞬时惊醒。春心萌动时最容易陷进去,可前世的支离是毕生之痛,她不敢再经历一次,可也许徐朗会有不同呢?
  
      这世间有轻易垮塌的海誓山盟,却也有连绵长久的脉脉温情。总不能因为朱成钰那个混账,就否决了旁人吧?
  
      罢了罢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事情还是交给爹娘去考虑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