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凡尘寄 > 第三卷 戏尘 ● 第三十五章 雁南关下遇阴兵

第三卷 戏尘 ● 第三十五章 雁南关下遇阴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近岁末,车队浩荡,沿途尽见百姓面带喜色,而此份欢喜却令得鸿睿一行不由加快了速度。原因无他,谁也不想在外过那眼见便将来到的除夕。
  鸿睿很是无奈,连着几日想与冰心见上一面,都被那牙尖嘴利的莲儿拦于车厢之外。
  “王爷,照得习俗,我家公主唯有入得洞房方可与王爷相见,再说了,按得礼制,王爷与我家公主尚未拜得天地,便就换做寻常姑娘家,王爷也是断然不可贸然私会的。”
  冰心躲在车厢内“吃吃”偷笑。
  鸿睿站于车厢外,眼见着前后兵士掩嘴偷乐,也不好与那小丫头一般见识,只得将手中食盒往莲儿姑娘边上一放,恨恨道:“喏,这些是本王准备的点心零嘴儿,都是你家公主喜欢之物,外面天寒,记得照顾好你家公主。”
  说罢,转身离去。
  边走边嘟囔:“啥世道,见自家媳妇儿还遭一丫头片子管束!”
  莲儿“咯咯”笑道:“王爷莫急,待得拜完天地,便由得您见,到时呀,横看,竖看,侧看,便都由着您。”
  冰心在车厢内嗔怪道:“莲儿,没个礼数,小心到了平南王府给你小鞋穿。”
  莲儿掩嘴笑道:“哼,平南王乃是顶天立地真豪杰,才不会与我这小丫头一般见识。”
  这日,车队行至丰口镇,出得镇子前行二十余里,便是大齐的雁南关了,故土在望,便该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
  正是隆冬至寒之时,沿途很长一段道路荒芜人烟,举目四望,除了茫茫四野,便也只剩得道旁几棵枯树,兀自在那寒风中悲凉挣扎。
  此刻,车队之前正有一道身影顶风而行。
  待行得近前,鸿睿无意间一瞥之下,身形已然僵住。
  只见此人乃是一黑痩老僧,那有如刀斧刻凿般的皱纹,却是依稀与那记忆中的场景缓缓融合。
  只见此老僧,身着一袭破旧袈裟,手执禅杖,眉须长垂,迎风而荡。
  “这......这便不是前世于旅途中遇到的那名老僧吗?”
  鸿睿慌忙叫停车队,下得车来,行至老僧近前,双手合十,躬身一礼。
  老僧的双唇已然干裂,可眼神却是无比锐利,有如实质一般看了鸿睿一眼,遂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天寒地冻,于荒野漫道偶遇施主,亦算佛缘。”
  鸿睿略一迟疑,道:“不知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老僧笑道:“老和尚法号尘心。”
  鸿睿笑道:“小子姓罗,名鸿睿,见过法师。”
  老僧沉思片刻,道:“施主是否心中有疑难之事,欲向和尚讨教?”
  鸿睿道:“法师慧眼如炬,小子正有一事相询,此番偶遇法师,倒是让小子想起一段前尘往事,而在那段往事之中,小子与法师也曾有过偶遇之缘。”
  老僧闻言,忽然双手合十,道:“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百亿小世界,无量世界,无量微尘,施主与老和尚一样,只是众多微尘中的渺小其一,所谓偶遇,便只是一段造化。”
  鸿睿摇头叹道:“可此番造化,让小子失去了一切,却又得到了一切。”
  老僧笑道:“施主,所谓失去,那是因为曾经得到;所谓得到,亦终将失去。施主,试问你到底是得到了还是失去了?”
  鸿睿寻思片刻道:“在得到中失去,也在失去中得到。”
  老僧将一锦囊塞于鸿睿腰侧,双手合十道:“时空苍茫,难遇故人,锦囊一枚,留赠施主,某日遇险,再行亲启,定有助益。”
  言罢,缓缓向前行去,随风兀自飘来一段话:“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皆为因缘生,施主莫忘,月圆之约。”
  鸿睿似乎想起了什么,欲再询问,只是再望之时,眼前哪还有和尚身影。
  鸿睿正自站于路边,琢磨着老和尚方才所言为何?
  “王爷,该赶路了。”,一兵士上前道。
  鸿睿狐疑问道:“方才你可曾瞧见一和尚?”
  兵士奇怪道:“小的未曾瞧见。”
  鸿睿不再多问,上得马车,却听于放奇怪问道:“王爷,您何时下得马车?”
  鸿睿诧异道:“便不是方才,本王命你停车?”
  “方才?奇怪,好像脑中漏了一拍,奇怪......”
  “于放,就在刚才,本王与一老僧路边交谈,你可曾看到?”
  “老僧?哪来的老僧?我方才不是一直在驾车吗,连王爷何时下得马车都不知晓。”
  鸿睿晃晃脑袋,诧异道:“难道世上真有神仙?或者可以穿越虚空,可令时空静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