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诡三国 > 第1937章新立变化,旧生寻常

第1937章新立变化,旧生寻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斐潜个人感觉么,其实在汉代,很多人做起事情来,都像是汉八刀一样,简单,直接,明了,亦或是有些……
  
  粗糙。
  
  皇帝很粗糙的在管理,将军们很粗糙的在打仗,文官们很粗糙的在管理民政,只有士族世家大户大姓在精细的计算着,计算着没一亩地,每一石的粮草。
  
  所以士族世家积攒了更多的财富。
  
  而斐潜想要在这个方面上压过士族,就必须必士族世家还要更加精细。
  
  毕竟整个社会的未来发展方向,就是精细化分工,越往后,便是越精细。
  
  其实说起来,当年卫青霍去病打败了匈奴,看起来好像是不错,汉武帝有了面子,百姓获得了牛羊,但是实际上考虑到史官的笔和现实的差异,卫青和霍去病并没有真正给汉帝国补充多少血液,因为在他们观念当中,他们只是负责打仗,其余的事情么,要么交给军司马,要么就是让其他官宦负责。
  
  别的不提,单单从匈奴草原之地,往内地输送牛羊,就绝对不是一件点一点鼠标,下达一个命令就能完事的。
  
  牛羊一路走,放牧管理的人怎么安排?路途生病怎么处理?没有牧草怎么办?牛羊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吃的,总不能让牛羊啃石头罢?而且集中运输,即便是春季,也必然导致沿途草地一扫而光,更何况卫青和霍去病当时打胜仗的时候,基本都在秋冬。
  
  所以其实么,从匈奴之地开始向内地走的时候,牛羊是有十万,几十万,甚至可能上百万,但是真正到了内地的,恐怕十不存一。
  
  士族世家一计算,特么的太不划算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粮食,然后被汉武帝攒说着『贡献』给了伟大的收服匈奴事业,然后回头打赢了,收到手里的却是一些半路上死掉了的牛羊,粗制滥造硝得极差的皮毛,一些牛骨羊头……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有情怀的。
  
  被匈奴蹬鼻子上脸了那么多次,心中憋着火,然后被汉武帝左撩拨一下右教唆一下,便是嗷嗷叫着要给匈奴点卡楼细细,最开始的时候确实也没想着要什么回报,只是为了出口恶气。
  
  可是战争总是有损伤的,当损伤慢慢的落下来的时候,自然就看见了自家仓廪当中的空虚,但是多少还有希望支撑着,打赢了总是有些战争红利罢,多少也能弥补损失罢?不求能赚多少,本钱别亏就成了……
  
  因此,当汉武帝将『辉煌胜利』的战争红利下发给这些出钱出粮出人的士族大姓大户的时候,士族世家的这些人『感激涕零』的领取了汉武帝的恩赐。感激不感激另说,但是涕零绝对是真心的。
  
  于是乎,汉武帝中后期又要再接着打的时候,士族世家就不干了,这个理由那个借口一大堆。汉武帝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都是借口,然后就琢磨着收盐铁,查贪腐,搞官吏,反正老子就是天,比你家大人还更横!
  
  再往后便是越打越不愿意打,拖拖拉拉,不情不愿,到了东汉甚至抛弃了边境……
  
  所以斐潜想要改变这一切,就要从根本上入手,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并不是斐潜一个人去想,也不是斐潜一个人去做,毕竟斐潜即便有后世的思维和方法,也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清楚明白,所以斐潜很干脆的就将这一件事情丢给了新成立不久的『大汉商会』。
  
  因为商人比士族世家还更会精打细算。不会精打细算的商户,都在经商的过程之中渐渐死掉了,能够存活十年几十年甚至百余年的经商世家,别说心有七窍了,那简直就是跟渔网一样,全都是窟窿。
  
  最终的结果就是,斐潜和大汉商会五五开,按照长安市场制定标准物品价格,然后斐潜可以在西域或是以物易物,或是结算钱币,从而免除转运的劳损,虽然将利益分润了出去一些,但是实际上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来做,对于斐潜本人来说,反倒是增加了收入。
  
  比如说,谁都知道西域的血汗宝马很优良,谁都想要,但是如果说斐潜想要独占,就必须不仅是要派遣兵卒护卫,还要有马倌跟随,甚至还需要准备兽医和牧草,同时还要保证派遣去的官吏不会中饱私囊等等……
  
  而现在除去了一部分最优的战马进入军中,其余次一等的,一时间吃不了的那些,就直接折算成为了各类物品或是钱币,之后的事项斐潜就不用操心了,养护转运什么的就是大汉商会的事情。
  
  对于大汉商会的这几家来说,崔氏有贩卖贵重物品的特长,卓氏有四川山地走马的经验,裴氏对于皮毛肉干等交易相当熟悉,而甄氏则是对于销售转运各种杂物很擅长,尤其是女性物品……
  
  至于白石羌,往往就是跟在后面喊着,我也是,我也一样……
  
  因此整体上来说,以这些人为首的大汉商会,可以包揽了大部分的物品交易范围,而对于斐潜来说,从某个角度来说,西域,或者说对外的战争,就有可能逐渐的转变成为了利润来源点,而不再是消耗地。
  
  当然,还要看具体的实施过程。
  
  大汉商会,则是成为了类似于后世的渠道商,然后分销到各地的大小商户,而对于有着庞大人口基数的汉王朝来说,本身是一个天然的巨大市场,即便是因为社会生产条件制约,导致经济数值没有办法和后世相比,但是体量摆在那边,消化和创造物品的能力,自然就是周边,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亚洲最为强大的。
  
  西域,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而对于曹操和孙权来说,两个人之间的战争,却渐渐走向了结束。
  
  战争,是政治的终极表现。这一次的曹孙大战,不管是曹操还是孙权,都是为了解决其内部的矛盾,而企图转嫁外部的政治表现,所以当矛盾产生新的变化的时候,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战争下去的基础。
  
  使得赤壁之战结束的,是一把火,而这一次打断了曹操和孙权的战争进程的,却是一场雨。
  
  秋雨。
  
  曹操轻轻呼出一口白气。
  
  此时雨下得很大,滂沱声中,豆大的雨点『啪啪』地打在斗笠上,声音密集而又沉闷。
  
  雨大倒是其次,关键是冷。
  
  秋天的雨,一场比一场冷,而这一次,似乎特别的冷。
  
  曹操紧了紧身上的黑红色的大氅,然后跳下青白色的战马,拍了拍战马的脖子,这牲口正略有些烦躁的打着响鼻,上下甩动脖子和头,雨水将原本光洁的皮毛黏成一缕一缕,再加上黄泥沾染,自然是让它觉得很不舒服。
  
  在曹操身后,跟着是曹操的将领幕僚们,夏侯渊刘晔等等,都是穿着雨披带着斗笠。
  
  这里是江夏以北的一块丘陵地带,距离兵营有三四里地。而在这个不起眼,也没有名字的丘陵之后,则是新挖出来的一个大土坑。
  
  冷热交替之下,特别是骤然的天气变化,就会很容易感染风寒。
  
  而风寒这个东西……
  
  若不是曹操照着老虎画猫,多少学习了一些疾病防御防控措施,怕是现在就不仅仅是坑中的几十具尸首了,或者说一个大坑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了。
  
  在没有特别强调卫生条例之前,甚至有兵卒会将上吐下泻的污浊物直接排到水中,然后任凭水流带到下游,然后下游的不知情的兵卒又喝生水……
  
  就像是历史上的赤壁。曹操在北岸一字排开,水寨旱寨连绵百里,然后晕船的吐在水里,生病的也吐在水里,尸首屎尿也同样倒在了水里,然后再从水里取水,烧开的只是少数,大多数人便是咕嘟嘟喝下去,就跟阿三圣河似的,这在没有消炎药的汉代,不生瘟疫,才是真叫做见了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