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奈何咖啡 > 第十六章 5: 3: 7

第十六章 5: 3: 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捷和婷婷带着球球从末日树海回来后,王捷又请了两天的假和婷婷就在附近的街巷闹市走了走,还带着去望月楼吃了顿大餐,婷婷玩的可开心了。他们两个白天出去转,球球就自己待在王捷的住处,球球倒是很省心,根本不需要喂它,只要把它放到院子里就可以了,那些不时飞到院里的冥界的各种虫子就足够球球吃的了!
  到了第三天的早上,王捷还在睡着懒觉,婷婷已经简单梳妆完毕起来了,正坐在窗台那里像撸猫一样抱着球球玩,忽然听到外边有敲门声,婷婷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大床上呼呼睡得整箱的王捷就没忍心叫醒他,放下球球三步两步就走到院子里把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见门外竟站着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漂亮的女子,一头利落的短发和丰满白皙的总带着笑意的面庞,尤其一双露出短裙外的美腿让对自己的腿也颇为满意的婷婷也有点惭愧了!不错,来人正是王捷的同事,李子沐。
  李子沐看院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汉服的美女,一时也是愣住了,美女之间也会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来,两人互相一脸诧异的彼此打量了一番,并暗暗在心中给对方打了一个分数,这才想起彼此应寒暄两句。
  “你好!”李子沐先打破僵局友好地向婷婷伸出手来:“我是王捷的同事,我姓李!”。
  婷婷稍有些犹豫地伸手和李子沐握了握,听那女孩说是王捷的同事,自己内心深处隐隐泛起的醋意稍稍平复了一些:“你好!我叫婷婷,是,是王捷的女朋友。”婷婷微笑着看着李子沐说道。
  “你长得可真漂亮呀!”李子沐这话倒是发自肺腑不是纯纯的恭维话。女人被被别人夸漂亮,不管真的假的,其内心肯定是美美的,李子沐的话让婷婷听了很是受用,不禁对李子沐也有了几分好感。
  “谢谢!”婷婷有些不好意思地应道:“你才是真的美女啊!”婷婷也是由衷地赞道,李子沐嘻嘻一笑倒也没有否认。
  婷婷本想让李子沐进屋里说话的,但一想到王捷那个人见人厌的睡相就纠结了而没有开口张罗,反倒是李子沐看出了婷婷的心思,莞尔一笑说道:“没别的事,我就是来传个话儿,麻烦转告一下王巡检,他要参加的那个培训的事,明天就要开始了!”
  “哦哦!”婷婷点头说道:“好的!我待会儿告诉他!多谢啊!还亲自上门来通知他!呵呵!”婷婷代王捷称谢道,此时俨然一幅女主人的感觉,婷婷感到说不出的一种暖暖的家的感觉。
  “ok!”李子沐这个“地狱少女”居然也冒出句英文:“那就谢谢了!我走了哈!”说完笑着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嗯嗯!再见!再见!”看着李子沐远去的身影,婷婷返身关好院门回到屋子里。
  王捷已经起床了,正坐在桌案旁边一边吸烟一边琢磨今天应该带婷婷去哪里玩耍,见婷婷从外边皱着小眉头进来,估计是有些不开心了,就站起来走到婷婷跟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怎么了?谁来啦?”王捷低头吻着婷婷的头发问道。
  “一个女孩,姓李,说是你的同事,让转告你明天要参加啥培训的事!”婷婷双手环抱着王捷的腰,把头靠在王捷的胸前说道。
  “哦哦!是有这个培训的事,只是我还以为得再过几天呢,没想到明天就要去参加了呢!呵呵!”王捷笑着说道,其实心里也是隐隐不舍的感觉,毕竟还是想多和婷婷一起待几天。
  “那,那我再跟你待会儿就走吧?”婷婷低低的声音说道:“你明天培训,今天也好好休息一天,充分准备一下,不用陪着我东游西逛的了,这两天我已经很开心了!”
  王捷抱着婷婷的肩膀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吻了吻婷婷的额头说道:“好吧!等我这边忙完就过去找你!”
  “嗯!记得给我写信哦!”婷婷扬起小脸儿看着王捷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最少一个月一封,跟我汇报你的情况,明白了吗?”
  王捷点点头笑着回道:“遵命!女王大人!”又补充道:“我要是有空,恨不得一天,一个小时就给你写一封呢!”
  “哎!这里还是不好,不然可以随时手机微信联系着多好呀!”婷婷有些黯然地说道。
  “我们毕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活着死了都一样的苟且,呵呵!”王捷苦笑着摇了摇头。
  “哦,对了,我要球球跟我回去,你没意见吧?”婷婷对王捷眨了眨眼睛调皮地笑着说道,球球不知何时从院子里溜达到屋里,此刻正蹲在婷婷脚下,似乎能听懂人话似的蹬着一双铃铛一样的大眼珠子仰头看着婷婷和王捷两人。
  “没意见啊!”王捷低头看着婷婷旁边的地上的球球:“球球本来就是你的闺蜜嘛!哈哈!”
  “呸!你给我去死!”婷婷推开王捷气急败坏地说道:“你闺蜜才是大青蛙那!哼!”说着就用一双粉拳去捶王捷的胸口,王捷笑着跳到一边,两人于是围着球球你追我赶的闹起来,看得球球一脸的懵逼,闹够了,两人都喘着粗气相拥坐在床边看窗外的那株遮天蔽日的菩提树那似乎闪着金光的叶子。
  王捷还是叫了一辆马车,送走了一边走一边抽泣着的婷婷和一蹦一跳的球球,自己独自返回屋子里,看着屋里刚刚和婷婷嬉闹时弄的满屋一片狼藉,不由得情绪有些神低落,就坐在桌边抽起了闷烟,连抽了两只烟,一想到和婷婷只是暂时的分别,估计两人又会很快又要粘在一起了,心情又好了些,于是又开始想明天培训的事了,其实也无须多想,早就都给安排好了的事了。
  冥界地域之辽阔如以人间的丈量尺度那是无法描述和想象的,冥界中还有数不清的山峰,但最有名和最高的山峰有两座,以幽都城为界,两座山峰分立南北,其一就是王捷刚进入冥界时看到的北方的那座冥时山,另一座在南边的被称为空魂山,两座山除了高度相差无几外,最特别的是,冥时山的山体如赤焰一样的红色,但山上冰冷刺骨,空魂山的山体则如乌煤一样的黑色,然离山很远就能感受到一阵阵热浪,王捷的参加培训的地方就在这空魂山上。
  再说冥界中的学术或科研机构,分为道和术两个大的分支,道,主要是研究和制定冥界的管理和运行的问题,而术则是主攻类似技术和法术方面的问题,给王捷安排的是术的方面的培训,这主要是为了将来再到阳间出差公务时能有一定的防身之技以提高办事效率而已,类似于大学生的军训时学学射击和徒手格斗一样。
  第二天一早,王捷早早就起床了,知道自己不用先去阴律司报到,会有专车来接他直接去空魂山的培训场所,于是便也不慌不忙地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悠闲地坐在桌案旁一边品茶一边抽烟,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参加的外边五花八门的培训,有些是相关工作技能提升的,还有不少国学方面的培训,那培训的老师估计连整本的论语都没看完过!再有就是纯扯淡灌鸡汤的等等,王捷要不是图它不用打卡而且还有不错的免费午餐自助,上课的时候还可以随意打盹儿甚至小睡,不然才没有心情参加那些培训呢!
  正屋中闲坐的时候,王捷揣在怀中的那块从阳间返回时没有上交的护身符突然轻微地震动起来,哇塞!真够高级的!王捷心中叹道,取出来一看,果然护身符上面那奇奇怪怪的符合变成了几个有意义的文字:车已到达。
  这么快?王捷想着,而且还没有听到院子外边有什么动静呀?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在烟灰缸中掐灭烟头站起身来出了院门,见院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辆像是雪橇大爬犁一样的车子!王捷楞了一下,先转身把院门锁好,然后走下台阶,踱到车子跟前,围着车子前前后转了几圈,一边转一边啧啧称奇。
  这确实就是个有着密闭车厢的大爬犁,红色的像是乌篷船形状一样的车厢,车厢的下面左右装上了两根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银色的长板条,板条两端像是威尼斯的冈朵拉小船一样高高翘起,这板条和车厢之间是有四根约一米高的立柱相连,如算板条的长度则足有十几米开外,使得这车看起来十分修长,而且最奇怪的是没有马匹牵引,不知用什么做动力。
  王捷疑惑地拉开车厢的两扇对开的小门,还好在车体下端的板条和车门之间还有似乎是用几段竹子做成的登车的阶梯,王捷踩着阶梯不怎么费力地就猫腰进入了车内。
  一进入车内,映入眼帘的是车内地板上那厚厚的白色地毯和米黄色的貌似真皮的宽大的座椅,而且只有这一张朝前安置的座椅,宽度能坐下两个人,座椅前面还有一张橡木桌子已和车厢固定为一体。太舒适了吧!这简直是头等舱啊?!王捷不由得心花怒放,这比我那辆奥迪可强多了!而且还是无人驾驶呢!
  更神奇的是,从车外看到的完全密封的车厢,没想到从里面看却有着通透而宽大的窗户镶嵌在车厢两侧和前后,而且头顶的顶棚也变成透明的了,似乎是一个全景天窗,从车里看外边,四面八方都是一览无余的,视野极佳!
  王捷惬意地双手抱头半躺在座椅上,两只脚交叠着搁在面前的桌子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好了,这时突然感到车子发出一阵轻微的震动,就听耳边嗡的一声,车子便突地跳离地面约莫有两尺高,然后便毫无察觉的急速向前方冲去,这样的加速即便是人间的超级跑车也是望尘莫及的,但王捷和坐之前的马车一样还是一点惯性都没有感到,就看车旁的景物瞬息变换,但自己刚刚那舒坦的姿势却不受半分影响!
  其实王捷不知道他现在坐的是冥界中另一种交通工具,名为飞梭,之前做的马车在冥界中被称为“青马”,飞梭的速度比青马要快好几倍,在冥界中通常只有官府衙门等办事机构中使用,类似人间的那种政府公务车,但还是需要一定级别或事情有一定特殊性的时候才能使用,以王捷在阴律司的地位,本来是够不上能调用飞梭级别的,但因培训的时间提前了,如用青马则路上耽误的时间就太多了,那空魂山距王捷的住处如按人间的距离尺度那足有二十多万公里,几乎就是围绕地球的赤道绕几圈的长度了,用青马则至少需要大半天的时间,而飞梭则只需要不到2个时辰,可以说,青马的速度好比过去的绿皮火车,飞梭则是相当于现代的高铁了,当然人间的高铁的速度跟飞梭比起来还是有如蜗牛一般了。
  飞梭的速度确实不能用人间的对速度的概念来理解,毕竟不是在一个维度的空间里,而且以王捷在人间时才有的瞬间移动比起来,飞梭再快也是快不过空间跳跃的,只是在冥界里他的这种空间跳跃的能力是用不上而只能借助这些交通工具了。
  两个时辰虽然不长但坐在车上还是有些时间来欣赏外边的景色的,王捷扫看了一眼车厢内部,没有发现有什么多余的和上次坐青马时还有的茶水啥的东西,就从自己兜里摸出香烟来,悠闲地给自己点上,双脚还是肆意地搭在桌子上,看着窗外这另一个世界在眼前的呈现。
  王捷又想起以前在异地上大学时坐过的绿皮火车,第一次是父亲给他送到的火车站还买了站台票把他送到车里,帮他把行李托举到车厢里的行李架上,都安顿好让儿子坐下了,又站在一旁笑呵呵地和儿子聊了会儿天叮嘱王捷在外地上学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直到乘务员过来催的时候这才一步三回头的下了火车然后在站台上目送着火车在汽笛声中缓缓离开,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王捷的眼睛湿润了,但很快又被那种初次远行的新鲜感冲刷了莫名的伤感,由北方到南方那绝然不同的车窗外掠过的山川河流和城市村野,让王捷的视线片刻都离不开那扇万花筒一样变幻的窗子。
  冥界中确实不是到处都是田园风光,飞梭转眼便飞到了通衢大道之外,飞梭悬浮的地面上已经没有路了。开始是经过一片辽阔的无数不知名的野花盛开的平原,飞梭以极快的速度掠过花海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带起一丝的微风,而且在如此快的速度下,即便高速摄影机都难以捕捉到细节的镜头,而王捷却能看清楚掠过的每一丛野花的花瓣!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王捷正惊叹于这种奇异的感受,飞梭便瞬间飞临到燃烧着熊熊大火的火原之上,四野八荒都是火舌飞舞,隔着车厢似乎都能感受到烈火的炙烤,但实际上王捷并没有觉得热,仿佛那无边的火海是在屏幕的后面而不是仅仅只隔了飞梭那层薄薄的外皮似的。
  难道我飞到太阳上啦?王捷胡思乱想着,但这片火原的广阔确实超出想象,就是飞梭这样电光石火的速度竟也飞了半个时辰才驶离火海,王捷其实有所不知,刚刚经过的火原其实就是冥界的十八层地狱中的火山地狱,也可称其为火狱,那亿万年燃烧不熄的滔天火海下是无数被地狱烈焰吞噬灼烧成焦炭一样的恶鬼们!
  飞梭穿过无边的火海,眼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遍布砾石的荒原,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见棱见角的灰色的砾石好像随时都能把极速而来的飞梭撞个粉身碎骨,但飞梭似乎有神明掌控一般总是能在间不容发之际像长了眼睛一眼避开那些怪石嶙峋的砾石,而每次都能吓出王捷一脑门儿的汗,小心脏也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不由得把两条腿从桌子上挪下来放在地板上。飞梭如果走直线的时候还是如磁悬浮列车一样稳稳当当的,这一旦开启了自动避让的模式,飞梭左拐又绕又以极高的速度劈弯,王捷就开始左右剧烈摇摆起来,本能地去找安全带,却悲哀地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配置!还好在车厢内壁上一边一个固定着两个把手,王捷赶紧用双手紧紧抓住把手,感觉像是运动会上的吊环选手似的,王捷心中暗道,这得亏是自己已经是死鬼一枚了,如果在阳间这么玩儿法,早就吐一地了!
  王捷正紧张地牢牢抓住把手在飞梭里左右逛荡,突然飞梭停了下来,王捷往窗外望去,刚刚那一大片砾石滩已经不见了,飞梭已经来到一处黄沙漫漫寸草不生的沙海中,王捷暗自骂道,这培训也不选个好地方,又是火海又是沙漠的!
  王捷把手从把手上放下来,看飞梭前面是黑乎乎的像是一堵黑墙,不由自主地抬头透过车顶的天窗向上看去,发现竟然已经来到了空魂山下!
  壁立千仞的乌黑发亮的直插天际的山峰让人看了胆战心惊,这哪里有路上去呀?王捷皱着眉头怨道,没想到只愣怔了片刻,飞梭的前端便高高仰起,嗖的一声便如下面有磁铁一般吸附到空魂山的悬崖峭壁之上,王捷没留神,差点从座椅上一骨碌滚出车外,又赶紧死死抓住车厢内壁上的把手这才稳住身子,但后背紧紧地压靠在椅背上好不难受!王捷气急败坏地骂了两句粗口儿,竟惊喜地发现屁股下面的座椅自动调整了角度,让王捷刚好把身子坐直了,而脸是朝着外边的,透过车顶的天窗看着外边,飞梭在迅速地沿着陡直的峭壁向上窜升,而王捷感觉有如坐在那种在建筑物外立面上安装的观光电梯一样,看着飞梭下面的景物不断地在视野中变小。还真是挺高级的啊!王捷自言自语地赞道。
  黝黑的悬崖上挂着一道瀑布,抬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瀑布是从哪里流下来的,真是有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现场感受了,而从飞梭里面看去,山上倒也是很多植被,只是那些冥界的花草树木似乎根本不受重力的约束,都是以近乎和悬崖垂直的角度横着生长的,如有一只胆大些的猴子,是完全可以像爬天梯一样攀住这些横向伸出来的枝干轻松登顶的!
  飞梭以数倍于超高速电梯的速度攀升,片刻工夫终于嗡的发出一声轻响停在了半山腰上的一片开阔的平地上了,这块平地像是人工开辟出的一个大广场,但又不是一马平川的平整而是如高尔夫球场一样高低起伏的,各色杂花树木错落有致,居然还有不知是人工还是天然的好几处湖泊,那湖水湛清碧绿如几块蓝色的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王捷知道应该是到地方了,就推开车厢走下飞梭,放眼望去但见远处背靠山坡浮现出高高低低壮观的一片白色建筑群,正中间是一座七彩的拱门,那色彩不像是人工粉刷的而更像是不知谁把天上的彩虹搬过来一样,这养眼的色调和背景中黑压压的山峰确实反差强烈但似乎也不觉得很是突兀。
  王捷正心中赞叹着,就听身后又是嗡的一声,转头看时,那刚送王捷上来的飞梭已经如旋风一样急速地朝山下下疾驰而去,王捷一个谢字还没出口便早已不见了行踪。
  王捷四下里看了看,也没见到有半个人影,但也不能站在当地傻等着,于是便迈开步子朝着那七彩的拱门走去,沿着杂花野树遍布两旁的绿地小径,绕过一个荡漾着一池碧波的湖泊,王捷不多时便走到了那座拱门之下,再仰头望去,这刚刚还矗立在这里的拱门竟然消失了!难道是海市蜃楼还是自己眼花了?王捷吃惊不已,但片刻之间也就恢复了平常心,毕竟自踏入冥界,一路走来遇到的那些颠覆想象和常识的事情太多了,这不过又多了区区一件而已。
  再看那片白墙白顶的建筑群,却不是横店影视城那样中国古建筑的样子,而更像是一种西方现代极简主义风格,那些建筑的白墙是由整齐而巨大的类似汉白玉的石块砌成的,看起来严丝合缝,即便在冥界的幽空下也发出白色的辉光,所有的建筑物都看不到窗户,如果不细看墙壁上石块之间的微小缝隙,还以为是由小山一样的汉白玉切削成一个个巨大的几何体的样子。
  最明显的一座建筑则是那似乎位于所有建筑群落中间的一块高逾百米的一座石碑,那石碑上竟一个字或符号都没有,与其称为石碑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体,王捷走近石碑细看,发现在石碑的横竖的边缘都以一定的间距密密的刻着细线,好像是直尺的刻度一样,一时间也琢磨不透这到底有何用处。
  “您是来参加培训的吧?”王捷突然听到从那个高大的石碑后面传出稚嫩的声音,再看时,从那石碑后面不知何时转出来一个白衣白裤的童子,粉扑扑、胖乎乎的圆圆的脸儿,梳着一个朝天髻,看着很是可爱!
  “是啊!”王捷愣了一下笑着说道:“小朋友,你怎么知道呀?”说着慢慢近前走了两步附身尽量和蔼地看着那个童子。
  那小童倒也不闪避,仰着脸看着王捷:“嗯,我当然知道啦!这半晌我已经接待了七八位了啊!”
  “嗯嗯!”王捷赶紧站直身子冲小童双手抱拳正色说道:“敢情是来接引在下的啊!失礼失礼哈!”
  小童咯咯一笑挥了挥胖嘟嘟的小手儿说道:“不用客气!赶紧跟我来吧!你已经快迟到了哦!”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一颠一颠地跑去,王捷只能随后紧赶慢赶地迈开大步跟着。
  绕过一丛丛茂盛的蓝色的阔叶林,前面还是一栋白色的建筑,同样是没有窗户的,从外观上看只是一个最简单的立方体的形状,只是边角都像是磨圆的,而且这个立方体也足有十几层楼高,同样从外立面上是看不到窗户的。
  在前面一路小跑着的童子站住脚步回过身来看着王捷说道:“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了,随我来吧!”。
  王捷冲小童微笑着点了点头,背着手跟小童走向这栋白色的立方体建筑,见那小童走到墙下的时候,浑然天成似乎没有一丝缝隙的白墙上突然荧光一闪出现了一个门的形状,小童又转身冲王捷招了招手然后双手往前一伸就进了墙壁里面,王捷还有几分犹豫,就听里面传出小童招呼的声音,就也不想太多,头一低跨步迈了进去,刚跨进来,身后的墙壁又恢复原状了。
  本来以为没有窗户的这座建筑里面会不会一片昏暗,没想到里面竟是如此的敞亮,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亮闪闪的,而建筑的的墙壁从里面看却像是玻璃幕墙一样是完全透明的。
  建筑里面倒确实像个星级的宾馆,居然还有前台,这个前台的造型也比较特别,就像是一个巨大而圆润的红色雨花石,而里面有个看起来像是电影里包租婆模样的中年妇女坐在那里正聚精会神地查阅面前的白板上的信息,见小童引着王捷走了进来就抬眼看了一眼王捷然后又低头看她面前的白板了,只嘴里冒出一句:“你是王捷吗?706号房,云梯右手边。”
  “哦,是,我是王捷!”王捷因不明底细而尽量装作谦恭的样子点头应道,又转头去看刚刚绕到他身后的小童,奇怪的是,那个小童居然连招呼都没打就不知去哪儿了!
  “好的,谢谢!”王捷又微微躬了一下身说道,然后向右手边的云梯走去。
  “等下!”那妇女有些粗鲁地说道:“把手伸过来!”
  王捷只得转身回到前台,踌躇地把手伸出来,手刚伸到一半的时候就被那妇女一把拽了过去,王捷险些被拽得身子撞上前台,心里气得是万马奔腾,但脸上那幅和颜悦色的样子倒是保持得不错,只见那妇女一手拉住王捷的右手,另一只手抄起一个翡翠一样通体晶莹剔透的的印章似的东西来,对准王捷的手背就摁了下去,王捷本能地想把手抽回来,但手背上已经被那个印章似的东西给摁上了印记,低头看时不过是一个长方形的戳记,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走吧!注意随时看你手背上的这个印记,明白吗?”那妇女放开王捷的手,还是头也不抬地说道。
  王捷有心想多问几句,但看那妇女一脸横肉双睛暴凸的样子就咽了口唾沫把话收了回去,继续装出与人为善的样子笑着答应了一声。
  这里的云梯王捷倒是很熟悉,和阴律司的那种只有一块地板的“电梯”一样,王捷踏入天井一样的一块地方,脚下是一片薄的如同一块玻璃一样的云梯的地板,还未站定就径直升了起来,转眼就到了王捷所住的楼层。
  出了云梯,王捷很容易找到了自己的那间挂着门票号的房间,直接推门进入房间,王捷一看不禁笑了起来,这与其说是个房间倒不如说是个蛋壳!因为房间里面就是一个椭圆的卵形的构造,内壁却不是白色的而是全部是淡蓝的色调,空间也很宽敞,足够装下三辆大块头儿的越野车,只是里面陈设很是简单,连床都没有,只在靠房间里面的地板上铺了大约半米高的似乎是鸭绒一样的厚厚的一层,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估计就是当床用的吧!竟然也没有桌椅一类的家具,只在一面墙壁上距离地面约几十公分的位置伸出来一块椭圆形的白色板子,似乎就是桌子了,而椅子却没有找到,如果要用那张桌子写字看来就只能是盘腿坐在地上了。
  好赖也是个单间!王捷心中暗想,反手把门关上,一个鱼跃跳到那地面上厚厚的鸭绒似的床上,身子顿时淹没在白色的绒绒里,却也不觉得憋气,感觉就像是泡在水里全身的重量都消失了一样。真是舒坦啊!王捷双手抱在胸前四仰八叉地平躺在绒床上享受着这片刻惬意的时光。
  只刚一打盹儿的工夫,王捷突然觉得右手的手背上感到一阵轻微的酥麻,心中一惊翻身坐了起来,伸出右手来一看,但见手背上刚刚有印章戳记的地方出现了一行黑色的小字,写的是:己时四刻至天术一号楼学员见面会,勿迟。在这行小字的后面还出现了一个不断跳跃倒数的像是时间的数字。
  居然还有这个功能?!王捷又见识了一下冥界的高科技,但也顾不上点赞了,第一节课就迟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这是在冥界,不能像是在阳间的时候那么随意糊弄了!
  王捷出了自己的房间,看外边刚刚还静悄悄的走廊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好多像他这样从自己房间里急匆匆走出来的人影,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快步走向云梯的位置,王捷也不敢怠慢赶紧挤上了云梯和一众都很年轻的男男女女们下了楼,又随着人流走到这栋住宿的大楼外边,外边也已经有不少人了,每个人的穿着打扮倒是形色各异,期间除了大多像王捷这样的现代的西式服装的外,还有不少是古装上身的俊男靓女们,看起来大家都是神采奕奕自信非常的样子。
  王捷正有些摸不着头脑往哪里走呢,又觉得右手背上一阵酥麻,低头一看见那个戳记的位置显现出了一个红色的箭头指示着前进的方向。真牛啊!这还能当导航呢!王捷心中叹道。不过其实也不用看这个箭头方向,只要跟着大队人马随大溜就知道去哪里了。
  就这样,王捷夹在人群中就身不由己地来到一座通体白色的高大巍峨的金字塔前面,这金字塔的高度不遑多让埃及的最大胡夫金字塔,而且不同的是,建筑上竟然连一丝石块堆砌的缝隙都很难用肉眼分辨出来,看上去浑然天成一般而隐隐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的崇敬感。
  地方是没错的,在金字塔前的一片草坪上有一块红色的不规则的巨大的石头,石头上刻着黑色的字:天术壹号。
  金字塔的那扇高大的石门前站着两个穿着黑色现代服装的男子,微笑着向不断涌入金字塔的人们点头致意,看起来很是亲切。
  王捷也随着人群穿过那个石门进入了金字塔内部,却发现里面竟是一个四面高中间低用同样的白色石头砌成的看台,看台中央是一个差不多有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广场,所有的学员进来后都在寻找自己的位置做好,王捷此时手背上的戳记随着王捷的脚步不断变换着指示方向,王捷按照手背上的箭头的指引倒也是不费力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环顾四周,见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了,突然在中央的大广场上凭空出现一个威猛的巨人!那巨人的身高远远超过了最高处的看台而几乎到了半截金字塔的高度,巨人黑漆漆的一张大脸,满脸都是红色的虬髯,如巨大铜铃般的暴突的双眼,狮子鼻一张阔海口,嘴角边还伸出两颗獠牙来,只是面相还是和蔼,身上的衣服也是得体的西服的样式,那巨人背着双手的突然登场,让刚在看台上坐下的人们不由得同时惊呼了一声,王捷也被吓了一跳,身子往后本能地一仰,差点倒在后排坐着的人的腿上,坐直身子不好意思地回过头去小声说道:“不好意思啊!对不起!”
  “没关系!不用怕,这个是虚拟的影像!呵呵!”王捷后排的那人安慰着王捷道,又用手轻轻拍了一下王捷的后背,王捷惭愧地微笑着又点点头,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此人,但见对方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着金色的领带,浓浓的一双剑眉,两眼炯炯有神,确实也称得上帅哥了。
  本想着是不是搭讪两句,但中央广场上的巨人那声若洪钟般的威严的声音让王捷情不自禁地转过身来还要保持一个仰视的姿态看着那个巨人发话。
  “各位新学员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冥界最高的培训中心参加培训!”巨人说着把手从背后抽出来摆出一个欢迎的姿势,只见那双如来神掌一样巨大的手扫过头顶,王捷下意识地一缩脖子,但马上又随着众人一起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
  “你们是冥界的精英,能参加这样的培训是难得的提高自己的机会,也是无上的荣光,希望你们努力精进学业,为将来能在这里有更大的作为打下扎实的基础!”巨人继续说道:“我可以透露给你们一个惊天的秘密。”说到这又故意停顿了一下卖个关子然后捋了一把乱蓬蓬的红胡子说道:“人类世界会在不久的将来觊觎到冥界的终极秘密,届时阴阳两界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如果在座各位中有能走到那一天的,我衷心地期望你们也能有所作为重整三界,那必将是轰轰烈烈的时代!我的话完了,谢谢各位!”巨人低头给所有人鞠躬致意,金字塔内部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所有的学员都从座位上站起来使劲地鼓掌,还有大胆的竟吹起了口哨儿!巨人抬起头来,冲看台上的人们点点头又挥了一下手然后突地就消失了。
  王捷正有些怅然若失的时候,手背上那熟悉的酥麻感又传到了大脑,低头一看,手背上显出一行字来:新学员见面会结束,散会。
  从第二天起真正的培训开始了,培训地点是在另一处名为“地术壹号”的建筑物里,这栋建筑是由十几个巨大的立方体交错堆叠而成,看上去似乎摇摇欲坠但实际十分稳定,王捷所在的培训课堂就在其中的一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