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奈何咖啡 > 第十五章 球球

第十五章 球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捷和王不通重又回到冥界,顾不得先回去休息就先跟吴晴约了下时间要当面汇报一下,时间一到,王捷二人准时出现在吴晴的办公空间门外。
  吴晴让两人进来,王捷和王不通一前一后迈步走了进来,打量四周觉得眼前一亮,发现吴晴的办公空间竟然换了一种风格,连陈设都变了,或者说连陈设都没有了!
  只见空间里面居然有高山流水,水流清澈的都可见水中游鱼的小溪边,顺流而下两旁都是茂密的郁郁葱葱的树林,吴晴正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边上头也不抬地冲两人挥了挥手,王捷和王不通踩着溪流中的有些湿滑的鹅卵石走了过去。
  王捷和王不通站在吴晴面前微微躬了躬身齐声说道:“吴掌书好!”,吴晴抬眼打量了两人一下然后嗯了一声摆手让两人在岩石边坐下说话,王捷二人并没有看到有啥椅子或可以坐的东西,正愣怔的时候,吴晴又说了一句:“还楞着干啥?赶紧坐下,我这好几个会等着呢!”。
  王捷和王不通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心想,既然上司发话了那只能遵命行事了!于是两人都眼睛一闭直接往下面坐了下去,过程中已经做好了来个硬着陆的准备,可没想到的是,刚往下一坐,就觉得屁股坐到了软绵绵的东西上,睁开眼扭头一看,居然每人屁股下面都垫着一块见棱见角的方石,可石头应该是硬梆梆的怎么会是像海绵沙发一样软软的呢?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也没工夫和你们聊没用的!”吴晴撇了撇嘴说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和人间的虚拟现实技术差不多,只不过冥界的这个虚拟现实跟人类比可不是先进一两个世代的事了,你们知道这点就够了!”
  王捷和王不通赶紧点点头,王捷仍是做出毕恭毕敬的姿态,微笑中带有几分自信先对吴晴开口说道:“掌书大人,我和王不通此次去阳间查办那个林爱珍的案子,还是有些收获的,您看我们是现在跟您简单禀报一下吗?”
  “说吧!”吴晴坐直身子,一条腿优雅地搭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抱住膝盖,两眼直视着王捷说道:“简短点儿!”
  王捷应了一声是然后和王不通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这次在阳间巡访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吴晴看起来听的挺认真,中间也不打断他们的说话,直到王捷最后说了一句大概就这样了,这才点点头嘴里蹦出来两个字“不错!”。
  “那个林爱珍已经转世投胎了,据我所知,此生投的还是个普通的人家,夫妻二人都还是比较本分的在乡镇做些小生意的,日子也比较清贫,这次要的是个二胎,呵呵!”吴晴罕见地捂着嘴笑了起来,王捷和王不通也陪着呵呵傻笑着。
  吴晴收敛了笑容继续正色说道:“你们二人此次出去一趟也是辛苦了,可是活儿还没干完,既然此次任务的主责是王巡检,那么就由你回去准备一份具体的书面报告,最迟明天交给我,听到了吗?”
  “好的,没问题!”王捷点头应道。
  “好!那个姓周的公子哥,看来也不是没做过善事,那个林爱珍虽转世继续为人,但看来命运也不是很好,估计也是和她前生造下的果业有关吧!”吴晴甩了甩头继续说道:“王巡检的报告还是很重要的,一定要认真准备,不然,那个周子昂的吉凶就握在你的手里了,明白吗?”
  “是是!明白!”王捷神色凝重地点头回道。
  王捷又问了一句:“掌书大人,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吴晴此时又低下头看石头上摆满的各种材料,听到王捷问话就只是点点头然后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王捷二人便都站起身来,冲着吴晴又是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等等!”身后突然响起了吴晴的声音,王捷和王不通赶紧站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吴晴不知她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王捷,考虑到你以后会经常的出差办案,遇到的险要的事应该不会少,所以给你安排了一段时间的修炼,相当于人间公司的培训了,你去参加一下,具体我让李子沐给安排,好吗?”吴晴并没有站起身来只是抬眼看着王捷说道。
  好事儿啊!王捷心中暗喜!在公司的时候,领导比较看重的才会给其安排外边的培训,这些培训课一般都时间比较短,但花费不菲,通常都是一两天的培训费就要大几千块钱。王捷作为职场老司机,最喜欢的就是公司给报名的外边的培训了,让他可以暂时摆脱每天公司里的大事小情,可以心安理得的把手机关机或设置成静音而无视公司的来电,还可以不用辛苦堵在上班的路上心急火燎地上楼打卡,中午在培训的地方吃的自助餐通常也不错,而每次意气风发地开着自己崭新的奥迪a6l出现在培训的饭店的停车场里,拎着黑色真皮的苹果本的电脑包大步流星地迈进饭店的旋转门的时候,收获的往往是大把的羡慕的目光,谁都以为王捷这样的肯定百分百的成功人士了!
  “好的!多谢掌书大人栽培!”王捷面带喜色的对着吴晴双手合十作揖说道,又偷眼扫了一眼王不通,见他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何况还是高校的教授,这些胸襟涵养还是有的。
  出了吴晴的办公空间,正好收工的铃声也响了起来,刚刚忙忙碌碌如闹市般的阴律司转眼间就剩下人丁寥寥了,王捷先回到自己的工位简单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回去,这时就看王不通迈着方步一摇一晃地走了过来。
  王不通走到王捷面前,拍了拍王捷的肩膀笑着说道:“老弟不错啊!领导赏识你呀!呵呵!”
  “哥哥过奖了!咱们兄弟就不用客套了吧!”王捷脸上有些微微泛红地惭惭说道。
  “老弟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吧?我干教育一辈子,就喜欢看到我的学生们有出息比我强,所以老弟你要是能混得风生水起,哥哥我也会替你高兴的啊!”王不通又用力拍了拍王捷的肩膀说道。
  这个王捷信,虽然和王不通认识不久,但毕竟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冥界的朋友,何况还一起到阳间查案,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把王不通当成自己大哥样的人了。
  王捷正想说点什么,没想到王不通用手拉了拉王捷的胳膊哈哈一笑说道:“走吧!咱们外边喝点儿,还没一起喝过呢!嘿嘿!”
  王捷一听正中下怀,这些天正有些馋酒呢!于是连声说好,就和王不通一起下楼来到大街上,街上各色店铺正是灯火通明上客的时候,吆喝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让王捷一时间想到了帝都的前门大栅栏的街市情景。
  望月楼离阴律司最近,也是阴律司的大大小小的官吏们差役们经常聚会喝酒的地方。王不通还是把王捷带到了望月楼,店小二小德子有日子没见到过王捷了,老远就笑着挥手高声招呼着,然后一路捷哥捷哥的叫着给引到店里。
  “德子,这次是我请客哈!”王不通也来过望月楼和小德子也都熟悉的,小德子回了声好嘞就拿了菜单放在王不通面前,王不通在那里点着菜,这边王捷和小德子随意地聊着,小德子退下安排厨子准备酒菜,不多时就一盘一盘地笑呵呵地端了上来摆了一桌,又拎上一坛好酒,小德子对二人点点头笑着说了声两位慢用就退到一边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王捷和王不通两个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不通放下筷子神神秘秘地嘿嘿一笑对王捷说道:“老弟,我听说你还交了个女朋友是吗?呵呵!”
  王捷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王不通那泛着油光的胖脸说道:“听谁说的啊?没有的事!”
  “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王不通收回笑容故作沮丧地说道:“你老哥我又不是外人,跟兄弟俩聊感情的事也无不可吧!”
  王捷嘬着牙花低头噘着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看着王不通:“好吧!其实也不算是女朋友,毕竟也没怎么在一起过,哎!”
  “在一起也不见得就是女朋友好吧!那可能是失足妇女!”王不通哈哈一笑说道,王捷呸了一口轻轻骂道:“滚!”
  王不通用筷子指点着王捷乐不可支:“你看看!你看看!一说就急眼!哈哈!”
  “就算是女朋友还能咋样?我还能跟她结婚生孩子不成?呵呵呵!”王捷苦笑着摇了摇头,举起酒杯和王不通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干了,王不通也干了杯中酒,然后托起桌上的酒坛子给王捷和自己的酒杯满上。
  “这个你就老外了吧!”王不通推了推鼻子上的墨镜俯下身子看着王捷说道:“据我所知哈!我们这样的在冥界里做事常驻的叫做阴人,这个你知道吧?”
  “嗯!”王捷点点头:“知道,我也是听酒楼的小德子说的。”
  “冥界没有啥婚姻法,也没有限制交朋友处对象啥的,当然了,也没有结婚的说法,更不可能生孩子了!呵呵!”王不通自顾自地夹了口菜放在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
  “那就是纯纯的精神恋爱了呗!”王捷眨巴着眼睛望着楼下熙来攘往的人流有些木然地说道。
  “这个我也没好意思问过别人,嘿嘿!”王不通又是暧昧地一笑:“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如果想将来转世为人后还能有夫妻缘分的话就一定要拿到姻缘果才行!”
  “啥姻缘果?”王捷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愣怔地问道。
  “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在冥界中的生出感情的男女,要是想来生做夫妻,就要在转世的时候各藏一枚姻缘果,这样投胎为人后,纵使各自的人生有多么曲折,最后铁定了两人终会走到一起!”王不通说着突然想起光喝酒没有烟怎么尽兴,于是就伸手从怀里摸出烟盒来,打开烟盒递给王捷一根,自己也拿出一根,都点上了,两人有酒有菜,边抽边聊好不惬意。
  王捷鼻子里喷出两股直直的烟雾叹道:“好吧!还是谢谢提醒吧!”又话锋一转说道:“现在也只是刚刚开始,天晓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佛说,缘起即灭,缘聚即散。人活着其实就是为了还一个情字!”王不通一手夹烟,一手举起酒杯又和王捷碰了一下杯,自己一仰脖儿先干为敬了。
  “王巡检!王捷!”王捷突然听到附近有人在叫他,扭头四下张望,发现附近的一张桌子上一个长着马脸和鹰钩鼻的男人正笑着冲他挥手。
  竟然是赵然!赵然那桌还坐了一个人,一身青蓝色的道袍还带着一个混元帽,面容黑瘦,下巴上一撮山羊胡子,看样子应该是个道士,那道士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捷慢慢点了点头。
  “老赵!”王捷叫道:“过来一起喝几杯吧?和你那位朋友!”,这边王不通也笑呵呵地冲赵然挥了下手,他虽然被调任阴律司不久,但赵然还是认得的。
  赵然对王捷拱了拱手说道:“我和这位朋友还有些事商量,就不过来啦!改日咱们几个再喝吧!哈哈!”
  听赵然这么一说,王捷便不再勉强,又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继续和王不通喝酒吃饭。
  在望月楼吃完饭,王捷和王不通走出饭店,互相拱手作别,王捷便信步往自己的寓所走去,走不多时,便远远看见一座青砖砌成的整齐的院落,一株高大的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从院里面探出树冠来,这里就是王捷的住处了。
  王捷想早点回去歇息,就甩开大步往那座院落走去,快走到时,突然发现院门口有一个人影徘徊。
  深更半夜的,这是谁在我住的地方转悠?王捷心中想到,犹疑着又走近了几步,那个门口徘徊的人也注意到了他,转过身来和王捷正好四目相对,王捷看那人一身洁白飘逸的汉服缀着蓝色的花边,头上一袭长发如黑色的丝缎,饱满白皙的面庞加上俏皮的尖下巴,一双明澈的似乎能说话的大眼睛。
  “婷婷!”王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兴奋地竟楞在当地。
  “哼哼!你还认得我呀!”婷婷假装生气地撇撇嘴说道。
  “可想死我了!”王捷冲口而出一句话,也顾不上肉麻不肉麻了,然后笑着张开双臂冲着婷婷扑了过去,婷婷笑着要躲开王捷的熊抱,但终于还是没有逃脱王捷的魔爪,被王捷结结实实地拥在怀中,婷婷的双手绕到王捷的身后抱住王捷的臂膀,把头轻轻靠在王捷的胸膛上,微微闭上眼睛,顺着眼角有两滴清泪悄无声息地滴落在尘埃中。
  “快进屋吧!咱两别在大门口秀恩爱了!呵呵!”王捷松开怀抱,拉着婷婷的手说道。
  进了院子,婷婷看着那株遮天蔽日菩提树不禁啧啧称叹,说在冥界竟然也能见到绿色的人间的植物,王捷返身把院门关上,揽着婷婷的腰进了屋子。
  “你可别犯坏哦!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哼哼!”婷婷仰着娇俏的脸庞伸出一根手指来点着王捷警告似的说道,王捷嘿嘿笑着:“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哦!”
  王捷拉着婷婷,两人对坐在临窗的书案旁边的矮凳上,“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王捷说道。
  “我也是哦!一晃在冥界都几个月过去了!时间真快啊!”婷婷一只胳膊支在桌上,用手托住腮幽幽说道。
  “嗯嗯!不用急,我先给你泡一杯上好的茶,咱们边品茶边聊!”王捷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准备茶水,不多时就端上来一个朱漆的托盘,上面是两个湛青碧绿的精致的茶盏和一个古铜色的茶壶,王捷刚想给婷婷倒茶,婷婷先笑盈盈地站起来拎起茶壶把茶水斟上,又坐下来看着王捷说道:“咋能让官人服侍小女子呢!嘻嘻!”
  王捷从桌案上拿起一包烟来扭头对婷婷说道:“吸烟介意吗?”
  “介意!”婷婷嘟着嘴假装生气地说道:“吸烟有害健康!这还用问嘛!”
  “知道哇!”王捷故意装作委屈地样子苦着脸说道:“可是我现在都已经是鬼啦!”
  “嘻嘻!”婷婷捂着嘴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啊!我把这个给忘了!”说着就主动拿起桌案上的一盒火柴抽出一根来划着了给王捷点上烟,王捷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了,一时不由心中美道:家里有个女人真好呀!
  “既然我们都有一肚子话想说,那么,我们谁先来呢?呵呵!”王捷惬意地吐出一口烟圈儿,一只胳膊搂着旁边婷婷得劲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嗯,那你先说吧!”婷婷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点着自己的脸颊眨巴着眼睛好像很认真的样子。
  “那我就不客气喽!”王捷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住的那里离这里很远很远,你这次是怎么过来的啊?”
  “还说呢!”婷婷放下手中的茶盏说道:“我是问了别人,说是在冥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马车,可以租用的那种,别小看这种马车,速度感觉比人间的飞机还要快,纵使千里万里,也不过一时半刻就能到了!”婷婷噘着嘴冲着王捷伸出一只手来,手心向上摊开手掌说道:“花了我半个月的薪水呢!你给我报销!哼!”
  “好感动啊!”王捷搂住婷婷肩膀的那只胳膊又使劲搂了搂:“嗯!肯定给报销!”但又话锋一转说道:“有发票吧?”
  “有你个大头鬼啊有!”婷婷挣脱王捷的胳膊,双手攥拳朝王捷的身上捶去,王捷一边大笑着一边身子左右摇摆躲着婷婷雨点一样的粉拳。
  二人嬉闹了片刻,婷婷又给王捷和自己的茶盏里续上些茶水,喝了一小口茶放下茶盏赞道:“哥哥,你这茶水真好喝呢!”王捷得意的点了点头:“随便喝啊!肯定管够!呵呵!”
  “听说你最近去阳间办了一件案子是吗?”婷婷忽闪着大眼睛看着王捷说道。
  “是呢!”王捷应道,然后把此次和王不通在阳间办案得劲经过大致跟婷婷讲了一遍,婷婷似乎很认真的听着,待王捷说完忽然眼神变得暗淡下去,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哎!我现在挺想我家人的,特别是我妈,那么大岁数,我却没能给老人养老送终就……”
  “那都是前生的事啦!”王捷安慰婷婷道:“有句话不是说不念过去,不惧将来吗?何况这隔世的爱恨情仇早就如云烟了!”
  “哥哥说的也是,但一时半会还是放不下。”婷婷把头轻轻靠在王捷的肩上,王捷伸出手来慢慢地抚摸着婷婷那如丝缎一样柔顺的青丝。
  “哦,对了!”王捷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侧头看着婷婷:“我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你在院子外边,你是咋知道我今天回来呢?”
  “我是听小白说的。”婷婷回道。
  “小白?就那个送我们来冥界的白无常小白?”王捷觉得有点奇怪地问道。
  “就是她啊!”婷婷此时站起身来,王捷还一手揽着她的腰,婷婷很自然地慢慢侧身坐在王捷的腿上然后用一只手勾住王捷的腰,一只手端着茶盏,王捷来了个满满的公主抱,思忖还从未与婷婷如此亲近过,不由得心中突突乱跳,脸上竟也泛出红晕来。
  “这段时间也没法和你联系,闲着无事,就和小白姐互相发信息玩儿,她告诉我你大概最近几天就要回来的,我这几日也有假期可歇,就忍不住跑过来见你了!”婷婷说着说着又似乎觉得不好意思,低头轻声说道:“我,我其实两天前就来这里等你了,本来想我要是连等你三天你再不回来我也只能先回去了,没想到最后还是把你给等来了。”
  “婷婷!”王捷只叫了一声婷婷的名字就一时语噎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睛里满是温热的泪水,把怀里的婷婷抱的更紧了。
  “哎呀!我都快喘不过气来啦!”婷婷尖着嗓子小声叫道:“你轻点呀!”王捷嘿嘿笑着松了手臂,然后用手背偷偷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水。
  “欸!你听说过姻缘果吗?”婷婷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盏突然问王捷道。
  王捷心中一动看着婷婷回道:“你咋也知道这个东东?我可是今天和同事闲聊的时候刚知道的哦!”
  “我也是跟我们府衙的一个姐姐那里聊天的时候说起过的。”婷婷接着说道:“她跟我说的如果我们要是想在转世后能成为真正的夫妻就得一定要拿到姻缘果才成!”
  “对对!”王捷点点头:“我那个同僚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去哪儿求这个姻缘果,我也忘了问他了,呵呵!”
  “你还记得我们刚入冥界的时候,在幽都城外看到的远处的那个大山吗?”
  “冥时山!记得呢!”王捷脱口而出道。
  “嗯!就是那座山上!”婷婷说着突然伸手从王捷嘴里把他叼着的香烟抢了过来,王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放在自己嘴边吸了一口又还给了他。
  “你还会抽烟?呵呵!”王捷潇洒地吐了口烟圈儿笑着问道。
  “不!”婷婷歪着小脸儿嘟着嘴说道:“省着被你的二手烟毒害呀!”
  “哎!咱们都是做鬼也风流的人了,还怕啥二手烟啊!哈哈!”王捷大笑起来,又被烟呛得自己连着咳嗽了两声,婷婷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王捷嘴里低低嗔恨道:“该!”
  “刚才说到哪儿了?你继续哈!”王捷拍了拍婷婷的背说道。
  “说到那个冥时山,据说山上有很多奇诡的东西,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让人拿到姻缘果的!而且,这个也邪门,只能是男女两个一起去拿,而不能说是一个人就能代表了的!”婷婷说到此不由得捂住嘴轻轻打了个哈欠。
  “嗯!我们到时一起去就是!”王捷看着婷婷坚定的说道。
  “哎!你这位老哥真有意思哈!我一个大美女为啥要一定要跟你结婚啊?”婷婷咯咯笑着故意气王捷说道。
  “那好吧!”王捷假装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那我这样的高富帅也只能是便宜别的女人喽!”
  “真没羞哦!”婷婷用手指刮着王捷的脸:“我看你是帅的掉渣哦!”
  两人互相搂抱着嘻嘻哈哈地又说笑了一阵,王捷又想起什么事来似的歪头看着怀里的婷婷说道:“我们明天出去玩一趟吧?冥界之大超乎想象,太多太多的地方没去过,不如我们也来个地府一日游如何?”
  “好啊!”婷婷高兴地拍了下手说道:“我可是最喜欢旅游了,到处走走开阔眼界真好!”
  “嗯!我虽然不是很喜欢旅游,但偶尔出去走走也觉得不错。”王捷把手中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继续说道:“我觉得旅游的效用就是让人满世界的转一圈回来,然后还是觉得哪里都不如自己家里舒服而已!呵呵!”
  “哎呀!你就别感慨了!”婷婷用手拧了王捷的耳朵一下,王捷哎呀叫了声疼,婷婷继续说道:“快说!我们去哪里玩啊?!”
  “我听人说,从我这里出发一直往南走,会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名字挺吓人,叫什么末日树海,但风景却是绝佳的!你想不想去?”王捷微笑着看着婷婷的双眸说道。
  “去就去!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本来也是鬼呀!应该是别人怕我们才对嘛!嘻嘻!”婷婷从王捷腿上站起来,一拍自己胸口摆出一幅大无畏的样子朗声说道。
  王捷点点头伸出双手来给婷婷来个双份赞然后说道:“我舅服你!那就这么定了!”
  “哦耶!”婷婷叫了一声伸出手来和王捷击了个掌。
  “那,时间也不早了,你先睡吧!我大概还需要一个时辰把上峰交给我的活儿忙完,这样明天我就可以请假了!”王捷看婷婷揉着自己的眼睛,知道她有些困倦了。
  “那好吧!”婷婷噘着嘴有点不情愿地说道,扭头看了看王捷的那张实木的大床,柔软而又一尘不染的被褥和枕头让婷婷顿时困意更浓了。
  “背过身去!不许看啊!”婷婷笑着对王捷说道。
  “哎!都老夫老妻了!”王捷摇头苦笑道但也只能乖乖地转过身去,婷婷呸了一声,然后窸窸窣窣地把外衣脱掉,然后尖叫了一声跳到床上钻进被窝里,双手抓住被子的上沿儿满意地闭上眼睛。
  “好了吗?”王捷问道:“我可转过来了啊!”
  “嗯嗯!”婷婷答应了两声,王捷转过身来看到婷婷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被子里不由得摇了摇头假装生气地说道:“真是小气哦!一点肉肉都不露哦!”
  婷婷张开眼睛嘴里吐出一个滚字说道:“你赶紧忙工作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要爱情也要面包呀!嘻嘻!”
  “那好吧!你先睡,我忙会儿了!呵呵!”王捷看着躺在床上脸上挂着微笑闭着眼睛的这个小女人,心中也是一荡,觉得在冥界的生活也比想象中的美好多了。
  王捷从自己带回来的公务包里取出那个本来摆在自己办公空间桌上立着的那块白板,王捷知道,这块白板可是不得了的,实际上就相当于人间的台式一体机电脑,完全可以用来发送邮件而且还不用网线或是wifi,只要写明发给谁就可以了,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电脑的运算能力,王捷想,冥界的科技水平非同了得,是不是因为自古至今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去世的那些大科学家们给发展起来的呀?现在可是连人类世界最著名的科学家霍金都已经去世一段时间了!
  如果写书面的也可以,但是写了就还得明天带到阴律司交给吴晴,反正不过一份报告而已,时间是最重要的!于是把那个白板平放在桌案上,直接用一根笔端极细的毛笔蘸着一瓶黑色的墨水在白板上刷刷点点的写了起来,这个白板类似于人间的那种电脑的手写板,尽管王捷本来手写就是小学生的水平,但落在这块白板上就都变成了整齐划一的标准的宋体字。
  王捷一边回忆之前在阳间一圈下来的所经历的事情,尽量不遗漏细节,加上自己的总结和分析,不多时一篇大约2000字的报告就出笼了,自己又逐字审核了一遍,看了看也没有发现有笔误的地方,而且总体上逻辑清楚、论证充分,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突然又想起应该在报告上附上一段明天请假的消息,阴律司是允许通过这种形式来请假的,于是又赶紧补充上明天请假一天云云,最后是写上收信人吴晴的名字,放下笔把白板竖立在桌案上,白板的右下角有个小方格子,就伸出右手的食指在那个小方格子里摁上了手印,就听叮咚一声轻响,白板上密密麻麻的字全部消失了,王捷知道这个报告已经发给吴晴了。
  冥界的好处,除了衣服被褥从来都不用洗也是纤尘不染外,自己也是根本不需要刷牙洗脸,更不用说洗澡了,而且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异味或不舒服。王捷忙完公事,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床上侧身似乎睡得正酣的婷婷,自己也把衣服脱掉,突然那种久违的异样的感觉或冲动涌了上来,感觉很久没有和一个女人有如此亲密的关系了,就这样心里砰砰乱跳着一步步走向大床,然后翻身上床,脸上红红的,就那么直挺挺的仰面朝天躺着一动不动
  突然身旁的婷婷轻咳了一声,竟一翻身转过身子,眼睛还是闭着,一只胳膊搭在王捷的胸口上,又把一条腿压在王捷的腿上,婷婷的皮肤虽然是冷的,但光滑而又柔软的身子紧挨着王捷的身体,让王捷内心百感交集,觉得自己这时应该说点什么!
  “你,你还没睡呀?”王捷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自己说完都觉得自己傻缺,偷偷用手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啊呸!”婷婷这时圆睁杏眼侧脸看着王捷:“你这个大猪蹄子!我家没有床吗?!”然后又自己咯咯地在枕头上先笑起来。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哈!”王捷憨憨地笑着转头看着婷婷说道。
  “哼!你就会欺负我!”婷婷假装委屈地抽噎着说道。
  “美人!我来了!”王捷学着京剧唱腔拉长音说道,一把就把婷婷搂在怀中,床上的那盖在两人身上的如丝缎般的被子无声地滑落在床下,窗外冥界夜晚的天空如一袭红色缀幕无边无际。
  王捷发现在冥界虽然没有手机和汽车,但在通讯和交通方便其实也是很方便的,只是自己新来的对此还不熟悉罢了。第二天一早,王捷先召唤来信使,一只大乌鸦,然后把租车的意思写了个纸条绑在大乌鸦的腿上,大乌鸦飞走后,不多时院外就传来一阵马蹄的嘚嘚声,王捷心中暗道:好快!
  屋里的婷婷已经梳妆打扮完毕了,特意在脸上打上了一些腮红,看起来面若桃花。王捷穿了一身便装,其实就是上次和王不通在阳间办案时的那套行头,本来也没有几件衣服,这次也没想到婷婷会来,穿正装出去玩也不合适,也只能选这套便装了,好在王捷此时的外形相貌已是标准的高颜值美男了,穿什么衣服都显得帅气夺人,婷婷歪着脑袋仔细打量了一下王捷,然后点了点头赞道:“看上去咋比刚遇到你的时候还精神了呢!不许骄傲哦!哼哼!”
  王捷拉着婷婷出了院门,看外边是一辆蓝色顶篷的两匹马拉的马车,还是没有车夫的,只是在车厢侧面挂了一个寸许的小黑盒子,王捷知道那是用来付账的,于是走过去,把牙牌从胸前摘下来凑到那个小黑盒子跟前,只听叮叮两声,车费便算是付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