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奈何咖啡 > 第十四章 小僧无尘

第十四章 小僧无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风山距离昆明市区约60公里,山体南北走向,连绵起伏,方圆100多公里,山高林密,因进山后不见天日而得名黑风山。
  此时在进山的一条崎岖的小路上,一个手拿拂尘的道士装扮的黑瘦的半大老头儿正亦步亦趋地往山中深处走着,远看步子不紧不慢,但实际迅捷非常,就是山区的青壮小伙子也难赶得上他的脚步,不错,此人正是蓝山老道。
  老道行至一处背阴山坳,竟有一片不大的黄土裸露的平坡,平坡上都是密密匝匝的高大松柏,而树下远远近近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坟茔,环绕这片缓坡还有一条汩汩流动的溪水,环顾四周,老道一皱眉,心中暗想:这风水极阴之地怎能作为坟地呢?这不是滋养孤魂野鬼呢吗?
  眼看天色渐晚,本来这黑风山大白天都难见阳光,何况傍晚时分更是比外边更显得昏暗,就是周边的樵夫村人此时也都匆忙下山去了,这荒山野岭加上遍地野坟直让人后背发凉,头皮发麻。
  蓝山老道毕竟不是常人,平常捉妖拿鬼的事也做过不少,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在他看来和阳光大道也没啥区别,看附近有一块巨大的如房子般大小的岩石正好可以避风,于是走到岩石下面,将那些拘鬼用的做法的物件儿大大小小摆了一地,只是蒲团忘了带上了,老道只能席地而坐,本来就瘦骨嶙峋的屁股坐在略显坚硬的地面上很是不舒服,但也顾不了太多了,若是再拖拖拉拉下去,恐怕就真的回天乏术,那周子昂也就保不住小命了。
  老道从随身带的那个破旧的军绿色挎包里摸出一张黄纸的符咒来,用打火机点燃了扔到面前的祭坛里,然后双目微闭,将拂尘搭在肩膀上,默念道士用来拘鬼降妖的真经,经文刚念到一半,就觉得身边阴风阵阵,吹得老道的袍袖都飞舞起来,一股寒气袭人,让人不禁瑟瑟发抖,老道缓缓睁开双眼,但见面前祭坛中余烬明灭的微光掩映中出现了一个长发女人的身影。
  老道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依然坐在当地,看着面前的那个长发女子说道:“请问这位女士是姓宁吗?”
  那女子身上穿的倒也是普通的装束,一条弹力紧身小脚裤,上衣是一件白色的半袖女士t恤衫,长发飘飘,一张清秀的面庞,只是眉宇间有些戚容,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厉鬼该有的吓人模样。
  “道长,我就是宁蓉,不知道长找我何事?”那女子轻声说道,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此时,老道已经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背着手面向着那个女子说道:“哦,你好!我来是有一件小事麻烦,只希望姑娘能尽量告知一二,但无论咋样,我回去肯定替姑娘诵三天经文助你能早日超度,你看如何?”
  听老道这么一说,那女子不由得面露喜色,对着老道深施一礼又掩面泣道:“多谢道长成全!您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详细说给您听。”
  蓝山老道点了点头,于是把周子昂的事大略说了一遍梗概,重点提到的是希望能找一些对其有利的证据,这样就能多少抵消一些孽障而少受一些冥界的责罚了。
  老道刚说完,就见面前这女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老道见状赶紧伸出双手把那女子扶了起来,那女子抽抽搭搭地有些激动地说道:“周子昂,周少爷,我知道他!他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啊!”
  “哦?还有这事?你快说说!”老道一听不禁喜上心来,暗赞道:这个老赵真是没少下功夫,还能找出这么一个反例来,难得啊难得!
  女子退后一步,一只手拢了拢鬓角的发梢悠悠说道:“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年冬季,有一天大雪纷飞,我就带着小孩出去到公园里玩雪,路过一条必经的马路的时候,远远开过来一辆速度挺快的车,可我和小孩还不知道有车开过来就继续横过马路,这时就见那辆车在积雪覆盖的马路上突然斜斜地飞了出去,轰隆一声撞在路边的一颗大树上了。”说到此,那女子用手捂住胸口似乎当年的事还历历在目。
  “难道周子昂在车上?”老道皱着眉问了一句。
  “那车不是周少爷的。”女子恢复了一点平静继续说道:“当时那车撞在树上,车身上不知飞出个啥东西正好砸在我家小孩的后背上,一下子就把小孩砸倒了!我一边哭叫着一边把孩子抱起来,发现孩子嘴角流血已经昏迷过去了,我一急也差点晕了过去,一时间也忘了打个电话报警,就坐在地上哭嚎起来!”
  老道没有打断女子的讲述,捋着下巴上的胡子背靠着那块巨岩,面前祭坛中的黄纸焚化的灰烬在夜色中泛出红色的微光。
  “我正坐地上哭的时候,又见远处来了一辆车,看样子很豪华的一辆车,那车很快就来到眼前,车停在路边,车上跳下一个穿的很是讲究也长的挺帅的一个年轻人,他二话不说,先把我扶了起来,然后替我抱着小孩走到路边,车上后座又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对那个年轻人很恭敬地样子,那个年轻人就对那个男的说让他开车马上带我和小孩去最近的医院,他自己就站在路边掏出手机来报警,那个男的帮我和小孩在后座上安顿好就立刻开上车到了医院,幸好去的及时,孩子没有大碍,而且那个男得离开医院的时候直接将3万块现金交给了我,说是他家少爷吩咐的,让我一定手下!”女子说着说着又用手捂住嘴巴眼圈泛红几乎又要落下泪来。
  老道伸出枯瘦的手来轻轻摸了摸那女子的头安慰道:“事情都过去了,不用总是挂怀了!”
  女子默默地点点头:“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周子昂,家里有的是钱,是个典型的富二代,没想到能遇到贵人相助,也不知道该咋感谢人家,再之后还真打听到了周少爷临时到本地周转,就赶紧带了一箱子本地特产去拜访,但遗憾的是还是没见到本人,而是由他家公司的人给代收了!”
  “嗯嗯!”老道不住地点头称赞道:“所以这么说来,人即便是坏也不是一生中没做过一件善事啊!”
  女子看着老道有些莫名的诧异:“道长,就算是周少爷怎么不好,但对我确实有大恩的,望道长明察吧!”说着又是深深地鞠了个躬。
  “哈哈!”老道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明察有啥用!只有那掌管人间寿夭生死吉凶的冥界判官能明察才有用啊!”
  “道长说的也是,只是不知怎么才能救救那个周少爷?”女子有些着急地看着老道说道。
  “我估计那个来查办周子昂案子的阴差不几日就要返回冥界了,那时如果再找不到对他有利的证据,那估计周子昂的阳寿也就尽了,而且最可怕的是会可能沦入畜生道,来世也不能为人了!”老道叹了口气望着那女子继续说道:“所以,要想救周子昂,只能是靠你了,而且要赶快找到那来阳间办案的阴差,据我所知,是冥界阴律司的两人,跟他们把事情说清楚,这样才可能给周子昂渡劫成功啊!”
  “嗯嗯!道长,那我立刻就去找那两个阴差去!”女子急急地说道。
  “那就麻烦姑娘了!”老道对那个女子拱了拱手说道:“稍等一下,请带上我这个符咒,有它可以让你很快追踪到那两个阴差大人!”说着从自己挎包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符咒来塞到女子手里,女子点点头跟老道告别,老道微笑着看着那个女子,只转眼间,平地卷起一股阴风,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话说王婕和王不通二人出了山神庙时,天光已经放亮了,二人虽为阴差但有护身符护体,所以并不惧怕阳光,只是觉得阳光晒在身上没有活人的时候那么惬意而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炙烤的感觉罢了。见附近半山处有一座破旧的凉亭,于是两人来到凉亭里找个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此时清晨的山风中夹杂着各种野花的芬芳,让人感到很是清爽惬意,王不通身上似乎藏着永远取之不竭的香烟,此时又递给王捷一根,两人又云山雾绕开来。
  正聊着,王捷突然觉得揣在裤袋中的那个圆形的护身符发出轻微的震动,王捷掏出来一看,那个本来是白色的护身符此时变成了绿色,牌子上原有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符号此时也像变魔术一样组合成了几个规矩的汉字:任务延期三日。
  王捷举起护身符来让王不通也过来观瞧,王不通凑过来一看不禁笑了起来:“真牛啊!这个合辙也能当bp机使啊!”
  王捷也觉得哭笑不得,摇着头说:“这下好了!甭想着借出差能得到点自由了,有这个玩意儿就把咱们给拴上喽!哎!”
  “是啊!”王不通又拿出自己的护身符来却发现上面没有任何信息于是又揣进怀里。
  “看来是上峰觉得这个案子还是要更加慎重一些,因此又宽限了我们三天,不过,其实我觉得现在咱们似乎就没啥可干的了。呵呵!”王捷看着远方天际被朝霞逐渐染红,自己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说道。
  “也好!”王不通半拉屁股坐在凉亭的围栏上说道:“时间富裕,对咱们这打工的总是好事,万一急急火火地交了差,再弄个冤假错案的怪罪下来,咱哥两儿还不得直接打入阿鼻地狱去啊!”
  “老哥所言极是呀!”王捷赞道,想起多年前,自己和一位相交多年的老友,经常也是周末聚在一起的时候就到附近的山上走走,通常是在半山上的一个茶肆里喝几杯山泉水冲泡的龙井茶,就着一袋咸干花生,赏着山上四季变换的景色,高谈阔论吹牛皮,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人生乐事。
  白天对阴差来说就如同晚上一样是没啥事可做的,可阴差又不需要睡觉休息,王捷于是和王不通商议要不要用瞬间移位的神通去泰国玩耍一番,这个可比飞机快多了!王不通一听马上就说好啊!于是王捷一手搭在王不通的肩膀上,一边闭上眼睛,心中暗想之前去普吉岛旅游时的景象,顿时就觉得脚下生风,眼前的景致就如万花筒一般不断变化,本以为可以马上就能到泰国的时候,没成想,两人的身子就像是撞在一堵无形的软墙上一样,嘭的一声从半空中栽了下来!
  两人立定身形,环顾四周,所见都是热带风光,高大的椰子树,如蒲扇般的碧绿的芭蕉叶,不远处那鳞次栉比的寺庙和佛塔,王不通先叫了起来:“我地乖乖!这个地方我来过啊!这不是西双版纳嘛!”
  王捷也惊得瞪大了眼睛左看右看,确实这熟悉的景色也是似曾相识的,当初和老婆李美晨也是多次来云南旅游,西双版纳独有的自然人文景观,小乘佛教的胜地,每每都让两人流连忘返,顿生远离尘世烦扰之心,这里确实就是西双版纳了。
  “咦!咱们不是要去泰国吗?咋跑这里来了!”王不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你没觉得咱两在半空中撞到什么东西呀?”王捷有些扫兴地说道。
  “是啊!感觉像是撞到一个透明的气球上似的,一下就被弹了回来!呵呵!”王不通咧嘴傻笑着说道。
  “那就是了!”王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这就是结界!是冥界管理的版图在现实世界的映射!”王捷也是自己临时瞎编的词,感觉自己很专业博学的样子。
  “也对啊!如果没有限制,那怎么岂不是全世界哪儿哪都能去了?”王不通附和道:“要这样的话,咱们能随意出去,外国的洋鬼也就能随意的进来,那这里说不好就到处都是啥吸血鬼、活僵尸了啊!”
  “咱们也都是瞎猜了!”王捷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咱们就在这里玩玩也不错,这里玩的地方也不少吧!”
  “就是嘛!”王不通拍了一下王捷的手背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呗!咱们就到处逛逛去!哈哈!”
  王捷二人于是就趁着公务间隙来了个故地重游,风景依旧迷人,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如活着时候那样能品尝本地的美食了,阳间的吃食对阴差来说是无法消受的。
  王捷二人本也是信佛之人,王不通竟还有个居士的称号,平常虽没有完全戒了荤腥但也是逢着初一十五的吃些素斋的。西双版纳寺庙众多,两人于是漫无目的的专挑风景秀丽的地方的寺庙拜访,而即便游客熙熙攘攘也是无法看到两位阴差在那里谈笑风生的,所以两人也是无所顾忌的一边走一边天南海北的胡吹海哨起来。
  一天行将过去,傍晚时分两人信马由缰走到一处依山傍水但位置较为偏僻的地方,古道旁边就是一座不起眼的一看就是少有香火的寺庙,王捷拉着王不通嘻嘻哈哈地就往庙里走去,打算参观一下就出来。
  正要穿过山门的时候,见门里面出来一个穿着灰布的有些破旧的僧袍的和尚,和尚年纪不大,圆圆的脸上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配上锃光瓦亮的脑袋倒也显出几分可爱。那和尚手里拿着扫帚和簸箕,看样子是正在寺庙内外打扫,王捷和王不通知道那和尚也看不到他们两个,就大大咧咧地往迈过山门往寺里走去,没想到那和尚竟突然怔在当地,圆睁二目瞪着两人说道:“请问两位来敝寺何干呀?”
  王捷二人被和尚这么一问都给吓了一跳,两人停住脚步,离和尚大约几米的地方站住身子,王捷举起一只手来在那个和尚眼前晃了晃颤声儿说道:“你,你能看到我们?”
  和尚放下手中的扫帚簸箕一脸不解的回道:“你们一看就是冥界的阴差啊!我见过很多回了。”又憨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从小就能看见鬼神,师父说我这是生下来就有天眼的!呵呵!”
  “嗯嗯!”王不通推了推鼻子上的墨镜说道:“我知道有这样的人,有天生的也有后天修练出来的,开了天眼就能看到我们这样的不该看到的神啊鬼的了!呵呵!”
  “来来,两位这边坐吧!”和尚笑呵呵的招呼道,王捷双手合十施了一礼,然后和王不通跟在和尚的后面进了寺庙院里一个待客的偏房的茶室里。
  和尚请两人在桌旁坐定,从旁边的灶台上取下茶具来摆在桌上,用一只长嘴的铜壶给二人的茶杯里沏茶,沏完茶又端出来两盘干果来让两人吃。
  “不错,好茶!”王不通吸溜着鼻子使劲闻那四溢的香气,其实眼前的茶水和干果在生人看来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冥界的阴差或在人间晃荡的孤魂野鬼才能看的到也才能饮用。
  看来这个庙里招待不过不少我们这样的阴差或幽魂吧?不然怎么可能会特意准备我们这样的鬼神才能享受的茶水呢?王捷暗自思忖道,其实王不通也是这样想的。
  “两位请慢用!”和尚放下茶壶,在两人对面坐下来笑呵呵地端起茶杯来敬王捷二人然后又说道:“敝寺因在荒山野岭深处,就经常接待半夜时分来敝寺拜访阴差鬼衙或者是暂时在阳间逗留的游魂,我家师父是通阴阳的人,就常备了这些能为冥界中人饮用的茶水和果品,以免客人来了再失了礼数。遇到那些游魂,我家师父也会做些法事,诵些经文超度一下,呵呵!”
  王捷对和尚点了点头称许道:“善哉善哉啊!敢问,贵寺还有其他僧众吗?”
  “就我和师父两个,不巧的是,师父一早就出门了,是山下有户人家请他去给一个老阿婆看看病,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然,我师父肯定能跟你们多聊会儿了!呵呵!”和尚又是憨憨一笑对王捷二人说道。
  王捷扫了一眼这间茶室,倒也布置的很是精致,和寺庙院里衰草丛生相比也是反差强烈,看来和尚待客也是用心了。
  王捷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放下茶杯笑着对和尚说道:“你说你们这里以前也接待过其他的阴差鬼衙,不知有没有过我们阴律司的?对了,阴律司你知道吧?”
  “我早就注意到你们两位是阴律司的了!呵呵!”和尚呵呵一笑说道:“你们随身带着牙牌呢!我认得出来,前些年我还刚到这座寺庙的时候,那时候我才十六七岁,就见过一个你们那里来的阴差!是个年轻的女士,呵呵!”
  “哦?是谁还记得吗?”王捷好奇地问道。
  “记得记得!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们这里接待过成百上千的冥界的差人,但其中的女士就只有这么一位,主要还是我们这里地方太小了,没啥名气吧!”和尚觉得还没有回答完王捷的问题又补充道:“那个女士好像是叫李子沐!”
  “李子沐?!”王捷和王不通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和尚一脸惊诧地看着两人嗫嚅地说道:“怎么?这个人你们都认识?”
  王捷赶紧恢复了正常的神态故作镇定地回道:“认识,一个部门的嘛!也不是很熟就是,呵呵!”
  “哦,那也是。”和尚一边说一边把近视眼镜拿下来用袖子擦了擦镜片又戴了回去。
  “她来的时候跟你们说起过什么吗?”王不通也喝了一口茶试探地问道,见王捷二人的茶杯中的茶水不多,和尚站起身来用那个铜壶又给二人杯子里续上了一些。
  “嗯,我大概知道一些,那天是已近午夜时分了,师父已经歇息了,我贪玩还没有睡,本来是躲在屋子里看小说的,听到院子里有些动静,以为是山里经常出没的狐狸夜猫啥的闹腾,我就从屋子里出来到院子里看看,站在院子中间四处看看也没见到有啥情况,正想回屋睡觉,突然瞥见山门那里缓缓走过一个人影来,吓得我差点跳了起来!呵呵!”说到这里和尚自己先苦笑起来。
  “那这个不速之客就是你说的李子沐了吧?”王捷有些明知故问。
  “正是正是!”和尚炸了眨眼继续说道:“我当时壮着胆子仔细看时,见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看打扮穿的是那种大城市里高级白领的职业装,没有半点阴差的样子,她注意到我竟然能看见她也是很惊讶的样子,于是就试探着跟我攀谈起来。”
  “小师父记得倒是蛮清楚呀!”这时王不通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王捷赶紧用眼神制止了他并示意和尚继续往下说。
  和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当时我师父可能是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也不睡了,从他自己的房间里背着手走了出来,我师父当然也是能看到那个阴差的,于是就让我把那个女子带到茶室休息一下,我和师父两人就陪着那个女子一起喝茶聊天。”
  王捷让和尚继续,自己跟王不通要了一支烟,先笑着问了一下和尚是否容许吸烟,和尚说没事尽管随意,于是王捷就点上香烟抽了起来,王不通也是老烟枪了,此时可能是听得进入了状态竟然没有和王捷同流合污。
  “因我和师父都是出家之人,所以和你们阴差沟通是没有啥障碍的,也就是说,跟我们聊天不用担心啥天机不可泄露的意思,那个女子就是把来阳间公务的目的也告诉我和师父了,呵呵!”和尚又端起茶杯来敬王捷二人,王捷和王不通其实也喝的差不多了,于是各自举到唇边抿了一口。
  “哦,她跟你们讲了她来的目的?”王捷眉头微皱问道。
  “嗯!”和尚点点头说道:“因事情过去有些日子了,告诉你们也无妨了,她当时说她要去查查一个姓周的公子哥的生平善恶,说如果按冥界现在掌握的材料,那个公子哥多半是要马上就得去阴曹地府报到的了!呵呵!”
  王捷和王不通对视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二人心中所想都只有一个念头:居然又是和周子昂有关?!
  “我师父当时问她说,冥界一般不会这么“慎重”,因为只要根据冥界记录的那些材料档案啥的就可以推断一个人的因果报应了,为啥单单对这个姓周的还要专门跑趟阳间来核实一下呢?”和尚记性确实是了得,即便几年前的事情,谁谁怎么说的也能一字不差地复述一遍,王捷心想,跟这和尚比,我之前做人的时候记性可不咋地,为这还经常受老板挤兑,这和尚是行走的复读机啊?
  “嗯,你师父问的倒也是合情合理!”王不通说道,自己终于没有忍住,也掏出一只烟来点上,那双小眼睛在墨镜后面发出闪烁狡黠的光,王捷正好刚掐灭手中的烟蒂,又伸手过来跟王不通要,王不通那肥厚的手掌啪地一下把王捷的手给扇开了,王捷憋屈地嘟着嘴不说话了。
  “其实我当时也想这么问的!”和尚用手呼噜着光头说道:“那女子也如实相告了,她说可能是因为那个姓周的家里请了能通阴阳的法师了,有人在冥界替周家恳求宽限些时日让查清楚后再来拘他不迟吧!”
  “那这个李子沐有没有说她查清楚没有吗?”王捷好奇地问道。
  “她说她今天是在阳间公务的最后一天,已经跑了几天了也没查出什么端倪来,这姓周的确实是一件好事也没做过,呵呵!”和尚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哎!现在的纨绔子弟呀!”王不通叹了口气说道:“也不能说是全部吧,但确实有不少家境富裕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的,长大了也是任意胡为,到处惹是生非的,把父母这辈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家业肆意挥霍,真是没办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