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奈何咖啡 > 第三章 站住!说你呢!

第三章 站住!说你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婷婷和王捷又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偷偷笑出声儿来!两人想的都是一个意思,我们都已经是鬼了还怕啥?!
  洞口出现了一个人影,手中晃着手电筒往洞里探查,一边往里面看,一面大声呼喊着,似乎应是个山区的农民在找自己丢失的羊,那人进了山洞,径直朝着王捷和婷婷呆的地方逼了过来,王捷和婷婷就那样乐呵呵地看着那个男人,知道活人也看不到自己,而且即便他们两个当场就唱起歌来,活人也是听不到的。
  男人往洞里走了几步,又用手电光扫了扫洞底深处,看也没有自家羊的影子就循着原路退出来,刚退出几步,就听洞外嗷嗷两声大狗的叫声,紧接着一条黑色大狗从洞外扑了进来!
  王捷从小就怕狗,因为小时候追过狗然后被狗掉头给自己小腿来了一口,还有一次被一条大狼犬追,差点就被扑倒在地了,所以心理阴影一直伴随长大,即便当了鬼也摆脱不了这个阴影,而婷婷早就躲在了王捷身后,双手扶着王捷的肩膀探出头来,低声在王捷耳边说:“吓死了!”。
  那大黑狗仿佛能看到王捷他们两个,扑过来又猛地在他们两个跟前站住,身子伏低,仰头吐着舌头冲两人直哼哼,眼睛则色直直地蹬着王捷。
  王捷忍不住腿有些发抖,但又强要做出男子汉的姿态来,用一只手护住身后的婷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大黑狗。
  心中虽然害怕,但转念一想,我现在是鬼好吧!我有中阴身的几大神通护体啊!我随时可以和婷婷瞬时遁走的呀!我还怕你这条二哈不成!不过,还真是如传言所说,这狗还真是能看见鬼魂的呀!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狗,看来也不见得都是为了防贼,也是防那些邪灵鬼祟上门吧!
  王捷壮了壮胆子,突然把双手伸出来,手掌成爪状,然后把舌头也吐出来,假意往前一冲似乎要掐死那狗子,大黑狗被这个厉鬼也吓了一跳,嗷儿的一声尖叫扭头就往洞外窜去,慌不择路一头撞在正在退出洞外的那个男人的腿肚子上,那男人腿一弯险些摔倒在地,口中不住骂道:“大黑!你这个畜生,我回去宰了你!”而那大黑早就一溜烟的跑远了。
  王捷和婷婷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婷婷转到王捷面前,抬起俏脸来看着王捷的眼睛,一只小手拍了怕王捷的肩膀,又比划了一个赞的大拇指的姿势夸道:“看不出,你这样一个帅锅(哥)也有些man(男人)气概嘛!”
  王捷嘿嘿一笑,生平第一次被女孩夸奖自己是男人,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李美晨也夸过自己,但那时是夸自己有爱心,因为有一次,是他两开车跑到荒郊野外,看夕阳西下,群山被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天上红云如缀幕般在天边翻卷,景色好看极了,于是两人就下了车,相拥着看这天地间的美景,没想到竟然发现路边草丛里有一只小猫,黑白相间的毛,看样子也就两三个月大,王捷就把小猫当礼物送给了李美晨,这只小猫他们养了很久,每当王捷兢兢业业地当铲屎官的时候,李美晨就夸他有爱心,但李美晨即便也喜欢猫,但她从来是不沾埋汰的东西的。
  王捷又突然想起,刚刚听到婷婷说他是帅哥?我是帅哥?不会搞错吧!王捷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年届四十不惑了,虽然今年以来,一直坚持晚饭后走个两三公里加上有时心血来潮的时候也出去晨跑,但自己的啤酒肚也没下去多少,每每自己照镜子的时候,看着额头上的头发都有些泛白了,脸上不抹油也通常是油光满面的,妥妥的一幅中年大叔的形象,要不是那副眼镜还算给形象上加了几分,不然自己都不好意思在外边抛头露面的了。
  婷婷竟然说自己帅?!王捷于是又扭头问婷婷:“你刚刚说我是是帅哥?我没有听错吗?!嘿嘿!”婷婷用双手捧住王捷的大脸,头左右转动了两下,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在认真地打量一个国宝一样,然后放下手,用力点了点头说:“是啊!蛮帅的啊!我没有拍你的马屁呀!”
  “我,帅?”王捷皱了皱眉,嘴歪到一边,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脸说。“是啊!告诉你哈!我见过的帅哥,掰着手指头数不过来,可是你算是最帅的了,帅的掉渣!哈哈哈!”婷婷笑道,但说道帅的时候确实不像是虚情假意的。
  王捷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一边挠着头一边说:“还真是头一次听人这么夸我帅,有点不好意思了,嘿嘿!”
  婷婷拉着王捷一只胳膊说:“来来来!你看这洞里还窝这一汪清水呢,你过来照照,看我是不是在恭维你!”
  洞里还真是有一小滩清水,面积有圆桌那么大,足够当面镜子了,洞里虽黑,但鬼是能看清的。
  王捷随着婷婷走到那潭清水,低头朝水中看去,水中分明是一张俊俏的小生模样的脸!一瞬间,脑子里闪过还能记得起来的男星的样子,吴亦凡啊!肖战啊!就是和这些当今世上一等一的人中龙凤小鲜肉比也不遑多让!
  王捷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颜值爆表给小小的惊了一下,不由得发出“咦!”的一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看那倒影,自己的脸完全是一幅眉清目秀的样子,这是自己吗?王捷暗暗问道。
  “我,我其实是变丑了一点的了!哎!”婷婷噘着嘴说道:“我原来的脸没有那么宽。”
  “你现在的脸也不是大脸呀?!”王捷假装要用手捏婷婷的脸蛋儿,婷婷呀的叫了一声向后一躲。
  “我原来脸更小一些,额头也略低一些的。”婷婷捋了一下鬓角的发梢说道:“你知道你为啥和活着的时候的身材样貌会有不同吗?”
  “这个还真是不懂,娘子请赐教!”王捷笑着作了个揖对婷婷说道。
  “其实还是和个人业力,或说修行有关,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那种所谓的意生身,不是有句话说叫相由心生吗?意生身的意思也差不多吧!但意生身不仅是心地的反映,而主要是累世的修行的业力的投射,这个我也是刚了解的,也是一个到处逛荡不愿意转世的姐姐告诉我的。”
  “可是我也没啥刻意的修行啊!昨天我还遇到一个人,叫王不通的,他活着的时候说是自己逢庙必进,遇佛必拜的哦!我除了结婚去了一次教堂以外,后来出去旅游,只是把寺院庙宇当做旅游风景来看的啊!”王捷挠了挠头,心下却也是暗自欢喜,不过,转念又觉得一阵莫名的悲哀,悲哀的是自己终于变成了做梦也想不到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超高颜值,如果是在人间,完全可以靠脸吃饭,就是混个亿万身价的明星也是毫无问题的,但可惜啊可惜!自己已经成了鬼了,再英俊潇洒给谁看呢?
  婷婷又上前一步,仔细端详起王捷的俊脸来,一边端详一边发出啧啧的赞叹“我刚刚算是跟你白讲了半天故事啦!修行,难道只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吗?你啊肯定以前多少辈子的时候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哦!说不定是个几世出家的和尚,或做了一些利国利民大善事的高官巨贾,所以,你现在生出这样的意生身来也只是一个片面的反映,或者说是一张个人的名片,代表了你以前做的不错嘛!”
  “那好吧!我谢谢您了!”王捷又是双手一揖假意正色道。
  “唉!你看外边!天是不是已经黑了?”婷婷扯了扯王捷的袖子,指着洞外叫道。
  王捷往洞外看去,洞外那刺眼的白光不见了,外边景物依然是清晰的,但那光线是阴柔的,眼睛看过去也不觉得不舒服了。
  “嗯!没想到时间过得挺快,应该是天黑了!”王捷点了点头。
  “那我们还待在这个破洞里干啥?再下去憋都憋死了!哦,错了!我们也不会再死了,已经都死翘翘的了!”婷婷尖声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啊!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好了!不过,我有些担心会不会被冥府的差使抓了回去,像警察抓流窜犯一样啊!”王捷回道,拉着婷婷朝洞外迈步走去。
  婷婷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无所谓了,鬼门关是逃不掉的,早去晚去都是去,何况有个组织管我们也是好的啊!”婷婷笑道。
  “也对!活着是有组织的人,死了也是有组织的鬼,啥时候都有来管我们的,挺好!”王捷揶揄的说道,然后又回头对婷婷说道:“你想去哪里逛呀?”,说着的时候,两人已经步出了洞外,但看群山背影绵延不绝,藏青色的天空繁星闪闪夺目,似乎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清爽自在的气息。
  “好美呀!”婷婷的大眼睛和天上的星星一样眨了眨赞叹道,然后又说:“我其实好想逛街,好像吃肯德基、必胜客啥的,虽然我也不觉得饿,哎!”婷婷轻叹了一声,王捷又使劲搂了搂婷婷的肩膀。
  “那我们就去逛街好了,趁着现在还自由的时候,再说了,除了不能坐在餐厅里大吃大喝,我们和以前也没啥不同的啊?何况,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半仙之体,凡人怎么能和我们比呢?对吧!”王捷笑着说道。
  “嗯,那我想去北市比较繁华的地方逛逛!”婷婷说道。
  婷婷话音未落,王捷拉着婷婷的胳膊,只一转念间,两人便出现在了北市西区大乐城的楼顶上,大乐城是城市男女们娱乐购物的消金场所,北市虽没有几家,但名声在外,只要想吃喝玩乐的就跑到这里来消费就是,那里是应有尽有。
  楼顶天台上很黑,没有一个人影,王捷和婷婷便坐在了天台的女墙上,看着这几栋外形设计感觉七扭八歪的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楼下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各色消费场所都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好一个帝都不夜城。
  “我以前也来过北市的,那时有个相好的闺蜜在北市打工,我来找她玩,就住在她家里,晚上她开车带我到西单来逛,就在这个大乐城里,我两还在那个丝芙兰专卖店买了些化妆品,然后又在那个好像叫啥“班班水吧”里喝的饮料,聊这聊那的,最后还是聊到男人身上,聊了一宿,天亮我们两才嘻嘻哈哈的回去的!”婷婷双手支着下巴说道,目光中有些黯然神伤。
  两人就这这样坐在天台上流连这红尘的喧嚣、人间的繁华,窃窃低语中竟都没有察觉到另有两个人影出现在黑漆漆的天台的一角,然后慢慢向他们走来。
  婷婷似乎有第六感觉,和王捷聊着聊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些异样,一扭头瞥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已然逼近跟前,惊得啊的叫了一声,把王捷也吓了一跳!
  两人从天台站起身来,婷婷躲在王捷身后,王捷似乎有意外获得的高颜值傍身,底气也足了些,眼睛直视着面前这两位不速之客。
  面前两位,也是一男一女,打扮的到很时髦,男的看相貌大约三十左右,头上顶着朋克的鸡冠头,竟然还是黄毛儿,一身黑色的机车皮夹克,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翻毛的棕色皮鞋,清瘦的一张脸倒也不丑,但面无血色泛着惨白的光,一双细长的眼睛还没有眉毛,倒是多了几分邪气!
  另外一个女子,看样子也差不多20岁的年纪,面容娇俏,甚至比婷婷还要靓丽几分,但同样也是面无血色,好像出门就是化的僵尸妆来的,特别是如霜雪一样的长发瀑布一般直垂腰际让人不由感到一丝寒意,身上穿的是一件宽袍大袖的一袭白衣,腰间却束着一条黑色的丝带,看上去倒是有点像是当下逐渐兴起的汉服,这身衣服配上那绝世的容颜,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扑面而来,王捷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冷范儿了吧!
  “站住!别动啊!说你呢!看什么看?!”黑衣男冲着王捷凶道。
  “我,没看什么呀?你们是谁?”王捷有点忐忑的回道,心中暗想,奇怪,这两人怎么能看到我们?莫非也是鬼魂?
  “喂!你们活着的时候没看过鬼片吗?你们看我两这一身衣服还认不出我们是谁吗?”那白衣女子用手点了点王捷说道。
  “你们,你们难道是黑白无常?”躲在王捷背后的婷婷颤声说道。
  “恭喜你答对了!”黑衣男调笑的对着婷婷竖了竖大拇指。
  “可是你们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出来的呀?”王捷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那应该是什么扮相?都要穿古装,然后吐着舌头,拿着哭丧棒?”白衣女子不由得呵呵地冷笑起来。
  “是,是吧!”王捷还是嘴硬。
  “那这样子才叫正宗喽!”黑衣男子话音刚落,就见两人身形突地暴长三丈,舌头吐出老长,每人头上还多了一顶尖尖帽子,穿黑袍的戴着黑色的尖帽子,帽子上有毛笔书写的“天下太平”四个大字,穿白袍的那顶白色的尖帽子上写的是“一见生财”。
  “正是这样的啊!”王捷竟然这个时候还有心称赞,自己却和婷婷都吓得不由自主往后都退了一步,险些双双摊倒在地。
  “所以啊!你们觉得有意思嘛?!哎!”穿白袍的巨鬼说道,立时两人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黑衣男子端着肩膀说道:“现在都什么朝代了,冥界也是与时俱进了!”。
  “那你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了?!”王捷有些张口结舌的问道,婷婷也怯怯地说:“你们是来拘我们的吧?”。
  “用词不当哈!”黑无常摇了摇头说道:“对坏人才是拘,对善人是接,接送的接,说我们是来接你们两的,明白了吗?”。
  “那看来我们还不算坏人了,呵呵!”王捷尴尬的回道。
  “其实啊你一看我们两个的形象就知道你们不是坏人了啊!”白无常双手叉腰,甩了甩长发,仰着一张俏脸儿说道:“如果是恶鬼,我们就不会以帅哥靓女的形象示人了!哼哼!”。“吓死你啊!”黑无常接口道。
  “那敢问两位怎么称呼?”王捷现在心情平复了些,声音也恢复正常了。
  “我姓范,名无赦,不会,你连我的名号都不知道吧?自古以来,关于我的传说无数呀!”黑无常范无赦哼着鼻子说道。
  “啊?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范无赦?!”王捷惊道,活着的时候,王捷也有对这些所谓的封建迷信的东西感些兴趣,有关阴曹地府的种种传说故事,他也浏览过不少。
  “正是在下!”范无赦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本来有个搭档,想必你也知道,也就是民间传说的白无常谢必安,但他有阴司差事在身,临时还阳去人间了结一桩宿世的恩怨纠缠,所以就换了个搭档,就是这个大美女了!”范无赦说着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白衣长发女子的肩膀。
  “呸!用你恭维?!”白衣女子啐了黑无常一口说道:“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了,如果日后在冥界还有牵连,遇到了就叫我小白好了,这个名字好记吧!”,王捷赶忙答道:“好记!好记!呵呵!”。
  婷婷一直躲在王捷身后,看王捷和两位鬼差聊的尽兴,自己也心下坦然起来,就挪到王捷身旁,但还用一只手揽着王捷的一只胳膊,看样子不像是萍水相逢的路“鬼”,反而更像是一对恋人。白无常小白看着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皱了皱秀气的柳叶眉。
  “办正事,办正事!”黑无常范无赦嚷嚷道,面对王捷和婷婷两人,和白无常小白分立两边,范无赦手中不知何时突然拿出一本像是古本的线装的书册来,右手又从脖子后面摸出一只毛笔来,那毛笔尖竟然是饱蘸了红色墨汁的,鲜艳欲滴。
  一听黑无常嚷着说办正事,王捷腿肚子一哆嗦,婷婷也吓得又缩在王捷后面了。王捷暗自想到,我又没办啥坏事我有啥可担心的?刚刚不也说了是来接的,不是来“拘”的嘛!想到此节,心下又淡定了些。
  楼顶天台上很黑,没有一个人影,王捷和婷婷便坐在了天台的女墙上,看着这几栋外形设计感觉七扭八歪的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楼下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各色消费场所都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好一个帝都不夜城。
  “我以前也来过北市的,那时有个相好的闺蜜在北市打工,我来找她玩,就住在她家里,晚上她开车带我到西单来逛,就在这个大乐城里,我两还在那个丝芙兰专卖店买了些化妆品,然后又在那个好像叫啥“班班水吧”里喝的饮料,聊这聊那的,最后还是聊到男人身上,聊了一宿,天亮我们两才嘻嘻哈哈的回去的!”婷婷双手支着下巴说道,目光中有些黯然神伤。
  两人就这这样坐在天台上流连这红尘的喧嚣、人间的繁华,窃窃低语中竟都没有察觉到另有两个人影出现在黑漆漆的天台的一角,然后慢慢向他们走来。
  婷婷似乎有第六感觉,和王捷聊着聊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些异样,一扭头瞥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已然逼近跟前,惊得啊的叫了一声,把王捷也吓了一跳!
  两人从天台站起身来,婷婷躲在王捷身后,王捷似乎有意外获得的高颜值傍身,底气也足了些,眼睛直视着面前这两位不速之客。
  面前两位,也是一男一女,打扮的到很时髦,男的看相貌大约三十左右,头上顶着朋克的鸡冠头,竟然还是黄毛儿,一身黑色的机车皮夹克,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翻毛的棕色皮鞋,清瘦的一张脸倒也不丑,但面无血色泛着惨白的光,一双细长的眼睛还没有眉毛,倒是多了几分邪气!
  另外一个女子,看样子也差不多20岁的年纪,面容娇俏,甚至比婷婷还要靓丽几分,但同样也是面无血色,好像出门就是化的僵尸妆来的,特别是如霜雪一样的长发瀑布一般直垂腰际让人不由感到一丝寒意,身上穿的是一件宽袍大袖的一袭白衣,腰间却束着一条黑色的丝带,看上去倒是有点像是当下逐渐兴起的汉服,这身衣服配上那绝世的容颜,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扑面而来,王捷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冷范儿了吧!
  “站住!别动啊!说你呢!看什么看?!”黑衣男冲着王捷凶道。
  “我,没看什么呀?你们是谁?”王捷有点忐忑的回道,心中暗想,奇怪,这两人怎么能看到我们?莫非也是鬼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