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奈何咖啡 > 第二章 你才是狐狸精

第二章 你才是狐狸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远处有鸡鸣的声音,声音其实不大,甚至都不能吵醒尚在熟睡的人们,但在王捷听来有如雷鸣一般,感觉似乎耳膜都要被震穿了,就想着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此时王捷所处位置是在北市西郊的山区之中,四周群山绵延不绝,山谷中有湛清碧绿的河水环绕流淌,风景煞是不错,王捷想起了以前也是多次来过这边游玩,开着自己的车跑山玩耍,那时似乎并不在意远近的山水迷人,只是寻找在排气的声浪中速度的刺激,看着那时还是女朋友的李美晨在每一次高速过弯时那紧张的表情和时不时发出的尖叫,王捷尤为觉得满足!
  现在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王捷内心想着,据说是孤魂野鬼如果在鸡鸣报晓后还不找地方躲起来的话,那么太阳出来,日光会晒得三魂六魄灰飞烟灭,那就是连鬼都做不成了,就是彻底over了!
  附近都是山,不愁找个山洞吧?王捷想着的时候就已经身处一处山岭的半山腰中了,头顶上是密密匝匝的树木枝叶,太阳还没有出来,其实正是黎明前最暗黑的时刻,若是活人在这里肯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处漆黑一片的,但王捷看的却是很清楚,清楚的连地面上的一只夜游的蚂蚁都历历在目,毕竟王捷已经不是人了。
  很快,王捷就发现半山腰上有一个不大的山洞,洞口有乱石和蒿草遮挡,洞里面看着很深,也不知有没有啥毒虫猛兽藏身,王捷稍稍有些害怕,但转念一想,我都做了鬼了的,除了阎王爷我还怕个啥?!
  王捷瞬间便移到了洞口,探身往里观瞧,洞里面倒是很干净,没有啥野兽留下的粪便污渍,而且还很平坦,不错是个好地方!王捷便进了洞里,径直往最深处走去,越深的地方,阳光越是照射不到。
  山洞深处,王捷找了一块干爽的大石头坐了下来,背靠着洞壁,闭上眼睛养神,但发觉即便是自己闭上眼睛的,也依然能看到周围的一切,闭不闭上也没啥分别,而且其实也不觉得疲倦,而且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刚这样愣神了两三秒钟,忽听得有人悠悠地说道:“你也是刚来的吗?”
  王捷虽然已经是鬼了,但还是出乎意料的被吓了一跳,睁开眼寻声望去,洞里竟然有一蓬过人高的枯草,声音就是从枯草后面发出来的,一个年轻女子从枯草后面缓缓站出身来。
  “你咋能看到到我?!你是?!”王捷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地方,声音诧异的问道。
  “因为我们都是鬼呀!呵呵呵!”那女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笑的时候,还用一只手捂住嘴巴,显得很可爱。
  王捷仔细打量那个女子,大约是二三十岁的年纪,穿的上身是一件白色吊带的小衫,下面是一条弹力的灰色的牛仔裤,身材凸显的曼妙诱人,面貌虽不说出众,但也是放在人堆里能一眼被发现的那种,脸庞是饱满的,但又不是那种大饼脸,下巴还尖尖透着几分俏丽,秀气的鼻子,只是额头偏左的地方有一处不太明显的红色胎记,眉目中自带一种天然的风韵,王捷竟然看的有些呆了。王捷活着的时候也不是吃素的家伙,以前也做过业务销售,陪客户出入夜店无数,见过的女人也是掰着脚趾头也数不过来的,今天见到的这个女子,不仅容貌让他觉得提神养眼,而且总觉得似乎哪里哪时见过似得,但搜索记忆深处也没有任何痕迹。
  但不管咋样好看,也不过是前生意识投射的影像而已,王捷转念又想到。王捷抬了抬手说道:“相逢也是缘分,尽管是在这么个时候,过来坐吧妹妹!”
  那女子,或说女鬼,倒也是蛮大方,慢慢走过来,在王捷对面的一块石头上盘腿坐了下去,腰身很挺拔,坐姿倒像是一个受过训练的麻豆(模特)。
  没等王捷开口,那女子抬眼看着王捷先说道“我生前的名字叫程婷婷,你就叫我婷婷好了,哥哥怎么称呼?”
  王捷一听女子开口称他为哥哥,心中不由得一暖,很久没有听到有女子叫他哥哥了,除了在特殊场所享受服务的时候有这样的叫他哥哥的,但那都是因为他花钱消费了,再早之前,只有和李美晨处对象,两人正如胶似漆的时候,谈到情浓时分,李美晨才脱口而出叫王捷哥哥的,那时听起来很是受用。
  “我嘛,我叫王捷,你叫我捷哥就行了!哈哈!”王捷笑了起来,又说道:“你是因为啥也落到这里来了?我你看你也是年纪轻轻的,哎!”
  “嗯!捷哥,你先说说你的故事吧?然后呢,我在说我的,呵呵!”婷婷俏皮的眨眨眼笑着说道。
  “也行!”王捷回道,于是又把自己之前和王不通说过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只是在又提到自己老婆的时候倒也没那么怨气十足了,略略说了说,就一带而过了。
  婷婷听的也是入神,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嘟嘟嘴,一会儿又若有所思,见能遇到这样配合听众,况且又十分养眼,王捷也是说的口沫横飞、兴致十足。
  “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些自杀的吧,也都是被生活逼到绝境的,尽管也算是一时冲动,但细思起来,如果重新来过的话也还是一样会再自杀一遍,没有其他选择,捷哥你说是不?”婷婷低着头,一只手在地面上的各色小草杂花上轻抚着,像是在爱怜脚下的一只小狗。
  “哎!想来也是。”王捷拍了一下腿回道“不过据说,我们自杀的死后是要坠入地狱的,地狱的各种惨状酷刑,活着的时候也都从书上或是电影啥的都看过的,但愿不要和书里或电影里描写的一样就好了,呵呵!”王捷苦笑了一声。
  “但愿不是吧!不然太可怕了!”婷婷搔了一下头发又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说说我的故事吧?恭喜你!你可是第一个听我讲自己故事的人,不,鬼哦!嘻嘻!”。
  王捷赞了一声:“两个耳朵都洗好了!请吧!”
  “我也是农村娃儿出来的,老家在山区,应该是远近最穷的地方了,家里穷得连个电视机都没有,那可是90年代哦!”
  王捷点了点头,没有打断婷婷的话,婷婷揉了揉自己俏皮的小鼻子接着说道:“我本来中学的时候学习还挺好的,但家里穷不能供我继续上大学,这样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呵呵!打工都去过哪儿呀?我也是打工出来的,不过好赖是揣着个文凭到处混饭吃!”王捷伸了伸腰笑着说道。
  “开始就南下广东深圳了,在一家服装厂做工,干了没一个月就被提拔为班长了,我还以为是自己做事努力认真,没想到第二天课长就让我去他办公室一趟,我去到了他的办公室,他让我把门随手关好,然后他自己又检查了一遍,还把门给反锁上了!”
  “那这孙子肯定是对你有非分之想了啊!”王捷撇了撇嘴说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刚农村出来的妹子有啥吸引男人的地方,当时我就想跑,课长拦住门不让我出去,然后拉着我的胳膊让我坐下,课长依然背靠着门,端着双肩,对我说,没有我的关照你能得到提拔吗?一个月给你涨200块,一年就是2000多啊!你不应该对我表示表示吗?”
  “这家伙太可恶了!”王捷啐了一口恨恨的说道。
  婷婷抬头看着王捷,目光中似有感激之情,然后又低下头接着说道:“我当时手足无措的,一想也确实应该感谢人家的提拔,但我当时傻傻的只是想要不要送他点礼啥的,没想到他的目标是我,我那时还啥都不知道呢!”婷婷说着说着头更低了,一抹红晕从脖根上泛起来,模样倒很是可人怜惜!
  王捷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又收住笑声,正色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不应该这样拿别人的伤处取笑的!抱歉哈!”王捷双手在胸口对婷婷抱了个拳。
  “哦,没事的!都是前生的往事了,我们这样聊不过也是打发一下无聊的做鬼的时间嘛!”婷婷也笑了,继续说道:“我现在倒是觉得做鬼,如果就是像这样的自由自在的孤魂野鬼也不错喔……”
  “那叫中阴身,是不会总是让你这样自由自在的!”王捷插了一句话,站起来拍了怕屁股,坐的时间久了,似乎觉得屁股都有些麻木了,可实际上自己是鬼不也没有屁股吗?看来屁股也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喽!山洞里,王捷在婷婷身前身后踱着步子。
  “对,我也听说,咱们现在这个状态就是中阴身,我头一次可以想去哪里就能一瞬间就能到那里了,这感觉就跟古装神仙一样,嘻嘻!”婷婷双手支着下巴笑嘻嘻的说道。
  “只是当鬼没有韩剧看了,也没有手机刷了,更没有好看的衣服可以买了,哎!”婷婷的眼神有些黯然。
  王捷附身伸手轻轻拍了拍婷婷的肩膀说道:“有得必有失嘛!你接着说你的故事吧?”
  “嗯!”婷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时我也是傻乎乎的啥都不明白,课长这么一说,我还觉得真的是亏欠了人家是的,何况,我当时在深圳,除了一起出来打工的远房的表妹外举目无亲的,于是就对课长说那您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课长嘿嘿一笑说,什么都不需要我做,就是每天下班后跟他走,去他那里住就行了。”婷婷说着又低下了头,摆弄着地上的花草。
  “那你就真的跟了那个工头儿了?”王捷随口问道。
  “是。”婷婷低低的应了一声,又仰起脸来,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继续说道:“我跟那个课长好上以后,他对我也算是照顾的不错,我身上穿的,平时用的,都是课长给我买的,出门在外也是一身光鲜,让一同做工的小姐妹们羡慕的眼红的想要掐死我的心都有了,她们也不想想,我是用我的尊严换来的呀!呵呵!”婷婷冷笑了一声,似乎那尘封的记忆的伤口又开始在心里隐隐作痛了。
  “嗯!婷婷,如果还是觉得以前的伤痛还没有忘却,那么,我们换个话题聊也行,你说呢?”王捷这时又坐在婷婷的对面的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棍儿,眼睛盯着婷婷的眼睛说道。
  “没事的,只是在回忆过往的时候稍稍的投入了一点,呵呵!”婷婷咧嘴笑了笑说道:“不过呢,如果你要是听的烦了,我就不说了喔!”婷婷的歪了一下嘴,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轻轻咬着下唇,眼睛似乎漫不经心地看着别处。
  “没有啊!我听的正上瘾呢!来来,你继续!继续!”王捷笑着说道,然后忽然抬手向洞外一指说:“你看,是不是太阳出来了?”
  婷婷顺着王捷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洞口处封上了一层耀眼的白光,不由得又叹了口气悠悠说道:“算来今天应该是周末了,可以想象,那些遍布北市各个小区楼层的各色的美女们已经陆陆续续在明媚的阳光中慵懒地起床了,她们会美美地把自己的打扮起来,然后要么和闺蜜,要么和老公或男朋友一两个小时候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商场、电影院或饭店里,享受着青春,享受着城市生活的奢靡,哎!哪会想到这深山老林里一个破山洞里,躲着我们一对儿无家可归的野鬼啊!”婷婷说着说着似乎要掉下泪来。
  王捷也听的有些伤感了,但听到婷婷说的“一对儿”的时候又觉得心头一热,一种久违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奇怪啊?难道做了鬼还能有人世间的男女情愫不成?王捷胡思乱想着也没忘了先安慰一下婷婷,于是说道:“各有各的好处嘛!做人有做人的乐趣,做鬼有做鬼的逍遥,至少,你看以前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最怕鬼故事了,有时一个人走夜路都要唱歌儿给自己壮胆儿,对不对?现在我们不就不怕鬼了嘛!因为我们就是啊!”
  婷婷被王捷这么一逗,不禁也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笑声在山洞里像银铃似的回荡着,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见,人有人言,鬼有鬼语,王捷和婷婷的聊天也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彼此听得到吧!
  婷婷捂着嘴的手放了下来,笑了笑继续说道:“好吧!信你了!”又接着说道:“我跟那个课长好了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倒是不愁吃穿了,到工厂里做工也都是挑最轻省的活儿干,而且薪水也高了不少,期间,有个同厂的小伙子,是南方人,长的也是蛮帅的,就是家里比我还穷,他当时想追求我来着,看我跟课长好恨的不行,找了个机会下班的时候把课长的车子截在半路上,把他从车里拉出来狠狠揍了一顿,差点就把课长给打死了!我当时吓的够呛,看这男的对别人下手这么狠,心想跟了他也未必好过,穷倒还不算啥。”
  “是啊!有的男的为了女人不顾一切,与其说是因为爱情,不如说就是为了占有,得到了就会死死的控制住你,没有半点自由,要是得不到,就可能跟你同归于尽,遇到这样的渣男,确实要慎重!”王捷应和道。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当时就是觉得害怕,也不想跟着课长过了,想想自己也攒了一点钱下来,正好沿海城市那边有原来同村出来的一个姐姐招呼我过去看看,于是我就连夜收拾东西,招呼也没打,跑出课长的房子,跳上出租车就跑到沿海城市去了。”婷婷顿了顿,抬眼向洞顶望去,一只归来的蝙蝠正把自己倒吊在洞顶上一边休息一边似乎在偷听两人聊天。
  “啊?沿海城市!到那里还能干啥呀?”王捷以前在沿海城市也混过,留下了不少风流韵事,听到婷婷说到沿海城市不由得心头一震。
  “是的,我们这样的年轻的女人到那边,又没有文凭和一技之长,除了出卖自己也没有别的可做,哎!”婷婷又轻轻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
  “唉!无所谓了,就是为人,这些过去的也就过去了,何况我们都已经成鬼了,再投胎的时候,那些也都是前生的事了,现在还能记得,到时就啥都忘了,一干二净。”王捷把手轻轻放到婷婷的手上,婷婷的手柔若无骨,但是冰凉的,王捷奇怪自己咋还能感应到对方的温度?可又一想,人在做梦的时候,那感觉是真实无比的,不过那也是梦境里的感觉,但梦境中的感觉和做鬼的感觉又有何分别呢?
  婷婷的手动了一下,王捷识趣地把手抽了回来,婷婷接着说道:“就这样,在沿海城市做了两三年,用屈辱换来大把的钱,最风光的时候穿金戴银,拎着名牌包包,逢年过节的时候回老家省亲了,同村的老乡呼啦一下就出来了,远远近近的围着我指指点点,眼神中似乎知道我是干啥挣的钱,但并没有感到一丝的不耻,反而是那种羡慕的甚至眼红的感觉,我才知道了啥叫笑贫不笑娼的意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