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 第 88 章

第 8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娘啊~”
  
      小孩儿被穆辰一把扔出去,飞在空中尖叫着,清脆的嗓音响彻整个融古峰,穆辰惊愕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精巧的喉结滚动,吓得咽了口唾沫。
  
      穆青人影一晃,便又把那孩子拎了回来。
  
      看着穆辰惊惶未定的模样,看起来比这孩子受到的惊吓还多,顿时所有的火气都被逗没了。在小孩儿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他没好气的问:“说了不许胡闹,你怎么能吓唬他?”
  
      “谁知道二哥胆子这么小。”小孩儿撇撇嘴,扬起笑脸开心的凑到穆辰脸前,眯着眼睛坏笑:“爹爹,你看我一眼,咱俩长得可像了。”
  
      穆辰嘴角抽了抽,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被一个孩子耍了。这小孩儿比顾云玦小时候还皮。
  
      “这就是之前跟你说的,刚断奶的老三,穆侗。”穆青眼里带着调笑,穆辰这个反应让他忍俊不禁。
  
      “爹啊~”穆侗抓住穆辰的袖子,一开口,穆辰顿时浑身一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块糖,动作快速的塞进对方嘴里,成功堵住对方的嘴,感觉心脏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他有些尴尬的问:“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这断奶的时间……够晚的。”
  
      穆青抓了把头发,有些头疼的说“是他自己偷跑出来的,我总不能扔下他不管。”
  
      “偷跑?”穆辰狐疑的看了这小孩儿一眼,这大概也就三四岁的样子,竟然敢离家出走?还是从神界跑下来的?
  
      “穆家这家教也不怎样的。”穆辰略微鄙夷的来了一句。
  
      穆青正想解释一下,就感觉一道熟悉的魔气,他扭头,看到顾云玦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个骗子!
  
      穆辰对别的反应慢,对顾云玦的安危反应可是超快的,下意识的就抓住了穆青的袖子,一脸寒气的问:“你想做什么?”
  
      穆青扔下穆侗,捋了捋袖子,自然是把这个混蛋教训一顿,竟然害他跑了这么多冤枉路!
  
      穆辰看到跟在顾云玦身后的人,眸色微微一闪,拽紧穆青温言道:“你打他不可以,可以打他哥。哥哥打哥哥,不能乱了辈分。”
  
      穆青脑子嗡的一声,脑子里只剩下那句哥哥打哥哥,这么说,穆辰是认了自己的身份?他木愣愣的回头,小心翼翼的看着穆辰的脸色,讨好的道:“辰辰,你说……”
  
      穆辰被这个称呼惊出一身鸡皮疙瘩,忍着不爽指了指顾云锦,“那是他哥,都是他没教好,才让顾云玦学会了撒谎。”从小就被逼着撒谎,所以穆辰对和顾云玦又血缘关系的人都没什么好印象,自己也想揍他们很久了。
  
      穆青刷拉的扭过头,眼神瞬间变冷,弟弟没教好,都是做哥哥的错。想罢也不再管已经来到穆辰身边的顾云玦,气冲冲的冲顾云锦冲了过去。
  
      顾云锦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拳捶在脸上,顿时就感觉满嘴的牙的松了。
  
      穆辰哼哼两声,拉着顾云玦,冷淡的往那边瞥了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咱们走吧,懒得看。”
  
      顾云玦反手握紧他的手,刚想抬脚,就感觉腿上抱上来一个肉呼呼的东西。他低头,正好和抱住他腿的穆侗对视上,顾云玦惊讶的看着穆侗的外貌,再看看穆辰的脸色,顿时眯了眯眼睛。
  
      穆侗眼珠子转了转,眼睛一眯,穆辰就知道要不好,果然就见小孩儿开口就喊:“叔叔不要抢我爹!”
  
      “你爹是谁?”顾云玦脸上的笑容更明媚的几分,低头细细打量穆侗,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叫穆侗,是穆青的弟弟!”穆辰再次往孩子嘴里塞了一块糖,替这个开口就没好话的孩子解释道。
  
      “真的不是师尊的儿子,长得真像啊。”顾云玦一脸兴味,捏了捏穆侗的脸蛋,在对方水嫩嫩的小肥脸上掐出两道淡淡的红痕。
  
      穆侗忍痛咧咧嘴,眼圈已经泛了红,“是儿子来着!”
  
      穆辰赶紧摇头,保证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顾云玦眸色越来越沉,意有所指的问:“师尊平日里很喜欢孩子的样子,怎么这个也不见得有多亲近?莫不是心虚了?”
  
      穆辰继续摇头,“不是每一个孩子我都喜欢,对于人类来说,为师只喜欢你小的时候,其他孩子都是浮云。”说完他看着顾云玦的脸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什么。
  
      顾云玦静静的看着穆辰紧张的模样,终于被逗笑了,揪住腿上的小孩儿拎起来,不怎么温柔的夹在腋下,拉着穆辰笑着道:“我相信师尊,不过这孩子既然是穆家人,理应好好照顾。”
  
      穆辰这才松了口气,这蠢徒弟是相信他的,没有被刺激的发疯,他一开始还担心顾云玦一怒之下会扭断这孩子的脖子。现在想想,自己好像把徒弟想的太凶残了,小时候分明也是小可爱来着。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为什么要对他徒弟解释,自己作为师尊,本来就没有错的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