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 第 51 章

第 5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猜出顾云玦和望辰阁,还有魔界的关系,穆辰咬着唇,心口一阵绞痛。
  
  顾云玦没看到穆辰的神情,忍着痛,淡色的薄唇弯出一个性感的弧度,“师尊,你要抱我到什么时候?”
  
  穆辰收回心思,才见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顾云玦的衣服已经被他脱掉,只剩下一条底裤,身上本已湿透,现在两人又贴在一起,直接浸湿了他的衣衫,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肌肤的热度。看着怀中俊美异常的少年,身形已经完全长开,一双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内里的信任和依恋也让穆辰微微愣了一下。小心的把人放进灵气缭绕的大桶里,穆辰扭过头,不好意思再看,也冷下脸,努力不让对方看出端倪。
  
  如果顾云玦受人钳制,一直是魔尊摆在仙界的一个傀儡,那是不是就解释了上一世顾云玦叛出仙界的事实?现在他才十六岁,哪有那么多的心机?他是不是应该相信徒儿是被逼无奈?当初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哪有能力建立这么大的势力,财力物力人力,缺一不可。
  
  这些年的朝夕相处,他早已把顾云玦看做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是自己重获一世的希望,所以满心想为对方洗白,告诉自己一定有人胁迫了顾云玦。
  
  可是,他自己都知道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可笑,这些年一直在他面前不动声色,从没露出一点马脚,这个混蛋怎么可能还是自己养的傻白甜小徒弟?
  
  灵脉被药物侵入,丝丝缕缕开始修复,痛和痒两个极端的感觉偏偏在同时发生,灵脉好似被亿万蚂蚁啃噬,难以描绘的痛楚让顾云玦闷哼一声,小师尊真是太疼他了,这要放了多少宝贝才能立竿见影。
  
  这一桶洗澡水等他用完了再让白衣卖掉,没准还能换来百万灵石。
  
  “师尊?”顾云玦叫道,见穆辰这才正眼看他,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难辨的情绪,顾云玦眸色一闪,浸在水中的手紧握成拳,面上却故作轻松,“我若是死了,师尊却还没找到冰魄珠……”
  
  “胡说八道!”穆辰手一顿,冷脸道:“有我在,你想死都死不了!”穆辰心里一紧,仿似被什么抓了一把,又酸又疼,都这样了还想着冰魄珠,这个混账!不管是不是受人钳制,等好了之后他都要一个清楚的解释。
  
  顾云玦抓着穆辰手腕的手稍稍用力,把站在桶外的穆辰拉近,突然站了起来。裸|露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流畅,肩膀已经和穆辰差不多,不难看出,再过几年绝对比现在更加高大挺拔。
  
  也许是穆辰养的太好,顾云玦竟然比上一世同龄时的身高更高挑,此时站在穆辰对面,竟然已经到了穆辰鼻尖。
  
  穆辰挑了挑眉,不知道顾云玦突然这样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顾云玦眸色一深,对准眼前的薄唇,狠狠亲了一口。
  
  穆辰就觉得嘴唇都被亲麻了,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就像一根被触动的琴弦,发出嗡的一声!
  
  绷紧……要断……
  
  “你个孽徒!”穆辰下意识的抬起手,顾云玦已然主动跌坐在水中,一副我马上就要死了,不亲一口不够本,破罐子破摔的委屈模样。穆辰气闷的咬了咬牙,现在的顾云玦绝对挨不住他一掌。
  
  打死他,自己舍不得!
  
  “师尊若是觉得吃亏了,我让你亲回来。”顾云玦点了点自己的嘴巴,即使泡在水中的身体已经被折磨的麻木,脸上却带着餍足。
  
  穆辰抿了抿嘴,眼睛微微眯起一瞬,突然认真的问:“你喜欢为师?可是真的?”
  
  顾云玦被他这么一问,立马收了调笑的意思,眼神从未有过的认真,“是的,喜欢师尊许久,久到自己都分不清是何时开始。”
  
  穆辰冷笑一声,心累的说:“你来到我身边也就十年多而已。”
  
  顾云玦笑道,“也是上辈子我们就有纠缠,十年前我一见师尊,就此钟情不悔。”
  
  穆辰垂眸,虽然不相信小孩子也有一见钟情这种无稽之谈,可十年前,是望辰阁建立的时间,也是顾云玦从魔界来仙界的时间。
  
  他闭上眼,隐下眼底复杂的神情,淡淡的道:“你在里面好好打坐梳理灵脉,我有些累了。”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卧房,顺手关上门,只留给顾云玦一个清瘦挺直的脊梁。
  
  顾云玦趴在桶璧上,笑道:“我知道了。”眼里的神色却没有嘴上说的轻松,眸色深沉的像这化不开的夜色,不可估摸。
  
  ————
  
  在望辰阁所属的分部打探了一圈,穆辰妄图找到有幕后之人胁迫顾云玦的证据,可惜一切如常,这里就像是一个做正常生意的地方,找不到一丝的蛛丝马迹。
  
  回到客栈,穆辰坐在楼顶,心头正乱,仰头望着空中星辰,眸色茫然。
  
  却见上空人影一闪,身边突然落下一个人来。
  
  来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身黑衣,身材干瘦,个头不高,五官也是平平,一身气息内敛,让人看不出修为。最让穆辰在意的是对方的眼睛,眼瞳中隐隐透着血色,一看就是杀戮过盛的魔修。
  
  对方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穆辰也不是个话多的,就把对方当成在此处歇脚的,同样冷脸不说话。
  
  半晌,对方突然笑了,好奇的问:“你不杀我?”
  
  “我又不认识你,杀你作甚?”穆辰觉得这人脑子有病,见了魔修就杀,他岂不是得累死。
  
  对方不依不饶的问:“你们修仙之人不是把其他种族都当成歪门邪道吗?特别是由仙入魔,半人半魔。”
  
  穆辰不耐烦的说:“那都是吃饱了撑的,法无正邪,正人用邪法,邪法也是正,邪人用正|法,正|法也是邪。这天下间谁是正,谁是邪,谁又说的清楚?”
  
  对方和穆辰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略感兴趣的坐下来,“你这人真有意思。”
  
  穆辰懒得搭理对方,有魔修到此让他有些担心顾云玦的安全,直接回到客厅,感应到顾云玦没事,开始闭眼打坐。
  
  明日便是总决赛,既然参加了就要拿几样奖品回来,没准儿能遇到心仪的东西呢。
  
  那个黑衣人站起身,勾起唇角笑了笑,接连说了两遍有意思,这才离开。
  
  ————
  
  正午十分,丹会总堂。
  
  经过六层筛选之后只剩下十位炼丹师,其中有两个还是穆辰的熟人,一个是被他揍了的那什么老祖,另一个也是被他揍了的应立旬。
  
  两人见了穆辰眼神都有些微妙,这年头如此凶残的丹修不好找,一言不合便拔剑砍人的也就出了穆辰这一个,号称第一丹师的丹阳子据传脾气不好,可也没听说有这么凶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