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 第 48 章

第 4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望辰阁有自己传递消息的渠道,这样还能成功混淆时间,总之三天后陈家接到一份来自神秘人的勒索单:想要陈默的命,拿三千万上品灵石!
  
  不给就撕票!
  
  三千万上品灵石,对于一个世家来说不多不少,正好是轻易就能支付的范围。而且陈默身份特殊,算是陈家少家主,消息一放出去陈家不赎人都不行,丢不起这个人。
  
  陈家家主恨不能咬碎了钢牙,暗骂这个没出息的东西,自己的弟弟被那个孽种打断了腿扔回来,他竟然还为了对方离开家族,到如今还为家族招惹了这种麻烦!
  
  吃里扒外的东西!
  
  赎!赎回来打断他的腿!
  
  陈家也不知道,这三千万只是个开始而已,还有更多东西等着他们。
  
  陈家的反应陈默却一无所知,他现在被软禁在望辰阁的分部,白玉石桌之上摆着精致的美食,香气四溢的灵酒丝丝缕缕钻进鼻腔,勾的人很有品尝的**。
  
  陈默身旁,两个身着纱衣的美人把酒倒好,静立身侧不动。身后的纱帐之内,又是两个美人,一人弹琴,一人吹箫,琴箫和鸣,余音绕梁,久久不歇,真是无比奢靡。
  
  然而此刻陈默冷着张俊脸比锅底还黑,“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痛快来吧!”
  
  “哎呀,相逢就是缘分,陈大哥何必如此无情,”白衣笑着喝了口酒,热情的招待,“如果你觉的闷小弟可以陪你下下棋。”
  
  陈默冷脸,额头上青筋直跳,终于明白穆辰为什么厌烦了他的逗弄,眼前的人绝对比他还烦人,油盐不进,胡搅蛮缠!
  
  这时,一个侍者托着一个盒子走过来,有礼的道:“大人,弑神堂新接的单子,有人用三百万灵石买穆宫主的命。”
  
  “穆辰的命?”陈默一惊。
  
  白衣无所谓的摆摆手,“炼丹大会这阵子,把穆宫主当成竞争对手,想要提前杀掉的人越来越多、出价也越来越高了,老规矩,钱收了,把下单的人杀了,送上门来的灵石没有不要的道理。”一手抓起身旁的算盘,伸出手指啪啪啪一拨弄,白衣满意的点头,有有钱进账了!
  
  有钱不赚王八蛋,死人敲碎了骨头还能炼出几滴骨油,何况是活人?
  
  陈默试探的问:“你们阁主不怕这么做会损坏望辰阁的名声吗?”
  
  “我们老板自然不会,穆宫主可是他的心头肉,自然要护的好好的。”
  
  “我是说你们真正的老板。”
  
  “哎呀,真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就一个老板。”白衣书生一脸认真,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差对他说你看我真诚无欺的纯洁眼神,越是这样陈默越是不信,冷着脸一甩袖子,赌气的坐在窗边。
  
  白衣含笑的拍拍手,示意几个侍女过去伺候着,千万不要冷落了贵客。
  
  陈默的俊脸再次黑的堪比锅底,有种想掀桌的冲动。
  
  穆辰还纳闷呢,陈默既然在丹城,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他?然而这个念头并没有保持多久,就被顾云玦把他所有的心思拉走。
  
  “师尊快坐上来,我推你出去逛逛。”
  
  “你这椅子从哪里来的?”穆辰冷脸拒绝。这个孽徒,竟然喜欢上了推小车的游戏,到哪里都要推着把椅子到处飞,简直不能更丢人!
  
  虽说那把椅子坐上确实很舒服,还能变大变小,能躺能坐,还能自己在空中飘,可是坐上去总能接收到无数微妙的眼神,让人迷之尴尬。
  
  顾云玦振振有辞的胡说八道,脸色认真又严肃,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他抢来的,“买的啊,前阵子我买了个图册,上面有不少好东西,只要看上了对方还能给送上门,这把椅子花了不少灵石呢。”
  
  穆辰突然后悔给了徒弟太多零花钱,这东西都能买回来,以后指不定会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师尊快坐上来。”
  
  “拒绝!”
  
  “坐上来。”
  
  “不坐!”
  
  “坐上来不让你自己动,我推你。”
  
  “说了不用!你敢违抗师命?大胆了你!”穆辰抬脚,踹在徒弟小腿上,接连踩踩踩,嫌弃的不行。他不知道,越是这样顾云玦就越想逗他。师徒俩正闹的欢,门口叩叩叩传来几声敲门声。
  
  穆辰冲徒弟大腿上补了一脚,严肃脸,“去开门!”
  
  顾云玦只能遗憾的放下椅子。
  
  门口站着一个中年人,黑衣黑冠,身材魁梧,看起来就气势不凡。这个人整个丹城的人都不陌生,因为他便是丹城的城主——薄云天。
  
  穆辰站起身,看着来人有些惊讶,以对方一城之主的身份和年纪,能亲自来见他只能说是屈尊了。
  
  在穆辰的记忆中,和丹城的交集也是在几十年后。薄城主就是典型的人傻钱多的代表,上一世买这人的药草,薄城主每次都特别豪气的打半折,而且还会送他很多东西,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交集。他自然也不认识薄瑾瑜,毕竟按照上一世他那性子,绝不会出门逛街,也不会去看什么四门大比,自然见不到薄瑾瑜这甩不掉的灯笼妖。
  
  然而对方看他的眼神同样复杂,惊喜、怀念、还有那一丝不可思议,“竟然长的如此相似,你母亲是不是陈易欣?我是她结拜大哥。”
  
  穆辰点点头,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他想拒绝和对方聊这种话题,然而对方没有提他的父亲,而是以亡母旧识的身份,还是长辈,穆辰也不能直接把对方赶出去,冷着脸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顾云玦侧了侧身,让对方进来。
  
  薄云天走进来,自顾自的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穆辰的脸缅怀的说:“一百年前,你父亲出事之时曾拜托我照顾你,隐瞒你的身世,让你做我的儿子,可惜你母亲舍不得让你抛下穆姓,偏要带你回陈家。一别一百多年,你也长大了。”
  
  穆辰听到出事两个字时,眸光微微一闪,稍后便趋于平静。
  
  薄云天关心的问:“你母亲现在怎么样?”
  
  穆辰冷漠的道:“一百年前家母已经过世,老一辈的事我不想再听,薄城主无须再提。”
  
  “过……世,怎么会?!”薄云天震惊的站起来,“十年前我见到你舅父,他说你母亲正在闭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