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 第30章

第3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穆辰:“外表娇美的女修,很可能是魔兽变的,你四师姐就能为你诠释这句话的含义。”
  
  顾云玦赶紧点头,表明师尊说的都是对的,你说的我都狠狠的记在心里的乖顺模样。
  
  下面大汉也被白洵容嚣张的话惊呆了一瞬,随后翻脸,“我不跟女人打架,我只找岳明泽!”
  
  穆辰看对方的眼神充满了轻视,教育道:“以貌取人,离死不远了。”
  
  白洵容呵呵一笑,周围气压陡然变低,穆辰扬手设下一个结界,把顾云玦他们护在身边,紧接着浓郁的风土两种灵力开始交缠在一起,周围瞬间飞沙走石,昏天暗地,山边的石块被震碎,形成一条土龙席卷而来,轰隆的声音好似在低吼着,狂叫着,向对手昭示想要杀戮的*。没有任何防备的二代弟子直接被这股灵力卷飞,吃了一嘴的砂子,耳朵里只剩下轰鸣声,竟然再也听不见其他。
  
  从没见过白询容出手的顾云玦终于明白穆辰所说的魔兽变的是什么意思,紧接着就见下面体态娇小的女人祭出一把长约两米的大砍刀!
  
  刀身宽足有半米,通体金黄,黄的能闪瞎对面的铜铃大眼。刀身两侧带着血槽,绘成巨龙的形状,金光闪闪,杀气逼人。
  
  白询容单手把刀举起来,直指对面看傻了眼的人鼻尖,霸道的道:“看不起女人?我的大孙子,今天姑奶奶就教你怎么做人!”
  
  顾云玦刚想乐,就感觉温热的掌心捂住自己的两个耳朵,穆辰冷冷的道:“不要学她说话,这丫头一打架就不说好听的。”
  
  顾云玦无语的抓住穆辰两只手,放在掌心捏了捏,细腻的触感勾的他很想啃一口。
  
  穆辰趁机解释道:“你们四师姐的刀,名叫斩魂刀,重一千八百斤,乃是上品灵器reads;。”
  
  “应该叫劈天裂地斩日刀!”镜明托着下巴,把从小画本上学来的词搬了出来,见白洵容一把大刀劈下来地动山摇,砍在对方的大锤上,直接把对方震飞出去老远,又煞有其事的补了句:“真是威风凛凛,日天日地!”
  
  穆辰抬腿,一脚把镜明踹趴下,冷着脸又惩罚似的踩了几脚,踩的镜明哼唧几声,听起来还挺享受。如果不是被踩的不能翻身,他都想平躺着让穆辰踩踩肚皮。
  
  顾云玦垂眸看了眼踩在镜明背上的白靴,眸色渐渐变深,目光定格在镜明的身上,没由来的让镜明感觉到一阵冷厉的杀气。镜明翘起头看了一圈,怎么也没找到那股杀意在哪里,穆辰见他不老实,又狠狠的踩了一脚——不学好还不服管教的小东西!
  
  顾云玦眸色更深,脸上却挂满了温润的笑容,他拉着穆辰的手,牵到唇边一触即离,微笑道:“徒儿已经记住了,女修没准都是魔兽变的,所以从今以后我只要看着师尊就好,纵有国色天香,在我心中都不及师尊万分之一。”
  
  穆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纠正这句有几分歧义的话,他本来只是想提醒徒儿不要贪恋美色,怎么现在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来不及深想,穆辰就被顾云玦拉住手腕,同时腰上被缠上一条胳膊,几乎是把他半推半抱的拖走。
  
  旁人也是见怪不怪,穆辰把徒弟宠的无法无天,这是整个崇云门都知道的事情,再加上顾云玦的天分,旁人也不敢有微词。
  
  镜明终于爬起来,想拍拍背后的脚印,奈何怎么也够不着,急的原地转圈圈,活像回头咬自己尾巴的小狼狗。
  
  穆辰突然问:“待镜庭出关后,为师想收镜庭和镜明为弟子,你觉得怎么样?”
  
  顾云玦笑着握紧他的手,不怎么在意的道:“师尊高兴就好,徒儿没有意见。”
  
  穆辰惊讶,这个占有欲如此强烈,自己多看别人一眼他都会吃醋的徒儿竟然不在意自己再收徒弟?
  
  许是看出了穆辰的疑惑,顾云玦一本正经的道:“师尊是不是想让他们出去历练?有了炎阳宫的名头护着,他们确实少些麻烦。”而他,想要的已经不再是师徒关系,只是现在还不是挑明的时候。
  
  穆辰点头,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小徒弟能理解他,真是再好不过了。
  
  师徒俩回到炎阳宫,穆辰再次钻进炼丹房,马上就四门大比,崇云门自然要拿出众弟子看的上眼的奖品,所以岳明泽拜托穆辰炼制一枚小还丹。
  
  穆辰坐在窗边的坐榻上,晒着太阳懒洋洋的看着顾云玦能不能炼制出来,要知道,小徒弟一点都没有炼丹的天赋,笨到人神共愤、浪费材料!
  
  顾云玦拿了药草,回头只能看见穆辰的侧脸,阳光让其纤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戳的人心头微痒,忍不住想要靠近,轻抚上去感受其颤抖的触感。
  
  他走过去,从穆辰身后的环住他,鼻尖蹭了蹭穆辰的耳廓,语气认真又严肃:“师尊。”
  
  穆辰推了推赖在自己肩上的脑袋,不耐烦的扭过脸,对方正好也扭头看他,鼻尖碰在一起,看见顾云玦含笑的眸子穆辰突然有些发愣:小徒弟长大了,眼神和上一世竟有几分相似。
  
  突然,脸上一热,温软的触感让穆辰回过神来,随后恼羞成怒,这个混账徒弟,说了多少次不许亲他,说撒娇就撒娇,赖上来就撕不下去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掉!
  
  顾云玦知道自己要被踹,紧紧抱着穆辰不敢松懈,笑道:“喜欢师尊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这可如何是好?”
  
  穆辰冷着脸,清冷的面上被气出一层绯色,喜欢就用亲来表达?半路上喜欢一个姑娘难道就捧住对方脸啃一口?这和流氓有什么区别?
  
  再看徒弟这满脸桃花相,穆辰更是不放心了,即使是登徒子,这张脸也能勾的旁人神魂颠倒,这要是放出去,得造多少孽?
  
  想罢穆辰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桌上的药草,冷着脸道:“滚去炼丹reads;!”好好的磨炼一下心性,才能不好色。
  
  顾云玦听话的去拿药草,炼丹的动作很是笨拙,穆辰在一旁看的着急,这个笨蛋,怎么能笨成这样!长这么大了连颗中品丹药都不会炼,以后可怎么放他出去历练?
  
  在顾云玦笨拙的炼丹技术下,经过了几次失败后终于炼出十颗小还丹。
  
  穆辰看着盘子里摆着的这十颗灰溜溜的丹药,脸色有些扭曲,“这个,为什么是这种形状?”丹药不都是圆溜溜的吗?为什么徒儿炼出来的都是奇形怪状,甚至有个三角的畸形儿!
  
  顾云玦显得很苦恼,一脸受伤的抱住穆辰的腰,把头抵在穆辰腹部,小声的问:“师尊,徒儿这么笨,你会不会嫌弃我?”
  
  穆辰手一抖,手中丹药不小心掉在地上,也来不及捡起来赶紧摸摸徒儿的头,安慰道:“不会。”
  
  小徒弟敏感的性子已经根深蒂固,书上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儿最容易扭曲,嫌弃他也不能说出来。怪他,之前总骂徒儿笨,让徒儿开始否定自己,他这个做师尊的以后一定要注意才行。
  
  顾云玦颤抖了一下,没有起来,穆辰冷脸又拍了拍徒儿的背,有些心疼,“不怕,你有师尊。”大不了徒儿出去历练时他跟着便是,绝不让旁人欺负他。
  
  想罢他弯腰把地上的丹药捡起来,带着灰尘的放在盘里,这都是小徒弟亲手炼制的,都不能浪费。
  
  眼瞅着穆辰把丹药装进瓶子,全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一副我要收藏谁也不给的冷漠脸,一旁的道童提醒道:“宫主,掌门真人一会儿派人来取药,我们给啥?”
  
  穆辰想了想,指了指桌腿和花盆的缝隙处,他记得那里有一颗半年前遗漏的,功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道童会意的搬开花盆,捡起那颗丹药吹了吹灰,又从衣服上擦了擦,看着上面踩过的靴子印,道童下意识的看了看穆辰精致的白靴,明白这颗丹药之所以在这里,肯定是他们宫主不小心踩了一脚,嫌脏不愿意捡。
  
  不得不说,穆辰的性子太好猜了。
  
  穆辰看着道童把带着脚印的丹药塞进瓶子,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压在自己肚子上的脑袋,“这次比赛你也参加吧。”
  
  顾云玦还没说话,穆辰继续拍拍他的肩膀,“把这颗丹药再给为师赢回来。”给了别人踩过的丹药,太有损炎阳宫的名声了,反正也该学点打斗经验,有他看着,只要死不了就能治。必要的时候,就要对徒弟狠一点,他可是严师来着。
  
  顾云玦嘴角微微抽了抽,要跟一群金丹期以下的毛孩子比试,万一失手打死了……后果不太妙啊。
  
  顾云玦要参加四门大比的事情不胫而走,几天之内就传遍整个崇云门。
  
  一直以来,顾云玦都是好命的象征,他有如今的成就大多数三、四代弟子都认为是他拜的一个好师尊。被太上长老如此宠爱,别人费尽心机去抢的资源对顾云玦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只要他想要,穆辰全部都摆在他的眼前,任他挑选。众人心中暗探,如果自己有这样的资源,会不会比顾云玦强?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看着手中闪烁的雷光,忽明忽暗的光线让其脸色更加阴沉,藏不住眼底一片冷厉,他咬着眼,嫉恨的念出三个字:“顾、云、玦reads;!”
  
  他是那一批中资质最好的人,穆辰偏偏挑走了顾云玦!到如今生生矮了顾云玦两个辈分,甚至连修为都被顾云玦压了一头。自己拼命赚取资源,对方却俨然是炎阳宫的下代主人,命运,何其不公!
  
  他要让穆辰知道,没挑中他,是他的错!
  
  顾云玦,我等着你!
  
  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的顾云玦,此时心情也不好,穆辰也不知道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甩了他就飞了出去,顾云玦冷脸看着穆辰离开的背影,眨眼消失于他的视线中,好似留不住的人,抓不住的风,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一般。
  
  顾云玦的脸上古井无波,甚至眼神都没有一丝的不满,然而身上的杀气却透露了他此时的心情,他不是追不上,是不能追,若是暴露他的这一身的魔功,他就会失去想要守护的人。那种损失,他承受不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