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 第 27 章

第 2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穆辰吃了三颗丹药,才艰难的压下这份火毒的灼热,他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了,他需要马上闭关。︾樂︾文︾小︾说|
  
  可是,徒儿要怎么办?他最起码要闭关一年以上,这一年之内谁能保证顾云玦不被别人带坏?因为这十年里只要他一眼看不住顾云玦就会跟别人去惹祸的惯性,已经让穆辰有了心理阴影。他实在是不放心。
  
  顾云玦这边,被郑玄素一句话戳中了逆鳞,瞬间就起了杀意。穆辰身体有恙,连镜明他们都不知道,这个郑玄素,知道的难免太多了些。“师伯对我师尊,还真是关心呐,却不知道这种无稽之谈,你是在哪里听来的?”顾云玦周身温润的气质没有一丝变化,俊美无俦的脸上一双墨色的眸子却深不见底,看郑玄素的眼神不起一丝波澜,口气虽然温和,说话却不客气,这让郑玄素莫名的心魂一颤,一股恶寒没有来的蹿上心头,无端端的让他生出一头冷汗,有种想要跪倒拜服的冲动。忍下这巨大的压力,他咬着牙匆匆回了句:“没,就是看他脸色不好,有些担忧罢了。”
  
  顾云玦淡笑点头,意味深长的道:“多谢师伯对师尊的关系,今日之事,我会一字不漏的告诉师尊。”
  
  郑玄素干笑一声,没再接话。顾云玦见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闪躲,眼里闪过一丝沉思,这人有问题。
  
  ————
  
  穆辰下了床,刚出房门,就见顾云玦急匆匆的飞回来,速度不听,直接冲他扑过来,穆辰下意识的伸出手,任对方抱住自己的腰,扑了个满怀。有些无奈的摸摸徒弟的头,穆辰冷下脸严肃的道:“都快赶上师尊高了,还是这么爱撒娇,以后要收敛一点。”
  
  顾云玦抓着穆辰的手,一边查探他体内的灵力波动,不动声色的掩下微微一暗的眸光,却还是笑着说:“徒儿记下了。”
  
  穆辰无力,这话已经说了无数遍,都没有改。
  
  “大殿之上有没有人找你麻烦?”穆辰坐下来,自然的伸出手。
  
  顾云玦握着这只皎白若玉的手,掏出帕子,把他纤长的手指一根一根温柔的擦拭干净,眼底突然冒出几分玩味,他欲言又止的道:“找麻烦的倒是没有,毕竟几位师兄都在,不过有一个人……想要介绍他的女儿给我认识。”
  
  穆辰面色一冷,“谁?”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他徒儿这么小竟然就敢给他介绍姑娘认识,简直是找死!
  
  顾云玦面色不改的道:“就是那位姓郑的师伯。”
  
  “哼,”穆辰冷哼一声,眼里一片寒凉,“不过是你师祖领回来打杂的外门弟子罢了,算什么师伯?”上次在岳明泽耳旁吹风的就是他,这让穆辰很是不满,自己的事情,哪用得着对方操心?最烦这种装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表现的处处为别人着想,实际上还不知道存了什么龌龊心思的小人。
  
  想罢穆辰瞪了顾云玦一眼,警告道:“红颜白骨、粉黛骷髅,小小年纪不要想那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云玦微笑着听完,给穆辰擦完手指,端起茶杯摸了摸,感觉温度合适,这才递给他,轻声哄道:“师尊说的对,徒儿都记下了,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适?”
  
  穆辰喝了口茶,脾气顺了点,漫不经心的答道:“没事,不能压制就硬抗,反正死不了。”重生前他扛过五次,才找到解决的办法,总归死不了,不好受是真的。
  
  顾云玦听后蹙起眉头,不满的看他:“师尊!”
  
  穆辰顿了下,无奈改口,“为师想要闭关一阵子,你好好等我,不要乱跑。”不想让顾云玦再问,穆辰转变话题,“我让你穿的丹药,穿完了吗?”
  
  顾云玦:“……没。”
  
  “笨!现在去做,晚上检查你的功课!”穆辰嫌弃的瞪了顾云玦一眼,小徒弟对炼丹的天分真的很一般,一套杀气凛然的剑法,他看一遍就能学会,用起来劈天裂地威力无穷,让他用灵力把丹药的成分分类他偏偏做不到,到如今只会炼制初级丹药,简直比猪还笨!
  
  顾云玦一想到穆辰让他做的那个,就有些头疼,两辈子加起来,也就小师尊能一口一个笨蛋、蠢货、白痴、呆子、这样的词语骂他。当然,以穆辰的词汇量,能骂这么多绝对能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嫌弃到了极致。
  
  很多丹药破损之后药力会有损失,穆辰的要求便是让他把一瓶子丹药串成一串,用灵力把丹药包裹住,保证药力不损。一个大男人,拿针穿药丸子,顾云玦觉得这个动作十分像女仆,实在是做不下去。
  
  当然,如果换小师尊做,肯定像个贤妻。
  
  穆辰伸手,在已经走神的徒儿脑门上敲了一记,“为师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听到了!”顾云玦抓住穆辰的手,笑眯眯的提议,“师尊教徒儿一遍可好?”
  
  穆辰把茶喝完,嫌弃的看了顾云玦一会儿,笨啊,怎么这么笨!上辈子都比这时候聪明,难道他这辈子养的太好,把孩子养废了?天分这种东西可以越养越差吗?
  
  顾云玦淡笑的看着他,一个眼神都舍不得错开,小师尊这双总是淡漠疏离的眸子,只有对上他在意的人才能有那么多情绪,师尊看他的眼神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这双眼睛,在此刻是最漂亮的。
  
  穆辰见徒弟学不会还傻乎乎的看着他傻乐,更加嫌弃的一巴掌拍在顾云玦的后脑勺上,“看着点!”
  
  说着他摆在桌上十颗筑基丹,拿了根签子嗖嗖嗖下手如飞,再次成功戳成丹药串。穿完了他看顾云玦,学会了吗?
  
  顾云玦挑挑眉,“师尊,不是用绣花针吗?”
  
  穆辰淡淡的道:“太娘气。”
  
  “那徒儿……”
  
  “小孩子不要计较那么多!”穆辰翻脸。
  
  顾云玦无奈笑了笑,小师尊嘴笨,说不过别人的时候就翻脸,真是可爱的让人迷醉。
  
  当天下午,顾云玦绷着脸,拿着根绣花针坐在窗边一颗一颗穿丹药,穆辰托着下巴慵懒的坐在一旁,勾的他心思都不能放在丹药上,好在他现在已经不是*凡胎,要不然手指头都要被针戳成筛子。
  
  穆辰喝了两杯茶,终于嫌弃的看不下去了,打算回去继续打坐,蠢死了,怎么能这么蠢!
  
  顾云玦看着穆辰的背影,嘴角勾起来,把灵力分出一丝,用强大的精神力控制,把每一颗丹药上都刻上清行两个字。穆辰,字清行,他本人的确没有埋没这两个,清行外彰,表里雪霜。因为这牵扯了一些俗世,穆辰又来历成迷,所以这字很少有人知道。顾云玦对这名字很是喜欢,特别是默念的时候,很像情人之间缱绻的呢喃,让人上瘾。
  
  食指轻轻一弹,绣花针随着那股灵力飞速的把十几颗丹药串联起来,药力丝毫不散。顾云玦挥手把其收了起来,眼里透着几分玩味,小师尊那里,装的弱一点才能让他更加牵肠挂肚。
  
  就在这时,一股灼热的温度突然从室内传来,顾云玦本来轻松的脸色蓦然一变,身形化作一道残影,人已经到了室内。
  
  穆辰本就肤色偏白,现在身体经受火毒的折磨,更是显得毫无血色,突然而来的巨大痛楚让他的汗水瞬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连里衣都紧紧贴在身上,整个人狼狈不堪。灵魂在被烈焰灼烧,这种疼痛感他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上一世甚至为这而死,再经历一次,还是痛的无法克制。单薄的身体浑身僵直着,偶尔一两下轻颤,也被他下意识的克制住,紧咬着牙关更是不让一丝痛楚的□□流出,仿佛风中劲竹,宁愿被折断,也绝不低头。
  
  越是这样,越让人怜惜。
  
  顾云玦冲上去,从身后抱住穆辰,不经他的同意就把神魂探入穆辰灵台处,就见穆辰灵台深处,一个长相和他本人一模一样的白色小人被一圈黑色的火焰围在中间,两股力量正在互相僵持,来不及多想,顾云玦用自己的神魂包裹住穆辰的神魂,紧紧把穆辰护在身下。
  
  刚接触到那股火焰神魂就颤抖了一下,疼!神魂被放在火上炙烤,疼的让人无法言说。相比较神魂的疼痛,他的心口更疼!
  
  时间倒转之前,小师尊是怎样熬过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直到最后都死在这簇黑色的火焰灼烧之下!为了变强,为了做一个不被人欺负的丹修,明知这异火能让他赔上性命,这人还是义无反顾,这个清冷的人,到底有多好强?
  
  神魂这种敏感又脆弱的存在被人抱住,穆辰瞬间就知道是谁,因为除了被自己养大的小徒弟,他不会对别人如此的不设防。
  
  感觉到神魂一阵清凉,穆辰睁开眼,抬手就拍了顾云玦一巴掌,恨不能一掌打死他,“你不要命了,出去!”他好不容易把他养这么大,这混蛋竟然连命都不要了,就他那点修为,一不小心就会魂消魄散,他这么多年岂不是白养了!没想到,压制时间越久,发作起来势头越猛,他本以为还能压制三天,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穆辰后悔,自己这个脆弱的模样,本不应该被徒儿看见的,这个孝顺的孩子,一定会吓坏的。
  
  “别动!”顾云玦强势的捏住穆辰的双手,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动弹不得,神魂继续包裹住穆辰的神识,帮他抵抗那股火焰。
  
  穆辰气急,却又不能再跟这个不懂事的混蛋徒弟计较,知道顾云玦承受不住,所有的灵力全部用在抵抗火毒上,两人功法相同,再加上顾云玦的神魂高于穆辰,竟然很快便占了上风。
  
  期间镜庭和镜明回来,发现穆辰设下的结界,以为穆辰在打坐,都没有去打扰,师徒俩就这么坐了三天三夜,直到黑色的火焰被震压下去,重新封印,顾云玦才睁开眼睛。
  
  “师尊?师尊?”他轻声叫了几次,因为太过疲惫,快要陷入昏睡的穆辰这才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还是毫无血色,眼神却带着薄怒,“孽徒!”
  
  顾云玦叫他还能教训自己,顿时松了口气,抱着穆辰安慰道:“好了,都过去了。”
  
  “放手!”竟然把他当小孩子哄!竟然敢不听他的话!竟然把身上的汗蹭在他的身上!这是想欺师灭祖?如果还有力气,穆辰想把这不听话的混蛋徒弟拎起来揍一顿屁股!
  
  顾云玦挑挑眉,心说小师尊还挺会过河拆桥,把怀里的人放开,感受着怀里的残留的温度和触感,有些遗憾的捏了捏手指,提议道:“要不要徒儿帮您洗漱一下?”
  
  穆辰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反驳,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也不想让别人为他洗漱,相对而说,还是选择自己养大的小崽子。
  
  顾云玦立马让人备水,回头给穆辰脱下外袍,把发冠摘下,褪去了束缚,穆辰轻松的吐了口气,没想到这次这么简单就熬过了,而且修为竟然没有倒退。
  
  他正在思考原因,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顾云玦看他时是何种眼神。
  
  顾云玦纤长的手指划过穆辰的肩头,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师尊,徒儿继续喽。”
  
  穆辰听着他说话这个腔调,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邪火,穆辰抓住顾云玦的手腕,想起这人的不听话,冷着脸道:“你出去罚跪。”
  
  顾云玦手一顿,没明白穆辰为什么突然就翻了脸。
  
  “什么时候明白哪里错了,什么时候再进来。”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穆辰站起身,拿出一瓶聚气丹,吃糖豆一样塞进嘴里三颗,默默估算了一下以他现在的力气,直接把顾云玦踹出去的几率有多少。
  
  “师尊,徒儿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顾云玦脸上挂着微笑,温润如玉的气质稍微让穆辰的情绪缓和了些,“是徒儿抱了师尊的身体,还是抱了师尊的神魂?”
  
  穆辰楞了一下,瞪眼,“都算!”
  
  顾云玦挑挑眉,那就都不算,看来小师尊没有跟他计较这个,没把他当外人这一点他还是很欣慰的,可换句话说,小师尊还是没把他当男人看?顾云玦眯了眯眼睛,乖巧的拉住穆辰的手,晃了晃,“那就是徒儿擅自保护师尊,让师尊担心了。”
  
  穆辰:“……”
  
  “师尊对徒儿这么好,徒儿当时什么都没想就冲了进去,当时心里想着,若是师尊出事了,徒儿怎能一个人独活?”
  
  穆辰:“……”
  
  “徒儿果然还是最喜欢师尊。”
  
  穆辰:“……”
  
  “连殉情这种事情,徒儿也是做得出来的。”
  
  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的穆辰惊愕的抬起腿,一脚把顾云玦踹了出去,关门,落锁,冷声道:“去门口跪着!”
  
  抱着一个大水桶要进屋的镜明差点被门板拍到,利落的闪到一旁,看着顾云玦肚子上的脚印,他幸灾乐祸的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你竟然又惹宫主生气了?这次不是跑圈,是罚跪啊,哈哈哈……”为顾云玦背了十年的锅,看见顾云玦倒霉,镜明突然有种废狗要翻身的感觉,这种心情爽的都能飞起来。
  
  顾云玦暗笑,小师尊这点真是超可爱,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翻脸,害羞的时候翻脸,感动的时候再受点刺激,同样翻脸。翻脸后做的第一反应就是踹人,现在再加上罚跪……顾云玦笑着捏了捏脑门,他现在也很累,神魂异常虚弱,小师尊竟然不心疼他。
  
  镜明被顾云玦的笑容吓了一跳,嘟囔了一句神经病,被罚了还这么高兴,再次抱起大水桶,准备敲门,没想到顾云玦捏了捏脑门之后,直接后仰,晕了过去。
  
  镜明倒吸了口凉气,还没来得及喊穆辰,就见已经关了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只穿着中衣的穆辰披头散发的冲出去,拎着顾云玦的衣领子就给拖了回去。这个混蛋小崽子,灵力已经告竭,身体比他还虚弱,竟然还敢说这么多废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