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五十五章 再见宫羽田

第五十五章 再见宫羽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这种种的宫羽田,眉头不自然的皱了起来,本来兴师问罪的他,现在给苏全弄得不上不下,好不难受。接着二方坐下的他们,都很客气的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心中不对的他,最终还是放不下,对他掌管的这“中华武术会”的脸面。
  下定决心的他,面色一整的拿起他面前的茶杯,就一脸笑意的快步来到那苏全面前。笑容可掬的道:“来,姜馆主,我宫某敬你一杯。”说完他就双手上举的,稳稳移到其胸前。
  而刚才还相处容恰的气氛,立时给宫羽田明显是问技举动,给弄得紧逼起来。而围对而坐的二方弟子们,都满面严肃的等着苏全回对。
  与此同时刚才还稳坐椅中的苏全,在看到那宫老头面色一转时,就知到这老小子,过不了自己心里对面子的那一关。
  心下一叹的苏全,内心满是无奈的,起身应战。只见他也手拿着杯子,口中承让道:“那姜某我也回敬之,希望一茶解恩仇,可否?”
  宫老头听他这样内函着服软意思的话,就道:“好!”
  接着只见双方拿茶的手,慢慢的搭了过去,在他们的一贴中,这宫老头就一敛一炸中,就尽显金丹宗师的境界。只看到他微震着的手臂,毛孔一炸间,一颗颗如铁沙的疙瘩中,就喷出一股能炸裂青石的一股凝聚无比的劲道来。
  对面的宫老头,以为他这全力一击应当给这摸不着底的家伙,带来一点错乱来,怎知在他们相交间,对方的手臂,如虚无般,一引,一震间,就用太极顺引力道的技巧,把他的劲力引入脚下。
  本来这试探性质的比试,到这应当就这样结束了。不过心气高傲的宫羽田,当看到苏全这一个难见的金丹宗师时,好胜心极重的他,立时双眼放光的死盯着对面的苏全。而对面的苏全,以他对这老头的了解,一看到他这表情,就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在二年前就入丹的苏全,并没有太大的危机感,对付这个有内患的槽老头还是很有信心的,难是难在怎么不伤其脸面而败他。他可知道这家伙,别看他像很好相处一样,其实心高得很,如果不一次打掉他的气焰,得到他的敬意,指不定会留下什么疙瘩手尾!
  你说等等,那苏全什么时候入丹的,这就要感谢那孙禄堂孙武圣的指点和教导了。这人果然不愧是有民国第一高手之称的人。苏全和他接触中,发现他已经入了那罡劲,还隐隐的摸到那神秘难以捉摸的更上一层境界。私下猜想的苏全,不肯定他是向“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境界进发呢,还是向“不见不闻,觉险而避”这二个神奇境界中的那一种探索着。
  不过后来结合历史的他猜想,如果是“见神不坏”的话,他应当没有那么早去世才对。以那入微的修复力,就算以前有什么严重的内伤后患,在那能力下,也可尽复的。如果他真朝这进发,那历史上就不会出现他才到七十三岁就去世的事。
  所以结合种种,他个人的结论觉得,他是向“觉险而避”这一方向而去的,因为在他原本的事空中,他就是早早精确的预感到自己的死期,而叫家人准备好后事的!
  闲话不说,在苏全受他无私的指点下,在他以练字二年来,纯洁剔透后心灵后,最终他在那中央国术馆开幕典礼上的一战的机遇中,顺利捉住了那一闪的灵感。此后回来,总结完感悟的他,就水到渠成的完成了金丹的脱变。成就一颗金丹吞入腹,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恍然间,回过神来的苏全,只见对面的宫老头进步一展,就使出他赖以成命的八卦掌绝学中的步法。而作为对手的苏全也不落下,也同时起脚,脚踏着太极步法,手上推手就使出。
  只见厅中的这二人,如穿花蝴蝶一样,纷飞转游不停。同时双手二方指捏着的茶杯,杯中半满的茶水却一点也不洒。就在二人你争我夺,脚下步法不停间。不经意中,苏全就使出在经过那次和那日本武士全开技能后,获得的一种奇秒精神状态能力。
  只看到,那慢慢的进入状态的苏全,像脱离现实一样,冷漠的一方情绪的他,轻易得就把宫老头此时的状态出招的路数全推演出来。不过,和他有故的苏全,并没有利用这状态中的能力,引出这不识好歹的老儿的旧伤内患。
  而是在他强硬的一敛,如潜入宇宙深空,又如天地初开般,一凝中,就使出一招和那伊藤和一对战中悟出的,“斩鬼神”刀意的劲力来。对面的宫老头,想不到这苏全,会那么突然,在他转圆最难换力中,发出这难缠的一击。
  不过这老儿,好歹也是久入金丹的宗师,只见他也一躬身,背上大龙起伏间,就甩出八卦中的“牛舌掌”劲。不过他还是技差一筹,在他手中“啪”的一声下,就炸裂开来。
  而让他不解的是,对面的苏全手中杯子,差不多同时间,也跟着“咔”的一声中,也裂成几份。不过当他心下一转中,就明白对面苏全是给他留面子,接着在他想出声说什么时。
  只听到对面的苏全,高声道:“不愧是宫会长宫羽田,武艺就是高强,让小弟我是佩服不已。哪,现在算平局,可否。”说着就抬起手中裂成一辨辨的杯子。
  对面的宫老头听到他的话,面色不变中心下诡异的想到,“看这人的样子,不像是那种故意找事的人啊。那上次的事,不会是有什么内情不清吧?”
  宫羽田心中虽然疑问,但看到这苏全愿意帮他维护面子,也很会做的道:“怎敢,这让老头我羞愧难当啊。此前的误会就此划过吧。”
  终于听到想听的话的苏全,很开心的道:“不打不相识嘛,来来来,来者就是客,可否赏脸吃顿便饭?”听到苏全拳拳盛意的宫老头,觉得再拂眼前之人的盛情就有点不会做人了,就连声道:“那就却之不恭了。”
  接着这二方人,除去二方的当事人外都以为自己的师父都和对方拼个平手,所以并没有拼出恨意的二方,就快就热烈起来。接着在苏全有心的相交和以对这老儿的了解入手下,二人很快就相见恨晚的一见如故起来。
  不过其间,这宫老头问及那开馆之事可有误会时,却在苏全一句“吴友之失,也是我之过。”下,就让这老儿心中误解尽去。
  接着一阵宾主尽欢中,这宫羽田就在尽兴而归的心情下,坐车与苏全挥手而别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