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五十五章 再见宫羽田

第五十五章 再见宫羽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拿着一张精美贴子的苏全,在那站了一阵后,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而给他忽然而发的威势下,给迫得浑身震怖的这四人,立时觉得那本还如身在深寒中的他们,立时又回转回春暖的境地般。
  察觉自己失态的他,就歉意的柔声道:“对不起,为师一时失态,让你们受惊了,不过刚表现的最好的是黛玉和少良,其次是勇聪,最差得就是你这肥壮的伯德。看来你们俩要加重训练,心性还不过关,看看你们的熊样!”
  听到他的话的四人,不由得现出各不一样的表情,而刚才给吓得浑身发软而座在地上的肥子,听到苏全后面的话。立时哀吼道:“不是吧,师父放过我这一回吧!”当他说完,那给吓得浑身颤抖,汗透衣衫的杨勇聪也跟着嚷嚷着。
  不过他们却在苏全一句轻飘飘的“是不是处罚得太轻了?”下,就连忙表示,一定狠下苦功。而别外站在那,刚才都一脸面无表情紧眠着嘴的少良和微笑不变的黛玉,都轻松得看着这师徒三人相互搞怪的互动着。
  当搞定那二个家伙的苏全,在轻哼二声后,又道:“少良,伯德正好你们二都刚好在,让为师看看你们的形意练得怎么样,伯德先来。”听到苏全这样说的肥子,有声无力的“哎”的应了一句。
  不一会,考验过二人的苏全,很满意的看着这四个徒儿。特别是看向那刚入暗劲的少良和初入明劲的伯德二人间时,他还肯定的点了点头后,再在认真的又来回审视一翻后,就开口又勉励了这二人一番。
  接着心情舒畅的他就用满意的语气说道:“明天‘中华武术会’的会长宫羽田会过来,你们四人,就陪为师一起,长长见识。看看这同以形意八卦扬名的宫会长的风彩。特别是少良,勇聪,伯德你们三人,看看别派宗师的风彩,也对你们以后的道路,更了然于心,明白没有。”
  听到苏全这样说的四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意,然后高声整齐的保证道:“明白师父。”听到他们保证的苏全,轻轻的一罢手,就让这四小先下去。就在这四人退出时,机灵的四人,刚好看到苏全脸色一转,就变得心事重重来。而就在黛玉欲言又止的劝语还没出来时,其他三人很懂事的将其带出了堂内。
  坐下来看着这四人扭捏出去的苏全,很宽慰的笑了一笑后,就百感交集的拿起那拜贴,用很轻,很细的声音道:“想不到,会这么意外突然的和宫老头你再见面了,不知你老还好......哎!”在一声微微的,却又悠长的叹气中,这苏全就起身连步的出了伏虎堂。
  第二天,在喜鹊不停的鸣叫欢迎中,那明眉的晨光,就从东面的海平面上方,不停的奔下到此时已热闹不已的“苏氏养身馆”的大门。
  此时只见那二扇高高的正门,正中门大开的早早打开。为示尊重的苏全,也早早的过来,让弟子们忙上忙下的从内到外,热火朝天的打扫一遍。而那些如往常,早早过来在侧门排队看病的病人,看到养生馆的这一翻如火如茶的动作。都好奇的问起,与之相熟的养生馆中的门人。
  在得知原来是在东北湖武林中,名满天下宫羽田拜访,都恍然的明了,怪不得姜馆主会那么窿重。而一些心思机灵的,就察觉宫羽田的拜访可能不是善意,不过当他们看到这养生馆的这一翻作态,又不像面对强敌的反应,直让这些人像丈二金刚一样摸不着头脑。
  一些明了的好事之人,就心下寻思着,听说那姜馆主怎么武艺高强,可惜没有机会见识。而今次宫羽田这条强龙闯过来,应当会有机会可以见识吹嘘一翻了。想到激动的这些好事之徒,都双眼放光的呼朋唤友的堵在那养生馆门外。
  而作为苏全最先收的黛玉二姐弟和少良这刚毅少年,也早早过来帮忙,维护安排着其他的师弟们的工作和察看进度。当那年少早熟的少良,看到那些堵在门外的好事之徒时,作为这一块的最大势力的养生馆门,在那少良的吩咐下,很轻易的就把这伙人驱散。
  不多时,在众人的忙忙碌碌中,就日上中天,在这苏全翘首以待中,那宫羽田才珊珊迟来。不过这苏全虽然有点心焦,但他却并没有怪宫羽田,谁叫他先落了人家的面子呢。在这民国之中,很多人都把面子看得比性命更重的,所以他想想后,就心平气和的出去迎接他。虽然他手下徒弟都有不满,不过慑于他的威严都没说什么。
  而坐着六部黑色轿车而来的宫羽田一伙,在他徒弟马三和女儿宫二的陪伴下,下车谔然的看着前方身穿白色中山装,一头精爽短发,气势圆润内敛得让人觉得平凡无奇得,像只是有点精神的俊美的,刚步入三十岁左右的常人一样苏全。
  此时只看到这阳刚俊美的姜馆主,正满脸笑容的快步迎接走来。虽然宫羽田看着这人如平平无奇般,不过他也是进入丹劲的好手,所以在冥冥中却能感觉到面前这人的不凡。心下急转的他,虽说明知眼前这不明深浅的人,就是明晃晃打了他“中华武术会”脸面的人,不过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现在人家做足姿态,给足脸面的排场下,再一开始就咄咄咄逼人,就显得他宫羽田气量狭窄,没有容人之量了。虽然在下车前,看到这形势的一鳞片角下,误以为这姓姜的只是个样子贷,不过现在当面一面对后,就知道自己刚才想差了。
  暗中强按下他那还莽气没去的首徒马三,想要强出头的举动后,就带着一脸微笑的快走迎了上去。只听到,那苏全爽朗的大笑着说:“久仰大名,今天宫先生来访鄙人的养生馆,真是姜某人的荣幸。”
  听到苏全这样抬举自己的话,内心对苏全很有成见的他,也放下了一点介虑。接着听到他,也很给脸子的吹捧到“我也是久仰姜馆主的大名啊,馆主二年前中央国术馆开幕典礼上雄风,当时宫某有事在身,不能现场一观真是心下遗憾不已!“
  听着宫老头,这话里有话的苏全,心下一笑的尽在其掌握道:“那有,只是前辈们让在下一手,都是虚名。来先进去喝杯茶水解解渴。”说完这苏全说一引,先带头走入养生馆里。他的这一举动,直接把宫老头接下来的话都堵在了他嘴里。
  看着前方的苏全,很有诚意的先走入内的身影,虽然理智上明白没有什么不对,不过心里总有一股怪怪的感觉,环绕在他心头。按下心中杂念的他,对着他那屈强的女儿低声道:“女儿,你可不要小看他这人,搞不好爸今次就要败了。”
  听到他这样说的宫二和马三都惊慌失措失声道:“不会吧,我看他也是个武功平平的人啊。”宫羽田听了,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就抬脚跟着入内。等他在苏全的带领下,入到为贵客而建的会客厅时,已经有人在苏全的吩咐下,按着当下最高的礼节,摆足了场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