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二十六章 打虎英雄,动身南下 完

第二十六章 打虎英雄,动身南下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瞬间,艳红的初阳,就从山边露了出来,活力十足的晨光,从它身上投射在金碧辉煌的刘家大府的门眉上。本来不轻开的刘府正门,今天又一次中门大开。只见刘府大门前,嚷嚷的站着的一群人。他们正围着二个,站在一辆黑色小轿车边的男人跟前,相互送别着。
  只见其中一个,一头寸短,面孔英武不凡,内穿一身时髦的民国洋西服,外套一件貂皮大风衣,斜跨一个崭新的新式大背包,周身散发着一股如渊似海气质的男人。正抱着拳头,向着对面一个眉生八字,留着一道好看的山羊须,身穿上等丝绸锦衣马褂,虎虎生威的站在阶梯前的老人,相互行礼道别着。
  只听到身穿貂皮大衣的苏全说:“多谢刘老伯这么多天的照顾,我姜修文真的是无以为报啊!”刘华老头笑容满脸的道:“这就见外了吧,贤侄不是说过,忙完重要的事,就再回来看望老头子我吗?不会想食言吧,哈哈......”苏全听着他爽朗的大笑声,也回到:“小侄我怎么敢呢?我那张大虎皮和虎骨酒,都放在刘伯父这里呢!不回来,起不是亏大了?”
  刘华听到苏全的玩笑话,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忙完就赶紧回来啊,不然等我把你送我的那一只老虎,所做的虎酒渴完,我可不确保老头子我能忍住不喝你的。不要等我把你那几坛酒也喝光,你才回来,到时可别怪我哦。”苏全扮做惊急道:“伯父这可不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二个人开了几句玩笑,刘华抬头看了看天色,觉得不早了,就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再不赶去,就赶不上火车了,修文,你那张大虎皮,等老头我叫人弄好了后,如果你还没回来,我先帮你保存着,等你回来拿!”苏全听了,回道:“那先谢过伯父了。”说完再向众人行了个礼,就干脆利落道:“那大家保重,就此别过。”说完就拍拍陈成和,先上车了。
  坐上车的苏全,看到陈成和站车门前,侧着耳朵,用心倾听着什么,面上神色认真。苏全再须着他侧耳身方向一看,原来是刘丈人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前,正小声细语的,细细地嘱咐着他。二人细聊一会,陈成和就向众人挥手致意,打开车门坐到苏全身边。
  不一会,苏全感到车身一阵振动,在司机一踏油门下,就向着济南城而去。二边景色飞逝,在苏全和陈成和的细语闲聊下,不知觉间三个钟就过去了。飞驰的汽车很快就来到,有“百泉之城”之称的济南城门。进城后,汽车马不停蹄,一路沿着青石古道,向火车站而去。
  很快黑色的车子就停在了,人山人海的济南火车站门前。车上的陈成和,在下车前,就眼疾手快的帮苏全拿起背包。苏全看到他这么热心,想到分离在即,也不好拂了兄弟的好意,就由他去了。二人利落的从车上下来,然后一前一后,不慌不忙的向火车站入口处走去。
  只见虎背熊腰的陈成和,在前边轻车熟路的带着路。眨眼间,二人就快步转入车站。刚一入内,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满脸焦急的中年人,坐在一张长椅上,对着站门,抑着头,看了又看,焦燥的用双手,在大脚上不停拍打着。直到中年人在看到陈成和等人走入时,脸上紧色才一松。
  他连忙起身,快步向陈成和走来。不一会就来到他们跟前,快速说道:“陈姑爷,快点吧,时间快到了。”说完就转头对着苏全行了个礼,道:“这位想来就是修文少爷吧,真是英武不凡。”苏全回道:“不敢,有劳大哥了。”
  那中年人听到他这么有礼貌,对他好感大增,连声说:“好说,先过去吧,不要再站在这里了。这是火车票,老爷已经打点好一切。一间头等仓,单人间,希望修文少爷满意。”苏全伸出双手,把车票接过,道:“有劳。”说完就举目放眼,只见前边正停着一个只有在影视中看到过的,喷着白色蒸气的火车头。接着就听到广播,“请各位乘客,抓紧时间,检票上车,火车将在五分钟后出发”,还连播三次。众人听到,就连忙向火车入口处,走去。
  很快众人就来到检票口,只见刚才走在二人身后的陈成和,快步走了上来,把包递给了苏全,催促道:“好了,不要再说了,走吧,要不然就赶不上了。”苏全听了,点了点头,顺手从他手上接过。不过当他拎起时,他灵敏的触感发现,包好像重了点。苏全直觉其中必有蹊巧,但还没来得及多想,苏全就看到陈成和生硬的表情和焦燥眼神。苏全把这反常的神态都看在眼里,心思急转,不知怎么的,灵机一动就仿佛明白了什么。
  不动声色中,苏全装着不知,在陈成和欢喜的眼神下,挥着手道别道:“立业兄,后会有期。”就转身把票递给了检票员,确认无误后,就提着行理,快步的走向,给白蒙蒙蒸气遮挡住的入口。陈成和站在那里,目送苏全走入那白雾中,确认他真的上车后才大松了口气。站了一会,火车在一声声“咔当,咔当”,起动声中,向远方而去后。陈成和目送火车转出站台,消失远去后,才带领着刘家伙计,坐车回去。
  走入车箱的苏全,把跨着的背包,从肩膀拿下,左手抓着,微抖动一下,以他超人的感触,感应一下,再用右手手掌贴着布面一摸,心下就有了底。接着再扫视一周,发现虽然是头等仓,但一些常人没留意到的位置,有三四股对于苏全来说,有如实质,明显怀着恶意目光扫来。特别是当他取下背包时,本来只有一道扫视着的目光,当放下时,其他几道也盯了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