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二十章 生死瞬间,化劲宗师

第二十章 生死瞬间,化劲宗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轻沙般的月光,这时刚好如大灯般,分成二束照射在人虎身上,黑色的云朵变幻莫测。一人一兽双互盯视一阵,老虎最后在听到身边的伴侣,虎爪无力的落下时的声响,掉转虎头,用脸颊拱了拱妻子。强劲有力的前肢,扒拉一下其微微抖动的前肢和虎身。一双虎眼看到那刀刃所在的地方,鲜艳夺目的血液,从刀身处的血槽中,奔涌而出。
  再一次拱了一拱伴侣的身体,这一次比上次要用力的多,带动着虎身一动一动的。不过当只已经通灵的猛虎,触碰到伴侣的虎躯时,感到妻子平时温柔暖和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冷,一双灵动的虎目,流露出凄凉之色,张开大嘴,发出一阵低沉的“噢,噢,噢”之声,其中透着一股伤心欲绝,悲痛万分之情。
  站在树上的苏全,顺着光亮,看到洁白的月光,如灯柱一样,打在它身上。让他终于看清楚这只大虎的真面目,目测这只大虎居然比刚才杀死的那只更加磅大,站在雪地上最少也有一米五以上,身躯长最少也有四米,加上那条长长的钢鞭似的大尾,约有五米半以上。
  身上的皮毛,在清冷的月光下,不似另外一只如普通的老虎一样浅黄浅黄的,而是如纯度超高的黄金一样发出金黄发亮的光泽,风一只吹,如金沙一样流动,黑色的班纹,如柒黑的夜空般,黑得像黑洞不停的吸收周遭的光线。常人看一眼,就给这气势压得不敢动弹,任它宰割。周身每一处都透着不凡,苏全心里咕嘟,不会是成精变妖了吧!
  苏全当看到这只大虫转过头颅时,才把崩紧的身体放松。在刚才的一连串,电光火石,快如闪电,生死相对,全力死拼的博杀中,苏全在千变万化形势中,千钧一发的时间内,抓住了千载难逢,转瞬即逝的机会。最后在生死一线中完成赌命绝杀,除去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使得苏全有了一线生机。又当机立断,弃刀回避,从而有足够时间,逃出生天,终于赢得喘息之机。身心放松下来的他,才感到背后传来的一阵阵剧痛,伸手一摸,只看到满手鲜血。
  意识一动,背上肌肉振动,散去淤血,再肌肉收缩,立刻就止住鲜血。再心中一动,神光射出,一扫背部,身体里面的情况,就如数据流一样,传到脑海,只见肌肉划破,皮下很多处毛细血管破裂,但并没有伤到背后脊骨,大动脉也没破损,只是给他的巨力拍中,内脏有点受损。
  风一吹,带起头上一寸的短发飘伏,本应该戴在头上的冒子,早就在刚才死斗中,不亦而飞。苏全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更激烈的生死斗,没有时间让他包扎伤口。于是他抓住外套风衣,把碍手的长衣,一发力扯落下来,随手向后一扔,把腰上已经没用的刀销拿下,也和刚才一样,随手掉弃。再把腰中藏匿的一个小酒瓶拿起,打开瓶盖,一口把苏全花重金弄到最好的大补药酒全喝光,体内神光流向伤口,加速伤口收缩回复。
  他要以最好的状态,迎战这个对手,凝神储力,随时进入底消耗的“见闻色”状态中,此提升不高不低,刚好又不会阻碍他抓住这次突破机会。他感觉到,如果今次不死,必定会在这次战斗中进入化劲,为了不错过这个机会,和心底中在苏全不知道的潜意识中,有一股反正死掉刚好回去自己世界疯狂的想法影响着他,所以没有全开技能,打算以国术应对。
  双方都安静得等待着,一方在确认伴侣的情况,一方抓紧时间休息,看最终是那方先打破这个疆局。时间一秒一秒的飞逝,最后在巨虎确认,身下的虎躯温度和呼吸都消失时,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噢,噢,噢”,像是送别亲人的声音,然后转过头来。苏全看到,本来在黑夜中发着绿光的吊晴白额大虫的双眼,隐隐有发红之色。接着苏全就听到一声,振天动地的,“吼,唬唬唬”,一阵吼叫声波,引起的恶风,直奔树上的苏全。
  苏全马上,凝神提气,神光激发潜能,让他的身体机能达到这个躯体的最佳状态,五官感应提升。看到下边的吊晴白额大虫,四肢飞奔,虎爪抓地,带起一逢逢的雪花。身后的虎尾,在空中甩划,发出鞭响“啪啪啪”的。看着气势汹汹,全力冲刺的而来的明显因失去同伴,陷入狂化之中的巨虎。苏全感到这大虫力量好像变得更大了,飞起的雪中都带着一股股黄色的土沙。
  它借着冲力,四肢发力,一扑,四肢脚掌上的爪子,一钩,就在树干上,如平地一样,飞腾而上,四肢拍打在树身上,巨力把这棵百年老树打得是木屑纷飞。这一块,那一块,露出下面新鲜木质纹路。苏全感受它,那股无可匹敌的气势,觉得先避其锋芒,消耗它的力气。苏全认为这种狂化般的效果,肯定不能持久的。心中打定主意,就双脚一动,一蹬,一跳,一抓,一拉,一荡如一只人形大猴子般,免起鹘落,灵活敏捷无比,穿梭在这棵最少也有二十多米高的巨树上。
  在这生死一瞬,精神集中下,苏全自然的用出形意中的十二形,下意识的来不及思考形意八卦中的意形招式,凭本能的觉得符合情况的都招呼上。身体慢慢的响起猴声,虎声,蛇声。身后的大虫看到那可恶的,身上会发出各种自己猎杀过的猎物的声音的奇怪的人类,爬上了只有半米粗的树顶时,给脑中恨意吞噬的大虫,本能的拍打树干,又是拍,又是爪,又是咬,一下木屑纷飞,不一会那里就发出,“咔咔,咔,咔咔”,树干居然慢慢的向下折去,正在往上爬的苏全,借着习学掌握过的太极中听劲的功夫,从身体上皮毛中感触到,树木折断时,纤维根茎拉裂的振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