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十九章 命悬一线,抢夺生机

第十九章 命悬一线,抢夺生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寒风凛冽,空中飘洒着片片鹅毛飞雪,晶莹剔透的冰霜挂满了枝头,风一卷,枝叶上就落下斑斑雪花。苏全头戴黄毛保暖冒,身穿一件大风衣,长长的直拖到小腿下。胸前风衣二边的扣子并没有扣上,露出里面黑色的绵衣。脚穿一对大军鞋,踏在白茫茫的雪花上,“咝咝,咝咝咝”的。左肩上跨着一个大包,行走间,腰身风衣上,一豉一豉的,像别着东西一样。
  一路默默的行走着,直到跨过一个长坡后,苏全才大呼一口,白茫茫的,如烟柱一样,达到一米远。感受到刺骨的寒气,从周身刺入,就算以苏全力灌全身的大拳师,也觉得有点难以忍受。把右手拎着的葫芦举起,拔开塞子,对嘴喝了一大口用来暧身用的烈酒,感受到火热的液体,流入腹中散发出阵阵热气,滚滚的奔向四肢,使得人精神一振。
  快步走向前方几块一米二高的岩石边,只见苏全左手的一挥,五指张开,如鞭扫过,力度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划过岩石表面,把上面的积雪一扫而光。轻轻一跃,半转身,就稳稳当当坐在上边,左手一捉,拿下包袱,顺手把葫芦放在边上。
  接着伸入包内拿出了一个三四十厘米的小卷轴,用左手接过,右手回收再伸入大衣内,拿出一张地图。苏全把右手拿着的地图摊开,喃喃道:“看看,看看,走到那里了。”说完手指点在,写着“河北山东详细地图”的纸上。看了一会,手指点在一个点上,好像找到了正确的位置一样后,再把那个小卷轴打看。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中国的地图,不过奇怪的似,是雄鸡模样的。当苏全把它们放在一起时,能从中直观看到,小卷轴上画得更清晰明了,不过再用心一对比它们重叠的地方,上面有些地方的名称,好像并不一样,比如现在的北平叫北京,奉天叫沈阳。
  对照了一会,苏全不俏道:“那个无良商家,真是黑心商人,还说是全民国最好最详细的地图。呸!还不如我自己画的好,要不是时代变仟,很多地方都会有所出入,老子才不花这怨枉钱。”
  其实这是苏全误解那店家,这份地图的确是这个时代里最好的,而他那份,用因果点回复出记忆中看到过的各种全国地图总结,而画出来的地图中,有些可是通过卫星测量,动用新世纪人力物力做出来的,虽然在现代随处可见,但在当下,可不得了,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准确无误的中国地图了吧!一个是科技发达的现代强国,一个是沦为半殖民处于世界三等人的民国,能比吗,比得上吗?
  咕嘟了一会,吃了一点干粮,补充完体力,休息一会。就一挺腰腹,一弹,轻轻一落,几无声色,迈开大步,又开始已经连续了一个星期的赶路。他要穿过森林赶往下一个大城市,再坐火车到南京浦口。造成这样是因为苏全要回到东北,拿回他托呼给一个心腹所藏匿在宫羽田老家里的东西。那些东西对于其他人而言,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是对苏全而言却是能起到关键作用的东西,比如这份地图,如果给普通人看到,还以为是别人开玩笑弄的作品,因为上边很多标示,都是用现代标注表术的,民国的普通人都不会懂,或许把它送给西方的列强那些地理学家,会认识到这张地图的价值和意义。
  所而苏全只有放弃直接坐津浦列车,先拿到东西再去的路线经过的城市。拿到东西后,刚好不巧,老天不作美,出发之时,正赶上现在北国十一月入冬的第一场大雪。雪下得很大,使路面积雪严重,导致汽车难行,就算想坐也难以启程。这一段路,如果不等天气转好,就只能徒步赶往,而苏全当时为赶时间,被迫无法的他,只能孤身前往。而当出发时,苏全看着这满地寒霜,心想:“走大路这么费时,还不如抄直道呢!”于是苏全就备足物资,孤身一人,行走在这人迹难见的森林中。
  言归正转,苏全一路马不停蹄,一直赶到金乌西坠,才停下来找休息过夜之地。对于野外生存以经习以为常的苏全,很快就找到一个,背靠几块相连的巨石,凹陷下去,犹如天然洞穴的宝地。收拾一下,就升起柴火,把路上顺手打的野免处理好,就着烈酒,狼吞虎咽把晚饭解决掉。苏全拿着二份地图,估计一下,以自己脚程,最快明天中午就能穿过从林,最晚也能在天黑前赶上下一个小镇,不用再露宿风餐。心中有数的他,就出去,收拾足够过夜的木柴回来。再把火堆烧旺,斜躺在侧,傍着火旁,以便取暧,感受到阵阵暧气从身前传来,苏全就放松身体,靠在洞壁,闭目休息起来。
  时间飞逝,月上中天,满天星光,洒在大地,映的惨白惨白的。不知何时雪已停。忽然不知从何处,吹来一片乌去,把天上清晰可见催灿夺目的银河给遮挡主。连清冷高洁的浩月,也变得躲躲闪闪,隐隐约约的走入了一片黑沙之后。惨白的大地,变的黑森森起来。忽然,一股恶风,从山林中直穿而入,朴向熟睡的苏全。
  “呼”的一声,冰冷的空气,吹在半死不活的火堆上,“啪,啪,啪啪啪”,让本来无精打彩的火光,猛的亮了起来,映得洞中通红一片。本来紧闭的双眼,毫无征兆的挣开,露出里面黑色夺目的珠子。当红色的光亮,映在上面时,让其带上了一股肃杀之气。苏全深呼一口,从这股恶风中,嗅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就是它令到苏全猛然惊醒的原因。
  顺着味道,快步而出,站在比周遭要高的岩石块上。举目而望,只见黑幽幽树丛中,露出一对碧火亮光一样的东西,一闪一闪,犹如上等的翡翠钻石玛瑙上的光泽,是那样的光彩夺目。忽然一阵底沉的虎吟声响起,只见那黑色身影,慢慢的悄无声息的从黑幽幽树从中走出。苏全凝神储力,双脚打开,脚指扣地,左手前伸虚张如刀,右手穿过风衣,搭在,用布条捆绑着刀销而固定在腰后上的宝刀的刀柄上。双眼凝神,运足目力,盯着雪地上的黑白交界线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