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封神激变 > 第十五章直奉大战,金蝉脱壳 一

第十五章直奉大战,金蝉脱壳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火纷飞,火炮声,枪击声,爆炸声,战士冲锋的脚步声,手拿各式武器相互肉博声,从一次一次的接触战中响起。苏全跟随张学良部,一路突进向山海关而去。这残酷的半个月里,让他用双眼,第一次真正的看到,听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
  他亲眼看到,一个手拿步枪,前一刻还和战友有说有笑的战士,在军中吹响冲锋的号角下,向着一个直系军控制的小县城,发起最后的冲击时,就给一颗无情的子弹穿头而过场境。经过练武,眼力达到常人极限的苏全还记得,子弹从这个战士的前额炸开,再从后脑飞出,鲜红的血花带着白花花的脑浆,洒在路上的杂草上,身体带着惯性,手拿步枪的身躯,向前直跑几步,最后默然倒下的一幕。
  在千人万人十万人的大战中,个人的勇武,简直就是萤火之光,在这个血肉磨盘中,怎么活下来,成了这些军人的奢望。看到一条条的壕沟,铁丝网,成了这些军人的生死线。黑色的浓烟,在战后随意可见,喊杀声,呼救声,隐约可听,张学良的部下,军纪真的不怎么样,或者说当下的军队的军纪都不怎么样,抢掠随处可见。在这个时代,可能除了将前期的中央军和毛的红色军是个例外,其他的都差不多是一个德性。
  不然也不会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这个俗话了。“兵匪一家”在民国可是深入人心。不过还好,张学良算是个读过军校的,其为人还不错,明白军纪的重要性,在他的管束下,只是发生一些抢夺财物之类的的小毛病,还没有到“匪过如梳,兵过如篦”的程度。而对面的姜登选的奉军第二军,苏全听到的风评就不怎么好了,据苏全听到一些士兵聊天的内容,知道前天还生过几起抢杀事件,看那兵丁当时的模样,对于这种事,是乎是习以为常的,这还是他一个人听说到的,真实状况或许更严重!
  苏全抬起一支脚,踏在一块到膝盖高的岩石上,吹着晚风,看着日落,想着事情时,一个士兵走到他后边,先做了一个军礼到:“连长晚饭煮好了,一起吃吧。”苏全回过神来,“好的,走吧。怎么不见你们的队长的?”
  士兵面现恭敬之色到:“总队长给少军长叫去有什么要事了。”苏全想了想,觉得这个大头兵不会知道张啊四是因什么事而去的,就转身带着他回营地而去。苏全看到这一帮二百多人的特击队士兵,有条不乱的弄着自己的事,抓紧时间搭起营地,各自负责各自的任务,没有去参加战后的乱七八糟的事,很满意的对这些一起生活了差不多半年的下属点头致意。
  他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影响到张作霖军队的其他人,但是管好在自己手下做事的特击队,还是能办到的。凭借着这半个月作战的勇猛的,连续带领部属连拔掉几个难啃的火力点,帮助张学良军队快速拿下敌营,起到重要作用时。令到他在这个部队的个人影响力达到高点。苏全就用这种个人的威望,按照张作霖的军规,再加上一些后世的经验作要求,做到了这个时代,很少军队能做的,对敌作战勇猛,对百姓秋毫无犯,严于律已,具有强烈爱国情怀的部队。
  使到他的特击队,在张作霖军中犹如鹤立鸡群,一看这支小队的精气神,就知道不简单。从而把一些,一开始对他小看的人,看到他的成就,都弄得惊讶无比。张学良也慢慢的对苏全重视起来,觉得他是一个可造之材,兼之有陈真这个兄弟为他说好话,使得张学良对他总是照顾有加。苏全吃完晚饭,其部下就唱起军歌,据说是他编的,其实是后世的爱国类的歌,只是苏全把其中的一些敏感的词换掉,而弄出来的似是而非的歌。
  当时他怎么这也没想到,这些军歌会变成,特击队的一种特色,本来他想通过一起唱这些歌,来发泄军人心中积聚下来的负面感情,而身在其中苏全没意识到,这些歌中的一些爱国思想对于军人的传输改变和作用,不但使军人心情得以发泄,还使思想得到统一,使到他手下的军心军纪更稳当。
  后来想明白其中原由的苏全,心想怪不得现代我党会有文兵团这个由来已久的,看上去没什么用的部门了。原来对于空洞乏味的军队生活,对于军人思想的统一,和军人感情发泄,有如此奇效。
  听着熟悉的弦律,向着南方望去,苏全心想“明天就到的山海关了吧,这个有名的地方,满清就是从这里入关,实现了对中国二百多年的统治,想不到现代时空里没去过,到是这个异时空的民国,到是有机会去看上一看。”
  低头想着事情的苏全,发现歌声停了下来,一片阴影挡住了前边火堆的投射过来的光线,接着听到一个厚重的声音,“教官,少军长说,我军的另一路大军,已经占据赤峰二天,现在就看我们有不能攻破山海关。据说今天直系名将吴佩孚,亲身来到山海关督战。少军长认为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明后的战争会是恶战。”说完后,好像对接下的内容不知怎么说出口,卡在那里。苏全看着这个,自己从入张学良军中一直跟随自己忠心的手下,知道他是那种不会婉转说话的人。现在也知道顾及自己感受,真是难为这个呆子枪神了。
  想到这里的苏全,伸出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直说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李啊四听到苏全这样说,没有多想,似松了口气,“是,教官!少军长说,他不希望你明天,再好像前之次那样,直冲在前边,要你留下有用身。还说到特击队是把好刀,要用在合适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