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玻璃女人 > 第四十七章 是真男人

第四十七章 是真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冉见男人没有开口,自觉无趣的也就不再说话,从男人怀里钻了出来。
  
  陆时洲又把人拉了过去,“好了,我知道了。”
  
  沈冉撇了撇嘴,不想开口说话了,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想好好跟他说这个事情,结果人家一点都不在意,当初看她跟林启仲在一起讲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等我这次回来,我们一起回你家一趟吧。”
  
  沈冉没想到他会说起这个,其实从沈妈妈走后,她就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陆时洲没有说,她也就没有提起。
  
  “嗯,等你回来再说吧。”沈冉应了一声。
  
  “在想什么呢?”
  
  “没呀。”
  
  她确实没有在想什么,现在的这种日子比她原先想象的真的要安静很多。原本以为跟陆时洲在一起,会有这个那个的阻挡,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一切甚至还有点岁月静好的样子,着实是原本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睡吧。”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微扬着唇角,女人弯弯的水眸,最好的相遇不过如此。
  
  ......
  
  陆时洲把沈冉送到公司楼下,“这是漓江苑的钥匙,放你那里。”
  
  “好。”沈冉接过钥匙,放进包里。
  
  “走了,等我电话。”
  
  两人道别,沈冉一直站在原地,直到他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
  
  “不得不佩服你啊沈冉。”沈冉原本还笑意连连的,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想干嘛?”这个声音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谁。抬眸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的。
  
  “上次打电话给你的就是他吧。”
  
  沈冉经他这么一说,才想起他说的上次是什么时候,那都是好多个月前的事情了。
  
  “苏景阳,你已经是有孩子的人了,能别这么幼稚吗?”沈冉气不打一处来。
  
  “看来你还挺关心我的,连孩子的事情都知道了。”苏景阳撇了她一眼,轻笑了一声。
  
  “我并不关心你现在怎么样,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攀上长信的这棵大树,就想撇清我们的关系?”苏景阳只感觉面前的沈冉陌生得很,从离婚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变成冷血无情的样子。
  
  原本他还心存愧疚,但是知道她竟然短短时间内,就重新找了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并不普通,他就不得不怀疑了。
  
  “跟你没话可说?”沈冉实在懒得再跟他浪费口舌。
  
  直接绕过他身旁,往大厦里面走去。
  
  “说清楚?”苏景阳拽起她的手,不肯放。
  
  “我们还不清楚吗?婚都已经离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沈冉想甩开,但是甩不开,干脆任他抓着。
  
  “你是不是早就跟他在一起了?是不是?”苏景阳语气逼人,双眼满是寒气。
  
  “没有,为什么你到现在还耿耿于怀?为什么一开始犯错的人是你,但是你就是不肯承认,就是非得把这个过错安在我头上呢?苏景阳,放过我。。”沈冉撇开他的手,这下他松开了。
  
  “放过你,谁来放过我呢?沈冉,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说放下就放下。孙意清我会处理,你回来,你的东西都在家里。”苏景阳语气软了很多。
  
  如果沈冉现在是单身,他或许不会这么做,但是想到原本一心一意扑在自己身上的人,一下子跟着别的男人那么亲密,他受不了,从昨天亲眼见到她跟着那个男人在一起开始,他才知道,自己无法接受她身边有其他男人。
  
  “这样有意思吗?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的,你回去吧,我不打扰你,请你以后也别来打扰我。”
  
  “他知道你跟我的关系吗?他知道你的过去吗?好,假设他知道了,他接受你,那么他的家人呢?你以为像他们那种家庭,会接受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苏景阳嗤笑了一声。
  
  沈冉对于这种话从苏景阳口中说出来,感到是十分无语。虽然他说的有点道理,也挺现实,但是他这副嘴脸,跟一个女人有什么区别。
  
  “这些事情就不劳烦你担心了,我自己会处理。”
  
  “沈冉,你依旧是那么天真。你以为他的处境很好,如果没有这个出身,他能比我能耐到哪里去。”
  
  沈冉实在很反感他一个大男人讲出这种话,“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以后别联系了,这样对谁都不好。”
  
  “行,你够狠。我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到时候,你别来求我。”苏景阳放下这句话后,直接离开。
  
  他今天过来就是在赌,赌沈冉日后会不会来找他。
  
  沈冉听到这句话,眉头微微拧了拧,想到苏景阳跟着陆时洲那个弟弟有生意往来,不禁担忧了起来。
  
  陆时洲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任何工作上的事情,无论好的坏的,他一概都不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在她面前展现出来的一面永远都是轻松的样子,她也就从来都没有担忧过什么。
  
  不过她知道,处在这个位置上,怎么可能没有烦恼,怎么可能不会遇到难事,一切都不过是他不想让她担心罢了。
  
  陆时洲的这个电话直到半夜才打过来,虽然傍晚的时候,他就让她别等了,他还在处理事情,但是沈冉还是一直等。
  
  “不是叫不要等的吗?”沈冉接通的时候,就听见他的声音从手机里淡淡传了过来。
  
  “刚刚睡了一觉,这会睡不着呢。”
  
  “晚上有个临时的会议,刚刚才散场。”他跟她解释会这么晚的原因。
  
  “知道了。”沈冉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又喝凉水。”陆时洲听到了她咽水的声音。
  
  “就一口。”沈冉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她房间装了监控,这个小动作也知道。
  
  陆时洲站在酒店的窗前,看着外面灯火点缀着的黑夜,耳边传来她微微的动作声,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了起来。
  
  “下次听话,早点睡觉,不要熬着等我。”他语气温柔的交代着。
  
  “再说吧。”沈冉不在意的回了一句,脑海里酝酿着一些事情,想要问他,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要胡思乱想。”
  
  谁知,还没开口,男人就大有想要堵住她嘴巴的意思。
  
  “陆时洲,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信我就行了。过来这边确实是处理一点事情,不过不是什么大事,你安心的上班,在家等我回来就行。”
  
  沈冉听到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再问什么了。也确实,自己知道了,其实也帮不了什么忙,跟他相处的这几个月,她也清楚这个人的脾性。他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过呢,并非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类型,他的大男子主义无非就是让她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他的事情他自己处理,完全不需要她知道。
  
  “知道了,那你照顾好自己。”
  
  两人挂了电话,沈冉并没有把苏景阳今天过来找她的事情跟陆时洲说。她觉得没有必要,这点事情她自己还是能够处理,但是转念一想,苏景阳临走之前讲的那句话,似乎又别有深意的样子。
  
  想到这里,她打开微信,直接发了个信息过去。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会处理,赶快去睡觉。】
  
  看到他发过来的信息,沈冉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余辰和褚绪之从客厅里走了过来,就看到陆时洲倚靠在窗台,低头在发信息。
  
  不用说,都知道是谁。以前可没见过他如此的一面,原本就有点寡淡的人,此时眉眼间的笑意冲淡了他与生俱来的疏离感,这会倒是多了不少人间烟火气。
  
  两个对望了一眼,皆是笑了笑。
  
  这个女朋友,交得很对。
  
  他们知道沈冉的情况,还是从许清清那里得来。刚开始确实都大吃一惊,没想到陆时洲找的这个女朋友是这样的情况。
  
  但是认真一想,又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从小到大,他就是这样脾性之人,想要做的,谁都阻挡不了。不想做的,谁劝都没用。
  
  什么家庭悬殊,什么身家清白,在他这里,从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们两人走过来,他是知道的,交代好沈冉的事情后,他才缓缓走了过去。
  
  “有生之年,见到你为情所困,实属荣幸。”余辰抓住这难得揶揄他的机会。
  
  陆时洲侧眸看了他们一眼,撩起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为情所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