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八十六章:入狱

第八十六章:入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流水涧的监狱门口一片荒凉,高高的石头门墙,墙头甬道上来回穿梭着戒备森严的士兵,王穆烈匍身躲在一个岩石后面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监狱。五米多高厚厚的包铜木门,就算有几百人进行强攻,短时间也很难把这道大门打开。城头上一队队腰挎利刃,手握弓箭的士兵,看这阵仗,他们会轻易地将来犯者阻挡在离监狱一百米以外的地方。王穆烈倒吸了一口冷气,无论用什么办法,想要从这个监狱里救出几十个人,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不许动!一动就让你万箭穿心。”
  王穆烈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暴喝声。
  两个身材魁梧的流水涧士兵走到王穆烈身前,掏出绳子将王穆烈的双臂紧紧地反捆起来。王穆烈站起身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他身后的山坡上、岩石间已经站满了手握弓箭,箭在弦上的流水涧士兵。一个领头的军官慢慢走到王穆烈的近前,他凑上脸仔细瞧了瞧王穆烈,然后他又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喊了声:
  “把画像拿来。”
  一个侍卫紧跑几步,将一张打开的画像摆到了军官的面前。军官看着画像又对比了一下王穆烈的脸,自语道:
  “很像,就是多了一副胡子。”
  军官伸手使劲一拽,王穆烈腮帮子上的胡须应手而落。军官立刻喝道:
  “把他给我押进监狱听候发落。赶快通知大人,就说他想要的人被我抓到了。”
  “是。”
  铜门大开,王穆烈被士兵们押解着送进了监狱。
  方方正正的大院子,院内没有任何杂物或隐蔽处,四周城墙上的士兵稍一低头,不,也许只需要用眼角扫一下,院内的一切事物都一览无遗。院子正对面是一栋灰暗的石砌建筑。低矮的楼层,拳头大的窗口小的连脑袋都伸不进去。院内右侧是一排整齐的马房,百十多匹军马,低着头整齐划一地啃着马槽里的嫩草。这些肯定就是看守们的坐骑,看来这个监狱的士兵看守至少就有百十多人。王穆烈眼瞟着马房,心里暗暗琢磨着。
  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彪悍的中年军官背着双手骄傲地站在院中央。他不怒自威的一双虎目注视着押解王穆烈的士兵们走到了自己面前。
  “什么事?”
  低沉的声音威严中还带着冷酷。
  领头军官赶忙走上前恭敬地说道:
  “万大人。抓到一个重要的嫌犯,这个人恐怕就是甘城主这几天最想抓的一个人。”
  “哦?那太好了。我会把他关进一个四周都是铜墙铁壁的房间,如果没有甘堡主的允许,我让他一辈子都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监狱长扭头叫来了看守吩咐道:
  “把他和那些违抗命令的军官关到一起,等待甘大人的发落。”
  看守和士兵交接了嫌犯,几个看守押着王穆烈走进了阴森寒冷的地下监狱。
  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恶臭,从地下散发出来的阴冷压迫着王穆烈紧张的每一根神经。昏暗的灯光下,王穆烈看到灰黑色石板通道两侧,布满了一间间整齐的阴暗牢房。皮靴踏在石板上发出阵阵“咔咔”声,牢房的铁栅栏慢慢露出几张迷茫无助的脸,那种眼光悲愤却又无奈,但紧咬的牙关又显露出他们对自己选择的坚定信念。
  “进去吧!就是这一间。”
  看守打开一扇铁门,解开了紧紧捆绑王穆烈双臂的绳子。王穆烈一声不响,迈步走进了牢房。铁栅栏门随后“哐”的一声在他身后被关了起来。
  牢房很狭小,常年阴冷的湿气在墙壁上留下了深深的印渍,一线阳光从拳头大小的窗口射了进来,那微弱的光看起来却让牢房显得更加凄凉。
  看守脚步声渐渐远去,随着一下关门声,监狱的通道里又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王穆烈走到铁栅栏边向外看了看,通道内没有人,偶尔也只是听到囚犯的脚链碰到石板上发出的“哗哗”声。
  王穆烈又向对面的牢房看了看,一个披着长发,满脸乱须的男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小床上无聊地望着天花板。从他裸露在外,深褐色、肌肉发达的肌肤可以看出,乱须男子一定是一个常年在外,经历过艰苦磨练的健壮男人。
  “这位朋友,您是为什么被关进来的?”
  王穆烈悄声问道。
  乱须男子头也不抬,一言不发,继续在盯着他感兴趣的天花板。
  王穆烈看到乱须男子不回应大喊一声:
  “支持东疆独立,反对甘亮的都是胆小鬼。”
  突然间,通道内的牢房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叫骂声。污言秽语裹挟着问候王穆烈父母的斥责声排山倒海般涌向了王穆烈的牢房。王穆烈甚至看到对面的乱须男子抑制不住对他的愤怒,竟脱下两只军靴,奋力朝他的脸上掷了过来。
  通道内大门一开,进来一个看守咆哮道:
  “喊什么喊?都他妈快死的人了,再喊让你们提前去见阎王。”
  看守的恐吓非但没使叫骂声停止,反而更加猛烈地涌向了那个倒霉的看守。王穆烈看到,又有几只军靴冲出牢房,狠狠地砸在看守急忙关闭的铁门上。看守锁上门再也不敢轻易地走进来。
  十几分钟后,通道内才慢慢又恢复了它的宁静。
  王穆烈又靠近了铁栅栏门,他语调平静地说道:
  “我叫王穆烈,我是兰香城天石王唯一的儿子。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把你们都救出去。”
  通道内没有回声,但王穆烈看到,铁栅栏上露出了一张张面孔,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这一边。乱须男子光着脚跳下床,他趴在铁栅栏上略带迟疑地问道:
  “您怎么能证明您是天石王的儿子?”
  王穆烈捡起地上的军靴丢给了乱须男子。
  “您叫什么名字?”
  “我是东部军团二十一旅的旅长曹大旺。”
  “曹大人。据我所知,你们都是一些因为忠于天石王朝而不愿叛乱的东部军团的军官,流水涧的甘亮正在等待时机,择日就打算把你们都杀掉。您觉得我还有欺骗你们的必要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