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八十四章:一夫二妻

第八十四章:一夫二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幽幽青谷,一弯清水藏匿其间。王穆烈跟着苏苏、姚美翻过‘心灵树堡’后的小山丘,看到绿树丛,岩石间,一条碧青的小河由东向西蜿蜒而去。顺着石阶而下,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木板搭建的小港口。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小的港口。依树而建的小树屋,结实的长条木板直伸到小河岸,河水清澈见底,一艘雕刻玫瑰花的精巧小船静静地停靠在岸边。
  苏苏、姚美走上前,熟练地解开缆绳,挂好了桨。
  “从这里走水路就能到流水涧。坐这艘小船,不会有人盘查。”
  苏苏跳上船,从船舱的座椅下拿出了三件淡粉色的蒙头披风。
  “穿上这件披风就谁也不会看到您的脸。唉!这本来是我侍女的衣服。”
  王穆烈一声不响地听从着苏苏的安排。他穿上披风,抬脚爬进了船舱里。小船看似不大,但由于合理的设计,三个人坐在船舱里却显得并不拥挤。苏苏穿上披风坐到了船头,姚美则轻车熟路坐到了船尾的位置,并顺手掌起了舵。
  “动手吧,大人。”
  苏苏回头轻喝了一声。
  “动什么手?”
  “拿起您两边的桨,用力划呀。大人。”
  “我不会呀,兰香城里可没有什么河流、湖泊,这对我来说可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那您会游泳吗?”
  “不会。”
  王穆烈理直气壮地说道。
  苏苏想了想:
  “实际上并不难,您一会儿就学会了。您双手握住桨把手,然后让桨在水里转着圈。”
  苏苏舞动双臂,凭空给王穆烈做着示范。
  “我在船头引着路,姚美在船尾控制着方向,您只要低着头使劲划就行了。”
  “好。那我试试。”
  王穆烈撑起双桨,开始用力在河面上画着圈。小船虽在苏苏、姚美的惊叫声中不断摇晃,但不久后,王穆烈还是掌握了一点儿规律,小木船顺着溪流慢慢平稳地向西飘去。
  月亮慢慢爬上天幕,闪烁的星光映衬在河面上,泛起了点点潋滟。四周一片寂静,山水交融,一叶舟,一片水,伴随着皎洁的月光,形成了一幅绝美的山水画。
  “停。”
  苏苏轻轻低吟了一声。她已经被这月光下的山水美景彻底征服了。这条路走了无数遍,她好像第一次感觉到它的美丽,这一刻,她只想沉浸在这画卷里,哪怕只有一分钟。
  王穆烈被苏苏突然的呢喃细语吓的一哆嗦,他停住挥动的手臂,抬起头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长时间的机械运动,让汗水顺着他面部的发梢不断往下滴淌。
  “怎么了?好像没人?”
  王穆烈观察了一会儿,悄声说道。
  “我知道没人,我只想看看这里的夜景。”
  苏苏回过头也悄声说道。
  王穆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座椅上,他无法想象在这么紧张的行动中,一个姑娘此刻竟还有情绪坐下来慢慢欣赏美景。
  坐在船尾的姚美此时也不禁莞尔,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慢慢陷入了沉思。他救了我的命,他是一个英勇的人,他为了几个不相干的人的生命敢于深入虎穴。我也许再也遇不到这么正直的人了。王穆烈此时在姚美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闪着光环的巨人。
  几分钟过后,王穆烈已经耐不住性子。他冲着苏苏的后背低声说道:
  “您要有这闲工夫,咱俩换一换吧,我已经累得有点吃不消了。”
  苏苏回头笑道:
  “那我看完了,咱们可以走了。”
  明亮的眼眸,秀气的小翘鼻,烈焰温润的嘴唇。王穆烈被月光下苏苏的回眸一笑美得呆在了那里,十八岁生日的记忆,已经像烙印一样深深烙在了他的心里。
  “发什么呆?快划呀。你的眼光怎么跟翠云居里的那些客人一样?”
  苏苏也被王穆烈的炙热眼神深深震撼了一下。
  王穆烈急忙干咳一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
  小船顺着溪流又慢慢向下荡去。
  行不多久,岸边渐渐开始见到行人。姚美一转舵,小船向右飘进了一个小水湾。
  王穆烈放下了双奖,任由小船借着惯性自由飘荡。小船最终停靠在几节石阶前,苏苏双手将披风使劲往身上一裹,然后低着头跳上了岸,顺着台阶直上而去。王穆烈诧异间,一只手臂挽住了他的胳膊,姚美凑过头来低声说道:
  “马上仆人就要过来了,把您的头蒙低点儿,我们现在跟着苏苏上去。不要说话。您的腰稍微扭一扭,不要让人看出您是个男人。”
  王穆烈急忙把脑袋缩了缩,帽檐往下压了压,低着头在姚美的搀扶下也上了岸。
  往来的仆人并不多,王穆烈只看到自己经过一条白石路,穿过一个小花园,然后顺着一道后门小楼梯进入一栋灰褐色砖石建造的两层小石楼。
  楼道内灯光昏暗,姚美几乎半拖着王穆烈迅速闪入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推开门,王穆烈眼前顿时一亮。灯火通明的里外间,壁炉内燃烧着旺旺的炭火,外间中央铺着宽大的玫瑰花瓣形羊毛地垫,靠墙壁摆放着精巧素雅的粉红象牙木梳妆台、地櫈,穿过左右两个罗马柱、淡紫轻罗幔帐,内间只摆放着一张铺盖水红锦丝的落地大床。
  “您请随便坐吧。”
  苏苏脱下披风,温软地说道。
  “好。”
  王穆烈也脱下披风,四下瞧瞧,能坐的也只是梳妆台前的那个小地櫈。王穆烈走过去慢慢坐了下来。
  苏苏低头和姚美耳语了几句,姚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我让姚美去给我们准备点儿晚餐,我们就在这里好好计划计划。”
  苏苏回身向王穆烈解释道。
  “好的。”
  王穆烈并不担心姚美会去出卖他,事已至此,一切的烦恼都是多余的,有时间还不如坐在这儿,就这么坐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脑子一片空白,让自己的四肢、大脑休息,再休息一会儿。
  苏苏一偏腿,坐到了王穆烈面前的羊毛地垫上,她凝视着王穆烈忽然说道:
  “您的变化很大,第一次见到您时,您还是个害羞的毛头小伙子。”
  王穆烈想到翠云居第一次见到苏苏时的那种尴尬场面,不禁面上一红:
  “每个男人都有年轻的时候,您的变化也很大。”
  “我变了吗?”
  “当然,上次见到您,您好像正骑在我的身上。而现在,您看起来像一个温文尔雅、含羞待放的小姑娘。”
  “那只是工作,希望您不介意。那您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
  王穆烈低头想了想:
  “都不错。您知道每种女人都会有她独特的魅力。”
  “那么说,您很懂女人了?”
  “当然。我对女人的了解就像吃饭一样熟悉。”
  王穆烈大言不惭地说道。
  苏苏低下了头,她的心里莫名产生了一丝醋意。一瞬间,苏苏抬头又强硬地说道:
  “那我们真是很像,我也了解各种各样的男人。”
  “那就太好了,我们已经有了共同点,看来我们肯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王穆烈站起身和坐在地垫上的苏苏友好地握了握手。
  门一开,姚美提着食盒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她正看到王穆烈和苏苏两个人紧握的双手。
  “我错过了什么吗?你们俩好像已经定下了什么协议。”
  “没有。”
  苏苏抽回了手。
  “我们只是庆祝一下我们终于找到了共同点。”
  姚美打开食盒,从第一层拿出了一块野餐用的布巾,她双手一抖将布巾平整地铺在了羊毛地垫儿上,接着她从食盒内端出菜肴、水果酒、酒杯等轻轻地摆放在了布巾上。娴熟的手法,显然可以看出她和苏苏经常会在这个羊毛地垫儿上用餐。
  “什么共同点?我有吗?”
  姚美很有兴致地问道。
  “我们是在讨论对异性的了解问题,您只喜欢医学,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吗?”
  “我当然感兴趣了,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几天,我发现我对这个问题越来越感兴趣了。来,快给我讲一讲你们俩都说了些什么?”
  姚美缠着苏苏不停地问道。
  “根本就没说什么,快别闹了,我们还是谈谈正经事吧。”
  苏苏笑着摆脱了姚美的纠缠。
  说到正经事,王穆烈一盘腿也坐到了羊毛地垫儿上。
  “东部军团拒绝反叛的军官都被关押在流水涧的监狱里。监狱长万高山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要想从他的手里救出犯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苏苏注视着王穆烈说道。
  “我没把它想得很简单,但不去做那就一点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苏苏点了点头。
  “您说的也是。办法我倒想了一个,只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说来听听?”
  “这个办法还需要姚美来帮忙。”
  苏苏扭头看着姚美。
  “需要我?”
  姚美诧异道。
  “我可什么都不会。让我看看病还行。”
  “你们家从来不过问世事,您愿意帮这个忙吗?”
  姚美听了一愣,接着恍然大悟道:
  “在‘心灵树堡’你们俩说话时一点都不避讳我,您是不是那时就已经决定把我拖下水?”
  苏苏笑道:
  “您想多了,他们在温泉池救了咱俩的命,您觉得您还能置身事外吗?”
  姚美点了点头:
  “您说的也是,虽然我不过问世事,但眼见着杀那么多人,我的心里也觉得不是个滋味。说吧让我干什么?”
  姚美的参与让苏苏顿时感到非常开心。她伸手搂住了姚美的肩笑道:
  “我就说嘛,您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了您,我们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
  王穆烈听了很感动,他感激地说道:
  “不管事情成不成功,我在这里先谢谢您们俩。”
  “谢什么?”
  苏苏眼睛瞥了王穆烈一眼:
  “办这件事,并不只是因为您,那些被抓的军官里面也有我认识的一些朋友。”
  王穆烈笑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省得我还觉得欠您个人情。”
  苏苏脸上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因为我们人太少,所以只能智取。我的计划是明天晚饭时,我们想办法将监狱里的看守全部都迷倒,然后,我们进入监狱,打开牢门,将那些军官都救出来。”
  “这么简单?”
  王穆烈惊讶道。
  “对,就这么简单。”
  苏苏信心满满道。
  王穆烈低头想了想。
  “这里面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我知道。您听我给你解释一下。救这么多人,目标太大,所以我们只能晚上行动。姚美那里有大夫用的蒙汗药,她的表哥是监狱里的副官,我们说服他的表哥晚饭前将蒙汗药撒到监狱看守们的晚饭里,剩下的就等着看守们都倒下后,我们打开牢门,救出那些军官,他们可以骑着看守们的马,连夜逃出流水涧。”
  “您能说服您的表哥干这件事吧?您的表哥在这件事当中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苏苏看着姚美问道。
  姚美想了想:
  “问题不大,平时听他说,他也很同情这些军官。我们要先给他想好后路,我想等他放完蒙汗药时,他也跟着吃一点儿,那对他来说就一点儿风险都没有了。”
  “怎么样?这个计划很完美吧?”
  “我不知道,但我感觉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那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王穆烈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