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五十八章:驿站之战

第五十八章:驿站之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天的天,说黑就黑。小雨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停息了。月亮慢慢爬上了夜空,繁星点点,星月的余辉像仙女的纱裙般洒向大地。驿站城堡内鸦雀无声。鸡呀、鸭呀、鹅呀都被赶进了圈舍,一头不长眼神儿的猪哼叫几声后,已经被开膛破肚丢在了厨房里,等待成为胜利的庆功宴。
  一束火光在东面山头上亮起,紧接着北边的山脊上,东南的山坡上也纷纷亮起了点点火光。
  “今天来的人好像多了不少。”
  作战室内李诚书趴在瞭望口上低声向王穆烈说道。
  “还是那帮人吧?”
  “是。我用鼻子闻也能闻出他们几天不洗澡的臭味来。”
  王穆烈轻轻抽了抽鼻子,空气中确实淡淡弥漫着一股酒精加泥土发酵的恶臭味。
  “您和您的手下多长时间洗一次澡?总管事大人。”
  “刚洗的。大人。”
  “刚洗的?”
  “您知道,大人。这里的水井一年前就干枯了,拉上几趟食用水是个费力的苦差事,哪舍得用这些水来洗澡,所以,每逢下雨时就是我们大家一起来洗澡的好日子。”
  “您和您的手下受苦了,等我回到兰香城,我一定给你们争取更大的福利和待遇。”
  “您太仁慈了,大人。福利待遇倒不用加,最好能给我们几个老光棍送几个婆娘来,那是再好不过了。寡妇也行,年纪大点儿的也行。”
  “怎么?你们都还没结婚?”
  “唉。我们大多都是混了一辈子军队的老伤兵,哪家的好闺女还能看上我们。”
  “行。那就先提高你们的待遇,然后让你们打扮得漂漂亮亮,一人娶上一个好媳妇。”
  “大人。听到您的话,我感到今天晚上死了都值得。您这不是把我的悼词提前念给我听吧?”
  “当然不是。您多心了。如果天石王不答应我的请求,我还有一个心慈多金的舅舅。如果把你们的凄凉境遇讲给他听,我相信,他会哭着把全城能用钱来买通的姑娘都送到您这个地方来。”
  “那我,那我还说什么好?”
  “您不用再说了,您看,那些土匪们越来越近了,看来他们想从四个方向,同时向我们发起进攻。”
  “妈的。他们竟然还扛着梯子。请原谅我说粗话,大人,您不用担心,我先下去把他们尽量吸引到一堆,好让他们见识一下正规部队真正索子马的威力。”
  “您把我当什么人了,总管事。这种危险时刻怎么会少我一个人,来吧,让我和您比一比,看谁杀的坏人多。”
  王穆烈、驿站总管事李诚书顺着旋梯走下去,脚一刚落地,耳边已传来驿站守备们拉弓上弦的声音。
  李诚书嘴里忽然发出了“嗖嗖嗖”几声黄鼠狼子的叫声。王穆烈看到本来把守西南两个方向房顶上的守备们迅速跳出几个人,他们手握硬弓,几个箭步跃下屋顶,然后又在眨眼间跑到东北城墙屋檐下,左手一抓扶梯,几步跨上屋顶,悄悄隐藏在了屋顶城墙根下。王穆烈被驿站守备们这一连串快速熟练的动作惊呆了,这种身手竟然出自白天见到的那一群邋遢汉子身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李诚书侧头贴近王穆烈小声说道:
  “我把东北两个方向的实力增加一下,逼着那些土匪认为西南两个方向防守空虚,然后把土匪都引到西南方向这边来。”
  王穆烈点了点头: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你和你的手下,我要让你们连升三级,来到兰香城一起都跟着我干。”
  李诚书摇了摇头:
  “如果您想活着,大人。您还是趁早赶快回头吧。东疆地区的复杂性连关英将军都控制不住,就您区区几个人,唉。并且万一有人知道了您的身份,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不过分。”
  王穆烈笑了笑:
  “您不用劝我了,天石王让我去,必有他的深意,哪怕就是死,我也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
  东面墙头上慢慢伸出了一个脑袋,接着是两个,三个。墙根下隐藏着的守备士兵突然举起佩剑,剑尖狠狠插进了敌人的咽喉里,几个土匪来不及出声,捂着脖子像一根木头栽到了城墙下。愤怒的土匪瞬间齐声呐喊,潮水般向东面城墙涌了过来。王穆烈、李诚书急忙登上房顶,挥舞利剑奋力砍杀着来犯的敌人。一时间血雨飞溅,脑浆迸裂,呐喊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鲜血激发出了人最原始的野性,惨叫声让夜空变得更加阴森恐怖。杀红了眼的土匪像丧尸般前扑后继地不停涌上了城垛。
  “你不是说只有五十人几吗?我看这边就不止一百多人。”
  体力下降,略显疲惫的王穆烈已经顾不上再用“您”这样的礼貌称谓。
  “也许今天的夜色太美,连土匪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耐不住寂寞了吧。您请稍等,我还有必杀之计。”
  李诚书砍倒一个满目狰狞的土匪,他左手两指塞入嘴中,吹了一个响响的口哨。突然间,驿站城堡四个角楼上的弓箭手,箭头一起对准东面土匪,万箭齐发。已经冲上城垛的土匪们躲闪不及,纷纷中箭倒地,剩余土匪潮水般迅速退了下去。
  王穆烈大喊了一声:
  “好朋友。怎么样了?”
  正在西面房顶挥剑戏弄几个土匪的坤逸,闲暇间探头向外瞧了瞧。
  “来了,来了,都朝这边来了。”
  王穆烈瞧了一眼不紧不慢的李诚书说道:
  “怎么样?是时候了吗?”
  李诚书点了点头。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竹筒交给了王穆烈。
  “大人。我想这种进攻的命令还是由您来发吧。”
  王穆烈接过竹筒仔细瞧了瞧。两只手掌长短细竹筒,一头里面伸出了一根长长的棉线。
  “这个家伙怎么用?我还从来没使用过这个东西。”
  “把头对着天空,从下面一拉引线就可以了,大人。”
  王穆烈把剑插入腰间鞘中,他一手握竹筒,一手使劲拉动了那根长引线。
  “砰”的一声脆响。一颗燃烧着的火弹,划着一道亮丽的火线,刺破夜空,并在半空中炸了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