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五十七章:驿站

第五十七章:驿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空下着轻柔的小雨,深秋的寒,灰蒙蒙的天,遮掩不住王穆烈、孟晓三激荡的心情。离开兰香城已经大半天的路程,两个年轻人直挺着腰杆骑在马上尽量装出行惯了野路的样子。地面满是泥泞,四周的荒山在氤氲水气中越发显得昏暗,潺潺的雨水顺着石缝从山顶淌下,尽情渍溢着寒风中已开始逐渐发硬的土地。一望无际的空旷山林中只听到马蹄声在踏踏作响。
  两个英俊潇洒的排头兵从前面山路拐角处骑马走了过来。他俩来到王穆烈面前,勒住缰绳,身材高大一些的士兵林俊山恭敬地欠身一礼说道:
  “尊敬的大人,前边不远处有我们的一个驿站,出了驿站再往前走就不是我们护城兵管辖的范围了,您看我们是否应该在这里停留片刻?”
  急行军的规矩王穆烈可是一窍不通,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无知而耽搁了这次行动的整个计划。王穆烈回头温文尔雅地轻喊了一声:
  “领队何光华。”
  三十几岁,目光带着睿智的刚毅汉子何光华一提缰绳策马走到了近前,他右手一捂胸口谦逊地说道: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王穆烈点头示意何光华不用如此多礼:
  “您是一个有经验的领队,在您看来,我们是否应该在此停留一下?”
  何光华微一迟疑回答道:
  “大人。您是想听我的经验,还是想听我的建议?”
  王穆烈一愣:
  “坦率地说,这对我来讲,好像应该是一回事儿。”
  “当然不是,它们是有区别的,大人。”
  “那就请您都说来听听,我们还有时间。”
  “我的经验是,所有的行动都应该和目的相对应,不能一成不变。这次行动的目的,我并不太清楚,所以我很难提出建议。”
  “那抛开您的经验,只谈您建议,我倒很想听一听。”
  “只谈建议的话,我想说,我们走了大半天,应该在这个驿站停下来休整一下。出了这个驿站再往前走是北方军团的管辖范围,可很难再有这么好的休息机会了。”
  “这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建议。从现在起,您就全权行使您领队的权利吧。”
  “是。大人。”
  何光华扭头看着骑兵编队沉稳地说道:
  “作战队形菱形编队。”
  “是。作战队形菱形编队。”
  骑兵们整齐划一地重复了口令。
  “林俊山、林静进入编队。”
  “是。”
  先前两名排头兵领命进入了骑兵编队。
  “章月光、刁金山兔子。万月飞、赵飞喜左翼放鹰。黄志辉、范大河右翼放鹰。谭平、朱赤左后翼猎狗。李青、程铁头右后翼猎狗。剩下的人围绕王穆烈大人散型前进,目标二十六号驿站。拔刀。”
  “是。”
  骑兵们抽出马刀答应一声,各司其职,进入战斗状态,向驿站方向缓缓推进。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命令,看的王穆烈、孟晓三目瞪口呆。
  章月光、刁金山一踹马镫率先向驿站方向飞奔而去,紧接着万月飞、赵飞喜、黄志辉、范大河分两翼向驿站包抄潜行。
  何光华友好的眼神看着王穆烈礼貌地说道:
  “就让我陪伴您前行吧,大人。”
  “好的。好的。”
  王穆烈策马并行着和何光华向前走去。
  “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不知道合不合适?”
  王穆烈看着一脸冷静的何光华好奇地问道。
  “您请问大人,请教我可不敢当。”
  “这个兔子、放鹰、猎狗是什么意思?另外,为什么进入驿站要战斗编队?”
  “哦。您问的是这个。”
  何光华微微笑了笑。
  “驿站能补给,防守却是最薄弱的地方。作战部队每到一个驿站,为安全起见,这都是必备的一套流程。章月光、刁金山干的是兔子的活,他们俩首先要大张旗鼓地引起驿站内的人注意,如果驿站内没有动静,他们俩就要进入驿站,查看里面是否安全。放鹰是左右两个前哨的意思,他们负责包抄驿站接应兔子。猎狗是左右两个后哨,他们负责我们身后的安全,必要时,他们是我们最后的一道防线。”
  “哦。”
  王穆烈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真的是很多。
  “您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吧?何领队?”
  “略微知道一点,大人。但不是很多。”
  “东部军团失去联系,玄铁城、流水涧也没有消息。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打探一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哦?”
  何光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您知道,我们这个层次的军人得到的消息有时候并不准确。我听说的是,上头命令我们陪着您到流水涧一起去吃喝玩乐。这个杨大嘴,看来他的大嘴真是不能太相信。”
  “杨大嘴是谁?”
  “国王卫队总统领陈桂华的小舅子。”
  王穆烈听了会心一笑:
  “您不要过于不开心,有一点他是说对了,等我们完成任务回到兰香城,我一定请你们好好地吃一顿。”
  “大人。如果我们还能活着的话,还是由我们来请您吧。”
  “您为什么这么说?”
  还未等何光华回答,远处驿站方向传来了清脆的竹哨声。何光华侧耳倾听了一下,然后冲着身旁的一个骑兵点了点头。那个骑兵也掏出个小竹哨,吹了几下算是回应。
  “大人,驿站内是安全的。另外还有三个北部军团的人,我们赶快过去吧。”
  何光华说道。
  “好。”
  骑兵小队加快了行军步伐,直奔二十六号驿站而去。
  绕过山梁,王穆烈看到所谓的驿站竟然是坐落在一个光秃秃小山丘上的石建城堡。城堡四角都建有高高的角楼,每个角楼上都有士兵手握弓箭,眼望四野,严阵以待。
  二十几人的马队围裹着王穆烈浩浩荡荡走进了驿站内。
  灰黑砖石建造的房屋,贴着墙根整齐地围成一圈。院子里泥泞的土地上竟然到处散养着鸡、鸭、鹅、牛、羊、甚至还有肮脏的猪。家畜们围着院子到处乱窜,丝毫没因为马队的到来而受到任何的惊吓。
  四十几岁,穿着整齐,佩戴荣誉勋章的驿站总管事,此时已双手垂立恭敬地站在院子里等待王穆烈的驾到。五六个高矮不一的邋遢士兵衣冠不整的站在总管事身后低声窃窃私语着。
  英俊潇洒,光鲜亮丽的护城兵马队士兵,高昂着骄傲的头颅,头正眼不斜地整队进入了院内。何光华首先跳下了战马,见到驿站总管事,他紧走两步抢到近前,热情地握住了总管事的手。
  “您好。我们很长时间不见了。”
  总管事不屑地瞟了一眼何光华冷冷地说道:
  “小何,难道让一个残废站在这里半天,就是为了迎接您?”
  何光华尴尬地笑了笑:
  “我来向您引荐天石王的儿子,王穆烈大人。”
  王穆烈跳下马正好走到了近前。何光华指着总管事恭敬地对王穆烈介绍说:
  “这位就是驿站的总管事,立过赫赫战功的李诚书长官。我曾经在他手底下干过很多年,今天我还活着,也正是因为有这位长官无数次庇佑着我。”
  总管事李诚书躬身朝着王穆烈行了一个礼。
  “您好,尊敬的王穆烈大人。见到您我无比的荣幸。”
  王穆烈赶忙欠身回了一礼:
  “看到您这一身勋章,我想每一枚都会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请您不要多礼,应该由我表示一下对您由衷的尊敬。”
  李诚书得意地笑了笑:
  “您继承了您父亲的谦逊,我想他已经把他的英勇和美德都无私地传授给了您,对此我深表欣慰。如果您能赏光,我想请您见一见我的手下,也让他们感受一下来自兰香城最温暖的问候。”
  “当然,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王穆烈开心地笑了笑。
  李诚书指着身后几个人说道:
  “这些士兵虽然看起来脏兮兮的,可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退役士兵。驻守这个偏僻的驿站,他们几个人已经数次打退过土匪和不明身份人地凶猛进攻。”
  听到这里,骄傲的护城骑兵们整齐地跳下了马,他们手按胸口深深一礼,表达了对英勇者的无比敬意。
  那些邋遢士兵,当然也包含着站在四个角楼上的弓箭手们,他们站直了身板,手按胸口整齐地低吼了一声“吼。”老士兵低沉雄壮的声音震彻城堡,那种粗狂的旋律拨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李诚书对手下人的表现非常满意,他微笑着看着王穆烈歉意地说道:
  “请不要怀疑驿站的能力,我的手下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给您补充好所需物资。”
  “看着他们的眼神,我就相信他们都是一些了不起的战士。对于他们的能力我一点儿都不怀疑。那就请您和我们的领队何光华一起对一对所需物资吧,我们还要急着赶路。”
  “干嘛急着走啊?王穆烈大人。在这里巧遇,我还想和您喝一杯去去寒气呢。”
  一个优雅的、不紧不慢的声音传了过来。王穆烈抬头一看,一个留着精美的两撇胡子的俊朗军官正站在远处一间房屋门口向他招着手。王穆烈一愣,在他印象里可从来不认识这么一个人。王穆烈回头看了看孟晓三疑问道:
  “你记得我还有一个留着两撇胡的朋友吗?”
  孟晓三手按剑柄走上前低声说道:
  “您当然有这么一个朋友,大人。只不过他的胡子也就才长上几天而已。”
  “哦?那我倒要过去好好看看。”
  王穆烈转脸看着何光华说道:
  “这里的事物那就有劳您了,我先过去见见一个朋友。”
  “您请随意,大人。”
  王穆烈带着孟晓三向那个年轻的军官走去。刚到近前,王穆烈出手如电,一下撕下了那个年轻人的一撇胡子。王穆烈一看,恍然大悟:
  “原来是您啊,我的朋友。有这两撇胡子,我可一点儿都没认出您来。”
  坤逸伸手揉着还在疼痛的嘴唇无奈地说道:
  “您的行为太粗鲁了,幸亏没被我的士兵们看到。不然,我辛辛苦苦堆积起来的威信一下就被您全扫光了。”
  王穆烈歉意地把那一撇小胡子还给了坤逸。
  “您为什么这么做?我的朋友。粘上这种无聊的假胡子能对您有什么好处?”
  坤逸试图再把胡子粘到自己的嘴唇上,试了几次可都以失败告终。坤逸无奈地把那一撇假胡子踹进了口袋里。
  “您可给我带来了大麻烦,作为最年轻的团级军官,有着两撇小胡子,我能轻易获得更多的尊重。而现在,只剩一撇胡子的我,肯定会成为士兵们每天晚上谈论的笑柄。不行,我还要马上再回一趟兰香城。”
  王穆烈笑道:
  “我可以帮您再把那一撇胡子撕下来,那不就没事儿了?”
  “不,不,不,不!我要定了这两撇胡子。这可是兰香城剃头师傅袁二爷最好的一副假胡子。粘上它,我们俩可费了一上午的好时光。”
  “嗯?什么味?”
  王穆烈使劲抽了抽鼻子,一股醇香的烤鹅味飘进了他的鼻腔里。
  “这是我的下酒菜,来吧,我们还是吃完了再去好好干我们的事情。”
  王穆烈、孟晓三跟着坤逸走进了屋内。
  壁炉的火烧得旺旺的,厅内中央摆放着一张长长的足够三十个人一起用餐的松木桌。两个北方军团的士兵见到王穆烈进来,立刻站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弯腰礼。
  “这是我的两个亲随冷飞、贾鑫。”
  王穆烈点了点头。
  冷飞、贾鑫忽然注意到坤逸嘴上那仅剩下的一撇胡子不禁一愣。坤逸皱了皱眉,冷飞、贾鑫赶忙把目光移到了他处。坤逸发现冷飞、贾鑫嘴角上已经带了一丝微微的笑意。
  一只烤的透透的肥鹅,晶莹透亮的鹅油正顺着鹅的脖颈慢慢流淌了下来。五六盘精美别致的下酒小菜点缀在装盛大肥鹅的大木盘周围。五个人分主次坐到了松木桌两侧。坤逸拿起桌上一把锋利的小餐刀慢慢割下了大肥鹅烤的酥软的颈皮,递到了王穆烈的面前:
  “您请先尝尝这个部位,在这个昏天下雨的荒凉地,此时还能吃上这么热气腾腾的烤鹅,实在是我们大家一起积攒的幸运。”
  王穆烈伸出两指刚想捏住那一片松脆的颈皮,孟晓三站起身急忙叫了声:
  “您请住手,大人。虽然条件恶劣,但我们也要尽可能的保证您个人的卫生。大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