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五十五章:云端的噩梦

第五十五章:云端的噩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当雷青云和米侬手拉着手相谈甚欢的时候,议会长云端却在家里经受着无比痛苦的折磨。
  暗黑苍穹下,白山黑水间,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无数断肢残臂的厉鬼在疯狂追赶着精疲力尽的云端。他跑啊跑,跑啊跑。世界没有尽头,烈火在黑暗中哭泣,瓦砾啃噬着他的足底,树枝像皮鞭抽打着他的身躯。
  云端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惊恐万分的他大汗淋漓的蜷缩在被窝里。这时的云端脆弱得就像寒风中即将离去的那一片枝头枯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如此恐怖的噩梦了。
  面目灼伤的云豹听见父亲叫声悄悄走了进来。
  “您又做那个可怕的噩梦了?”
  云端拭了拭额头的冷汗,颓败地点了点头。
  “您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我的父亲。”
  “贪婪像屎一样糊住了我的眼睛,我终将会因为我的罪孽而被世人唾弃。什么时间了?仆人都去哪了?”
  “上午了,父亲。仆人都让我赶回他们的房间了,我认为您并不希望让他们看到您现在的样子。”
  “是的。你做的很对。”
  “让我把窗帘拉开吗?见点儿阳光对您有好处。”
  “不。不。不。”
  云端穿着暗黄羊绒睡袍缓缓走下了床。
  “那个悲惨的日子就要到来了,我能感觉的到。去拿三个酒杯来,再拿一瓶酒。”
  云端虚弱的口气说道。
  “拿一瓶最好的酒吗?”
  “无所谓了。”
  云豹转身走了出去。
  云端颤抖的右手摩挲着从睡衣口袋内掏出了一个翡翠小瓶,他小心地把翡翠小瓶摆到了睡床旁的床头桌上。自从上次差点儿将它遗失,云端再不敢让这个关系着自己命运的小绿瓶离开自己视线半步。
  “一个和死神做交易的人,那将会比死还要痛苦。如果有来生,不,来生对我来说那都是一种奢望,让我化为灰烬随风而逝,就像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我,让我的心和我的灵魂都随着我的罪在宁静中得到安息。”
  云端盯着翡翠小瓶轻声低语着。
  云豹提着一个树藤编织的小篮子走了进来。
  “这是您要的东西,父亲。”
  云豹把小篮子放到了云端的身边。
  云端从篮子内拿出了三个酒杯,品字形立在了床头桌面上,他打开酒塞,把醇厚的佳酿慢慢倒进了三只酒杯中。云端面向酒杯跪在了床头桌前,双臂合十捂在了自己的双肩上。云豹看到父亲如此虔诚,也照父亲的样子跪到了云端的身边。
  “一切都是我的罪,如果您有一丝怜悯之心,那就请您放过我的儿子,让他平平安安地度过他的一生。我祈求您,我的主人。”
  一阵微风掠过,矗立在顶层的酒杯蓦然翻落,玫瑰色琼酿血一般在桌面上肆意流淌。
  “啊。”
  云端惨叫一声瘫坐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云豹站起身掀开窗帘一条缝看了看说道:
  “您昨晚忘记关严您的窗了,父亲。”
  云豹搀起云端,把他扶到了睡床上。
  惊魂未定的云端喃喃自语道:
  “但愿吧,但愿吧。”
  云豹搬了把墙角的座椅,坐到了云端身边关切地问道:
  “您为什么这么惊慌?父亲。难道还有您办不了的事情困扰着您吗?父亲?”
  云端哀伤地叹了口气。
  “你看看门口,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云端谨慎地小声说道。
  云豹站起身悄声走到门前,突然拽开门,门外的大厅里空无一人。
  “您放心吧,父亲。大厅里没有人。”
  云豹关上门,回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云端无力的看着云豹轻声说道:
  “你知道我是怎样当上天石王朝的议会长的吗?”
  “当然是依靠您过人的才华和智慧。父亲。”
  云端苦笑了一下:
  “如果论口才,借助我年轻时给人算命的一点儿本钱,也许会高人一筹。说到治理国家的才华和智慧,它却跟我一点儿边儿都沾不上。”
  云豹受伤的面孔挤出了一丝安慰的笑意,这种笑在他伤痕累累的疤面上看起来更像是令人心悸的狞笑。
  “在我看来,坦率地说,议会这种地方有张嘴就足够用了,您完全不用对自己过于妄自菲薄。父亲。”
  “不要这么想,我的儿子。你完全不知道妄想用智慧去戏弄自己的命运是多么危险,我的儿子。”
  云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云端接着说道:
  “当初被迫离开挽云城,我和我最好的两个朋友马见宇、吕大明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不发迹,此生再不回挽云城。”
  “我知道他俩,我的母亲告诉我,他俩的妻儿至今还在挽云城盼着他们回去呢,没想到你们三人在一起。”
  “挽云城一起出来的男丁众多,大多数人都去了更富裕的火色金域、七土大陆求发展,我们三人是在一个蒙面黑衣人的指引下才来到了十荒大地。”
  “蒙面黑衣人?”
  “是的。我们一群人费尽心思越过了猎手角,死了几个人,就在那个可怕的夜晚……。他像明灯一样指引着我们三个人来到了十荒大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