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四十六章:绿竹林

第四十六章:绿竹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晨雾还未散尽,绿竹林像雨后般清新。翠鸟在林间飞舞,自有一番世外桃源似的清闲和自在。三个人骑行到林前,翻身下马,把缰绳绑在了竹节上。
  刀雪盯着大牛疑虑道:
  “胡冰是为我妹妹受伤,我们空着双手来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
  大牛用手借着露水修饰了一下自己的五官,淡淡地说道:
  “我们带着脸皮和一张能说恭维话的嘴就足够了。”
  刀雪想了想,恐怕这个礼物是他们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了。三个人顺着林间小道走到了竹屋旁。
  “好像不大对劲儿。”
  刀雪自语道。
  “怎么?”
  大牛看着刀雪。
  “像往常,胡冰早就一下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了。”
  大牛急忙转身看了看身后。
  “没人。”
  刀雪走上前敲了敲门轻声问道:
  “屋内有人吗?”
  竹屋内鸦雀无声。
  刀雪轻轻一推,“吱扭”一声,门应声而开。三个人走进屋内。一个门厅,两间卧室。竹屋内空空如也。
  “我们四周再找找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痕迹。”
  刀玲珑建议说。
  “好。但我们别走散。”
  刀雪谨慎地说道。
  三个人走出竹屋,刀雪在前站成三角阵势向屋后潜行。离开竹屋二三百米,忽然前面传来了溪水撞击岩石的轰鸣声。刀雪举目一看,竹林中央显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流经竹林的溪水在此汇集成瀑布直灌深坑而下。刀雪向后摆了摆手,示意大牛和刀玲珑俯身向前不要暴露自己的行踪。三个人匍匐着来到了深坑边缘。
  刀雪向下指了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大牛和刀玲珑看到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赤裸上身,闭目端坐在坑底,正在抵御他来自头顶溪水的冲击。
  “这不是胡冰吗?他在这儿干什么?”
  大牛冲着刀雪低声说道。
  刀雪悄声说:
  “不知道。咱先看看再说。”
  瀑布中的胡冰忽然双目一睁,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两根尾刺,胡冰顶着瀑布激流缓缓站了起来,他挥动尾刺竟在瀑布中练起武来。胡冰长发齐腰,溪流打在他修长健硕的身体上激起了一层层、一片片雪白的银花。晨曦中的阳光照在他武动的身体上发出了璀璨夺目的耀眼光芒。
  刀雪忍不住说道:
  “妈的。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长的确实还凑合。”
  大牛也笑道:
  “妈的。应该还是相当的凑合。你看你妹妹的眼珠看的都不动了。”
  刀雪扭头看了看刀玲珑,此时的刀玲珑果然目光紧紧地盯着胡冰的身体,发了呆。刀雪狠狠地推了一把刀玲珑轻斥道:
  “看什么呢?快把眼睛闭上。你应该学点儿女孩子的矜持。发什么呆?”
  刀玲珑一激灵缓过神来扭头怒斥道:
  “你们俩看什么呐,我在看他的胳膊。昨天刚受的伤,今天早上就已经一点受伤的痕迹也没有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刀雪和大牛赶忙探头看了看:
  “哎?确实伤不见了。”
  刀玲珑忍不住怒骂道:
  “真是两个白痴。”
  刀雪扭头看了看大牛尴尬地说道:
  “我们这样偷窥别人,好像不是什么君子所为吧。”
  大牛一脸满不在乎又无辜的样子。
  “这种下三烂的行径,也是你领着我们干的,跟我们可没有什么关系。再说君子到底什么样,活到现在我还真没有见过。”
  刀玲珑也不愿再听这两个人胡扯,伸手从地上捡起一石块,一甩手石块朝着胡冰身边的岩石上射了过去。
  刀雪急道:
  “你也不先说声,我们赶快向后退,别让这小子看到我们这种狼狈的样子。”
  三个人站起身退后了十来步,轻掸身上的尘土静候胡冰从深坑内出来。
  深坑内的胡冰听到响动,他把尾刺向后一撤,插入了腰间的皮套,伸手抓起搭在一边的湖蓝色绣边长袍,轻轻一甩穿在了身上。然后抓住壁崖上的树藤,脚踩凸石几个起落轻松迅捷地跃上了地面。
  胡冰看到雾气昭昭的竹林中刀雪、大牛、刀玲珑站在几步外正静静地等着他。胡冰露出了一个疑问的表情。能不说话时胡冰已经习惯了尽量不说话。竹林中的寂寞生活给胡冰养成了许多有别于常人的习惯。刀雪见到这个自己从小就不愿搭理的胡冰此时就站在了几步开外,也愣住了,他实在想不出这时如果张开嘴,嘴里应该蹦出什么样的话。刀雪扭头无助地看了一眼大牛,身高马大的大牛把头一扬,扭在一边,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刀雪心里不禁暗骂:你个死大牛,平时嘴里唠唠叨、唠唠叨,一到关键时刻一肚子坏水。
  刀雪张了张嘴:
  “嗯。这个……”
  胡冰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随即又恢复到了他那种与世无争的寥寂表情。
  “几位如果有什么事,就请到竹屋内一坐吧。”
  胡冰举步就向竹屋走去。
  刀雪尴尬的表情略微缓和了许多,心里对胡冰增添了一丝亲切感。没想到平时总是一脸死鱼像的胡冰竟然还有如此体贴人的一面。刀雪跟着胡冰向竹屋走去。大牛紧走几步跟上刀雪解释道:
  “你也不能怪我,我都不知道你来绿竹林干嘛?是你说的,让我不要多问,跟着走就行了。”
  刀雪想了想,自己确实是对大牛这么说的,也就不再抱怨什么了。刀雪边走边对大牛教育道:
  “以后不方便说话的时候你要看着我的眼色行事。你要充分理解我的意思并配合我,这才是我的好兄弟。你看这是什么意思?”
  刀雪眼皮一挑斜眼瞟了大牛一眼。
  大牛一捂肚子:
  “我觉得恶心,我只看到你轻佻的样子。”
  刀雪正色道:
  “这个眼神就表示我不想说话了,你这时要找点废话给我打打圆场。懂了吗?”
  大牛茫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眼皮一挑也斜眼瞟了刀雪一眼。刀雪一看这眼神儿也确实觉得有点儿恶心:
  “什么意思?”
  大牛解释道:
  “以后我给你这种眼神,你也记得要配合我啊。”
  刀雪无奈地点了点头。
  三个人跟着胡冰走进了竹屋。胡冰指着左边略大的寝室谦让道:
  “这里从来没有接待过客人,所以设施简陋。你们先请到这间暂坐一会儿,我换件衣服随后就到。”
  刀雪、大牛、刀玲珑默然走进了寝室。
  左边靠窗的一边摆着一张竹床、右边靠墙的地方放着两把瘦弱的竹椅。这就是寝室内全部的家具。刀雪和刀玲珑进屋就坐到了竹椅上,大牛环顾了一下四周,再没有多余的椅子可以就坐,他抱怨道:
  “你们兄妹俩可真行,只有两把椅子,全让你兄妹俩占了。”
  还没等刀玲珑说话,刀雪站起身让出了自己的座椅:
  “你看看这两把竹椅,你再看看自己的大肥屁股,就算你能挤进去,这把椅子它能承受得了你的重量?|”
  大牛看了看竹椅,又回身看了看自己的屁股。让那么大的东西挤进那把小竹椅确实也有点儿费劲。
  “那还是你坐吧,我站着就行了。”
  刀雪重新又坐到了椅子上:
  “那边还有张床,你坐床上不就行了。”
  大牛诡秘地瞥了刀雪一眼:
  “这间屋肯定是胡冰父母的卧房。让他看到我坐在他父母的卧床上,一生气杀了我怎么办?”
  刀雪皱了皱眉:
  “好。就算你脑子里面没东西,你还长着一双眼吧,刚才进来时你没看到?右间的小屋有被褥,这间屋床上空空如也,这说明胡冰的父母已经不住在这里了。胡冰就是想杀你也不会找这个理由。”
  大牛想了想不由得咧嘴笑了:
  “你个狡猾的东西,脑子转的真快。”
  大牛一屁股坐到了竹床上,竹床被他压的吱扭扭一顿乱响。
  大牛看了看四周感慨道:
  “我觉得我们家已经够穷了,出门时我都随身带着点儿自卑,可和胡冰家比起来,我们家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贵族。这个地方我要经常来,肯定会对我的心理健康有帮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