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四十二章:离开五涧山

第四十二章:离开五涧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地灭喝了五涧山老人准备的绿色药汁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他不断经历着冰与火的双重折磨,当他再次醒来时,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沉睡了一个世纪。睁开眼,耳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他翻身下了床推开门走到了大厅里。此时已是夜晚,他抬头向上看了看,明月高高地悬挂在天上,漫天的星星像精灵般眨着眼睛让夜空变得无比璀璨夺目。
  刘地灭侧耳倾听了一下,四周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来。他走到了刘天火的房门前轻轻推开了门,屋内的床上此时已空空如也。刘地灭心里一惊,难道自己真睡了一个世纪,自己的亲人都已经凭空消失了?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厅外传来:
  “如果你实在睡不着,就到外面来聊聊吧。”
  刘地灭走出了大厅。皎洁的月光下,五涧山老人悠闲地坐在一棵松树下的石桌旁喝着茶。刘地灭走到了五涧山老人身边,五涧山老人慈祥地说道:
  “坐吧。”
  刘地灭找了个石凳坐了下来。
  五涧山老人开门见山地说道:
  “你睡了三天了。在你沉睡期间,刘天火正在落狼山寻找治愈曼纳寒毒的天火心。冰姥姥已经回到了她的灵狐山。玉玲珑和狼爸伤势过重还在昏迷中。”
  刘地灭诧异地问道:
  “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你也受到了曼纳一击,好在身上没被他那歹毒的武器所伤,只是受伤后你又不停地劳顿,所以寒毒还是侵入了你的肺腑。你喝下的那杯药汁就是抵抗这种寒毒的灵药。”
  说到曼纳的武器,刘地灭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疑惑地说道:
  “那个曼纳,他的武器的确有点儿邪门,我记得曼纳被我们打跑的时候,他的那件月牙状锯齿刀还插在我嫂子玉玲珑的后背上,我把那把刀起下来后就随手丢在了一边,随后我去寻找马车,等我再回到原地时,那把刀好像已经不见了踪影。曼纳是不是又回到过那里。”
  五涧山老人想了想说道:
  “我想不大可能。冰姥姥对我说过曼纳的伤势,那种伤虽然要不了他的命,但他还敢再回到原地,却还没有那个胆量。卧羚山是贯穿南北的小道,我想有可能是过路人捡走了那把月牙刀。没关系我会派人追查一下这把刀的下落。”
  刘地灭神情黯淡地说道:
  “那个曼纳确实厉害,只在一瞬间就打伤了我们几个人。”
  五涧山老人叹了口气:
  “我本来以为曼纳不会想到你和刘天火能突破他的冰雾,趁着他的大意,能一举把他解决掉,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能力。”
  “那曼纳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们还应该做点什么?”
  “据我所知,曼纳已经培植了许多诡异的手下。受此重伤后,为了安全起见,我想他会带领他的手下深入地下等待有一天东山再起。”
  “地下?”
  “是的。地下。曼纳有了阴灵魄,地下才是他如鱼得水的地方。”
  五涧山老人停了一下又说道: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在那里,有一种世界上最毒的毒药,而它必将会被曼纳获得。”
  “那是什么毒药?”
  “干尸粉。”
  “干尸粉?什么是干尸粉?”
  “干尸粉是各种病死的人体内的毒素经过高压干燥混合而成。一种毒有一种解药,而干尸粉谁也分不清它含多少种毒素。”
  刘地灭叹了口气,道:
  “那它真是无药可解。”
  五涧山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刘天火此去寻找的天火心,它是世间至热至阳的宝物。也许用它就能杀死这些数不清的干尸毒素。”
  刘地灭点了点头:
  “希望我哥哥能尽快把它带回来。”
  说话间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马嘶。刘地灭抬头向远处看了看,几匹雄健的骏马正在明亮的月光下自由嬉戏。群马中一匹雪白的骏马忽然前蹄腾空一甩鬃毛迎着刘地灭冲了过来。刘地灭定睛一看,这匹马正是自己先前骑过的那匹骏马。刘地灭站起身迎上前抱住了马脖子,轻轻的梳理着它长长的马鬃毛。
  五涧山老人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慢慢地说道:
  “它叫踏雪。看来它很喜欢你。”
  刘地灭拍了拍马身子赞叹道: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神骏脱俗的马。”
  “它们都来自五涧山的天马池。它们每一匹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神驹。既然它也喜欢你,我就把这匹踏雪送给你。”
  刘地灭惊喜道:
  “真的吗?那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会把它像兄弟一样对待。”
  踏雪像是听懂了他们在说些什么。它低头舔了舔刘地灭的脸颊,然后扭身又急奔回了马群。
  五涧山老人看着远去的踏雪说道:
  “它这是要向它的朋友们告别了。”
  刘地灭略有一丝伤感地说道:
  “我可不想让它这么孤单,我想还是让它生活在这里吧。”
  五涧山老人笑道:
  “我把蛋黄送给了冰姥姥,赤狐准备送给刘天火,墨玉送给狼爸,一抹红送给玉玲珑,你有些过于伤感了。自古英雄多寞路,这些神驹也懂这些道理。它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庆祝它们新的开始。”
  刘地灭看到,踏雪回到马群后,被骏马们团团围在中心,踏雪高傲的扬起脑袋,冲着夜空欢快地不断嘶叫。
  “马和马是有感应的。”
  刘地灭感慨地说道。
  “人和人也是有感应的。”
  五涧山老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刘地灭听出话外有因,沉思了一会说道:
  “您是不是用这种方式来教导的我和刘天火。”
  五涧山老人捋了捋长髯:
  “并不只是这一点,我还利用了梦。人类和动物最有想象力的一套系统就是做梦。梦是一种桥梁,它把人与人之间的感应变成了活生生的画面。梦还是一双灵巧的手,它能肆意翻出眼睛看到的或没看到的那本书。人类很多的发明都是人们偶然在梦中获得的。如果你掌握了梦,你就等于打开了人类另一扇知识宝库的大门。”
  刘地灭看着五涧山老人问道:
  “我的父亲说过您应该是我们的先人,您现在到底是生还是死?”
  五尖山老人淡淡地说道:
  “生和死只是相对于肉体而言,我教导你们练的真神,你应该明白,修炼真神,首先就应该忘记生死,如果你整日沉迷于对生和死的探讨,那你永远也修炼不出人体内存在的真神。”
  刘地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一天后,刘天火回到了五涧山。一到大厅门口刘天火赶忙把天火心交给了迎出来的五涧山老人。
  “这下我的妻子玉玲珑有救了吧?”
  “你放心好了,有了天火心她就不会有事儿了。我先去把狼爸的寒毒逼出来,玉玲珑的伤势需要慢慢调理。”
  五涧山老人说完拿着天火心走向了狼爸的房间。
  刘天火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一见面刘地灭就发现此时的刘天火就像脱胎换骨般神采奕奕。刘地灭好奇地问道:
  “你这是在哪儿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刘天火苦笑了一下说道:
  “我应该是在死亡线上转了一圈儿。不过在摘取天火心的一瞬间,我领悟到了天地万物为一体的真谛。”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刘天火眨了眨眼寻思道:
  “从你熟悉的医学角度讲,一开始那种感觉就像得了便秘,憋得我内心烦躁,身体就像要爆裂了一样。拿到天火心后就像全身上下通气了,体内杂物一下排空,整个身体轻飘飘的,浑身感到轻松舒适。”
  “切。”
  刘地灭不信地瞥了刘天火一眼也朝着狼爸的房间走去。
  “你这是去哪儿?我说的是真的。”
  刘天火紧走几步追上了刘地灭。刘地灭捏住了鼻子说道:
  “如果是真的,你还是离我远点儿吧。我不相信你拿天火心的时候是先解开了裤子拿的。”
  刘天火凑上前解释道:
  “我只是用你最能理解的方式那么形容一下。我的裤子里面是干干静静的。”
  进屋后,五涧山老人已经利用天火心在狼爸的伤口处拔除了体内的寒毒,狼爸这才渐渐苏醒了过来。刘天火和刘地灭吃惊地看到狼爸的眼角里竟然流下了一滴泪水。
  五涧山老人解释道:
  “这是寒毒造成的影响。”
  石床上的狼爸摇了摇头难过地说道:
  “不。这就是我的眼泪。我们狼族人宁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会接受外来人的帮助,我已经打破了这个惯例。”
  五涧山老人安慰道:
  “狼族人还留血不流泪呢。人永远不可能总是拒绝别人的善意。有些事情经历第一次是一种痛苦,经历第二次也就习惯了。好了,我要去看看玉玲珑了。”
  狼爸擦了擦眼角收起了眼泪。五涧山老人站起身走了出去,刘天火、刘地灭相视一眼赶紧跟在了五涧山老人身后。
  打开玉玲珑的房间门,五涧山老人大手轻轻一挥,满屋炙热的火苗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五涧山老人手捧着天火心轻轻地放到了玉玲珑的身旁。五涧山老人观察了一下玉玲珑的脸色,摇了摇头背着双手走出了房间。刘天火赶忙走上前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玉玲珑双眼紧闭,面白如纸,只有胸膛还能看到微弱地起伏。刘天火刚想用手试一下玉玲珑额头的温度,五涧山老人的声音传来:
  “不要动她,让她静静吸收天火心的能量。”
  刘天火急忙缩回了手,轻轻地关上了玉玲珑的房门,和刘地灭又回到了大厅。这时,他们俩看到狼爸已经收拾好行装静静地等在了大厅里。见到刘天火和刘地灭后,狼爸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那种表情就像有话想说,却又难以说出口的尴尬表情。狼爸最后下定决心,他大步走到了刘天火、刘地灭的身前双手用力轮流握了握刘天火、刘地灭的手。此时无声胜有声,刘天火、刘地灭已经深深明白了狼爸的意思。狼爸转过身大踏步地走出了大厅。门外五涧山老人已经招来了一匹通身墨黑的骏马,此马就是五涧山老人称呼的墨玉。狼爸左手一抓马鬃毛一个侧身骑到了马背上,然后双腿一夹马肚子,墨玉前腿一提“嗖”的一声蹿了出去。刘天火、刘地灭望着狼爸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暗赞叹狼爸的刚勇。忽然远处即将消失的狼爸打马又奔了回来。马到近前后,狼爸从兜里掏出了一面雕刻着狼头的金牌。他把金牌轻轻地放到了刘天火的手里面,郑重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