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生存的选择—活着 > 第三十六章:血战

第三十六章:血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狼爸站在狼堡的天台上。大战将至,狼爸已经忘记了恐惧,他感到浑身的热血在逐渐沸腾。
  穆塔疾步走上了天台。
  “狼爸。前方探子有消息传来。”
  “说。”
  “断魂崖断裂,进攻狼堡的地狱使者损失惨重。”
  狼爸听了一愣:
  “知道是谁干的吗?”
  “老狼人米腾、霍乐尔、里亚皮、齐塔亚和提图巴。”
  “他们的人呢?”
  穆塔面色惨淡地回答道:
  “前方探子说他们为把地狱使者引向断魂崖都已经跳下悬崖了。”
  狼爸沉默了一会儿,黯然说道:
  “他们一直都是狼族最勇敢的战士。不要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通知他们的亲人让他们都撤出战斗和妇女儿童一起往后撤吧。这是命令。”
  穆塔回答道:
  “老狼人里亚皮早晨临走的时候已经告诉了他的儿子。老狼人们的亲属现在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打算为他们的亲人报仇雪恨。”
  狼爸点了点头。现在对他们的亲属再说什么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落狼山对面远处的丘陵上忽然出现了几个身穿白袍长相狰狞的人,虽然长袍上的帽子遮住了他们的半张脸,但却遮不住他们眼中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他们看见了远处的狼堡,兴奋地挥舞起手中的武器。领头的朝前面一指,其他人就加快了脚步,向狼堡方向扑去。
  紧跟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大片和他们一样装束的人,他们紧随着前面人的步伐默不作声地前进着。很快白衣使者便挤满了整个山谷。
  山谷左边的牛头岭上突然站起了一个人,那是年轻的狼人吉姆。他用力抛出了手中的石头,被刻意磨尖的石头带着风声砸在了一个领头白衣使者的头上,那个使者立刻脑袋粉碎倒地身亡。其他使者停住脚步抬头仰望着牛头岭,打算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牛头岭上的密林中站起一片狼人,他们手中的石头铺天盖地像雨点般砸了下来。白衣使者被密集的石雨打的纷纷倒地。一部分白衣使者不得不往右边的鹿角岭退去。
  鹿角岭上的纳森等着白衣使者们逐渐靠近,一声唿哨,石头又是倾泻而下。白衣使者们损失惨重潮水般往来时的丘陵上退去。
  牛头岭,鹿角岭上的狼人们欢呼庆祝着这一场轻而易举的胜利。
  一顿饭时间,丘陵上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子的人。他用一双鬼魅阴森的双眼仔细观察着面前的地形,他慢慢伸出左臂,冲着鹿角岭一挥,然后又伸出右臂冲着牛头岭一挥,身后的白衣使者立刻分成两队,分散开朝着两个山岭包围过来。
  吉姆站在山头上看着漫山遍野围拢过来的白衣使者面无惧色,等到敌人稍微靠近后,他抬起头,冲着天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嚎叫,顿时牛头岭上鹿角岭上狼声四起,响声震彻山谷。
  狼族的狼人们整齐地亮出寒光逼人的狼牙刀,随着吉姆一声“杀”,狼人们呐喊着冲下山岭,迅速和白衣使者纠缠在一起。他们挥舞着大刀勇猛地往敌人身上疯狂地砍去。
  吉姆挥刀冲在了最前面,一个照面他一刀砍掉了一个使者的脑袋,抬脚踢翻了一个使者,立刀一扎戳在了使者的心窝上。拔出刀后,吉姆腾身一跃跳进了使者最多的人群中,刀光在人群中不停翻飞,惨叫声不断传出,白衣使者们纷纷倒下。
  鹿角岭上的纳森挥舞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铁棒,铁棒到处,白衣使者不是兵器被震飞就是人被打得稀八烂。
  一时间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站在丘陵上的黑衣使者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每当看到战场中哪一片白衣使者减少,他立刻把手一挥,后面就会有更多的白衣使者跟着补充上。
  时间慢慢过去,战场上狼族的勇士们在逐渐减少,眼前的白衣使者却在不断增多。
  站在狼堡天台上的狼爸此时都看在眼里,他到现在仍然无法确定敌人兵力到底还有多少。狼爸把心一横突然大声喊道:
  “准备出兵。”
  站在一旁的土灵赶忙上前说道:
  “敌人兵力太多,如果现在出去,就和送死差不多。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狼堡的地理优势,或许还能拖得时间更久一些。”
  狼爸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没有援军,早一会儿,晚一会儿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
  鼓声响起,狼堡的城门大开。狼爸在前,领着狼族的儿女们威风凛凛地走了出来。后边走过来一个侍卫,他手里牵着一匹通身乌黑的战马,走到狼爸身前,他把缰绳递到了狼爸手里。狼爸一按马鞍飞身上马,旁边的两个侍卫赶忙抬过来了一根巨大的狼牙棒,身材高大的狼爸伸手一抓轻松地提在手中。
  狼爸骑在马上双脚一踹蹬大喊了一声:“杀!”。然后头也不回地率先冲向了敌军。
  狼族的男女老少们因为眼前敌人太多,已经不再顾及自己的作战队形,他们挥舞着兵器,杀声震天,紧紧跟随在狼爸身后。小米多夹在人群当中,他手舞着短剑跟着大人也在奋力地奔跑。
  一入敌阵,狼爸的狼牙棒就像车轮一样转动起来,白衣使者在勇猛的大力神狼爸面前被打的像软柿子一样纷纷倒地。牛头岭鹿角岭上下来的狼人们一见士气大振,他们手中的狼牙刀更是没命的往白衣使者身上砍去。白衣使者们被杀地节节败退。
  丘陵上的黑衣使者看着眼前滚滚压上来的狼军,忽然从身后拔出一把犬牙交错的畸形大刀,他把刀拿在手中朝空中用力一挥。黑衣使者身后又涌现出一大片白衣使者,在白衣使者队伍的前面,出现四个黑衣使者,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手中各拿着形状怪异的武器指挥着身后的白衣使者慢慢向狼军开始推进。
  一个白衣使者给丘陵上的黑衣使者牵过来一匹战马,黑衣使者骑上马朝着另外四个黑衣使者大声喊道:
  “抓住狼爸。”
  乌压压来自地狱的使者们怪叫着冲向了狼族勇士。
  源源不断的地狱使者并没吓住勇敢的狼族人,狼族的男人们奋勇争先地冲在最危险的地方,他们拼尽全力用刀砍,用斧子砸,没有了武器他们就用自己的双手和敌人撕扯在一起。战争、死亡激发出了狼族人最大的野性。
  狼族的女战士们挥舞着手中的狼牙大刀战斗力一点儿不输给男人。她们在敌人堆中闪转腾挪,灵巧地击杀着一个个靠上前来的白衣使者。
  土灵这时也拿着一把短刀,时而钻入地下,时而露出地面不停地刺杀着白衣使者,白衣使者们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却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米多和他的小伙伴们在成年狼人地保护下,也在奋力杀敌。一群白衣使者看到这么小的狼人也在其中,他们就一拥而上朝着米多他们蜂拥袭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